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二十章 阴阳家

    在这四相楼阁的至尊一号房内。

    四个方位,雕刻着四相图形,暗藏众多玄机,处处精致,处处杀机。

    红豆站起身來,淡淡一笑:“你们不必担心,我与他并非道侣之间的关系,哪怕有,也是在你们韶华白首,化为尘土之后的事,前提他也要能够活到那个时候。”

    墨姚这些年來,不知道见过多少人物,而红豆气质超然,那种完全不属于这一世间的气息,还有她眼眸中两朵诡异的黑莲,让她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姑娘你是不知道,我们家沛儿可是对道颜钟情已久,女人的心思,想必你也明白,不要见怪。”

    “你用的感情也不比她浅啊,只是干嘛都不说呢,真奇怪,喜欢一个人有错吗。”红豆神色淡然,言语平静。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错。”墨姚的脸色一变,带着一丝寒意。

    “好了,我有要事,你们就不要闹了。”许道颜微微蹙眉,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简直就是來添乱。

    “圣伐之中,格局千变万化,你怎么就不关心一下。”聂沛儿这些时日一直都沒有许道颜的消息,心中很是担忧。

    “有你在,墨姚相辅,自然不会出什么大事。”许道颜沒听懂她话中有话。

    “她的意思是为什么你都不关心她一下。”红豆直接说出聂沛儿心里的话。

    “你胡说八道。”聂沛儿手中利剑寒芒闪烁,直指红豆。

    “为什么你嘴上说的跟心里想的不一样。”红豆有些迷茫,她知道聂沛儿是不可能会向她动手的。

    “……”许道颜知道,红豆能够看透人的心思,说的都是真话:“我这阶段……”

    他就把自己这阶段的经历,告知聂沛儿与墨姚,只是隐藏了自己在哪一个起源,化名为谁,墨姚与聂沛儿听到,无不心惊。

    此间种种,暗藏多少危机,不足为外人道也,红豆身份特殊,许道颜自然也要保密,不会对她们多说什么。

    墨姚与聂沛儿心中还是有所疑惑,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她们发现自己在红豆面前,几乎就是一丝不挂,而且红豆的气质轻轻松松就完全压过她们二人,那是需要一种历经岁月的沉淀,饱受世事变迁,大道轮转才能够孕养出來的无上气韵。

    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许道颜与她到此,必然是有要事,两人相觑了一眼,不再多说什么。

    许道颜知道,她们其实也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才会如此,当即道:“你们放心,我一切自有打算,不会轻易涉险的。”

    “那你自己小心。”聂沛儿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墨姚一声轻叹,看了许道颜一眼:“你可真是……”

    墨姚与聂沛儿回到了死亡皇城的帝殿之中。

    “我说沛儿妹妹,你这是为哪般啊,道颜就是一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那个姑娘身份神秘,只怕活了无尽的岁月,与道颜之间有什么协议,两者并非道侣,你可要放宽心啊。”墨姚笑声盈盈,反正对于她來讲,也沒办法跟许道颜在一起,从很早的时候,她就看清这一事实了,聂沛儿却是不一样,从红豆身上感觉到巨大的威胁。

    “我年龄好像比你大吧,一口一个妹妹的。”聂沛儿气不打一处來,之前有个大羿流寒也就罢了,如今突然又來了一个红豆,她自问比起大羿流寒,沒有哪里逊色,但在红豆面前,她真的感觉自己非常的卑微,对方身上的那一种气质,从容,素雅,端庄,哪怕是整个鸿蒙起源的天之娇女也沒有人能够具备。

    两人说走就走,许道颜一阵错愕,都不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很是无言,只是很快,陆陆续续有來自侠宗的阴阳家强者降临,他动用侠宗的力量,将这些人引入到这密室中。

    三天不到的时间,三十六尊圣皇境巅峰的阴阳家强者降临,以雪夜与邹圆圆为首,他们身上,阴阳二气流转。

    许道颜的容颜他们是知晓的,身上的侠宗令牌自然也是假不了,他看向红豆:“有问題吗。”

    红豆知道许道颜所指就是这些人当中有沒有來自八大起源的奸细,哪怕是侠宗他也要保持怀疑的态度,此番兹事体大。

    红豆眼中黑莲涌动,哪怕是这些侠宗圣皇境的存在,都感到心中惊异,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神通,竟然让他们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要知道眼前的女子只在圣贤之境而已,弹指后,红豆摇了摇头,道:“沒问題。”

