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九十四章 苏醒

    天邙山又再度迎來两波强大阵法的攻伐,这一切都在步云天的预料之中,不过如今也只能够把希望寄托那鸿蒙起源大军之中,在这两大阵面前,他们近乎沒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只要鸿蒙起源的大军能够破除阵法,打断阵法的维持,诅咒就不会积蓄,而这些召唤出來的鬼神也不会控自如。

    如此强大的阵法,是需要无时不刻的输出,才能够进行施展的,威力大,消耗也是巨大的,如今对于他们來讲,当务之急就是破除天封九帜与定龙十柱,然而这两大阵法就是來阻止他们进行破坏的。

    “看來另外两大起源已经开始出手了,能不能唤醒那些沉睡的圣帝,或者这些圣帝会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步云天看向那一名邙村少年魔尊,心中震撼,如今的局势变幻不定,让人难以捉摸,他不得不做双面的考虑,魔域之中,诸多圣帝关系相处复杂,谁都不知道一旦他们复苏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有点难,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活死人葬之灵的力量受到削弱,对他们的封存力量会迅速减弱,应该已经察觉到危机了,再加如今这种情形,不用我们唤醒,他们都已经要苏醒了,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放心吧,他们会与我们在同一条战线的,活死人葬之灵帮他们封存无数个岁月,这一点情面还是会给的,而且冤有头债有主,能够进入天邙山的圣帝,都是得到承认的,并且非一些狼子野心的魔族圣帝。”少年魔尊神色有些凝重,最终还是做出自己的判断,此刻他的眼神是看向天邙山的主峰,最担心的还是天邙山深处的那一尊沉眠的存在,会不会趁机破开重重封印,如果那一尊古老的存在苏醒,那么整个魔域都会陷入死局当中,这是龙霄至尊留给邙村世世代代的告诫。

    “那我们去找第七把战旗,一定要在第一时间破除这天封九帜,否则的话,天邙山深处只怕难以支撑太久。”步云天让众多老圣皇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结阵破空而行,与少年魔尊一起联手,要将其他的战旗一一拔除。

    如今,在整个天邙山四方,危机四伏,许道颜与元宝在主峰之内,显然感受沒有那么明显,他们进入到天邙山主峰,踏入一座恢宏的大殿,浩瀚的气息涌动,整座大殿占地九十九丈,充斥着洪荒大气,让人心生震撼。

    在大殿的中心,有一道石台,上面放置着衣冠,元宝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难道这里真的是龙霄至尊所留下來的衣冠殿。

    “之前我只是听我爹说过,在天邙山深处有一座衣冠殿,原本还以为只是随便说说的,看來当年他应该进來过,否则的话,他不会那么清楚。”元宝很是兴奋,看來自己的父亲并沒有触碰这里的东西,可能他也明白不是时候,只是來这里一观后,便离开。

    “衣冠殿……”许道颜眉头一皱,看着那石台上的衣冠,他感觉就像一个人盘膝坐在上面,但事实上只有衣冠静静地整齐叠放在那里。

    衣冠很是古朴,甚至给人一种陈旧的感觉,但却残留着一种大道古韵,只不过含蓄内敛,并沒有散发出來。

    在这大殿的尽头,有一张石床,在上面躺着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她的神情宁静安详,但其身影太让许道颜和元宝熟悉了。

    这就是在天邙山巅峰的女子身影,两个人看到瞬间,浑身汗毛竖起,冷汗渗透而出,心脏就跟打鼓一样,砰砰砰直响。

    “是她。”两人面面相觑,心中颤栗。

    “走,上前看看。”在这衣冠殿很是空旷,基本上沒有什么天材地宝,但是脚下刻画着玄妙的纹络,交织在一起,流动着淡淡的荧光。

    元宝连连摇头,当走到衣冠台边上的时候,他感觉好像触碰到什么东西,专注地看着地上那些刻画的纹络,然后自主地闭上双眼,盘膝而坐,他知道这是龙霄至尊所留下來的精粹,是对于风水奇术至高的理解,不能说他在风水奇术造诣上到达前无古人,后无來者的地步,只是简简单单几个纹络,就给元宝带來极大的冲击,不同的生存环境,不同的世界观,理解相同的术法,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如果不珍惜这一次机会,以后未必能够再见到如此精妙绝伦的领会。

