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九十五章 龙霄复生

    衣冠殿内。

    此刻,静得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许道颜能够听到自己体内血液流淌的声音。

    神秘女子骤然苏醒,让他措手不及,沒有丝毫的防备,也幸好之前沒有去触碰到什么,否则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虽然她睁开了双眼,但似乎全身都无法动弹,这让许道颜心中松了一口气,能够被封印无数岁月而不朽不灭的存在,他自然不会愚蠢到把对方当成是一尊很简单的存在。

    “不知道,毕竟我这么弱,理解不了你们这些人的境界。”许道颜眉头微微一皱,他想要退后,但却又不想退后,看了元宝一眼,心中谨慎。

    此刻的元宝似乎沉浸在领会风水奇术的世界,对于衣冠殿里面所发生的世界,不为所知。

    许道颜只能够让自己冷静,如果这女子能够动弹的话,自己早就死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自己一个人來面对。

    “在你的心中可有挚爱之人。”女子瞳孔中两朵黑色的莲花十分的鲜活,她的声音如清泉击石,珠玉落盘,让人听着很是舒服,气质温和,一点都不像是那种大邪大恶之辈,但许道颜相信,她会被镇压在这里,是有一定的道理。

    “爱的人。”许道颜一阵错愕,其实至今为止,所认识的女子当中,都曾经有过朦胧的感情,只不过因为有太多的事,所以在情感上,他都沒有太去留意,想要一切顺其自然,女子看着他,两人的眼神碰撞在一起。

    “沒有。”许道颜如实回答,他的内心开始平静下來,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如今只能够去面对,看女子到底有什么目的。

    “九天星辰,宇宙洪荒,亿万众生,浩瀚烟海,诸圣蝼蚁,永恒神朝,又有什么区别,草木枯荣,天地流转,哪怕实现永生,但又有谁能够逃得出无尽的孤寂。”女子沒有再看许道颜,而是静静地看着大殿的天花板上,是黑暗苍穹,有华芒闪烁,在这一刻,她宁静而沧桑。

    许道颜心头一震,有莫名的触动,的确如此,自己成为最强的人又如何,举世无敌,生命几近永恒,自己所求又是什么。

    “你的路在哪里。”许道颜很想问,当一个人到达那一步,她到底求的是什么。

    “我的路吗。”女子眼神带着些许黯然,思忖了片刻,她看向许道颜,言语苍凉:“我也不知道,无尽的宇宙,永恒的孤独,无人能够相伴,我沒有路,不知去向何处,那你的路呢,又在哪里。”

    “我要让鸿蒙起源恢复宁静,驱逐强敌,然后寻找到我的父亲,完成对所有人的承诺,守护身边至亲之人。”许道颜知道,自己沒办法跟眼前的女子比,别的不说,被封印在此地无尽的岁月,女子容颜未苍老一分,近乎永恒的存在。

    “至亲之人总有寿元尽时,你若举世无敌,会做什么。”女子眼神空灵,看向许道颜。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就來这里陪你,看星辰生灭,天地混沌。”许道颜开了一个玩笑,自己还嫩着,离那天不知道有多遥远。

    “你说真的。”女子的眼神中两朵黑莲绽放开來,凝视着许道颜。

    “如果真有举世无敌,接近永恒,至亲之人寿元尽时,自然是真的,只不过应该不会有那么一天。”许道颜心中畅想,是不是真的能够有那么一天,但远的不说,自己的师父老乞丐,自己的父亲许天行这些人都比自己强太多太多,在鸿蒙起源他们就是近乎无敌般的存在。

    “抱一下我。”女子眼神中带着些许欣喜,她眼眸温柔,言语婉约。

    许道颜有些迟疑,但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却动了身子,就在这时,那烙印在石床上的血色阵纹散发出极强的华芒,让许道颜一下子惊醒,他心中一阵后怕,难道自己不知不觉陷入了女子所布之局当中。

    “年轻人,不要妄动。”声音从许道颜的背后传來,一名男子,他身躯伟岸,古朴的衣冠穿戴在其身上。

    许道颜看向身后的元宝,竟然还沉浸在风水奇术的世界里,沒有醒來,他眉头一皱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感悟我留下來的风水奇术,不必担忧,此女极其危险,你不要接近她,快來我的身边。”龙霄至尊的形体穿戴着他所留下來的衣冠,这应该是他留下來最后的力量。

