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七十六章 圣皇大军!

    这一种压抑感垂临在这些精锐战士的心中,挥之不去,有一种痛苦的感觉在蔓延,仿佛随时都会濒临灭顶之灾的感觉,要知道那些沉眠在脚下的存在,每一尊至少都在圣皇之境,而且非寻常圣皇能够被封存。(广告)

    他们的气势冲霄,凝聚在半空中,所形成的威势,就让人心颤。

    轰,轰,轰。

    一尊尊圣皇境的强者从四面八方冲天而起,只是在半空之中那么一站,所形成的气场就能够对在场所有人域外起源强者产生压迫,他们的目光极冷,这这一刻,他们几乎沒有丝毫的言语,他们以最狂暴的战力,厮杀向这一群來自域外的侵略者。

    四大起源的王族天骄心里有一种后悔的感觉,这里简直就是一处马蜂窝啊,兵马各自结阵抗衡,杀得天崩地裂,几千尊圣皇齐齐出手,威势滔天,而且他们都能够调动活死人葬的力量,为己所用,只是如今刚刚觉醒,还有很多不适的地方,需要时间去适应。

    不得不说,四大起源的精锐兵马也极狠,有些人甚至强强突破到圣皇的境界,展开拼死一击,利用他们身上众多秘宝,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反击,在这一刻,面对这么多可怕的老圣皇,如果不拼尽全力那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沒有了。

    四大王族天骄虽然只在圣贤之境,但身上都有各种各样的秘宝,在暗中袭杀竟然也能够伤到圣皇境的存在,毕竟这些圣皇尘封了无数的岁月,有些都感到混沌,还沒有完全苏醒过來。

    这一战打得异常惨烈,一切都是进行本能的反击,这些圣皇境几乎都是单打独斗,而四大起源兵马则是结阵而战,人数众多。

    双方打得势均力敌,在远处,许道颜跟元宝两个人对于各大起源一些打法深有感悟,同时对于那一些老一辈圣皇的战力也深感惊叹,众所周知,若是大阵足够强大,哪怕是三尊圣王联手都能够硬撼一尊圣皇。

    然而他们只有两千多人却要面对三十多万大军,虽然有活死人葬之局的帮助,但在这种人数悬殊的差距之下,还能够压着对方打,可见这些老一辈的魔族圣皇强者有多可怕,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各大起源的精锐兵马,挑选出來专门保护他们这些人的,几乎都是万里挑一的佼佼者。

    秦浩,杨龙,明尊在这一刻只想将天判给碎尸万段,要知道这可是他们辖下的亲兵,就这样不停地陨落在自己的面前,他们非常之心痛,只有这一支兵马是他们随时可以调动,并且忠诚无比的,绝对不会背叛的,这一战对他们來讲损失实在太大了,对于天判來讲,他一开始就已经葬送了八万人,自然也想把其他起源的王族天骄拖下水。

    每个人都后悔为什么不去听血厉的话,竟然会被天判的话所鼓动,他们本能地感觉到,在这一片土地上,还有更可怕的存在,只是还沒有觉醒而已,以他们的实力如今再继续推进的话,只怕会有更大的危险,甚至眼前这两千尊圣皇的大劫都过不去。

    几乎就在这时,上千件圣皇器齐齐联手,镇压而下,打得四大起源的大阵寸寸崩裂,至少有三万尊圣贤,圣王境的强者瞬间化为劫灰。

    几大王族天骄面色惨白,知道再战下去必死无疑,这些老圣皇已经开始渐渐觉醒了,体内气血熊熊燃烧,开始恢复到巅峰的状态,沉眠了无数个岁月,并且在紧急之间,强行觉醒,会导致各种不适,几经大战之后,所有的状态都开始恢复到最巅峰的时刻,打起來变得更加的流畅,尤其是熟悉了四大起源战阵的打法后,他们都能够各自找到突破口。

    满天各种术法,流光溢彩,镇压四方。

    域外起源的四大王族天骄纷纷引动秘宝,破空逃离,由他们的亲兵负责殿后,一场生死血战就此展开。

    一个时辰后,陨落了数百尊圣皇境,三十万多域外起源的精锐尽皆折损在此地,无一生还,唯有一些初入圣皇境的存在保护着他们的天骄,催动秘宝,带着他们远离。

    天邙山,就是一座古老的魔族堡垒,坚不可摧。

    只是在活死人葬最外围,竟然就有这等强大的战力,越是深入,越是让人难以想象,许道颜看向元宝:“早知道我们一开始就引大批的圣皇觉醒就好了,何必这么深入。”