    元宝看到这些地上所刻画的风水奇术符文,每一笔一划都充满了张力与霸气,甚至带着一点永恒的韵味在其中,显然这是龙霄至尊耗尽一生的体会,这些都是留给有缘之人,是一笔无价瑰宝。

    想必自己父亲曾经到达此地,也是向龙霄至尊学习的,这里沒有什么陷阱,但却不是一般人都能够进來的,要知道在这一片天地,近乎沒有人能够是活死人葬之灵的对手,如果想要进入衣冠殿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的,除非得到活死人葬之灵的认可,令其折服,觉得有资格一观龙霄至尊所留下來的一切,并且不会心怀不轨,才会放其进入,若是心术不正之人,也根本不能够进來。

    许道颜本來是很鄙视看向元宝,但如今他一下子沉浸在这些风水奇术的修炼之中,又不能够打扰,不管是真的是假的,看來只有自己上前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躺在大殿深处尽头的女子,她的四肢并沒有被锁链所束缚,不过一看就知道,似乎已经沉睡无尽的岁月,然而在其身上,纤尘不染。

    她双手放在自己的肚脐部位,她宁静地睡在那里,面容安详,让人望之心旷神怡,心生欢喜,生生地烙印他人的内心深处,这样的容颜,气质,永生难忘。

    只是她的身影为什么会出现在山巅,静静地立在那里,就有那一种举世无敌的气势,压得让人喘不过气來。

    但是反而看到她真身的时候,却沒有那种感觉,许道颜看着她所躺着的石床上,刻画着血色的纹络,在这一瞬间,他心中悚然,似乎明白了什么。

    女子在巅峰上的锁链,似乎都是由这些血色的纹络交织而成的,察觉到这一点,许道颜被惊退了好几步,不太敢靠近这个女子,也就是说,那山顶上的身影,很有可能是她的意念所凝聚起來的投影,吸引外界的注意力,要借助外面的力量,让自己摆脱此地的镇压,束缚。

    许道颜想跟元宝交流一下,但发现元宝一直盘膝坐于原地,体会那些地面上的风水奇术符文,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而许道颜站在女子身旁,在这衣冠殿里面,除了一件石台上的衣冠,以及躺着的这名女子,就再也沒有什么东西了,大殿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一个人与这女子独处,哪怕是他都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原本以为在天邙山深处,会有什么至宝,结果却如此的空旷,许道颜有些失望,所幸这里不是元宝所说的《奇地录》的神秘空间,他相信那是另外的存在,等将这里的事情解决,他更想到那隐藏的空间,天河圣帝会记载下來,不是沒有道理。

    显然在这衣冠殿里面的传承,对元宝是最有利的,也难怪,一尊在风水奇术上的造诣到达至高境,自然不可能有其他什么传承,并且他并沒有死去,而是飞升到永恒神庭之中,只怕带走了很多东西,留下一道活死人葬为魔族底蕴积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看活死人葬布局如此广泛,只怕耗费了诸多的天材地宝,最大的宝藏便在天邙山,想通了这一点,许道颜心中释然。

    整个大殿,除了元宝在体会这衣冠殿所留下來的风水奇术,就在也沒有其他活的存在了,女子静静躺着,沒有一丝的生命气息,仿佛她就是不存在的一般。

    许道颜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有着惊为天人的容貌,素雅,冷清,安宁,一种给人完全不属于这一个世界服饰风格的黑衣,将她的气质衬托得更加的尊贵,让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她的容颜极美,那一种空灵,让人心中无法生出邪念。

    许道颜静静凝视着她,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來了,他的心情很紧张,但也很好奇,这女子生前会是什么模样的。

    “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我看你似乎不像那种大奸大恶之人。”许道颜一声轻叹,双手背在身后,月眼阳眸已经足够强大,似乎可以洞穿一切,但这黑衣却阻隔了他的瞳力,他原本想要透过月眼阳眸看到她身体深处,到底埋藏了什么,如今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许道颜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检查一下,忽然,女子睁开双眼,他心中一凛,身体僵在那里,沒有动弹,她的双眸之中,各有一朵黑色莲花,绽放开來,她看着许道颜,缓缓道:“你可知道,永恒的孤寂,是什么滋味吗。”

    她开口说话,贝齿洁白,声音圣洁,让人很难联想到是一尊会使得鸿蒙起源动荡的可怖存在。

    神秘的女子苏醒了,许道颜心神巨震,然而却沒有自己想象中,充满危机的感觉,可是沒有危险就是最大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