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七十三章 活死人葬

     “臭小子。从一开始你就闲言碎语不断。是想要找死吗。”天判勃然大怒。八万名战士的牺牲却什么都沒有换到。在第一时间他都感觉与其他三大起源的那些王族天骄显得有些疏远了。显然这跟许道颜从中所说的话是有一定的关系。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再者。谁死还不一定呢。就许你有圣咒营。不许我有屠天营吗。不信的话你可以试看看。”许道颜倒也乐得与诅咒起源结仇。到时候可以祸水东引。让血之起源与诅咒起源火拼起來对鸿蒙起源是非常有利的。他在第一时间手握屠天营。战意滔天。

    刚刚损失了八万名战士。天判有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在一旁的一尊老圣王拉了拉他的袖子。传音道:“暂时搁置吧。如果真跟血之起源打起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那血屠亲王就是一个疯子。在战场之上。可能你都挡不住他三招。在鸿蒙起源如今这种状况。他想杀什么人都沒有多大的难題。”

    天判瞬间惊醒。咽下这一口气。冷声道:“你我八大起源贵为联盟。我自然不可能对你刀剑相向。不过你下一次说话有点分寸。”

    “我说话一直如此。实话实说。”许道颜神色平淡。丝毫不将天判放在眼中。

    天判被他一句话堵在喉咙。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他的心情异常震怒……但却沒有丝毫办法。圣咒营经不起下一次的摧残。

    “诸位。接下來你们有何打算。”天判知道再和许道颜这般纠缠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故而转移了话題。

    “如今天邙山里面的存在都已经被惊动了。我们再去的话。只怕危险度会大大增加。”杨龙显然对于天判的一些行为很不满。眼神就是在说如果不是他胡乱來的话。如今可能众人早就进入天邙山深处了。

    “不一定。那些古老的存在哪有那么容易苏醒。而且这是一次最佳的时机。不把握就要错过了。可以由我诅咒起源來开路。”天判觉得自己的圣咒营去开路是绝对安全的。

    秦浩。杨龙。明尊三人相觑了一眼。而后齐齐看向许道颜。虽然他只在圣相之境。但却见识卓绝。非寻常人物所能媲美。他背后可是大名鼎鼎的血屠亲王。威望极大。众人也想听听许道颜的看法。

    “诅咒起源实力强大。我血之起源自愧不如。反正我是不去。要就你们去吧。”许道颜淡淡一笑。转身就要离开。

    天判额头青筋直跳。显然其他三大起源的王族天骄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心头大恨:“这个血厉。一旦被我抓到机会。定然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元宝身为一尊黄泉起源的战士。也选择了退缩。他不隶属于秦浩的管制。只是听到这一消息闻风而來的。

    其他三大王族天骄眉头紧皱。天判连忙道:“诸位。我们都是一大起源拥有强大血脉的人。区区一个鸿蒙起源的天邙山就能够让我们止步吗。如今鸿蒙起源广厦将倾。如果我们不抓准这一次机会。把握机缘的话。只怕等到大战结束之后。不管是胜是败。这些好处都轮不到我们拿了。”

    不得不说。天判的语言很有诱惑力。说得也很对。其他王族天骄纷纷点头。同意与天判一起前往天邙山。当然前提条件是由圣咒营开路。他们谁都不想让自己人上前送死。那些來自于鸿蒙起源各族的强者一直都不敢逼得太近。虎视眈眈。

    “那诸位你们要小心一些。如果有事可以來屠天营找我。”许道颜与秦浩。杨龙。明尊三大域外起源的天骄都显得很热络。

    “好。多谢血厉兄弟。”明尊身为鬼神起源的天骄帝子。与血之起源沒有太大的隔阂。自然也愿意去结交。

    “一定。”秦浩与杨龙虽然彼此之间为对头。但他们一个个都是人精。谁都能够看出许道颜的不凡之处。所以自然也愿意跟他走得近一些。尤其是他们这些年轻一代。 所能够统御的兵马有限。血厉背后又有血屠亲王这么一尊护犊子的老圣皇。相传血屠亲王随时都可以踏入圣帝之境。只是他还不愿意而已。

    “那我先四处走走。告辞。”许道颜笑了笑。转身离开。

    “血厉大哥。别走。我也跟你去见见世面。”元宝虽然乃是黄泉起源战士的身份。但却不隶属于秦浩的管辖。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留。只不过同是黄泉起源的人。所以站到了一起而已。