    “诸位,抱歉,如今乃多事之秋,我不得不多加防备。”许道颜沒有客气,长话短说:“我潜入到血之起源当中,如今以一法骗得五大起源的主帅进入一片特殊的区域,我要你们提前布好局,将他们活捉,相传阴阳家术法,可颠魂倒魄,控人心神于无形,我的计划就是要让这些人身中阴阳术,而后使得五大起源兵马自相残杀……”

    三十六尊阴阳家圣皇境高手听到许道颜的计划,心生震撼,这一招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要知道各大起源彼此之间都有间隙,所以会互相厮杀并不奇怪,如今魔域数十亿的域外起源联军,让他们非常的头痛,这一招简直就是兵不血刃,就将这一大患给解决,让这些阴阳家的高手心中兴奋:“可以。”

    “那好,我的计划是这样子的……”许道颜将狴犴的那一小世界的坐标入口勾勒出來,除此之外,还画出局部地图,让他们在哪里布阵,可以保证万无一失,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有布置出了一套计划,以应万全。

    “好。”许道颜的布局,丝丝入扣,这些圣皇境存在心中惊叹,不愧是老牌圣帝许天行之子,考虑得如此周全。

    “那一切按计划进行,大家见机行事。”许道颜话音一落,便与红豆踏入一道门户离开了。

    來自侠宗三十六尊圣皇境阴阳家高手,从红豆身上看不出一丝的端倪,只觉得此女异常的神秘,深不可测。

    他们回到屠天营之中,一切都沒有异常,五大起源的兵马,以古魔山为核心,开始铺设禁制法阵。

    远方,步云天率领着兵马看着整个古魔山上上下下的变化,数十亿五大起源的兵马联合构造禁制法阵,将整个空荡荡的古魔山打造得固若金汤,如果万魔古域想要拉长战场,攻打古魔山的话,只怕也要冒不小的风险,因为在其中还有众多内奸沒有铲除,战场之上变化莫测,魔域此番已经损失惨重,万魔古域是他们最为核心的精锐,绝对不能够再有丝毫的损失了。

    “看來接下來这五大起源联合起來,很难对付了,到底是谁,竟然能够遮蔽天机,逃过你们三人的联手推算。”步云天知道,虽然他所率领的这一支奇兵战力惊人,可绝对不能够去送死,投放到其他地域的战场,依旧能够发挥出极大的效用,要以最小的牺牲,对敌人造成最大的损伤。

    “以常理來讲,哪怕是鸿蒙起源之人,也难以逃脱我们的推算,更别说是他们了,有两种可能,第一此人深谙我儒家推算之道,将计就计,以秘术遮掩,让我们沒有丝毫的察觉,另外一种就是他身份特殊,可以逃过我等的推算。”孔严也知道,他们这一次的失误给万魔古域造成不小的损失,心中有愧。

    万魔古域也能够明白,战场之上,时局变幻不定,也不可能一直都能够压着敌人打,如果不是他们即使制止的话,只怕会有更大的损失。

    “我觉得这个人一定非常了解我们,不然的话,绝对无法做出这等安排。”孟念眉头紧锁,突然他有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只是沒有说出來。

    “我们现在就这样,守着古魔山吗。”荀爻问道。

    “暂时如此,万魔古域趁此机会养精蓄锐,我们去整合一下流离失所的黎民百姓,将他们聚集在安全的地方再说。”步云天这阶段也发现一些不少因为大战而颠沛流离的魔族子民,需要人帮助。

    “好,就先这么定吧。”偌大的一支奇兵动了,他们在暗,五大起源在明,一有什么动作,就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整个古魔山被构建成一座钢铁堡垒,谁想要将其攻打下來,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好了,如今古魔山就是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來,哪怕我们不在,也会安然无恙。”五大主帅在中枢帅帐集合。

    “嗯,血厉小友,你可以带我们前往了吧。”秦飞心情很是亢奋,其实他失去了一套圣帝器,定龙十柱,如果战争结束,他是要受到惩罚的,但如果能够带着永恒神庭的至宝回去,他不仅自身实力能够大涨,地位还能够有极大的提高。

    对于杨凌來讲,他也是一样的,天封九帜异常珍贵,沒有想到一次‘错误’的判断,就将其遗失了,相传被运用到域外的战场,封杀了不少各大起源的圣帝境存在,已经有不少的碧落起源的圣帝问责下來,只不过如今时局紧张,还沒有找他清算而已。

    许道颜微微颔首,看向诸位道:“圣帝器应该带了吧,以防万一。”

    “这是自然。”天乾与阴府君如今可以说是主要战力,秦飞与杨凌虽然沒有了圣帝器,但依旧不容小觑。

    “走吧。”许道颜颔首,他带着红豆,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