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一十五章 五大起源合力

    血猿大军一直以來,都不想去以身犯险,宁肯收获小一点,也要让自己安全一点,打生打死的这种事,他最不想去做,或者说,血猿从來不做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或者说沒有巨大的利益驱使之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许道颜很清楚血猿的作战计划,就是收割那些零碎的魔族宗派,将其吞噬,滋养自己辖下的战士,不管能不能打下魔域,对他來讲都是沒有多大的关系,强大自身才是关键,反正必要的时候,他可以带着自己的兵马全身而退,到时候他要争夺血之起源的帝位,也有足够的资本,

    如今血猿大军居然要前往万魔古域,必然是有猫腻的,或者发生什么意外的战况,果然,不如许道颜所料,

    文牒上记载,步云天率领着从天邙山带出來的那一支可怖的队伍,如同一把尖刀,与万魔古域前后呼应,左右切割,对整个域外起源的联盟造成不小的打击,如果任由对方如此进行下去,对大家都会极为不利,

    现在,步云天打乱了四大起源军队的布置,使得他们防御圈不得不继续缩小,步云天所带的那八千万尊活死人军,身着墨家机关衣,结成墨甲战阵,这是在战场上专用的,不仅拥有极强的防护能力,还有暗藏众多手段,毒暗器,毁灭性的机关,让人防不胜防,再加上这些活死人军原本战力就异常可怕,又是一些沒有生命的存在,但历经无数岁月的活死人葬孕育,让它们可以用这种形态出现,只听从一人号令,

    那十万尊老圣皇,身上的圣皇器都被一一修复,甚至在墨家器宗的辅助之下,可以说更上一层楼,让他们实力都有更进一步的突破,历经无数岁月,修炼思维,方式方法的不一样,都产生着剧烈碰撞,对自身是有极大的好处,

    他们原本毕生的积蓄就异常丰厚,对于器宗的那些巨头來讲,他们最愿意研究久远时代之人的法器,他们能够从中获得不小的启发,对这些法器进行重新炼制,改进,器宗里的人都是乐在其中,他们之间都可以互相印证,从中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守旧出新,

    这些老圣皇也在器宗这些巨头指点之下,对自己圣皇器的掌控更加的融入,更懂得去运用,每一尊器宗的巨头,都会根据这些老圣皇的经法,术法的特点,为其炼制属于他的法器,一件强化的法器,至少能够让一个人的战力提升十倍以上,由此可见,这些老圣皇在自己的圣皇器被重新炼制一遍之后,会有多可怕,更别说有的还突破原來自身的桎梏,实力拔高许多,

    五千万各大氏族的兵马,八千万尊活死人军,十万魔族老圣皇,组合成一支可怖的精锐大军,虽然这有一亿多,但步云天结成法阵,让他们联合在一起,切入四大起源联军的边缘地带,根本无人能挡,因为在边缘的防线都是最薄弱的,尤其他们又要把主力放在战场的前线,与万魔古域的大家进行对抗,

    这一亿多的兵马,來去如风,尽是精锐,指哪打哪,想要逃的话,战阵切换以速度为主,逃得比什么都快,让四大起源的兵马这阶段是疲于奔命,因为他们一边要抗衡万魔古域的反击,也要抵挡住这步云天这一支神出鬼沒的精锐大军,如果在这样下去,他们知道会活活被耗死,所以不得不求助于血之起源,对其进行制衡,在第一时间拿下万魔古域,只有这样,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并且很大程度上,愿意割让出一大部分的利益,显然四大起源的人之前吞下了很多东西,但在这种时候,他们不得不吐出來,

    “想必是四大起源提出什么样的利益,才会使得血猿冒风险让大军前往驰援,血猿此人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这下子有好戏看了,”许道颜看着文牒上的内容,红豆也在其身旁,

    “那你接下來怎么办,如此之大的战场,千万级的屠天营根本不够看,你随时都有可能丧生于战场之上,”红豆所言也是事实,许道颜心中沉思,

    “无妨,屠天营虽然人数量不多,但小有小的打法,兵在精而不在多,自古以來,我人族掌兵者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一当百的战役不胜枚举,我有自己的打算,,”许道颜信心满满,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力量,

    红豆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什么,之前帮许道颜取得血影的记忆,那是因为不会暴露她的气息,举手之劳,自然沒有推托,不过接下來可能会有实打实的大战,她就会避开了,

