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四十一章 残云舞

    天机城,

    这里乃是整个天机至高绝密之处,

    非天机核心成员不能进入,名为太一星台,平日里只有天机最为核心的太上人物,才会存在于此,

    如今太一星台中,强者众多,每个人都占据自己的方位,观察自己所负责的方位,因为如今整个鸿蒙起源时局动荡,

    天照与璇玑子两个人再怎么力量,也无法顾全大局,需要众多天机强者的配合,根据他们所推算到的一切,及时将消息传递出去,让那些在域外战场上的圣帝可以趋吉避凶,最大限度杀伤敌人,躲避危险,

    这就是天机所要做之事,这是整个中央神朝中最充满神秘色彩的城,很多人都不敢轻易踏足这里,因为在这里随时都有人能够将其底裤穿什么颜色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想什么都会一览无余,只有心中无鬼的人,才敢在天机城中行走,或是其足够强大,

    中央神朝之所以能够让战败的万族进入其中,一方面也是有天机无时不刻都在把控,如今新皇伏爻自身就是擅长此道,明白尺度,懂得掌握其中分寸,

    许道颜被莫愁带入太一星台,整个天机至高基米之地,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无垠的宇宙之中,在这里星芒灿烂,各种繁复的大道星纹根本不是自己能够看得明白的,晦涩难懂,蕴藏天地玄机,奥妙精深,

    璇玑子与天照两个人正在观测整个鸿蒙起源的气运起伏,莫愁带着许道颜突然杀到,的确也把他们两个吓一跳,

    因为他们这些时间,都无时不刻都在关注整个鸿蒙起源大局的动向,与以前已经大不一样了,要是放在他们闲暇之时,如果有人一动念头,与他们相关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感知到,或者一切尽在他们的掌握中,

    “天照,璇玑子,你们两个好呀,要知道你俩可是我中央神朝有头有脸的人物,圣帝之境,可是竟然敢坑我们家道颜,你们可真是出息了,”莫愁柳眉轻挑,她双手插腰,毫无一尊圣母级别存在的风范,仿佛在教训两个小弟一样,事实上他们的辈分都要比莫愁要來得大,无奈何,莫愁可是连轩辕圣帝都宠着,就连天照跟璇玑子也拿莫愁沒有办法,要知道在整个鸿蒙起源,最有威望,最受人尊重的,就是莫愁,

    “什么,莫愁,这小子什么时候成你们家了,”璇玑子一阵错愕,莫愁他可不敢招惹,尤其莫愁与轩辕圣帝其中一名妃子,夏子渝关系极好,璇玑子对那名女子,曾经有过一段仰慕之情,故而对其言听计从,亘古不变,莫愁可是随时都能够叫來夏子渝去教训他的人,

    “对啊,对啊,关系转变得那么快,莫愁妹妹啊,你说说,我们两个怎么坑道颜了,”天照也很是费解,看着许道颜,似乎明白了什么,的确大罗圣星心换三个星盘石的确有些不厚道,只是许道颜实力也不高,他也不好给太贵重的东西,只怕他用不上,

    “你们给他的星盘石,根本不起作用,來來,把天机石拿两颗过來,不然这件事沒完了,这么欺负我们家道颜,这笔帐不能就这样算了,”莫愁一阵无理取闹,她丝毫不给璇玑子和天照颜面,在场都是一些天机里面的太上人物,看到來闹事的乃是莫愁圣母,一个个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专心做自己的事,沒人敢來插手,

    天机石非常珍贵,同样需要天照跟璇玑子联手炼制,但其推算能力比起星盘石都要高上好几个等级,是许多人怎么求也求不到的,

    “你小子,不就是想要让我们帮你推算一个人的下落吗,天机石只能够给你一个,你自己看怎么去用,”天照看出许道颜的心思,來到他面前,

    “那你先帮我推算出一名女子的下落,”许道颜也就不客气,反正有莫愁给自己撑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他将自己与云舞的记忆,和她的气息,全部都传递给天照,

    天照与璇玑子两个人意念相通,联手推算,太一星台上,近乎沒有什么能够逃过他们两人的联手推算,

    星台上,道纹流转,符文跳动,九天之上,星辰运转,片刻之后,天照这才看向许道颜:“她已经不在了,”

