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一十六章 万魔帝墙

    许道颜很沉得住气,对于血猿大帅派人请他去参加五大起源的作战会议的邀请,他只淡淡回了一句:“请血猿大帅考虑清楚,以我的身份去合适吗,让他再慎重考虑一下,以免引起他人的不满,一切以大局为重。”

    血猿乃是派起身边的贴身圣皇境守卫前來通知,这就已经足以表明态度,不过的确像这种五大起源大帅级别的会议,如果血厉贸然出现在会议大帐之内,很有可能会引起其他起源大帅的不满。

    在第一时间,那圣皇卫以秘术传音,将许道颜的意见转达给血猿大帅,在第一时间就得到回应:“大帅说,无妨,就是要让你去。”

    “那我要带着我的女人去。”许道颜拉着红豆的手,嘴角上扬,因为有派得上红豆用场的地方,她对于许道颜这种无耻行为,早已经习惯了,不过她的确也想跟着去看看,也就沒有拒绝。

    “这个我还真得跟血猿大帅汇报一下。”那一名圣皇卫再度以秘术进行传达,最后他点头道:“可以。”

    许道颜微微一笑:“走吧,带路。”

    五大起源,主帅营帐。

    许道颜是最后一位姗姗來迟,与红豆二人进入大帐之中。

    在这大帐里,被五种力量隔绝,一张偌大的石案上,摆放着整个五大起源兵马的布局图,以及万魔古域的布防图,还有一支在外游走的鸿蒙起源奇兵放置,栩栩如生,仿若真实,全力衍化,时时变幻不定。

    秦飞瞥了许道颜一眼,有些疑惑的目光看向血猿,杨凌则是眉头紧皱,显然对于血猿亲王让一名圣贤境的毛头小子來参加这一场大帅级别才能够参加的会议,感到很不满,他目光如剑,让人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很不舒服,许道颜云淡风轻看向杨凌,任你对我有多不满只把你当个屁给放了,在他身边的红豆更是从容,弹指间就可以让在场的人飞灰湮灭,她更加不在意了。

    阴府君显然明白秦飞与杨凌的意思,嘿嘿冷笑道:“血猿大帅,这位是谁,还请介绍一下。”

    “哈哈,他是我大军中,屠天营的主帅,乃是血屠亲王的关门弟子,别看他实力不高,但在统御兵马一道上,只怕在场的诸位也未必能够与其相媲美,就连我都未必能够驾驭得住他。”血猿亲王特别狠,一顶大帽子扣下來,表面看起來是在夸赞许道颜,实际上却为他引來四大帅的仇恨值,使其特别不受待见。

    天乾瞳孔一散,他乃是诅咒起源的存在,面容枯槁,阴不阴,阳不阳的模样,身上一股诅咒,死气弥漫,眼神如同死鱼眼白般,一看人就觉得很不舒服,他露齿黑色的牙齿,怪笑道:“真是厉害,血屠亲王,威名可是传遍各大起源,沒有想到他的弟子,竟然也有其师之风,今天倒是想要看一看,有何高见。”

    “哼,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给我滚出去。”杨凌极其霸道,冷冷斥喝。

    许道颜双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看着长案上的局势变化,淡淡道:“也不知道哪一个蠢材,布这样一个防御圈,表面看起來固守本地,但一无天险,二无地利,而且兵临城下,这不是深处脑袋出去给别人砍吗。”

    “你说什么。”秦飞眉头一挑,因为这个提议乃是他与杨凌提出來的,其他两名大帅也是同意,许道颜这一句话可是把在场四个大帅级别的人都给骂了。

    “我说你们这一群废物,在贻误战机,从我收到的情报文牒來看,你们四人率领八千万大军攻打天邙山,结果毫无收获,回來就龟缩在此地,真不知道你们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原本在那个时候,你们后队改前队,兵退战线以南的古魔山,利用天险來安营扎寨,也不至于会落得今天如此下场。”许道颜很不客气,指着长案上的情势图,就好像在训斥一群小辈一群,骂得四个大帅一愣一愣的。

    “别以为这些日子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时你们无非就是怕退兵之后,遭万魔古域追击,然而如果你们布下一个陷阱,等他们杀进來,再以最强的手段进行坑杀,先佯装撤离,使其大意,再对其一击重创之后,兵退古魔山,有谁能够奈何得了你们,现在可好,落入这等局面又要我们來收拾这个烂摊子,也是好笑。”许道颜用手指在上面勾勒,衍化当时的战局。

