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八十九章 侠宗宗旨

    这一声巨响激荡开來,圣则与圣道的波动冲击四方,许道颜从天而降,千剑藤被冲飞了出去,五行圣则钟也龟裂开來,要知道许无道已经踏入圣贤之境,而许道颜只在圣相巅峰之境而已,竟然可以和他的圣道分庭抗礼,让不少人眼神中都传來异色。

    许无道看到眼前这一幕,神色巨变,在他身边一名为公孙智的男子也不由得眉头紧皱,显然对于许道颜他并不陌生。

    “许道颜,竟然是你,你可知道他乃是魔族中人。”许无道一声厉喝,只觉得许道颜与他有仇,故意來与他作对。

    “身为人族,在这个时候你竟然救魔族中人,你这个人族的叛徒。”公孙智伶牙俐齿,他的言语中蕴含着浩瀚道音,可直冲人魂魄识海,动摇心神。

    “哼,少给我扣这么一顶大帽子,如今域外起源攻打我鸿蒙起源,天下万族应该联合起來共同对抗外敌,这天邙山原本就是魔族的地域,能够让你们进入已是邀天之幸,可圣帝古墓那么多,你们不去撞帝缘却跑來抢别人的是何道理。”许道颜冷冷叱喝,让不少人脸色非常难看,其实有不少人族天骄也觉得此事有些理亏,所以沉默不作声。

    “大哥,你來了。”薛少帅看到许道颜,神色一变,欢天喜地叫了起來。

    “嗯,小弟,不错嘛,居然都突破到圣贤之境,我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很好,沒有让我失望。”此刻许道颜的实力只在圣相之境,却对着一尊圣贤境的薛少帅指点江山,让不少人眼角狂跳。

    “沒办法,被逼的,不然的话我都想一步一步慢慢走,不急着突破了。”薛少帅虽然眉宇间以养成自身的气质,但在许道颜面前,却如同当初一般,沒有分别,咧嘴大笑,毫无一方统帅风范。

    “许道颜,你竟然勾结魔族弟子。”公孙智重重一喝,想要动摇他的道心。

    “哼,勾结魔族弟子,我侠宗上上下下,魔族身份的前辈不知道有多少,你这顶大帽子怎么不去扣在我侠宗的师兄头上,我侠宗宗旨原本就是不分种族,但凡见弱小受到欺凌,便挺身而出,我刚才只看到你们以多欺少,以强欺弱。”许道颜一句话,让公孙智的眼角剧烈抽搐,忘记如今许道颜是侠宗弟子。

    侠宗乃是人族所开辟出來的大派,弟子不多,但却都是精挑细选,万里挑一,因为触犯了不少人的利益,所以褒贬不一,但在整个鸿蒙起源中是有极好的口碑,一般人都不太愿意去得罪侠宗。

    “不管怎样,如今帝缘就在眼前,强者居之,凭着你们圣相之境还想阻我们,找死,天雷。”名家术法,术随言出,那公孙智一言出,只见天空中,天雷阵阵,夹杂磅礴的圣道,铺天盖地碾压而下。

    “什么,竟然是天雷圣言。”在一旁有不少的人族天骄知道这一招威力巨大,浩瀚如九天雷劫,圣相之境下如何抵挡,还不一击之下就化为劫灰。

    元宝嘿嘿一笑,此刻他已经与活死人葬结合了一小部分,动用其中的力量,轻而易举,他意念一动,太阴圣则,太阳圣则结合在一起,勾动活死人葬这一风水奇局,他镇定自若,对公孙智异常不屑:“小子,你还嫩了一点。”

    风水奇局之力凝聚成一张大手,狠狠地朝着天空中那雷海一拍,轰。

    雷海炸碎,无数的电离飞散,那公孙智的身躯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连连咳血,许无道立即引术法,为其融入生机,修复伤势。

    这一出手,直接将不少其他大族的天骄帝子都给震慑住了,元宝一脸的得意,满身肥肉直晃荡:“识相的就给本佛爷滚远一点,如今我已经结合了活死人葬这一风水奇局,别说你们只比我高一个大境界,就是圣王都要死。”

    元宝这话不是吹牛,作为风水奇术师,在此地他的确拥有这等能力,眼前这些人根本无法抗衡这天邙山的风水之力,自地下两条活死人葬之力汇聚而成的大龙蜿蜒升腾,气势惊人,压得再场的这些各族天骄都难以喘息。

    “许道颜,你竟然勾结外人來对付我们,好,你给我走着瞧。”公孙智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连连后退,元宝的身份他知道,中央神朝玄宗少主,他不想去得罪,至于许道颜无门无派,只能够把这一笔帐记在他的头上。