    “好。”许道颜的演技越发的精妙。眼神显现出元宝只是一尊黄泉起源的普通人物。但却也表现得亲和。不会看不起的姿态。

    “秦公子。那我们就先走了。”元宝虽然不归秦浩管辖。但一些礼数还是要尽到。

    秦浩有心要和血厉结交。自己的人去跟着血厉。亲近亲近也是好的。因为谁都知道如果血屠亲王一旦突破到圣帝之境。就必须前往域外战场。然而整个屠天营会交给谁來掌管。可想而知。

    在一旁杨龙跟明尊虽然也想这么做。但却拉不下那个脸。只能跟目送许道颜与元宝离去了。

    “胆小之徒。哼。”天判对于许道颜很不屑。一声冷斥。其他三大起源的王族天骄也能够明白血厉的顾虑。生怕一旦进入天邙山之后。太过深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整个圣咒营的力量却又集中在这里许多东西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所以会有此决定理所当然。换成他们自己。也会这么做。这才是明智之举。

    “走吧。”圣咒营的圣贤。圣王开路。直接朝着天邙山的方向逼近。

    许道颜的月眼阳眸已经修炼到无比精纯的地步。此行前往天邙山。一路上有诸多天地孕育而生的风水奇局也就算了。更有一些可怕的天生禁制。除此之外。更有一些古老的魔族凶兽。杀力惊人。如果天判沒有号令來自己的圣咒营想要进去还真是有些难度。

    他能够观察得到……一些古老的魔族凶兽都已经清醒了。天判率领人从一路攻伐进去。必然会引得一大批凶兽的注意力。到时候他与元宝二人单点突破会更容易一些。

    “你小子真是厉害啊。沒有想到短短的时间之内。你竟然就成为血屠亲王的关门弟子。这也太吊了吧。”元宝识破了许道颜的身份。说起话來自然也是毫无顾忌。

    “这位兄弟。我从小仰慕血屠亲王已久。一直都以其为目标努力。会成为他的关门弟子是我的荣幸。”许道颜小心翼翼。嘴上那么说。但却用传音的方式告诉元宝:“小心有人监听。注意一些。”

    “嘿嘿。 你应该是刚刚得到血屠亲王赏识不久吧。以前可是从來沒有听过血厉这一个名字。而且我感觉你的出身应该还是旁支吧。所修炼的都不是來自于血之起源嫡传的经法术法。”元宝咧嘴一笑。两个人依旧以黄泉起源和血之起源的身份在谈论。他心里传音道:“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我们也要进入天邙山吗。”

    “我就不信你这死胖子不想进去。我能够感觉得到这一次必然会有可怕的大传承出世。如果我们能够获得的话。说不定都能够一举突破到圣贤之境。只不过在这一空间中。迷瘴极多。让我的月眼阳眸受阻。还得看看再说。”许道颜沉默了。他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向天邙山。表面上看起來就像是在游览风光。

    “废话。本佛爷当然是想要进去。我已经研究天邙山一段时间了。还记得我曾经得过《奇地录》吗。”元宝双眼放光。当年从天河圣帝那里所得。就连他的父亲朋飞都非常觊觎。最终还是沒能够拉下脸跟自己的亲儿子去抢这一《奇地录》。

    “什么。”许道颜心中震惊:“难道说这《天邙山》还隐藏着一处神秘的空间。”

    “沒错。正如此。”元宝如今也把握不住正确的方位。他笑容很是阴险。道:“我们从另外一个方向进去。如果运气好的话。到时候可以利用那一空间。将这些域外起源的王族天骄全部坑杀在里面。”

    “嗯。看情况吧。”许道颜知道。这一次天邙山之行注定是沒有那么简单的。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邙村。他之前通过月眼阳眸看到在邙村有一座矮坟。看起來虽然很不起來。但在里面所埋葬这一尊异常可怖的存在。透发着一丝丝的生命契机。隐隐之间与天邙山似乎还有不小的联系。他将自己所感知到的状况告诉元宝。

    “你说什么。”元宝闻言心头一震。浑身上下冷不丁地打了一个激灵。道:“难不成是传说中的活死人葬法。”

    “怎么说。”许道颜有些好奇。

    “一些生存了无数岁月的强大存在。他们知道自己寿元将近。故而让自己提前进入墓葬之中。以一种古老的活死人葬法。封闭了他们体内的生机。永久的沉湎。希望有朝一日。天地大变的时候。可以让他们捕捉到一缕生机。重获新生突破桎梏。”元宝有些退缩了。如果是活死人葬法的话。进入他们的墓地。绝对是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