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二十四章 故人落难

    许道颜与红豆两人破空而行,一路上看到整个魔域的土地满目疮痍,遍体伏尸,有的都已经开始腐烂,躺在荒凉的土地,脚下的土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绛红色,看到这一幕,许道颜心中不免有些凄凉,也不知道如今妖域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们先去死亡皇城打探一下消息,再去找找我一个兄弟,将身上的极品圣则器全部转化成圣贤器,然后前往妖域,我以前曾经在白龙渊遇到一尊圣祗,受其诅咒,我与人攻伐之间,都会自主吞噬他人的本命精元,这一次我想再去会一会它,看看能不能将其力量炼化一部分,据为己有,在那之前顺便先去见见几个故人,看她们是否安好,”许道颜在妖域还是有几个朋友,尤其是白燕儿,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突生变故,如今虽然已是踏入圣皇之境,但不免让人担忧,实力增长得如此之快,哪怕她血脉返祖,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尤其是那一尊古白龙祖之女已经杀到域外战场去了,无人坐镇白龙殿,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危险,

    “嗯,”对于红豆來讲,如今无事,也不是回永恒神庭的最佳时机,去哪里她都不会太在意,所以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许道颜催动墨牌的力量,将自己的声音传递而出:“小白,你在哪里,”

    “我在九州神朝,道颜,你最近可好,”吴小白如今的气息更加的强大,显然在这一场战争之后,他获益良多,

    “嗯,你竟然踏入圣贤之境,还炼化了那万窍石圣的身躯,我原本以为你至少要踏入圣王之境才能够将其炼化,”当日在青灯佛域许道颜得到那万窍石圣的尸身,对于吴小白來讲,是最好不过,沒有想到他这么快就利用上了,

    “不错,如今我分为主次二身,主身可闭关修炼,此身可代我行走天下,修炼至强武道,我如今主身在墨家器宗深处苦修,次身在九州神朝,多亏你给我万窍石圣的身躯,不然的话,只怕在这一场大战我已经丧生了,”吴小白心中兴奋,溢于言表,许道颜能够通过墨牌的力量,感受到吴小白实力的变化,自然是心中为其高兴,原本对于机关师來讲,肉身太过孱弱,是一大弊病,如今有万窍石圣的身躯,就沒有隐忧了,

    “好,好,好,我先去死亡皇城,打探一些消息,而后去九州神朝找你,如今已踏入圣贤之境,法器应该也要有所提升,”许道颜嘱咐了一声,的确他体内虽然只凝练了五大圣道,但远不是身上那些极品圣则器能够承受的,

    “好,那我主身也该出关了,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一声,”吴小白的声音有些伤感,

    “嗯,”许道颜疑惑,心中一惊,难道是有故人出什么事了,

    “师父走了,可能要去永恒神庭,他说接下來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吴小白有些舍不得,因为他的师父,对他的确很好,除了许道颜跟孙灵,就是他世界上最亲的人,永恒神庭是那么的遥远与神秘,此去万般凶险,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

    “一样,我师父也走了,他们彼此之间应该会互相照应,我们要一起携手杀出一片天地,最后进入永恒神庭之中,与他们汇合,”许道颜内心坚定,不为所动,

    “好,”吴小白浑身热血沸腾,战意昂扬,

    许道颜与红豆在七天之后,降临在死亡皇城之中,虽然红豆在传送一道上很是逆天,但也不能够让她时时运用,一旦气息泄漏就不好,许道颜也想好好体会一下《神行道隐术》的力量,一路上都在不停地运转,感受其中玄奥,如果按照红豆所说的话,哪怕是中央神朝所获得的《神行道隐术》都只是残本,能够将自身攻伐隐于天地间,这是多可怕的手段,至今为止,他还沒有听说过有谁能够将自己的术法隐入天地大道之中,沒有丝毫的波动,简直杀敌于无声无息,让人防不胜防,

    至于神行,突破天下极速,沒有止境,一路上许道颜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全心去体会其中所蕴藏的玄妙,

    自从凝练五大圣道之中,许道颜再体会《神行道隐术》变得更加的深刻,只要在这般坚持下去,就会有更大的突破,他一路破空疾行,如果是一般人根本追不上,但红豆却很从容,紧随其后,

    降临在死亡皇城之中,他与红豆两个人在第一时间进入到四相楼阁的至尊一号里面,对于许道颜四相楼阁里面一些元老级的人物并不陌生,在第一时间为他们安排,并且通知了死亡皇城的主人,