    许无道当日败在许道颜的手下,内心受挫,不过他很快就平衡过來,勇猛精进,如今自己抢帝缘却被许道颜所阻,有元宝在他知道注定不是对手,只能够后撤,离开这一处圣帝墓葬,否则的话,对自己沒有好处,知进退,明得失,他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走。”其他大族的弟子也知道,薛少帅一行魔族天骄有许道颜与元宝这两个外援,注定是沒有机会了,不为其他,元宝勾动活死人葬的力量给他们的压迫感太强了。

    薛少帅身边那些魔族天骄,连连咳血,心里松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复杂地看向许道颜跟元宝,因为救他们的是许道颜,但这样一來,只怕在这圣帝墓的一切,就要归薛少帅所有了,一切成空。

    “大哥,多谢你救命之恩。”薛少帅心中感激,跟许道颜那是不打不相识,当大战爆发,许道颜交给他的那些兵法,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哪里,今天也是凑巧而已,你们都是魔族弟子,少帅,我也不偏袒你,能不能够撞到帝缘,就凭你们自己的气运了,反正一个圣帝墓葬中机缘甚多,能够得到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原本那些眼神黯然的魔族弟子以为自己沒机会了,但许道颜的话,却让他们的眼眸变得神采飞扬:“不过你们都是魔族子弟,记住,可以争帝缘,但不要生死相搏,反正奇遇这种事情,凭的就是运气和实力。”

    “好,大哥放心。”薛少帅咧嘴一笑,行了一礼。

    “多谢。”这些魔族的天骄都是不简单的存在,对于侠宗他们更多是耳闻,如今亲眼所见,心中叹服,难怪会有不少魔族中人加入其中。

    “那我们先走了。”许道颜沒有多加停留,与元宝两个人转身离去,临走之时,留下一句话:“少帅,活着走出天邙山,希望有一天你我可以在域外战场上浴血奋战。”

    这一句话让薛少帅浑身上下,气血沸腾,顿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这些时日不知道有多少鸿蒙起源的圣帝在域外战场上拼死血战,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吼道:“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许道颜在元宝的带领之下,离开了这一片圣帝墓葬区,就在这时,十來尊人族的天骄帝子都已经在外面布下阵來等着他们,这些天骄帝子身上都是带着门中至宝,以这些宝物结成法阵,威力巨大,在第一时间就将许道颜与元宝笼罩,显然这是许无道与公孙智的主意,刚才他们沒有准备,如今可就不一样,在他们身上每一件至宝都相当不简单。

    许无道走在前方,重声道:“许道颜,你竟然为了魔族中人,坏我等好事,你体内到底是流着人族的血,还是魔族的血。”

    “你们不必搬出这种阵势,那么做也是为你们好,这里是天邙山,不是百家圣地,魔族帝缘原本就不是那么好得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们难道不明白这一个道理吗,如今我鸿蒙起源遭到域外起源联手合击,如果你们只会这样窝里横的话,只怕鸿蒙起源的人族未來就沒什么希望了,敢问在场的人有几个人是率兵抗衡过域外起源的,联起手來对付一个曾经为我鸿蒙起源做出不小贡献的年轻一代,不觉得羞耻吗,也不想想当日鸿蒙大愿所指何事,你们这种行为与域外起源的内奸何异。”许道颜看向在场的每一个人,这些人的战力都是能够与许无道媲美的存在,百家圣地十公子至少來了五个,他的话让不少的人心里有所触动,的确每一个人都太着急让自己成长了,在这种环境之下,谁都想要得到大机缘,在未來这一片动乱的天地中,让自己获得更多生存的机会。

    “我觉得道颜兄说得有几分道理,只怪我们太急了,实属不该,我法家是非黑白还是能够分得清楚,今日我有错,当罚,割发代首,还请原谅。”有一名女子从中走了出來,她乃是法家商氏商白雪,她手持利剑,割下自己一缕长发,随风飘散。

    “白雪,怎么连你都这么认为吗。”公孙智惊怒交加,她是法家,一言一行就代表着是非黑白,连商白雪都说自己错了,他如果还想要说自己对那就是颠倒是非。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沒有什么好否认的,道颜公子,改日若有空,可來百家圣地法家商氏找我。”商白雪朝着许道颜拱手一礼,转身离去,之前她曾经听自己的族妹商昭雪说过许道颜,当日虽曾看他与许无道一战,但今日算是比较贴近的接触,她心中宛若明镜,一切自有公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