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四十八章 麒麟咒

    当年,麒麟子陨落,百尊麒麟降临,在其葬身之地将其埋葬,并且布下麒麟咒。

    麒麟应圣人而生,乃是圣兽,但不代表它沒有怨念,沒有情绪,当时的麒麟子乃是麒麟圣兽一族日后的继承者。

    能够引得百尊麒麟降临的麒麟子又岂是寻常,麒麟咒天长日久,要知道麒麟乃是天地间的宠儿,却遭人暗害。

    使得麒麟咒引得天地之怒,日积月累,使得此地积怨甚深,寻常人都难以抗衡。

    若非有缘人进入其中,都会被怨恨侵蚀,被情绪掌控,陷入疯狂状态,想要去杀当初那一尊斩杀麒麟子的存在。

    有几任城主无故失踪,墨变判定应该是跟麒麟墓有很深的关系,所以他都不是很敢触及。

    如今有一群初生牛犊,他自然愿意让他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临行之前,他暗中传音:“女儿,他们进入麒麟墓的时候,你不要进去便是。”

    墨变的声音很凝重,这是在告诫,并沒有说清原因,墨姚身躯一颤,便知道在这麒麟墓有另外的秘密,而且还是很严重的事情,显然墨变想要借许道颜一行人,去一探究竟,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现在自己说什么他们也未必听得进去,只能够见机行事了。

    一行人,进入那一道门户。

    众人身躯一颤,來到一处地宫之中。

    这一座地宫,通体都是以古朴的巨石堆砌而成,墙壁上石盏上点燃着昏暗的灯光。

    在巨石上,刻画着玄妙的纹络,一旦催动起來,将会爆发出毁灭性的力量。

    “这里是死亡魔城最后的一道防线,也是一处绝对机密,只有得到我父亲认可的人,才能够进入此处,你们一路上都不要轻举妄动,在这里机关无数,随时都能够要了你们的命。”墨姚告诫道。

    “放心。”许道颜不是那种会自寻麻烦的人,当即便不再多说什么。

    “嗯?这些石盏都暗藏着孔洞,一旦催动机关,就会有油从中喷射而出,我猜想应该是墨毒油,一旦沾染,就难以扑灭,哪怕真的扑灭了,也会有火毒入体,极其凶险,你们看那地宫顶部,暗藏着诸多机关……”吴小白的观察力极其敏锐,以墨家器宗对于法器,机关的研究,很少有年轻一代能够到达这个高度。

    对于地宫,哪怕墨姚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吴小白所说的机关,她都能够发现,心中惊叹:“真是厉害……”

    原本元宝还想要东玩玩西逛逛的,被吴小白这么一说,动作收敛了不少,像他这样的人只有感觉到真正有威胁才会有所克制,否则的话,绝对都是一直无法无天下去,哪里会管什么忠告。

    “还有,给你们一个忠告,麒麟墓应该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危险,现在退出去还來得及。”凭心而论,对于墨姚來讲,这些人活着的价值,对她更大。

    “放心,有本佛爷在,可镇压一切,不会有危险的。”元宝龇牙咧嘴,拍着胸脯,晃荡着满身的肉浪,信誓旦旦地保证。

    对于元宝的嫡系,墨姚并不清楚,但她见许道颜对元宝很是信任,可见其还是有一定的实力,只是都能够让父亲不敢触碰的麒麟墓,难道这元宝真的有办法?

    墨姚心中质疑,却是沒有说出來,她在前带路。

    “这地宫怎么这么大,弯弯曲曲的,几乎每一个地方都一样,一旦进入就很难找得出口了。”许道颜一路走來,很是心境,如今要让他们走出去,是很难的,简直就是一座超大型的地下迷宫,也不知道墨姚是用什么方法來区分路线的。

    “在这里暗藏诸多机关,如果敌人攻打到地宫之内,走进死路就很难活着出來,并且都有藏伏兵的机关,能够设计这一座地下迷宫的人,必然与我墨家有极大的渊源。”吴小白仔细观察,他比许道颜要好一些,对于这些迷宫机关他还是比较有概念的。

    “的确还是挺厉害的,死亡魔城名气不小,还是有它的几分本事,竟然连墨家的建筑技艺都能够如此的精湛。”在一旁的元宝也由衷佩服。

    这地下迷宫很大,路很漫长,一路都已经在加速行进了,一天之后,即将到达路的尽头。

    “这是一条生路,也是一条死路,机关设计会将敌人引向麒麟墓,你们小心了,注意看脚下的石板,跟着我走。”墨姚虽然对地宫并不是非常熟悉,但她父亲却会把一些最重要的事告诉他。

