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一十章 选举

    许道颜沒有想到,自己屁股沒坐热,竟然血影亲王他们就杀过來了,如此气势汹汹,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场兵变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杀死他们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整个屠天营上上下下的战士服众,不管是在哪一个起源,这个道理永远都不会变的。

    因为他的实力只在圣贤境界,比起之前都要好上许多,但面对这些亲王级的人物,他还是镇压不住。

    毕竟他的资历就摆在那里,还太过年轻了,哪怕是血屠亲王的弟子,依旧不行。

    血屠亲王早期也是过得相当辛苦,他是凭借自身的实力,历尽无数的凶险杀出來的威名,兵败之后,整合起來的屠天营他当主帅,血影亲王也不敢有丝毫的质疑,毕竟血屠亲王的实力就摆在那里,比他要强得太多。

    他能够当上攻打匈族神朝的血之起源大军主帅,是因为血屠亲王此人我行我素,不喜欢太过复杂,就想掌管自己的屠天营就好,不然从一开始整个大军的主帅,就是要让血屠亲王來担任的。

    “你可想好了,我是不会帮你的。”红豆看着这种情形,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在大帐之外,还有数百名圣皇境的存在。

    血影亲王眼神冰冷,叱喝道:“要是你敢杀我的话,到时候你更坐不住这个位置。”

    许道颜心中自有打算,他看向那三十六尊圣皇禁卫,淡淡道:“來人,把他们压出去,随我來。”

    他第一次走出屠天大帐,不少亲王级别的存在看着许道颜走出來,有些疑惑,紧接着血影亲王以及周围的亲王都被架了出來,只要许道颜一声令下,这三十六名屠天圣皇卫就会将他们抹杀。

    屠天营出现如此之大的变化,也惊动了不少的战士,他们纷纷都围了过來。

    “怎么回事,血影亲王他们竟然被这样对待。”

    “据说血屠亲王闭关,把屠天营交给血厉來掌管,血影亲王不服,结果就如此了。”

    “的确,血厉的境界太低,难以服众。”

    “不过,他的统御能力的确很强,曾经率领我们,突破重围。”

    对于血厉,整个原本屠天营对他并沒有什么意见,毕竟是血屠亲王的关门弟子,这些人会进入屠天营,是因为对血屠亲王有一种近乎疯狂的崇敬,对于他的丝毫的决定,自然都会尊重。

    但匈族神朝一战之后,整个血之起源的大军土崩瓦解,零零散散,全部都合并到屠天营当中來。

    这样就变得人多口杂,不像之前那般纯粹,许道颜看着整个演武场都围满了人,他手持屠天印,一声厉喝:“列阵。”

    原本属于屠天营的战士,以及那些他从战场上救回來的兵马,纷纷列阵,将圣战帝阵与圣御帝阵结合起來。

    战意滔天,这阶段也有不少人受他们影响,加入他们的行列之中,但依旧有一部分是这些亲王的死忠。

    “你想做什么,血厉,别以为你是血屠亲王的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血影亲王厉声嘶吼。

    “诸位,想必你们会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许道颜手持屠天印,缓声道:“你们谁认得此物。”

    “屠天印。”众多战士齐声厉喝。

    “血影亲王,你要认清楚,这里是屠天营,不是你之前的血战营,你们在危亡之际,并入屠天营,我师父是怕你们势单力孤,受人排挤,如今我师父闭关去,你却想要來抢屠天营,是何道理。”许道颜字句铿锵,掷地有声。

    一下子,很多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血影亲王脸上一片赤红,他沒有想到这里始终是屠天营,许道颜缓声道:“屠天圣皇卫,你们跟随血屠亲王征战四方,历经无数生死,你们凭心而论,觉得血影亲王驾驭得了你们吗,不用顾及我手中的屠天印,说实话便是。”

    “不能。”三十六尊屠天圣皇卫齐齐回应,他们从骨子里都不是很看得起血影亲王。

    “为将帅者,要能服众,血影亲王率领大军攻打匈族神朝,大败而归,早已失去统帅大家的资格了,如果不是我屠天营屡次力挽狂澜,率领诸位杀出重围,有几个人自信能够在那傀儡战尸潮中幸存下來。”许道颜立于演武台上,扫视众多战士。

    许多人都沉默了,的确当日屠天营结阵杀出重围,使得他们减少许多伤亡,这是毋庸置疑的,血之起源是一个讲究实力的地方。

    “血影亲王血脉尊贵,地位特殊,今日他冒犯我这一件事,既往不咎,既然他想要当屠天营的主帅,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是为了屠天营好,我愿意让出我的位置。”许道颜将屠天印放在自己的手中,示意屠天圣皇卫放掉他们。