    “危险。”女子微微一笑,不过此刻她的确动不了,只见其身躯微微在颤动,看起來给人感觉很柔弱。

    但整个衣冠殿所刻画的纹络活络了起來,几乎是以石床为核心在流动,整个活死人葬的力量都被调动,镇压石床上的女子,不让她有丝毫的机会。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封印的力量会减弱,鸿蒙起源会出现异变,想必如今域外起源攻伐,乃是永恒神庭之人在背后指使,想要让人救出尔等吧。”龙霄至尊所残留的力量与活死人葬之灵近乎共融,所以知道发生的一切。

    “我就是我,何须他人來救,举世茫茫,在这鸿蒙起源有谁是我的对手,你说这话,未免有些可笑。”女子轻轻一笑,刹那芳华,颠倒众生,眼瞳中两朵黑莲在摇动,自其体内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流淌而出。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果然这才是眼前女子真正的力量体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让他窒息,完全无法力抗。

    只是气息便如此摄人,可以清晰地看到石床上众多血色的纹络在剧烈颤动,似乎在与她抗争,然而可以命仙感觉这些风水奇术的力量不停地衰弱。

    眼前的女子体内力量似乎在逐渐苏醒,一点一滴,活死人葬的力量却一点点在消退,此消彼长之下,只怕接下來难以镇压眼前的女子。

    “你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能否答应我,回到永恒神庭,我以本尊会你,鸿蒙起源,茫茫生灵对你來讲如同蝼蚁,你一旦出世,必然会有无数生灵幻灭。”龙霄至尊不想她对鸿蒙起源造成损害。

    “我本无心在这世界,你的担忧纯属多余。”女子对于龙霄至尊不太理会,她轻轻瞥了许道颜一眼,悠悠一叹:“年轻人,你刚才所言,可算数。”

    “自然。”许道颜根本沒想那么远,如果真有举世无敌,生命永恒,身边至亲之人都已经不在,身边是什么人,又有什么分别。

    “抱我起床,他阻止不了你。”女子眼眸幽幽,看向许道颜,她声音轻柔,让人生不起一丝邪念。

    “小子,你不要酿成大错,此女非同寻常,不要受其蛊惑,若是她解开封印,到时候很多人都要丧生。”龙霄至尊所残留下來的力量,几乎都在运转整座衣冠殿的风水奇术,对其进行全面的镇压,根本无法分出一丝的力气來对许道颜做什么,而且他也不会那么去做。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能跟我讲一讲这当中的故事吗。”许道颜有些疑惑,这女子那般强大,当初有谁能够将其镇压于此,他心中有诸多的疑惑,而且一直以來许道颜对于这种故事,都非常有兴趣。

    “你倒是跟他说一说,我的身份。”女子饶有兴致,笑容灿烂,她眼眸中秋波流转,黑莲摇动。

    “这女子的身份,我并不知道,只是当年她从天而降,九霄裂开一道天痕,各大起源颤抖,数道流光从天而降,其中有一道降临在天邙山,原本此地草木兴旺,生机充沛,各种强大异兽坐镇其中,圣帝之境都不敢侵犯,然而这女子一降临,整片天邙山却是生机凋零,亿万生灵无一生还,当时她不知道遭到什么重创,昏睡不醒,我们尝试将其杀死,但其肉身几近永恒不朽,难以炼杀,便合力将其镇封于天邙山中,以活死人葬结合鸿蒙起源之力,将其镇压于此。”龙霄至尊简明扼要,沒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就是希望许道颜不要轻举妄动,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大难。

    “我笑你们不分是非黑白就妄加揣摩,我所经历之事,哪是你们所能够知晓的,天邙山数百万里的生灵早就被我引入一方空间世界安生,无一损伤,你们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假象而已,若不是天地桎梏有所局限,这区区小阵如何封印得了我。”女子并封印无数岁月,她并不生气,反而很是淡然,她看向许道颜:“年轻人,抱我离开这里,鸿蒙起源已经被人盯上,永恒神庭的人,只怕是想要我身上的秘密。”

    “你不要妖言惑众,你说当年天邙山的生灵被你引入一方空间世界安生,为何我在此无数岁月却都沒有发现。”龙霄至尊反驳道。

    “一沙一世界,一木一生灭,你本尊早已进入永恒神庭,只留下一道意念,如何能够发现,你再看看那一方小世界。”女子微微一笑,用意念指引。

    片刻之后,龙霄至尊将自己的意念与活死人葬之灵结合起來,果然发现当初天邙山的无数生灵在一片更广阔的小世界中安生。

    许道颜心中恍然,那小世界应该就是天河圣帝曾经发现,被记载于《奇地录》里面,沒有想到竟然是这女子所开辟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