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四十一章 孤独

    魔城小公主,本名墨姚。

    她是在整个死亡魔城里面,比起城主还要骇人的存在。

    每个人都知道,城主是一个脾气极为温和的人,很少会有杀戮,但他的女儿完全不同。

    小小年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她的手里了,从不手软,性情古怪,但天资过人,修炼起來一日万里,并且手段凌厉,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很多人都会她心服口服,在死亡魔城之中,逐渐建立出自己的威信,她还有一个哥哥,已经被超过去了。

    很多人都觉得,死亡魔城城主之位,以后可能就会传给这一位小公主了。

    许道颜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存在,之前对于墨姚的信息,他是有所了解,想出了一套应对墨姚的办法。

    墨姚站起身來,走到许道颜身旁, 看了聂沛儿一眼,道:“你长得不错,在人族之中,像你这样的女子,少见。”

    聂沛儿一言不发,很是平静,她并不知道墨姚心里在打什么主意,根本吃不准,如今许道颜怎么回答都是无关紧要的,关键是墨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定要抓清楚。

    “不过死士,毕竟就是死士,这么一个美人胚子,倒是可惜了,少了一些气韵,若是她有一个好的出身的话,必然会更出众。”墨姚评价了一番之后,走了几步。

    对于聂沛儿來讲,这是最高的评价,对于刺家的人來讲,他们随时都要进入一个角色去扮演,不让敌人发现,就是最好的。

    许道颜紧随其上,沒有多说什么,毕竟评价的是聂沛儿,她都沒反应自己有什么好说的。

    突然墨姚看向他,问道:“言武,是吗?你觉得是我长得比较美,还是她长得比较美?”

    “从我的角度上來叫的话,当然是她长得比较美了。”许道颜淡淡一笑。

    突然一股寒意骤降,让人浑身上下,毛骨悚然,许道颜依旧不咸不淡,心率平稳,全然不在意,道:“沛儿与我朝夕相处,任何的女人对我來讲,长得再漂亮与自己不亲近,沒有丝毫意义,只有近在身边,唾手可得才是真实,才是最美的,小公主距离我太遥远了。”

    “呵呵,呵呵,有趣……”墨姚闻言,气氛这才缓和了一些,她摸不定许道颜身份來历,别的不说,大罗圣银所打造的镯子,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哪怕是她父亲想要得到都很难,像这种來死亡魔域历练的弟子不是沒有,如果关系相处得好,也能够给死亡魔城带來的极大的利益,所以这是她要让许道颜做她左右手的原因,容易试探出底细,如果关系好了,也能够给自己带來不小的利益。

    就像这一次的龙虎城,其实她对破天公子是很反感的,所以许道颜要送城,她心里就带有好感了,对于墨姚來讲,在死亡魔城她不怕与任何人作对。

    “那如果本宫能够让你得到呢?”墨姚突然贴近许道颜,一股香风袭來,微微一闻,便让人感觉如梦似幻,心旌摇曳,这一句话,无比的魅惑,一般人根本把持不住。

    “呵呵,那自然是小公主更美一些。”许道颜微微一笑,神志清明,沒有被丝毫的迷惑,从许道颜的眼神之中,墨姚似乎有一簇火光在燃烧,使其不受幻术侵袭。

    “你敢要吗?”墨姚觉得许道颜很是从容,胆子特别大,显然背后有极大的势力支撑,否则的话,谁敢在死亡魔城,只有在智神境界,就有如此胆量。

    “有什么不敢要的?”许道颜反问了一句,眼神很是平静,似乎对于他來讲,这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了。

    “有意思,有意思,言武,这个化名也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你是出自哪一家的。”墨姚端详着许道颜一阵,笑问道。

    “当然是诸子百家。”许道颜说了一句废话。

    “罢了,回头等你与本宫亲近了一些,自然会说。”墨姚感觉许道颜很神秘,胆气这么大的同辈,她还是第一次见,哪怕是破天公子与她说话都是小心翼翼,许道颜呢,表面上很客气,可是骨子里却傲得很,感觉很明显。

    墨姚的父亲,身上有一半人族的血脉,曾经说过,人不可有傲气,可一定要有傲骨。

    傲骨不是每个人都有,但凡每一个有傲骨的人,都是值得注意的,尤其是人族。

    因为他的授业恩师就是人族一尊德高望重的存在。

    “难道小公主身上有墨家血脉吗?”许道颜有些疑惑,问道。

    “呵呵,不错,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我父亲乃是人族墨家天骄,与魔族女子相爱,生下他为人族所不容,才会在这死亡魔城,言武,我问你一句,是不是你们这些出身于大世家的人,都看很不起我们魔族血脉的人?”墨姚很认真地看着许道颜,问了一句。

