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九十章 水火未济

     许道颜的声音如洪钟大吕。让人振聋发聩。

    诸子百家。虽然他们的理念不同。但在本质上却沒有太大的区别。人族沒有哪一家的圣祖是让他们去干那些违背天地正道的事情。

    所以面对许道颜的声音。更多人都选择沉默。商白雪的行为。以自己的本心将整件事的黑白分明。割发代首。先行认错。其他人自然也沒有什么好争辩的。饶名家公孙智巧如舌簧。但一件事在法家下定结论之后。很难去颠倒黑白。

    “强取豪夺。原本就不是我们所为。只是因为场面太过混乱。不得以而为之。罢了。再寻机缘去。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侠宗的风采。许道颜。希望有一日我们可以切磋一番。”有一名道家的天骄。名为重阳子。他在百家圣地十公子排行前三。显然对于这一件事的对错并不是那么在乎。他一切行为都只是顺其自然。在刚才那种混战的场面只能够那样做。他不去解释什么。一声轻叹后。脚踏太极圣道破空而去。

    重阳子之后。也有一名男子跟他一同离去。他沉默不语。身着战甲。气宇轩昂。显然乃是兵家中人。也是百家圣地十公子之一。两人一走。引得不少人连连侧目。

    在场的百家圣地十公子直接走了三人。他们也觉得在魔族的地盘。这样做的确是不太地道。只是当时的情况。妖族。神族。众多太古王族都在。他们如果不动手也是让人占去。故而会插上一脚。只是在许道颜的角度看到。就觉得他们不占理。

    谁都沒想到那薛少帅竟然是许道颜的小弟。对于此人他们还是有所耳闻。在魔族年轻一代中。他率领血云宗抗衡域外起源。血战四方。几次濒死。都有大突破。立下不少的功劳。在近期非常出彩。众人联手起來围攻一名抵抗域外起源的少年英雄。如果传出去也对自己背后的家族名誉有损。所以他们选择沉默离开。

    “许无道。就请你不要给许氏家族脸上抹黑了……是是非非。我相信诸位心里自有公断。薛少帅在抗衡域外起源做出多大的贡献。反而你们呢”许道颜瞥了他与公孙智一眼。一阵冷斥。

    “你。”百家圣地十公子走了三人。其他人族天骄觉得也不想去参合一脚。也跟着转身离去。最后只剩下公孙智跟许无道两人。气得脸色发青。指向许道颜的手忍不住颤抖。

    “算你狠。”公孙智知道。在二对二。并且元宝还能够掌握活死人葬之力情况下。他跟许无道根本沒有丝毫的胜算。如今能不能离开还是一回事。

    两个人相视一眼。以各自的至宝护体。转身就走。 纵然心中愤怒。但也只能够硬生生忍下这一口气。

    “小子。我觉得他们不会就这样轻易就善罢甘休的。”元宝有点不想放他们走。他可不想许道颜那样。心慈手软。隐隐约约。他调动起活死人葬的力量。让许无道与公孙智有一种浑身发毛的感觉。

    “不善罢甘休又能够怎样。难道他们敢破坏圣帝墓葬。來给我们捣乱。除非他们自己也想死。想必他们也明白这里并非人族圣帝的墓葬。这样做弊大于利。”许道颜摇了摇头。他知道元宝的心思。在这天邙山。利用活死人葬的力量杀死他们。谁都查不到他们的头上來。也能够给自己省去不少的麻烦:“如今域外起源联手攻打鸿蒙起源。不论是公孙智。还是许无道。他们的天赋都是少有人能比。现在已经不是考虑私仇的时候。如果我还想着这些。此刻就应该去追杀单于雅丹。而不是在这里了。”

    “算了。早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那本佛爷就放他们一马。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在这活死人葬中。本佛爷要杀死他们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元宝对许道颜的回答在预料之中。他继续跨越过一层层的风水奇局。朝着天邙山深处赶去。在这里他们拥有绝对的优势。

    原本公孙智与许无道还想要在暗中跟随。 但才发现根本追不上。也就放弃了。如今天邙山有很多的机缘。他们也不想來白跑一趟。别的不说。在圣帝葬区也会孕育一些了不得的天材地宝。他们这一次进來也有一些收获。但最大的目标自然都是这些沉眠圣帝所留下來的传承。虽然他们背后的世家也非常强大。但在自己在一道上已经达到瓶颈的时候。就需要外部力量來推动让自身前行。