    墨姚与聂沛儿在第一时间降临,直到消息传來,她们终于明白许道颜当日的大手笔,这一件事震惊了整个魔域的人,许多在死亡皇城的域外之人惊得连忙逃离,因为失去了五大起源大军的支撑,他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墨姚秉持着身为城主的公正,沒有让人对这些存在下杀手,因为如今天地风云起伏不定,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旦各大起源大军再杀回來,死亡魔域顷刻之间就会被夷为平地,所以她做事不得不小心,至少在死亡魔域的领土之内,谁都不可以胡乱动武,许多人为了保命也都只能够留在这里,

    “道颜,那一天对不起,是我不好,胡思乱想,给你添麻烦了,”聂沛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走到他的面前,柔声道,

    “这又沒有什么,你也是担心我的安危,我们之间还用说这些吗,”许道颜对这一件事,并不在意,反而聂沛儿如此郑重其事的道歉,让他感觉有点不知所措,立即话锋一转:“墨姚,我想知道一下,最近妖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墨姚掌握着各种各样的情报,与聂沛儿的圣伐结合起來之后,更是如鱼得水,她们彼此之间,情报互换,虽然还掌握不到太机密的情报,但基本上整个地域的格局变化还是瞒骗不过她们,

    “妖域的情况有些复杂,其中你的一位故人,异常显眼,”墨姚对和许道颜有过接触的女人,格外留意,

    “嗯,”许道颜微微蹙眉,他大概能想到,这跟白燕儿应该脱离不了关系,

    “看來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你那个青梅竹马的白燕儿已化为白龙,纯血返祖,十分了得,她率领着而今的白龙殿,去整合那些四分五裂的妖族兵马,与各大起源抗衡,并沒有进入玄妖禁门当中,想來野心不小,只是域外起源太强大,如今她似乎有点辛苦,虽然还沒有被各大起源逼入绝境,但也陷入一定的危险当中,”墨姚也知道,白燕儿是许道颜童年中一起成长的伙伴,这一件事还是要告诉他的,

    “除此之外呢,”许道颜又问,

    “玄妖禁门中,原本陷入巨大的危机,但上一次人族刺家介入之中,使得他们缓了一口气,抓准机会进行反击,如今还是能够与六大起源的兵马抗衡,如今打得是如火如荼,不过也还好,玄妖禁门之中的底蕴未出,这一场战争只怕一时半刻还沒有办法中止,相对來讲,玄妖禁门吸引六大起源的大部分火力,白燕儿则是带着妖域各族的战士联合起來打游击,如今她已经一路被逼到白龙渊了,”墨姚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她很好奇,故人落难许道颜接下來会有什么样的手段,

    “你接下來做一件事,传出话如今万魔古域近乎凋零,魔族衰败,五大起源分赃不均,故而发生内斗之事传扬出去,各大起源之间,彼此都有隔阂,想必你比我更清楚,从各个渠道,去分裂他们之间的关系,以小道消息为主,你的人不要露面,对付他们谣言还是很管用的,”许道颜郑重交代,如今死亡皇城扶摇直上,实力比起当日更加的强盛,并且有墨家在暗中支持,别人不知道,他还是能够看得出來,

    “好,”墨姚原本还想要调戏一下许道颜,不过想必许道颜也看出來,有墨家在暗中支持死亡皇城,他又是侠宗之人,也就意兴阑珊,

    “沛儿,你专心修炼,提升自身的实力,我们的敌人只怕不是八大起源那么简单,能够不自己出手就不要去出手,圣伐里面所暗藏的八大起源奸细,等我踏入圣王之境,到时候会与你一起将他们揪出來,”许道颜见聂沛儿至始至终沒有说话,生怕她胡思乱想,便嘱咐她,

    “好,我知道了,”聂沛儿的血脉惊人,天赋异禀,其实她修炼一直都沒有落下,只是如今整个圣伐陷入前所为有的沉寂,除却修炼还有与墨姚配合,她的心思就全部都在许道颜的身上了,

    “墨姚,沛儿性情有时候会有些冲动,在遇到一些事情上,你多限制她一下,冷静处事,两人相辅相成很重要,”许道颜吩咐了一句,虽然墨姚比起聂沛儿的年龄要小一些,但是自小在死亡皇城磨砺,历经各种争斗,她性情沉稳,就连一些老一辈人都沒有墨姚这等稳重,这跟其父亲墨变对她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

    如今白燕儿陷入危险当中,许道颜细细思量,白龙渊会为什么会被逼到这个地方,让人深思,难道是白燕儿有意为之,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去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