    “至少我不是吧,我有魔族的兄弟,在中央神朝也有魔族与其他万族共存,不是吗?”许道颜想了一下薛少帅,如今自己落难,却沒有抛弃自己,还能喊自己一句大哥,虽然是自己对他有利用之处,不过他却沒有落井下石,动用血云宗的手段來对付自己,已是不错。

    “是吗?來人,公布一下,龙虎城从今天开始,就是本宫名下的城,谁若敢动一下,就是死…”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杀气腾腾,将整个魔殿笼罩。

    “是。”几名面无表情的侍女退了下去,她们对于墨姚已经习惯了。

    “多谢小公主关照。”许道颜拱手微笑。

    “我能够看得出來,那龙虎城与你关系不大,你纯粹只是帮那个白奇的忙而已。”墨姚虽然年龄不大,但从小在死亡魔城长大,早已历尽世事,知世态炎凉。

    “是朋友,能够帮忙,便忙一下,也沒什么不好。”许道颜哂笑,与墨姚并肩而行,聂沛儿跟在他的身后。

    “你这个人果然有趣,大世家里面的人,我见多了,第一次有人说自己与死士亲近,自己训练的死士也好,还是刺家的人也罢,这些人的性命根本不值一提,只在瞬息之间,就是为自己守护的对象,人或物,牺牲的……”墨姚见许道颜看聂沛儿的眼神很温和,不像是假的,说到这里,却被许道颜给打断了。

    “生命,纵使能够重來,也未必能够找回当初的感觉,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便是如此的奇怪,正因为像沛儿这样,随时可以牺牲性命來保护自己,我才觉得更应该,珍之,重之。”许道颜笑容平淡,看着她。

    墨姚的眼神一颤,她看着许道颜半晌:“大世家很少有人这样,会珍惜死士的性命,你不像是从大世家出來的人,至少跟他们不一样。”

    “是不是从大世家出來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要去杀什么人,先说,如果是好人,我可不会动手的。”许道颜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你觉得在死亡魔城有什么好人?在这里只有利益,血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墨姚冷冷道。

    “其实如果我有你这样一个女儿,我应该会让你一直单纯,善良,快乐不让你接触这一些东西,至少在你年龄不大的时候,应该有一个简单而又温馨的生活。”许道颜经历过红尘若梦,这是他的一些感悟。

    “那都只是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我是要战遍九重天的凤凰,两者哪有可比性?你所说的那一种生活,我不屑。”墨姚冷斥道。

    “强者总会比较累,像我这种虽然沒什么大出息,不过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觉得还是挺好的。”许道颜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沒有想跟墨姚争执一下,的确生活在死亡魔域这种地方,所谓的单纯善良只会葬送掉很多东西,她的身份特殊,负担只会更重,他能够理解。

    墨姚看了许道颜一眼,沒有再多说什么,很少有人会跟她聊到这一些,她发现自己似乎也很久沒有跟别人说这么多的话了,因为在这魔殿里面,每个人都很怕她。

    从小,父亲对自己就有很多的要求,让她看清了许多丑恶的东西,让她心里有极强的戒备。

    如果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一定要学会去争,去抢,这是死亡魔城的生存之道。

    但正如许道颜所说,她一直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所以有时候会觉得很累。

    所有的人,都很怕她,心生敬畏,只能远观,有时候一个人又感觉很孤独。

    她曾经向自己的父亲说过这个问題,而自己从小最爱的,最尊重的男人,只是说了一句话:“强者永远都是孤独的。”

    从那以后,墨姚就再也沒有说过什么了。

    “陪我出去走一走吧。”墨姚淡淡道了一句。

    “好。”许道颜一声应下。

    “至于你的话,在魔宫里面,你还怕我们会遇到什么危险不成,你就先退下吧,本宫不喜欢有人跟在背后。”墨姚声音很冷,这是命令,绝对不容违抗。

    “那沛儿,那你就在小公主的魔殿周围转一下吧,实在觉得闷的话,小公主,有沒有出行无阻的令牌?”许道颜看向墨姚。

    “你胆子很大,不过本宫很欣赏,这一道令牌,只能够容一人进出,别想带什么人进來,所以不要做无意义的事。”墨姚还是很防备的,将令牌交给许道颜。

    他只是接过手,很随意地丢给聂沛儿,如今在死亡魔城之中,有聂沛儿培养的人马,也需要她去处理一下。

    “知道了。”聂沛儿接过令牌,转身离去。r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