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三十四章 隔阂

    妖族自古以来,与人族不合。

    虽然这一场惊世大战让他们心中有所改观,但并不绝对。

    人族中有儒家荀氏,嫉恶如仇,很多人觉得妖族,魔族就是该杀,人之初,性本恶,况且妖魔?

    不管怎么样,人族与妖族终究还是有一层隔阂,并不是所有的妖族都能够像中央神朝的那些妖族强者一样,与人族亲密无间,无种族之分。

    会留在妖域,而不前往中央神朝的妖族,终究是对其他种族带有其他成见的,想要让他们放心中的成见,是非常之难。

    除却人族的墨家器宗,侠宗他们以兼爱天为己道,才会让妖族感觉好一些,但也只是好一些而已,他们心中始终会有芥蒂,防备。

    其他的人族在他们看来与儒家荀氏没有两样,这一种成见是在漫长的岁月日积月累,一代代传承来的告诫,早已经烙印进他们的灵魂深处,根本难以动摇,许道颜能够理解他们。

    许道颜出身侠宗,几乎整个人族都知晓,但他的名气不够大,说出去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所以在他们看来,未必可靠。

    “可他毕竟还是人族,也未必能够代表百家圣地的发号司令者,也许包藏祸心也说不定,白龙殿主,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哈桑,我们不想为难他,但也希望不要介入我众妖殿的战争,如今乱世动荡,一切都很不安稳,让他走吧。”战猿殿主双眸精芒闪烁,凶气弥漫,自其身上,武道精深,擅长搏杀,这般说话还算是客气的。最新章节已上传

    “之前他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使得域外起源大军分不清有多少救援,军心大乱,他从小与我一同长大,乃农家许氏许道颜,其父亲许天行如今可还在域外战场与八大起源的圣帝厮杀,有什么信不过的?”白燕儿知道,许天行的名气巨大,哪怕是在妖域之中,依旧有无数人心中敬仰。

    “什么,竟然是天行圣帝之子?没有想到有幸还能够见到其子嗣。”火牛殿主子对许道颜肃然起敬,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的确许天行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存在。

    “纵然如此,他一个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们妖族自己的事情,会自行解决,白龙殿主,希望你能够慎重思量。”青蛟殿主沉声道。

    “青蛟殿主,你有必要如此?”许道颜好心来帮忙,结果去遭到几大殿主的驱赶,白燕儿觉得脸上很难堪,她的气息节节攀升,哪怕青蛟殿主一干人等都不由得心惊肉跳,看来白燕儿真的有巨大的突破。

    “我觉得青蛟殿主顾虑还是有道理的,毕竟是我们妖族内部的事情,如果你们两个乃夫妻关系,那还好说,不然的话,关系再好,背景再大也没用,之前我们妖族各殿的副殿主,太上长老都是域外起源的奸细,杀得我们防不胜防,心里已经怕了,更何况是这么一个不明不白进来的人?与你关系紧密,一旦真有什么意外发生,那所会导致的结果,让人难以想象。”仙狐殿主笑容盈盈,她走到许道颜的面前,眼眸中媚术流转,要知道可是一尊圣皇之境,施展魅惑手段,近乎无人可挡,可将一切真心话尽数吐出。

    许道颜心神差点失守,毕竟差距那么大,他定心神,目光清澈,意志坚定,郑重道:“既然诸位不欢迎,我强留于此也没有多大意思,燕儿,白帝给你留来的手段,没问题吧?我只担心你的安危而已,如果你能够保证自身安全,我也能够放心离去。”

    “没问题,一切师尊早有安排,我们只要镇守在此地,可保无虞,你不必担忧。”白燕儿面露难色,如今她身为众妖殿的领袖,很多事情也没有办法一意孤行,这些妖殿殿主各怀心事,各有担忧,之前遭到如此之大的背叛,有这样的怀疑也是理所当然,她也知道,自己不好将自身的意志强加在他们身上,此乃兵家大忌,如果自己一意孤行,刚愎自用对接来对抗域外起源不是一件好事。

    身在其位,会有许多身不由己的事情,很多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内。

    许道颜能够知道这些妖殿殿主的心思,所以就主动提出来,朝着众人行了一礼,:“我只担心燕儿的安危,既然白帝给她留来的手段可以自保,那我就不在此处多加停留,先走了,诸位希望你们可以好好辅佐燕儿,对抗域外起源,燕儿,我走了!”

