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四十五章 酒后

    两个人,酒过三巡。

    “以前,一直只听过墨问天的威名,却没有想到,今天却有幸能够喝到,看来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对于墨姚来讲,毕竟她身上流着墨家的血脉,她奶奶一直为自己拖累了墨姚的爷爷而耿耿于怀。

    一直唠叨着说,她只是一魔族的普通女子而已,而墨姚的爷爷却是天之骄子,身份高贵,很有可能会成为墨家的重中之重,可是却为了他,却放弃了大好的前程,逃难四方,受尽追杀。

    但墨姚的爷爷,始终不悔,只是毕竟他从小在墨家出生,有极其深刻的感情,难以用言语表达,包括在逃亡的路上,也有不少墨家中人给与他帮助,不然的话,早就被抓回去了,在他身上藏着许多墨家的秘密。

    无论是墨姚还是她的父亲,都在墨姚的爷爷感染之下,对于墨家也都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所以有时候,在这死亡魔城当中,有墨家弟子遇到困难,他们还是会出手相助。

    当然这也墨姚爷爷临死之前的愿望,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走出一条新的道路来,能够与墨家重归于好。

    “有什么感叹的,墨问天我身上可是还有,想喝多少有多少。”许道颜摆了摆手,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模样。

    墨姚眼珠子一瞪,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什么,墨问天听我爹说,哪怕是百家圣地墨家出产一万年,也才出不到八百坛,你身上竟然还有?”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许道颜的脸上一抹酡红。

    “哦,你倒是说你是谁啊?”墨姚灵机一定,以为许道颜喝多了,毕竟这墨问天不比寻常的酒。

    “你刚才那么欺负我,除非你也让我欺负一下。”许道颜哈哈大笑。

    “你就别做梦了,如果你想要欺负我的话,就要能够真真正正把我压制住,我自然心服口服。”墨姚冷哂道。

    “那你也别想知道我是谁,墨问天,墨问天,哈哈哈。”许道颜又给自己倒上一海碗,一口畅饮。

    “这酒被你这么喝,实在是奢侈,我父亲对于这墨问天也是极为向往,留一点给他,也让他品尝一下。”墨姚看着许道颜这么喝酒,都觉得心疼。

    “有好酒就得喝,有什么浪费不浪费的,想要留一点父亲可以,来,让我欺负一下下,就给你,哈哈哈。”许道颜笑眯眯地看着墨姚。

    “……”墨姚也有点酒意上脑,只觉得浑身滚烫,气血翻涌,看着许道颜她总觉得心里怪怪的,顿了顿,道:“好吧,我答应你,但不要太过分,否则的话,你会死得很惨。”

    “嘿,你打算怎么让我死得很惨,你倒是提醒了我,人族有男女授受不亲之说,可是那也要在我人族的领地,如今在这死亡魔城,我自然也不必遵守了。”许道颜一手隔着衣服,握在墨姚的胸前,浑圆饱满,手感极佳,她一声嘤咛,眉如春山,眸如秋水,无比魅惑。

    平生第一次有男子这般摸过自己的身体,墨姚也感觉浑身的血脉流动得更加厉害了,她媚眼如丝,看着许道颜:“好了,你现在也欺负过了,剩下的酒给我留着。”

    “这哪里够。”许道颜得寸进尺,将手中海碗之酒一饮而尽后,将墨姚整个人压在地上。

    “够了啊,能够喝到墨问天,本宫心情很好,也算是托你的福,如果你再过分的话,休怪本宫心狠手辣了。”墨问天的酒气,开始在墨姚体内流动,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发的无力,在自己体内深处的血脉,正在被激发,她心情有些紧张。

    “怎么回事,难道他在酒里下药了……不对,我的墨家血脉竟然被提升了,并且在一点一滴被挖掘,这是墨问天的功效,使得我魔族的血脉被压制了,这些年一直都在修炼魔族神通,不好,要被他得逞了。”

    如今墨姚是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许道颜也没有料到,他的手在墨姚的胸口轻揉,见她不反抗,一脸的媚态,心神摇曳,神思荡漾。

    “怎么回事,她怎么不反抗?”许道颜连忙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惊疑不定,仔细观察。

    “喂,小公主,我说你怎么不反抗?”许道颜感觉有些不对劲,难道她是想出什么办法要让自己难堪?

