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七十二章 祭天血咒

     圣咒营。

    这是属于天判独立的军队。拥有不可思议的咒杀能力。

    他是整个诅咒起源年轻一代中拥有强大血脉之一。此番攻打鸿蒙起源也是对他自身一种历练。

    由于在战场上有许多不可确定性。所以在天判的家族背后。给他建立了这一支实力最低都是由圣相组合而成的军队。

    随时听他号令。在第一时间就会來保护他。这是一支为他而存在的军队。只听从天判的号令。

    由于知道天判会前往天邙山。所以这一支兵马早就已经就驻扎在不远的地方。天判一声令下。就在一个时辰内赶來。

    速度之迅猛。让人意想不到。许道颜不由得眉头一皱。看來接下來会有点麻烦了。沒有想到这天判竟然会有一支近十万人的精锐。

    八万圣咒营的战士实力在圣相之境。其中有一万八千名实力在圣贤之境。还有两千尊圣王。这几乎就是为了保护他而存在的。

    天判冷冷地盯着许道颜。他怡然不惧。手拿屠天令。淡淡道:“不信你可以尝试一下后果是什么样的。”

    “哼。”天判看到那一道令牌也有点发怵。血屠亲王是一尊绝对可怖的存在。这些年诅咒起源与血之起源的争斗不算少。对于血屠亲王的战力还是有所了解的。如果屠天营降临的话。只怕他这十万人都不够吞的……

    天判自问在带兵作战方面根本比不上血屠亲王。所以这一口气他暂时也只能够咽下。其他三大起源见许道颜面对天判这等气势。竟然沒有丝毫的惧意。想來他必然能够调动來更加庞大的兵马。

    许道颜看向在场各大起源的天骄。沉声道:“我们往后退。不要受到他们的牵连。”

    要知道。他如今的月眼阳眸可是非常的强大。自从邙村能够把天判那一百多人给打出去的时候。他就小心翼翼的观察。偌大的邙村之内。有可怕的阵法交织在一起。其中甚至还沉湎着几尊强大的老怪物。一旦出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天判想要欺负邙村不成。只能够依靠自己背后的力量。注定会引得那些老怪物苏醒。到时候就沒有那么容易善了。

    其他各大起源的王族天骄眉头微微一皱。片刻后。都选择后退。表明自己与天判沒有多大的关系。

    从某个程度上來讲。天判一召唤來自己圣咒营那一刻起。他们对天判的防备就更加的深刻。毕竟这是一次对自己的磨砺。只是一开始遭遇到困难。天判竟然能够动用自己的圣咒营。由此可见。接下來前往天邙山的磨砺。只会变得更加的混乱。

    实则。他们并不知道。对于天判來讲。一般是不可能这么做的。他只是假装被激怒。因为他在吞噬那些人的魂魄。知道在这邙村有了不得的传承。如果他第一个调动圣咒营來踏平邙村的话。到时候这些传承都归属于自己。谁也沒有办法说些什么。然而他的心思在第一时间就被许道颜给窥探出來。

    月眼阳眸踏入这一境。许道颜发现可以窥探人心。只要跟对手的差距不要太悬殊。就能够解读其心思。然而这邙村如果有那么容易就会被攻破。就不会从古至今存在这么久了。要知道向天邙山这种地方。自古以來不知道会有多少强大的人物降临。魔族之中的人。大多是心狠手辣。屠戮一村为了获取天邙山的机缘都不在话下。可是邙村却能够自古长存。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哼。胆小鬼。给我碾碎这一村庄。到时候你们谁都别想要來分一杯羹。”在十万大军面前。的确邙村看起來根本就是不值一提。只见圣咒营诸多战将齐齐念诵古老的咒语各种圣则圣道衍化成诡异的力量。形成满天的符文。形成一只符文大手。此为圣咒营一大战阵。拘魂圣手。

    乃是凝十万人的力。凝聚出这一只大手。抬手间可摄拿范围之内所有圣灵的魂魄。然而就在这时邙村所有的古老魔阵全部都被激活。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垂临在天空之中。他双手背在身后。一指破空。

    紫色的华芒一闪而逝。只见那偌大的拘魂圣手应声破碎。所有的符文全部炸裂……十万圣咒营大军纷纷吐血。

    这一道人影有一种自古无敌的风采。不到危及时刻。从來不会出现。圣咒营十万大军。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尽是精锐。寻常人根本不可抗衡。他的身姿凌空而立。容颜让人看不清。可以听到他一声轻叹。

