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三十三章 格局

    大牛的肚子圆滚滚的,一脸的不满足,只恨许道颜太早离开了,不然的话,让他多呆一段时间,想要踏入慧神境界就不难了。

    白奇交代下去,没有人敢不满足大牛的请求,然而它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吞噬一切,十分贪婪,没有尽头。

    不过对于战虎宗的财富来讲,哪怕是大牛日日夜夜不停吞噬一百年都不成问题,更何况连一个月的时间都还没有到,所以也不算什么。

    白奇看着一个空荡荡的宝库,心中吃惊,看着许道颜与大牛所离开的方向,问侍女:“言武兄的坐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可以吞噬这么多的东西,你可亲眼看到都是吞噬进去的?而不是装进去的?”

    “不错,尽数消化,在吞噬的过程当中,那一头牛的实力都在一点一滴的提升,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可以有无尽的资源让它这般吞噬,只怕会成长到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那侍女一脸的心痛,虽然这是白奇的财富,但平时都是自己在打理的,被人如此的狼吞虎咽,她怎么会不心痛。

    “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既是我邀请来的,自然要做得大气一点。”白奇道了一句,转身离去。

    许道颜与大牛很快的就回到了血龙宗敢死殿。

    “我以为你小子在战虎宗呆得太舒服,都不想回来了呢,这一次你回来,终于可以好好打他们几巴掌了!”敢死殿主哈哈一笑。

    “哪里,不过白公子的确有他独到之处,这些时日与他交流切磋,对我来讲,受益匪浅,殿主,你刚才说的他们是?”许道颜与敢死殿主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拘礼,言语都很随意。

    “哈,有长进就好,前几天宗门里有几个不开眼的殿主,还想污蔑你投降血龙宗,信誓旦旦,如果不是因为宗主的话,我保证打得他们满地找牙,如今你回来了,我就更有底气去打他们了。”敢死殿主咧嘴一笑,如今踏入道神的境界,并且逐步稳固下来,他的实力远非当日可比。

    “无妨,一切由他们说去,殿主,我想见宗主一面,可否方便引荐。”许道颜语气很是平淡,不卑不亢。

    “当然可以,宗主也想要见一见你,与你聊上一聊,跟我来。”敢死殿主猛拍许道颜的后背,砰砰作响,他这一拍的力道可不轻,寻常气神都要被拍得身躯碎裂,许道颜却安然无恙,他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些日子许道颜各方面都有极大的提升。

    敢死殿主带着许道颜进入殿内一处传送之地,伴随着他意念勾动,传送大阵华芒闪烁,带着两人离开敢死殿。

    一晃眼,就来到了血龙宗门的传送大阵之中。

    敢死殿主带着言武,进入到宗门的一处偏殿当中,显然他来之事,宗主已经知道了。

    偏殿有四根龙柱支撑着四方,地面平整,没有丝毫的纹络修饰,整个宗门给人感觉很简朴,大气,十八只龙威太师椅摆放着,错落有致。

    等了一刻钟后,一道人影显现而出在偏殿的中央。

    来人身着白衣,上面纹饰着一条血色的长龙,栩栩如生,他身躯高大,十分魁梧,脸上刚毅的线条,如同刀削斧刻,眉眼方正,所流露出来的气势如山岳般厚重,如大海般深沉。

    “你便是言武!”血龙宗主笑容温和,给人感觉就像是慈祥的长者,许道颜原本以为在这死亡魔域的人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辈,如今看来倒也不尽然,当然也不排除这是一个表面和善,背地里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

    “见过宗主。”许道颜站起身来,拱手施礼,手势乃是儒家礼仪,极为标准。

    “呵呵,很久没见过你这等资质的晚生了,很好,有什么事想要跟我说,不妨直言。”血龙宗主淡然一笑。

    “我只是想跟宗主讲一个故事而已。”许道颜坐了下来,伸手虚引,示意他坐下。

    “哈,有意思,说,我倒想听一下,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血龙宗主笑了笑,坐了下来,在一旁敢死殿主心里也很好奇,许道颜突然给他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血龙宗主乃是踏入圣之境界,哪怕他身为道神,都无法在宗主面前如此谈笑自若,心中总会有几分顾及与忌讳,能够看得出来,许道颜没有丝毫的假装,面对这等气势,没有丝毫的退怯,显得很从容。