    “我哪知道这一群废物会一路上杀尽一切生灵这样强强冲上來,这不是找死吗。”元宝眼珠子一瞪。

    “走,我们去见这些圣皇,如果可以的话,还能够有一番作为。”许道颜恢复到自己原本的样子,让自己身上散着魔族的气息。

    元宝眼皮子直跳,这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这些老圣皇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至少曾经都是在魔域这一片浩瀚的土地一方风云人物,沒有办法,见许道颜竟然直接动身,元宝也只能够恢复到自己原來的模样,利用这一片天地的风水奇局之力,让自己沾染魔族的气息,并且让自己跟活死人葬之局一点一滴的结合。

    许道颜与元宝的度很快,一刻钟后,便赶到这一片战场,引來众多老圣皇强者的注意力,他看着那满地残碎的肢体,四大起源的精锐惨死,在他们老圣皇的战力之下,根本无法去抗衡。

    在这些老圣皇身上的圣皇器都是他们淬炼无数的岁月,与他们心灵相通的存在,有些老圣皇沒有是因为他们封存的时间太久,就连圣皇器都腐朽了,说不定可以在这些老圣皇身上获取一些更远时代的信息。

    “晚辈见过诸位前辈。”许道颜恭敬有礼。

    “嗯,终于见到我鸿蒙起源的小辈了,说一说,到底生了什么事。”有一名老者,他的手上紫气缭绕,烙印着古老魔纹,只是微微翻动,天空风卷残云,有一种遮云蔽日之威势。

    元宝看到这一幕,看到一些魔族古墓秘辛的记载,尖叫了起來:“这是遮天魔手,相传是古老的遮天魔土绝密传承,但这传承近乎已经断绝,沒有想到今日还能够再度见到,此手一出,遮天蔽日,一手可掌天地日月,将敌人活活镇压。”

    “嗯,沒有想到竟然还有人能够知晓我遮天魔土,也不知道如今师门可还有人在。”那一名老者眼神带着些许欣喜与自傲,这是一个在魔族中特别偏的门派,虽然门众不多,但每一尊都是战力惊人,位于一方小世界,少有人知晓,老者轻轻一叹,言归正传:“你们先说说,到底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八大起源联手攻打我鸿蒙起源,打得各族各域死伤惨重,战争如此,无话可说,但他们还想要掘开鸿蒙起源各族各域先人的尸骨,得其传承,而后鞭尸示众,警告魔族子民乖乖臣服,想要将我魔族子民驯养成奴隶,成为八大起源的牛马伺奉其左右……”许道颜言语真挚,虽然有些添油加醋,但战败之后,的确也免不了这些后果,现在为主就是激怒这些老圣皇,一起同仇敌忾,果然,话一说完,听得这些老一辈的魔族圣皇勃然大怒,杀气滔天。

    元宝深吸了一口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许道颜这小子太狠了,这么一说,只怕圣皇葬区的许多魔族圣皇都会觉醒,到时候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啊。”

    他连忙在许道颜身旁附和:“沒错,沒错,就是如此,诸位前辈如果不信的话,可以等上一等,这些人飞扬跋扈,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下一刻必然会有上千万的兵马降临此地,想要将天邙山踏平,你们可以看看,一路上他们入天邙山以來,就非常嚣张,斩尽杀绝,不留余地。”

    元宝以风水奇术衍化出种种画面,这些老圣皇之前都在沉眠,只能够隐隐约约有所感知,但却无法看得如此真实,元宝与活死人葬这一奇局隐约结合,勾动这一片天地的风水之力,重演画面并沒有多大的困难,包括圣咒营就连沉湎的老圣皇都不放过,骤然出手使得这些人惨死当场。

    果然看到这一幕,众多老圣皇勃然大怒,这是他们根本无法容忍的事情,就连在沉眠当中都不放过,可见这些域外八大起源之残忍,嚣张,凭借着他们一千多尊圣皇境存在,自知无法抵抗來自域外起源无数大军,所以要趁机让那些其他沉睡的老圣皇存在觉醒,自他们体内众多古老的魔族纹络流淌进地底,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庞大的意念。

    原本此地阴气弥漫,只见所有的阴气全部都被引入地底深处,紧接着一尊尊老圣皇境的存在破土而出,在天邙山出现偌大的异动,铺天盖地,许道颜兴奋得颤抖了起來,沒有想到在魔族竟然还有这一股强大的力量,虽然他们年事已高,但基本上都是保持在自己最巅峰的状态,因为他们知道再走下去,就会渐渐下滑,所以在自己最巅峰的时期进行封存,沉眠。

    如今在这一场大战中,简直就是一支强大的生力军,圣皇大军啊。

    如果他们从背后突袭那些正在攻打万魔古域的各大起源兵马,必然能够对其造成不小的重创。

    许道颜一想到自己如果能够统帅这些圣皇大军,就感到浑身上下,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