    “嘿。他们还想要在我们背后捅一刀。哪有那么容易。你小子真的就想这样放过他们。”元宝感知到许无道与公孙智想要以秘术跟踪他们。言语中带着些许不屑。再度诱惑许道颜。

    “许无道的天赋真的很高。其实当日我是运气好。否则的话。还不一定能够赢他。所以留他一命。希望在以后成长起來他对整个鸿蒙起源能够有大用。至于我能够打败他一次。也能够打败他第二次。”许道颜心中所顾虑的是这些。如今鸿蒙起源已经够危险了。如果还不停地抹杀这些拥有极强天赋的年轻一代。自己与域外起源有何分别。那就是在断鸿蒙起源的后路。

    “你这样想。别人可不是这样的。”元宝总觉得许道颜太烂好人了。

    “真正的王者。是承受着诸多痛苦前行的。哪里会在乎别人的目光。别人的想法。你回头去看看轩辕圣帝。看看你的父亲。他们身上必然有诸多痛苦加身。只是不为外人所知。他们是你身边最亲近之人。相信你多多少少也会感受到一些。”许道颜笑了笑。让元宝无言以对。细想一下。的确如此。轩辕圣帝最爱的女人师婠被擒拿到永恒神庭。生死不知。而自己的父亲则是有极大的不祥加身。做了许多事。福泽了别人。最后却要自己承受。还要背负不少骂名。

    “我们再这样行进下去的话。距离天邙山深处就不远了。阴气越來越重了。但似乎也越來越危险了。”元宝指向前方。只见磅礴的阴气凝聚成各种各样的形体。有的甚至形成异兽的模样。拥有朦胧的灵智会对外來的一切展开攻伐……当然不包括能够掌握活死人葬的元宝。

    “看來前面沒有那么好渡过了。只怕接下來要看你表现。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许道颜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的用处不大。反而要依靠元宝。

    “沒问題。”元宝拍一拍胸脯。一口答应下來。他知道许道颜身上宝贝诸多。在关键的时候还是能派得上用场的。

    就在他们逼近天邙山那一座最高的大峰之时。天邙山脚下。以步云天为统帅。布下强大的战阵。等候着敌军的到來。

    那些老圣皇是在久远的岁月一代代封存下來。沒有想到如今整个鸿蒙起源的格局。竟然有这等可以万族共御的大阵。许道颜传授给他们的圣战帝阵虽然厉害。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很粗略的框架。并不完整。比起步云天所布下的这万族战阵委实逊色许多。可以看出步云天深知万族的长短。让彼此之间互相弥补。相辅相成。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战阵。

    來自各氏族的战士。以前只听说过中央神朝有万族共御的战阵。他们并不相信。但在今天。很多人都心服口服。竟然有人能够开辟出如此强大的阵法。将每一族的力量协调到这等地步。

    一晃眼。就是十天过去了。

    这五千万兵马坐镇在天邙山脚下。沒有丝毫的动弹。无时不刻都在关注敌人逼近的动向。但早在几日前。敌人就已经停止不前。似乎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大帐之中。步云天眉头紧皱:“怎么回事。根据情报所言。当日八千万精锐一路朝着天邙山的方向杀來。在七天前。传來他们距离我们不到五千万里。为什么至今都沒有反应。”

    “有阴谋。不能够大意轻心。或许是知道天邙山易守难攻。所以他们想要引我们出去。”孔严眉头一皱。心头疑惑。

    “或者他们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也说不定。老三。不如我们联手推算一局如何。”孟念看向荀爻。

    三人中。以荀爻在推算一道上最强。他点了点头。取出一枚铜钱。孔严与孟念同时也取出一枚铜钱。

    这是孔氏。孟氏。荀氏传承下來的圣祖铜币。异常珍贵。乃是一代代精通推算之道的圣祖所传承下來的铜币。虽然比不上伏爻的三易铜钱。但却也是非常了不得。因为历代儒家三氏圣祖不停加持的铜钱。也许在推算天下大事方面不如三易铜钱。但在一些局部上的推算却是无比精准的。

    三人动用体内的圣皇道。心念相合。所求一致。滴溜溜。三枚铜钱在半空之中旋转了起來。片刻后。猛然一定。

    孔严。孟念。荀爻的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显然之前伏爻推算的事太大。大方向虽然把握住了。但局部却沒有掌握好。不能当道扎营。要主动出击。随机应变。之前的推算未达到最佳的效果。他们看到眼前卦象呈现。齐声惊喝:“水火未济。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