    “什么,云舞死了,”许道颜双拳紧握,心中说不出的疑惑,

    “也不能说她死了,只能说,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她,”璇玑子一声轻叹,

    “我还是不明白,”许道颜摇了摇头,想了半天,还是感到费解,

    “她的身份,很不一般,你真的想知道,”天照卖了个关子,

    “有什么说什么,我说你们这两个老小子脸皮是越來越厚了,欺负道颜这么一个小伙子干嘛呢,”莫愁毫无平时那空灵,温婉的风范,在璇玑子跟天照面前完全不顾及形象,

    许道颜感觉有莫愁袒护着自己真好,难怪元宝性格会那么无法无天,只怕有些时候也是跟这姑姑学的,

    “好好,好,我來说,”璇玑子看到莫愁就一阵头疼,他看向许道颜:“神族有一名至尊人物,名为残云舞,她想要让自己有更大的突破,万念重生,她以每一道意念转世投胎,重修以前的境界,云舞乃是她的主念,也就是说,你心心念念的这个女子,是神族至尊圣帝,残云舞的主念,你小子还真是厉害啊,像残云舞这种老女人你都能跟她有一腿,轩辕圣帝都沒你这么有本事,”

    “看來我要去请夏姐姐了,璇玑子,你可是越來越不会说话了,”莫愁慢条斯理的一句话,让璇玑子如遭雷击,

    “莫愁,我错了,不过残云舞这个女人异常复杂,我觉得你小子还是要小心一点,”璇玑子一脸告饶,

    “璇玑子此话不假,她这一生,受尽屈辱,曾经也是出身于中央神朝,被认为是最下贱的体质,她一步步走上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包括牺牲自己的一切,你应该能够明白,最后她炼制出一把残天帝剑,可斩一切大道,手段狰狞,为神族残氏一脉的至尊圣帝,谁都想不到你跟她竟然还能够有这么一段姻缘,如果你想去见她,除非自己踏入圣帝之境,亲自到域外战场去找她,不过如今残云舞已经万念合一,也许她知道你,但可能也仅限于如此,你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天照从许道颜的记忆中,这残云舞可是夺走他初吻的女人,最初情感的些许萌动,也许在年轻一代许道颜很强,但在男女情感上,他毫无疑问是一个情窦初开之人,天照也是怕许道颜受伤害,故而才把事情说得通透,

    许道颜听得略微失神,在他看來,云舞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一人孤身在外,不知道要历尽多少凶险,

    沒有想到,如今她一转身,就变成神族残氏一脉的至尊圣帝,在域外战场上,斩杀强敌,他感到很突兀,心中有股难言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初恋竟然是那么凶残的一尊存在,也难怪了,”璇玑子略有感慨,他在中央世界的时候,也是情窦初开喜欢上夏子渝,奈何她却独爱轩辕,这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虐恋:“道颜,你要想清楚,她万念重生,哪怕主念与你有过一段纠葛,那其他意念呢,同样也会跟无数人有所关系,”

    “我相信道颜有他自己的想法,”莫愁知道,这种说法对他还是有些残忍,但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她轻柔道:“残云舞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从最卑微的存在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步又一步踏上神族至尊圣帝的位置,取代了曾经残天圣帝的存在,一路上不知道踏着多少人的尸骨,姑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只要你真心想要做的事,我都支持你,”

    天照一阵无言,莫愁对许道颜也是足够宠溺的,残云舞这个女人实在太危险了,主念接近许道颜,给他留下这难以磨灭的烙印,是主念与许道颜的缘分,还是别有用心,这都很难说,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有些事,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应该去接受,自己对云舞的感情说不明白,但总有一天,要与其见面:“谢谢姑姑,我一切都会有自己把握,不用为我担心,”

    他看向天照与璇玑子,取出一物,道:“我知道这星运石是了不得的东西,你们必然有手段将其恢复到一定的地步,”

    星运石乃是星咤祖传下來的至宝,他那一脉已经完全沒落,这至宝蒙尘,历经漫长的岁月,其力量也远远不如当年,这些岁月跟在许道颜的身旁,不知不觉也不知道发挥了多少用处,如今交给天照跟璇玑子,他们应该能够帮星运石恢复一部分的力量,

    “原來星妖殿,星运一脉,沒有想到这一枚星运祖石竟然到你手上,”天照接过此石,心生震撼,只见太一星台莫名与其产生共振,要知道此地高深莫测,而星运石竟然能够有这般威能,哪怕是天机众多太上人物也不由得心生震撼,每个人都在看着此地气运的起伏动荡,

    许道颜心中热血沸腾,看來星运祖石将会进行一次转化,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