    “有什么好反抗的,我爷爷当时也是出身于大世家,由于与魔族女子在一起,结果身败名裂,墨家永不能回,你如果想要跟我发生点什么的话,代价实在太大了,相信不是你能够承受得起的。”墨姚将计就计,一副甘愿现身的模样,如今反抗也于事无补,只能够从其他方面让许道颜忌讳。

    “哈哈,我没什么可怕的,一切于我如浮云,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住我。”地上的兽皮柔软温暖,很是舒服,许道颜站起身来,让自己的心中清醒,刚才自己被墨姚羞辱了一下,就想羞辱回来,无论怎么样,这都不是自己的风格,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墨姚,长发散落一地,乌黑光亮,如同一道道黑色的水蛇朝着四方蔓延。

    “怎么,本宫都说愿意委身于你了,不敢了?”墨姚看着许道颜眼眸之中所流露出来的清明,心中一定。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让我出皇宫,我要去找沛儿。”许道颜带着几分醉态。

    墨姚心中一狞,不知道为什么从内心深处,一股深深的失落感涌现而出,她虽然知道自己是假装想要委身于许道颜,但却是真的一点都无法抵抗,许道颜也能够得逞,但就是在这个情况,他竟然对她毫无兴趣,心里想着是找另外的女人,还是一个死士,论身份地位都难以与她相提并论。

    “不可能,言武,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墨姚收起了自己的媚态,取而代之是冰冷如霜,所有的好心情都在一瞬间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小公主,我只是你暂时的左右手而已,放我出去,我有话想要跟沛儿讲。”许道颜依旧一脸的醉态,他的确很想去见她,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在这里多加停留。

    “你想告诉她,你喜欢她吗?”墨姚眼眸微微一眯,她能够感觉得出来,许道颜性情洒脱,豪放,不为名利所束缚,不然的话,他也休想得到这墨问天,能够得到墨问天必然都是得到墨家老一辈人的承认。

    他想做的时候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约束住他的,在这种情况他还想着离开,只有一个可能。

    “这里太危险,夜太黑,我不放心她一个人,不安全。”许道颜没有承认。

    “她的实力比你强,经验也比你丰富,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墨姚已经知道了,原来许道颜真的喜欢自己的死士。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快点,我要去找她。”许道颜的声量开始变大了。

    “不可能,你要在这里保护我,我的血脉之力在蜕变,如今我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如果被我哥哥知道,你觉得我还能活吗?”墨姚双拳紧握,说出了实情。

    “你这魔殿中,守卫森严,这一件事只有你我二人会知晓,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不想跟你多说什么,我想要去找沛儿,给我一道令牌,让我出去。”许道颜摇摇晃晃走到墨姚的身前,索要令牌。

    “不可能,我不会给你的。”墨姚在后退,她眼神很坚定。

    许道颜直接出手,在她身上狠狠地搜了一遍,任由她如何使劲挣扎,依旧难以抵抗许道颜的力量,片刻之后,她一身衣裳凌乱,躺在地上,胸部剧烈起伏,喘息极重,而许道颜终于拿到了令牌,道:“小公主,你好好进行血脉蜕变吧,我先告辞了……”

    “给本宫站住!”墨姚发疯般地嘶吼了起来。

    “怎么?”许道颜想要看看,这个时候墨姚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

    “你们一个个都是如此,都是如此,我父亲也是,从小就跟我说要好好修炼,好好努力,以后才能够继承死亡魔城,两岁开始读书,是三岁就要开始学着掌握揣摩人心,五岁开始治理一方区域,从一出生开始许多东西就加诸在本宫的身上,根本无从选择,他们何时问过本宫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墨姚双眼发红,死死地看着许道颜,她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本宫年龄小,只能够杀人,才能够威慑住别人,不然一个黄毛丫头,有几个人会将你放在眼中,只有不停的杀,不停的杀,杀到没有一个人敢靠近本宫。”

    “本宫到达今日这一地步,近乎让我父亲身边的旧部全部信服,但在此深宫围墙之内,暗藏了多少凶险,又有多少人知道?日日夜夜,如履薄冰,生怕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多年来努力毁于一旦,本宫付出了多少努力,杀了多少人,如今身边无一个可信之人,谁知道谁是不是我哥哥安插在我身边的探子,或是其他别有居心之人,在这个时候本宫只是想要让你陪在我身旁,真的有那么难吗?”

    墨姚披头散发,眼泪直掉,看着许道颜,一动不动,没有高贵,没有冷冽,没有杀意,如今她看起来,只是一个脆弱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