    砰。

    这一道音波传递而出的刹那。圣咒营很多圣相境的战士竟然承受不了他一叹之威。魂魄应声碎裂。许多圣相境存在惨嚎了起來。状若癫狂。自其体内有紫色的魔纹缠绕。杀向身边的同袍。

    许道颜一时间。有种浑身上下。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一尊神秘的存在实在太过恐怖了。这一幕。看得天判肝胆欲裂。他万万沒有想到小小的村庄。竟然有这么一尊如此可怖的存在。而且还只是一道残念而已。

    所有的圣贤境还有圣王境战士内心尽皆骇然。他们刚才也感受那一股莫名的压力。前所未有。震撼心神。

    许道颜一行人早已远遁。故而沒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而且他们也沒有对邙村心存恶意。杨龙看了许道颜一眼。道:“血厉兄弟真知灼见。幸好早有准备。否则我们也将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哪里。鸿蒙起源承载我八大起源的攻伐。至今不倒。必有其道理。 虽然只是小村庄。但亦不能小觑。我们都只是天地间的尘埃而已。能够捣毁鸿蒙起源乃是我们师尊那一辈的人物。与我们沒有多少关系。切不可妄自尊大。将自己陷入死地。像天判如今这等情况。进退两难。自食苦果。”许道颜的声音不大。但却拥有不可思议的穿透力。言语中带着些许蔑视。让天判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但他绝对不会说邙村有强大的传承。因为他想要一个人独吞。

    许道颜的话。振聋发聩。让各大起源的人都回过神來。意识到自己心态的问題。他们一直以來。都觉得如今魔族已经即将成为征服之地了。各大魔族大派全部被攻破。死伤惨重。自然也不会将一些小地方的人放在眼里。 如今眼前这一幕画面。一人之念。竟可抗衡十万圣咒营精锐。

    要知道这些圣咒营所施展的术法。必然都是來自最古老的传承。拥有极其可怖的破坏力。然而却都被硬撼下來。

    “祭天血咒。”天判心如刀割。但大部分的圣相之境战士。受那一道可怖的魔音掌控。丧心病狂。厮杀身边之人。

    这些人体内都被种下一颗祭天之种。从一出生他们就是为了保护天判这一家族的人而存在。那一颗祭天之种也会把他们生命价值完全榨干。发挥出來。

    以那两千尊圣王境强大存在为首。一万八千圣贤之境。天判更是引出自己血脉的精血。只见八万人的生命燃烧了起來。自他们体内每一道符文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吞吐着血光。融入到虚空之中。

    片刻之后。一道血色的骷髅头从里面冲杀而出。狠狠地撞击向邙村。嘶吼之声。血咒尽落。单单只是声音就让许多邙村村民承受不住。身躯炸裂开來。可见邙村这一道守护也沒有办法完全隔绝住攻伐。

    以八万尊圣相精锐强者的生命为代价。再加上那一颗自小便植入他们体内的祭天之种。使得这一血咒威力暴涨。

    那一尊守护邙村的强者一步踏出。紫龙冲霄。沒有任何的花哨。他的容颜依旧让人看不清楚。但他一指点出在那血色骷髅头的眉心之处。整个人的身躯化为紫芒。破穿而过。

    轰。那血色骷髅头爆炸开來。天判嘴角狰狞。祭天血咒一旦被摧毁。炸开所流散出來的力量可以侵蚀一切。

    然而几乎在同一时间。那一道人影一手勾动出另外一道空间。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原本要爆炸开來的血色骷髅头被硬生生镇压起來。被丢到另一空间。直到空间闭合。最后沒有引起丝毫的波澜。

    天判的脸色惨白。八万尊圣相精锐强者以死为代价。最后竟然沒有引起丝毫的波澜。只见那一尊人影再度一声轻叹。

    “哎。”

    无形魔音激荡而出。天判的圣咒营早有准备。抵御魔音。饶是如此。依旧震得他们连连咳血。所幸沒有受到那音波的掌控。

    那一道人影再度回到邙村的上空。只见其把手一挥。偌大的一片邙村缩小。朝着天邙山的深处飞遁而去。

    任谁都知道。打成这一地步。天判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接下來只会引來无尽的诅咒起源大军。所以天邙山是他们最后一道屏障。天判白白死掉了八万人。最后却什么都沒有捞到。气得他一口血差点沒有吐出來。

    许道颜眼眸很冷:“原本还想要去天邙山碰一碰机缘。如今看來是沒有多大的机会了。沒有想到这邙村竟然与天邙山有如此之大的联系。接下來我们进入其中都会举步维艰。”

    一时间。在场其他三大起源的天骄都带着些许敌意瞥了天判一眼。至少是他坏的好事。这让天判心中更加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