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五十七章 燃灯太子

    大道波动如同涟漪般,激荡得越来越大,异常强烈,小蚕与元宝肉身先承受不住,都开始出现一些龟裂的痕迹。

    元宝从吴小白那里听说,许道颜的师尊想要前往永恒神庭,与他师尊一同离去,临走之时留下强大的底蕴,在这危险的时候,他想要见识一下许道颜背后那老乞丐所留下来的手段有多强大。

    许道颜眉头紧皱,立即引动慈悲圣道,为小蚕与元宝修复所受到的损伤,此刻已万般危机,老乞丐给自己之物,在没有具体的敌人,他不想拿出来,生怕用错地方,而且元宝隐藏得极深,许道颜如今月眼阳眸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岂能够看不出来,元宝一直以风水奇术师的身份,不与敌人贴身搏杀,但其肉身强度足以能够和自己抗衡,十分阴险,如今这死胖子这般尖叫,也只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底牌。

    许道颜想起莫愁给自己的那一盏长明灯,此番前来青灯佛域,她定知道其中凶险,必不会拿寻常宝贝,当即许道颜将长明灯取出。

    他相信像莫愁这种无上人物将此灯交给自己,必然有她的道理,只见许道颜拿出长明灯的瞬间,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众人包裹住,原本他们内心焦躁,不安,恐惧,因为至尊帝器撞击所产生的大道波动非常可怖,在外面哪怕是圣王境界被扫成齑粉,尸骨无存,虽然他们肉身强大,但终究只是圣贤之境,如果不是躲在这深处,只怕是凶多吉少。

    长明灯自主散发出来的力量,使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轻松许多,如蒙大赦,那狂暴的大道威压都被抵御在外,再也难以侵袭到他们。

    无形中,此灯将在这古殿的阴邪之气全部都被驱散,许道颜很是惊喜,莫愁给自己东西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大用。

    元宝双眼发光,本能地觉得此物必非凡俗,存在的岁月必然非常久远,至少能够追溯到地藏王那一个时代的法器,因为从器形以及从材质上看,上面的味道只有在那个时代才能够炼制得出来,虽然能够看出此物最晚的时代,但元宝一时半刻还看不透其中玄奥,但似乎与释家有莫大的关系,。

    然而就在这时,这长明灯与阿菩一行人所在的空间,似乎有所牵引,苍卫龙躯摆动,似乎有所察觉,想要说什么。

    “完了,完了,诈尸了,快追出去看看。”阿菩的声音从那边的小世界传来,许道颜闻言,心中一惊,连阿菩这样的人物言语间竟然都会有惊慌的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话音刚落,一名老僧,双目空洞,浑身枯朽,凭空出现在许道颜一行人面前,无声无息。

    他给人感觉就好像平凡的老者,身上穿着古老的僧袍,一看就是来自异常久远的时代,古铜色的肌肤,老态龙钟,一身的褶皱,双手干枯,如同老树枝,但却苍劲有力。

    他与许道颜手中长明灯有神秘的牵引,这一出现可把众人吓得不轻,大家都可以察觉得到,眼前的老者明明已经身死,再无生机,可是竟然能够与长明灯有所牵引,两者之前到底有什么关系?

    两者之间的力量,交相辉映,彼此之间,似乎都在呼唤者对方,许道颜感觉尤为强烈,他心中震惊,看着手中的长明灯,心中不解。

    片刻之后,阿菩与阿正从小世界破空而出,不知道多少年了,他们都没有踏出自己那小世界,今日算是一个意外,见到许道颜一行人,有些惊异,看着他手上的长明灯,他们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头顶上,大道波动横扫四方,许道颜拿出长明灯,在大道帝威的冲击下,使其自主守护,却不料其中的力量,没有想到无意当中竟然引得老僧异动。

    “前辈,你们怎么出来了?”许道颜连忙行礼,看向眼前的老僧,一脸的疑惑,显然对于此事,完全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说来话长,如今事态紧急,我也只能够长话短说……”阿菩看着许道颜手中的长明灯,突然发现自己会心血来潮传他《菩提法》不是没有道理的,总感觉冥冥之中,彼此之间有深厚的缘分。