    众妖殿殿主微微颔首,许道颜举止倒也从容,不失大气。

    “好,那你自己一路小心。”白燕儿心中对各大殿主有些怨怼,好不容易可以跟许道颜一同并肩作战,结果又被他们给捣乱了,也不知道接来再见到许道颜会是什么时候,他心里能够念着自己的安危,也就够了。

    “不用担心我,倒是你一定要小心。”许道颜郑重嘱咐了一句之后,转身离去,红豆始终没有多言,紧随其后。

    白燕儿目送许道颜离去之后,身上一股浩瀚的龙威冲天而起,笼罩方圆数十万里,让众多白龙殿一脉的战士热血沸腾,他们知道白燕儿的实力又有巨大的突破,已经有白帝之威势,原本那些想要提出意见,让白燕儿交出主帅位置的人,又生生把话给咽了回去,显然不是时候。

    青蛟殿主有些焦灼,他也想去白龙渊,根据祖上所传承来的记载,自己的古祖似乎就在这白龙渊之,布一场千古大局,但他又不敢去,也不敢妄言,生怕危害到本族至关重要的机密。

    许道颜与红豆离开了这一片地域,两个人凌空飞行,一路上妖域处处狼藉,伏尸遍地,与魔域相比都好不到哪里去。

    他曾经来过妖域,这里异常繁荣,每一寸土地都是生机盎然,妖灵遍地,如今生机凋敝,一片荒凉。

    “你就这么放心让她一个人留在白龙渊?”红豆疑惑道。

    “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燕儿这些年来的成长已经超乎我的想象,她有她的路要走,白帝给她留来的后手,必然是有足够的把握,而且在刚才那种情况之,我留在她身边,弊大于利,会让众妖殿殿主心生不满,与其如此,让他们保持原来的阵容,不出差错就好,我相信她做事有自己的把握。”许道颜很是平淡,他回头看向白龙渊的方向一眼,心中欣慰,不管怎么样,白燕儿如今已经有巨大的成长,实力境界远远超乎自己,这就足够了。

    “你倒是挺放心她的。”红豆淡淡一笑,在这一件事上没有多说什么,的确白燕儿无须让许道颜多加操心,她话锋一转:“那你接来要去何处?”

    “进入玄妖禁门,去星妖殿,妖月殿看一看,昔日有挚友在其中,就不知道他们如今状况如何了。”许道颜心中感叹,星葵乃天河圣帝之女,受尽欺凌,隐忍了无数年,得到传承之后,在星妖殿中迅速崛起,得到无数子民的支持,只是如今天地动荡,玄妖禁门也不安稳,见一见故人,看他们是否安好。

    没有传送大阵,许道颜往玄妖禁门的方向破空而去,红豆紧随其后,两人一路上观察着整个妖域的变化,跟魔域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还要更糟糕,有妖族强者恃强凌弱,收割着一切,杀死同族,只为让自己变得更强。

    流寇到处都是,当日在魔域有血猿军队到处收割,大小宗门都不放过,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流寇的存在,都会在第一时间成为血之起源的血食,如今妖域有不少人幸存来,故而能够见到极其残忍的一幕,命贱如草,家园遭人焚毁,很多妖族还无法联合在一起,互相仇视,彼此厮杀,互相掠夺。

    看到这一幕,许道颜知道自己无法做什么,他只能够静静地看着,一路走来,发现还是有一些净土,收留因为大战所流离失所的妖族子民,使得这些人有一个安身之所,他所能够做的事,在看到大批难民漫无目的行走之时,给他们指引出一处距离最近,最无凶险的净土。

    “你觉得做这些有意义吗?生死由命!那么远的路途,那么漫长的距离,哪怕你为他们修复了伤势,在这种境地之,妖族还有人自相残杀,他们未必能够走得到那个地方。”红豆早已看惯了生灵的存亡,尤其是如今妖族这种状态,彼此之间还互相残杀,在永恒神庭之上,没有人会在乎蝼蚁的死活。

    “不管有没有意义,我心里想这么做,也许指出那一条路,不一定能够让他们活来,但至少机会更多一些。”许道颜没有多加解释,有些事情想做就做了,他不想做一些违背本心的事。

    “呵!”红豆神色淡然,嘴角上扬,看向前方,没有多说什么。

    许道颜知道,再深的隔阂,再深的成见,如果没有一方主动来消除,那么这些只会永远存在去,在这种乱世中,命贱如草,人心惶惶,他们都失去了方向,在他的眼里,这些都是需要帮助的弱者,能帮则帮,仅此而已。

    不管是否有没有意义,帮助弱者,兼爱众生,这就是墨家的宗旨,侠宗亦如是,至少现在自己乃是侠宗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