    当时天邙山众多圣帝景的存在复苏,他们一个个都犹如惊弓之鸟,不敢动弹,毕竟那些都是沉浸无数岁月,谁知道会不会强行杀入他们的联军之中,这是当时他们最大的顾虑,所以当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想在第一时间布好防御禁制,在第一时间进行有效的反击,谁知道都沒有派上用场。

    四大帅被许道颜说得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很是难看,血猿沒有想到这血厉竟然敢这么说话,太狠了,想一想,他心里平衡很多,的确血厉句句在理,如今形势的确是不容乐观,五大起源的联军就在万魔古域前,腹背受敌,有一把在黑暗中的利刃,随时都有可能会刺向他们。

    “血猿大帅,你來这里该不会就是要让一个毛头小子來教训我们的吧。”秦飞冷冷道。

    血猿恍然,血厉如此大胆,此刻在四大帅看來是他亲自授意,对他们先进行一番羞辱,否则的话,一尊圣贤境存在,怎么敢这样与他们说话。

    “就是要教训一下你们,不然的话,不知道还要造成多少死伤。”许道颜不等血猿大帅开口,就回应了,这下子血猿有话也说不清楚了,他淡淡道:“说吧,你们接下來打算怎么行动,如今还是以解决当今的难題为主。”

    秦飞忍住一口气,沒有发飙,指着长案上的大局衍化,道:“我们一鼓作气,攻打下万魔古域,血之起源大家坐镇中枢,若是受敌人突袭,你们派出一支精锐,专门拖住那一支精锐就可以,相信以五大起源同时出手,万魔古域必然难以承受。”

    “愚蠢。”许道颜一声重喝,让秦飞差点沒吐出血來,自其身上一股杀气涌动。

    “万魔古域有一道屏障,名为万魔帝墙,这是历经无数岁月,一代代魔族圣祖级的存在,联手浇筑而成,对于魔族來讲,只要催动自身力量,就可以发挥出此墙中那万魔威能,且不说能不能够打破,就算能够打破,我们损失也不会小到哪里去,这是战场,用点脑子。”许道颜一阵怒斥。

    “那我倒要听听你想怎么做。”阴府君声音一寒,一股鬼风激荡,让人浑身毛骨悚然,许道颜所说的,的确也是事实,那万魔帝墙的确让他们非常头痛,蕴藏着强大的威能,久攻不下,这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佯装强攻,实则布下陷阱,迷惑万魔古域的眼睛,等他们发现我们后撤的时候,留一支精锐催动禁制,必要的时候让他们牺牲,大阵布局,外强内弱,哪怕遭遇到那一支天邙山奇兵的突袭,也能够在第一时间进行合围,纵使他们皆是精锐,但我们胜早数量优势,堆都堆死他们了。”许道颜开始对整个战局进行衍化,这是之前四大帅都沒有想到的,要知道各大起源之中,最精通打仗的就是鸿蒙起源的人族兵家,哪怕是在鸿蒙起源之中,许多大族从來都是以力取胜:“你们看着,到时候我们至少已经退到这个地方,那一支奇兵失去万魔古域的接应,基本上就失去效用,如今万魔古域的优势是借助万魔帝墙的力量,想打就打,想退就退,你们根本拦不住,当他们脱离万魔帝墙的范围,到时候一旦支撑不住我们的攻伐,想要退走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血猿双眼放光,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假装强攻,实则是退,但又留下陷阱,让一部分人做出牺牲,就相当于诱饵,引蛇出洞,然后退到万魔帝墙力量笼罩不到的地方,进行全力反击,给与敌人致命一击,以五大起源联军的兵力,完全可以做到这一步,以退为进,攻守有度。

    四大帅都在这个时候沉默了,他们不懂鸿蒙起源的人族兵法,但这种打法的确有点狡诈,虚虚实实,让人琢磨不透,他们一直以來都是以绝对的力量去碾压敌人,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是这样想的,要强强破开万魔古域的帝墙,其实他们所派出去的奸细也是沒底的,对于万魔帝墙能不能强强攻破,的确说法不一,谁都摸不透。

    “算了,血猿大帅,我们走吧,这四个蠢货,如今还想着自己那些内奸的消息,我就说一句,八大起源精锐大军合力攻打人族,连三大神朝的防御都攻不破,百家圣地都还沒有染指,鸿蒙起源人族与魔族对抗多年,但始终不曾爆发大战,是为什么,你觉得我们五大起源联合起來,就能够破开万魔古域吗,太天真了。”许道颜留下一段话,就要离去。

    四大帅终于清醒过來了,的确,正像他所说的那样,如果在这样打下去,他们这数十亿兵马都会被活活耗死在这里,毕竟面对的是一个魔族的底蕴,而不仅仅是一个神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