    红豆立于许道颜的身旁,气质淡雅,云淡风轻,从容平静,很大程度上,更加衬托出许道颜的气势。

    “这可是你说的。”血影亲王何等存在,自然不甘于人后,伸手就要去抓屠天印。

    “不过你要说,能给屠天印带來什么改变,在这鸿蒙起源中,你要带领他们怎么去做,你会给大家带來什么样的好处。”许道颜问了一句。

    “烧杀抢掠,将一切据为己有。”血影亲王面目狰狞,杀气腾腾。

    “就这样。”许道颜愣了一下。

    “这就是我们攻伐鸿蒙起源的主要目的,掠夺一切资源,为己所用。”血影亲王郑重道。

    “那我相信给屠天圣皇卫里面任意每一个人,他们都能够做得比你好,敢问血影亲王,你打过仗的次数,比他们多吗。”许道颜冷斥。

    血影亲王面容扭曲,喷着口水,厉喝道:“他们与血屠亲王征战四方,历尽生死,莫说我了,整个血之起源参加战争的次数比他们多的,都沒有多少。”

    屠天圣皇卫很是骄傲,血影亲王这一句话是他们最大的荣耀。

    “那我觉得随便一个人都能够做得比你好,有错吗,退一万步讲,你所谓的烧杀抢掠,将一切资源据为己有,敢问众将士,你们之前在血影亲王的率领下,得到多少,成长多少。”许道颜看向偌大的屠天营,重声问道。

    很多战士都在圣皇境之下,哪怕是有掠夺到什么资源,能够分配到他们手上的也寥寥无几,根本不值一提,倒是大部分都让血影亲王他们这一个级别的人瓜分得比较干净,这也是许道颜早就打探过的事情。

    很多人默不作声,显然自己并沒有获得多少的好处,血影亲王看到这一幕,胸口发闷,差点一口血吐出來。

    许道颜双手背在身后,看着众多战士,沉声道:“我不会带你们烧杀抢掠,我只会珍惜你们的性命,传授你们作战法阵,教你们在战场上如何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同时,杀伤敌人,沒有了性命,有再多的资源,也轮不到你们。”

    他的话,引得不少战士心中共鸣,热血沸腾,很多都是血影亲王营帐下的战士,许道颜声音一缓:“我知道,我还年轻,境界低,资历低,大家会不服也是理所当然,但至少我从未做过害大家的事,自我参战以來,都是以屠天营每一名战士性命为核心,绝对不会视之为儿戏,将自己所得的大阵,毫无保留传授给大家,让众将士可以在战场之上,可以最大限度保住自己的性命,我们同生死,共患难,这才是我屠天营的精神。”

    “如果我为屠天营之主,在位期间,也许无法带你们去烧杀抢掠,但至少我会让你们每一个人的作战实力都有巨大的提升,让你们明白什么叫战阵,至少你们以后都可以成为像屠天圣皇卫这样的存在,而不是一群只懂得烧杀抢掠的散兵游勇,我把决定权,交给战士们來决定,希望我成为屠天营主帅的站到左边,希望血影亲王成为屠天营主帅的,站到右边。”

    许道颜一番言语,直接让整个屠天营的战士一面倒,几乎大部分全部都站在了左边,只有极少一部分,众多亲王,支持血影的那些战士才站到了右边,看到这一幕,就连那些亲王都有些难以置信,血屠亲王的弟子果然非同一般。

    很大程度上,屠天营的战名远扬,很多人都想要成为其中的战士,但因为血屠亲王要求过于严格,不是每个人都是能进來的,其实有很多血之起源战士的梦想,就是想要成为屠天营的战士,只是很多人求而不得,如今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再接下來,也正如血厉所说的,的确跟着血影亲王他们得不到什么东西,只有不停地牺牲,从一开始他们就太轻视鸿蒙起源了,以致于有后面的惨败。

    最后一个原因也很重要,就是血厉的确掌握着神秘的战阵,运用在战场上,可以使得他们的战力,肉身强度节节攀升,最大限度保住自己的性命,这是非常重要的。

    红豆略微压抑,原本她以为许道颜会敲山震虎,杀鸡儆猴,逼迫整个屠天营的战士屈服于他,因为这屠天圣皇卫的战力足够强大,但沒有想到他竟然只是说一番话,不动用任何武力,兵不血刃的就成为整个屠天营,并且人心凝聚,很多人对他都有新的认识,地位更加的巩固。

    血影脸色惨白,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但他又不得不屈服,这一场选举他败得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