    只有两个解释,要么初生牛犊不畏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人物,要么就已经见惯了这样的人物,见怪不怪了,所以才能够如此的自然。

    就好像一个出生在穷人家的孩子,要去见一个大人物,心中必然会忐忑不安。

    但是一个出生在王侯将相家的孩子,要见一个大人物,基本上已是平常心态,因为日常交往就是这些人。

    对于许道颜来讲,不管孟子颜也好,天石公也罢,这些都是他身边的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如今再看血龙宗主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了。

    “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我们村里以前有两个势力斗来斗去,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他们的力量就不停地消耗在内斗之中,然后隔壁村的两个势力联合在一起,抓准机会,把他们给吞并了,就是这么简单。”许道颜语气缓而有力,暗藏道音,虽说起来平平淡淡,但却暗涌激流。

    “……”血龙宗主知道明白许道颜的意思,顿了顿,和声道:“战虎宗与我血龙宗敌对多年,解不开的新仇旧恨,想要让两大宗门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只怕有点难度,而且这一件事,不仅仅是我血龙宗的问题,如果战虎宗的结解不开,我单方面一厢情愿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宗主果然一点就通,这一件事,白奇也会努力去向他父亲沟通,不管能不能成,他既是少宗主,以后注定要接掌战虎宗的位置,只要宗主你有心往这方面去走的话,何尝不是一个好的开始,要知道龙虎城这一块肥肉可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许道颜微微一笑,看来血龙宗主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两大宗门不停地明争暗斗,在这样的内耗之中,迟早会将双方葬送掉。

    只是没有人来解这一个结,一旦解开那就好办了,不管是血龙宗主还是战虎宗主,谁都拉不下这个脸。

    两人都是自己还在神之境界的时候,打到现在,几千年过来了,当双方都踏入圣境的时候才发现以前自己的格局太小,视野太窄,然而有些仇恨结成之后,那么多人跟着自己打天下,想要化解所要考虑的东西就太多太多了。

    “如此的话,他若能够说服战虎宗主,我这里自然不是问题,这些年来我血龙宗招兵买马,就是想要向外开拓,不能够总想着守着这一亩三分地……”血龙宗主话音一落,便消失在许道颜面前,不过显然他同意这番言论。

    “你小子,可还真是大胆。”敢死殿主在血龙宗主走后,道了一句。

    “怎么了?”许道颜愣了一下。

    “你觉得你刚才跟宗主说话,有尊卑之分吗?完全就是平起平坐啊,换做是我的话,可不敢这样子。”敢死殿主感叹,言语中并没有责怪,只是觉得许道颜年纪轻轻就能够如此,觉得人之出生,际遇便是如此,不能有半点强求,像他出身卑微,一生悲苦,直至今日地步,依旧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敢犯错。

    “人本就无尊卑之分,唯有长幼之礼,我只是将宗主当成长辈对待而已。”许道颜笑了。

    “你这话要是让一些大儒听到,非得写章批你一顿不可,儒家可是最讲究天地君亲师。”敢死殿主听着许道颜的话,觉得更对自己胃口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批就批,我又不出名,刚好借他们的章出下名。”许道颜一脸笑嘻嘻,浑然不在意。

    “你小子可真特别,走,也不知道那白奇能不能说服他老子?”敢死殿主带着许道颜离开了宗门。

    战虎宗。

    在宗主修养之地,白奇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话毕他的眼神无比坚定,看着战虎宗主,等待着他的回复,大有如果你不答应我以后接掌宗主之位也会这么做,除非你不让我当这战虎宗主了。

    “奇儿,你真的是长大了。”战虎宗主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了:“我与血龙宗主从年轻斗到现在,只是很多事情皆因我们而起,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去开这一个口,你既有如此想法,就尝试着去推动一下,没有什么不可以,为父支持你便是,但有一点你要记住,利益是第一位,你要让所有人都得到利益,扩张才有意义。”

    “这是自然,想要跳出这龙虎城,就是为了让我战虎宗更上一层楼,不然的话,意义何在?”白奇心中大喜,看来自己可以和许道颜商议下一步要怎么走了。

    看着白奇离开的背影,战虎宗主一声轻叹:“这言武不愧是背后有大人物支持的存在,小小年龄格局远比我们那个时候来得更加宽广,奇儿能够与他成为好友,也是一场机缘,若是我与血龙宗主早年有他的见识,如今龙虎城又岂会偏居一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