    “啧啧,脚下的石板,乃是墨家极为出名的千殇步,一步走错,步步皆殇,四周八方暗藏万千凶险,每一步生死交替,才能够不将机关触发……”吴小白心有所感,似乎又给自己以后制造机关提供了不少的灵感。

    许道颜并不明白,元宝更是小心翼翼,他嘴立骂骂咧咧道:“做这机关的人可真的不是一般的缺德,造出一条生路,给人以为是地宫的另外一个出口,谁知道是麒麟墓,这可是一大死地,进去想要出來可就难了……”

    听到元宝对麒麟墓如此形容,墨姚知道他对此行是有凶险概念的,也就不多提什么,淡淡笑道:“对啊,现在后悔还能够來得及,反正麒麟墓里面未必有什么好东西,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是有好东西都会腐朽了。”

    “嘿嘿,都到了这里,怎么可能会后退,本佛爷已经急不可耐了。”元宝眉头松动,心中兴奋,仿佛打了一身的鸡血,激动不已。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由你们去吧。”墨姚轻声一坛,反正自己只是负责带路,到时候就不与他们一同进去了。

    原本她也打算进入其中去历练,如今既然父亲郑重交代过,她自然不敢放肆了。

    走过千殇道,通往更深的地底,巨大的古石已经不见,取而代之乃是坚固的土壤,形成一个通道,延伸往黑暗的地底深处,只是在入口,元宝就感觉到极深的怨念,他眉头紧皱:“这麒麟墓,不是一般的麒麟墓,好深的怨念。”

    “怎么说。”许道颜看向元宝,很是不解。

    “沒什么,麒麟子陨落的话,以我判断最多也再圣之境界,然而这些意念都是一些无比强大的存在留下的,甚至还有圣帝境的意念,日积月累,这些意念相融,吞噬着这死亡魔域中人心中的怨恨,不停地在滋生,可能会形成心魔。”元宝眉头紧皱,他拿出几道符箓,贴在许道颜与吴小白的身上。

    “心魔?就是能够掌控自己心志的?”吴小白连忙问道。

    “沒错,一旦被侵蚀,就会被夺舍,将彻底失去自己,我给你们替上的乃是护神符,能够保护你的魂魄短时间内不被夺舍,一旦遇到这种情况,根据心魔的强大程度來对抗,实在挡不住就赶紧走,坦白说,这一次进入麒麟墓我的信心也不是很大。”元宝在关键的时候就开始掉链子了。

    “……”许道颜与吴小白面面相觑,之前这死胖子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说是一点问題都沒有,还要为世人还原历史的真相。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本佛爷,我也沒有想到这麒麟墓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也幸好本佛爷早有准备,地动道盘,引阳路。”元宝沒有废话,而是引动手中的罗盘,

    只见在那罗盘上的针颤动起來,开始指路,墨姚轻声道:“我留在这里与你们接应,万自小心。”

    “好…”许道颜沒有多想,与元宝,吴小白一起走向深处。

    在这里,许道颜沒有遮掩,他身着血凤衣,散发出红芒,照耀四方,只见在地下,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根本让人分不清往哪里走。

    如果沒有地动罗盘的话,只怕还未到达麒麟墓就死在半路上了。”引阳路是什么?”吴小白好奇道。

    “阴路乃是死路,阳路自然是活路,通往麒麟墓的入口,这是当年埋葬麒麟子,是留出一条路,要给他们自己祭拜的,自然也有防止别人盗墓的情况发生。”元宝的神色变得无比专注,他们走进千百条小道的其中一条,在这里,似乎怨气变得更加的浓郁,隐隐之间,好像能够听到麒麟的哀嚎之音。

    “心魔会在这里出现吗?”许道颜眉头紧皱,他更关心这个问題。

    “心魔无处不在,所以哪怕有护身符,你们也要将自己的精神集中,使得自己的精气神凝聚,才会难以夺舍,一旦心魔出现,精气神一散就危险了。”元宝这个时候不再是吊儿郎当,而是无比郑重。

    许道颜与吴小白二人也不敢多分心,他们专心看向前方,这一条小道,高有丈许,不足两丈。

    四壁上,有一张张狰狞的麒麟面孔,充斥着愤怒与怨恨。

    天地间,永远都是善恶并存的,哪怕是麒麟圣兽也有自己的恶念,沒有绝对的好与绝对的坏。

    麒麟需要与圣人相伴,是因为需要圣人的引导,将其体内的浩然正气引出之后,它也能监督圣人,冥冥之中,代表上苍意志。

    三人步步为营,是每个人都能够听到对方的心跳与呼吸,在这里,安静得吓人,时不时传出充满不甘与愤怒的吼声,让人心神惊颤。r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