    “那我倒是拭目以待,到时候是不会动手帮你的,”红豆笑靥如花,百媚丛生,许道颜淡淡一笑,似乎在告诉她,看着就行,

    血猿大军开拔,迅速推进,他这一支兵马从头到尾就沒有受到多少的损伤,四大起源狠狠地冲撞进魔域之中,使得各大宗门之间维系都被切割开來,血之起源并不像他们那般深入,而是一路上清扫那些漏掉的宗门,漏网之鱼一只都沒有放过,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魔族战士的鲜血,一开始四大起源的将领都在笑血猿为人小家子气,胆小弱懦,他们自然也乐得少一支兵马与他们分配资源,

    然而事实上,血猿希望可以对这些漏网之鱼进行全范围的清扫,让自己沒有后顾之忧,不然的话,让他们结合起來的话,也是非常头痛的,他做事非常稳重,根本不会冒进,会想要前往万魔古域,也是给自己想了一条退路,

    之前,血猿大军虽然沒有像四大起源军队那般高歌猛进,得到的宝贝众多,然而血猿的指令,却是让这些战士实力节节攀升,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说不出的痛快,气势昂扬,战力惊人,可以说,如今血之起源这一支兵马是整个魔域各大起源当中状态最佳的,共计十二亿精锐,

    所到之处,血云涌动,煞气冲霄,远远的,步云天都不由得眉头紧皱,他率领一亿多的精锐,在暗处观察,以不变应万变,

    显然,血之起源乃是前往驰援四大起源联军,如今整个万魔古域战况激烈,如果血之起源的这一支精兵加入,绝对会让万魔古域压力倍增,步云天与儒家三子都在思考着,接下來应该如何去应对,

    “云天兄,你可有什么想法,”孔严神色凝重,

    “这一支血之起源的兵马,吞噬了无数魔族生灵,战力强盛,绝对不可硬撼,万魔古域底蕴未出,我们且静观其变,还是以打游击为主,使得他们不能够全心攻打万魔古域,这一场战争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结束,所以我们决定不能够贸然出手,如今血猿军队,气势磅礴,一鼓作气,如果血之起源这一股气泄了,也就不足为惧了,如今暂时不要与其面对面争锋,意义不大,”步云天显然也历经不少的战阵,不仅在阵法上造诣极深,兵法上也少有人能够与其相提并论,

    “所以我们接下來要远离血之起源,制造机会,对其他起源进行打击,”孟念问道,

    “不完全是,你们看,四大起源,两大起源开道,已经做好迎接的准备,显然是要让血之起源进入军营核心地带,目的就是使血之起源的兵马,可以驰援四方,因为他们为新生力量,我们接下來要打深入一点的游击战,以活死人军为核心,最是克杀诅咒起源,所以我打算深入切割诅咒起源的兵马,使其受到巨大压力,将血之起源的兵马引过來之后,我们可以先与其碰一碰,看他们的打法如何,再行下一步的决策,”步云天显得异常稳重,他辈分极高,并且在兵法,阵法上研究极深,运筹帷幄,儒家三子从他身上都学到不少东西,

    “那可需要我等卜卦一下,推算凶吉,”荀爻深以为然,当即问了一句,

    “自是可以,见卦象,与之结合,趋吉避凶,最好不过,”步云天颔首,

    在血猿的号令之下,加速行军,原本就临近魔域中部,不到五天的时间,血之起源直接融入到四大起源的联军之中,

    正如步云天所预料的,两大起源让开,使血之起源进入中心位置,安营扎寨,各种禁制,战阵结合起來,使得域外起源联盟一下子防御能力大涨,血之起源的入驻,给四大起源的气势上有了很大的助长,

    血之起源一进入到四大起源的联军之中,就受到众人的追捧,许多强者都前來拜访,历经无数征战的四大起源战士,此刻已经有点内心疲乏,看到血之起源战士的加入,等于给他们吃了兴奋药,对士气有很大的鼓舞,至少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受太多牵制,有人帮他们分担,

    许道颜一路上观望,四大起源,战力异常可怕,虽然说如今受到限制,但依旧不可小觑,五大起源,众多强者凝聚在一起,就是要开一场会议,接下來如何去对付万魔古域,以及步云天,

    许道颜觉得这种级别的会议,一时半刻还轮不到他,但却沒有想到,血猿亲王竟然派人來通知他,让其去参加,显然将其当成血屠亲王,同一个规格的待遇,让他心中激动,看來自己目的达成,至少已经成为血之起源的高层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