    原来,眼前的老僧名为燃灯,当初在佛国中,人称燃灯太子,地位崇高,比地藏王都还要来得久远,乃是释家各宗都异常崇敬的鼻祖,在遥远的过去,以燃灯太子称尊。

    阿菩乃是永恒神庭菩提祖树一根枝条,落于此地,扎根而生,在燃灯太子飞升到永恒神庭前,都是由他亲自照料,由地藏王来照管,眼前的老僧乃是燃灯离开之前所留下来的遗蜕。

    这身躯历经万古而不朽,可想而知道,他之前有多么可怕,根据阿菩所说,燃灯太子算是最早在鸿蒙起源成就至尊圣帝的第一批人。

    这遗蜕原本就被留在此地,燃灯太子破空飞升之前,有所预言,菩提落地生根于此,自此青灯古佛,大道炼狱,此必为释家之地,凶吉参半,佛海如渊,应以本心相对。

    离开之时,地藏王菩萨还小,释迦摩尼也受燃灯太子点化,说他来世可成佛,果然过了漫长岁月之后,噬魂古帝率领九名至尊圣帝降临于此地,谁都不知道隐藏在何处,当初就连噬魂古帝都没有发现。

    阿菩与阿正两个人也试图寻找过,但都寻找不到,可见燃灯太子藏得有多深,今日骤然出现,实在让他们心惊,所以便一路追出来。

    长明灯,乃是燃灯太子飞升之前所用的一件至尊帝器,但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想必其中器灵已经沉眠。

    但毕竟这是一件与燃灯太子性命交修的至尊帝器,哪怕过去的岁月再漫长,终究与之有不可分割的维系。

    故而许道颜遇到危险,取出长明灯,外界至尊帝器的大道威压,让此灯进行自我防御,护住他们,这才引得燃灯太子的遗蜕突然出现。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怎么回事,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许道颜心中吃惊,没有想到此灯竟然还有如此之大的由头。

    “这长明灯怎么会落到你的手上,说起来阿正能够孕育而生,跟燃灯太子还有间接的关系呢,看来他将天正古纹传给你也不亏啊。”阿菩有些好奇,因为之前将长明灯藏在大罗圣镯里面,他没有察觉到,言语间还不忘调侃一下阿正。

    “怎么说?”许道颜疑惑,看向阿正。

    “燃灯太子当年就在那鸿蒙本源根源地之一悟道,他与长明灯神思交汇,感悟天地万道,长此以往,自其周身的一切自然也会受到温养,当时我还未成形,冥冥之中也受益无数,能够灵智早成,也要多谢燃灯太子,虽然他无心插柳,但我也要心生感激才是。”阿正看向长明灯,心中敬重,时隔无数岁月,许道颜竟成长明灯新主,难怪两个人会有一段因果。

    “如今外界,一片混乱,只怕会有无数生灵惨死,若是燃灯太子必然心生不忍,当日长明灯不在其身边,不知为何,但冥冥之中,一切皆有注定,阿正,我们点灯吧,燃灯太子遗蜕在此,其心意已决,我们不必顾虑。”阿菩知道,自己不方便出面,身上来自永恒神庭的气息太明显,他早就有所感知,如今还有一方小世界要守护,还不是出现的时候。

    “小子,你以自身心血为灯油,不惜一切代价,否则的话,只怕释家九宗会毁于一旦。”阿正看向许道颜,言语郑重。

    许道颜颔首,引出心头中的精血,每一滴都如同火焰燃烧,连连落在灯芯旁,只见这长明灯一阵轻颤,所散发出来的大道守护更加强大,似乎与许道颜心头上的精血有所共鸣。

    阿菩与阿正两人齐齐出手,他们引自身大道,融入到灯芯深处,乃器灵所居之处,无数岁月当中,器灵沉眠不起,莫愁曾经尝试想要点燃这一盏长明灯,但却始终都没有成功,不过也不是没有效用,至少对其有极大的温养,她天生心慈,与天地万灵亲和,如父如母,也让灯芯深处的器灵受益颇多。

    在莫愁滋养的一段时间,为这一盏长明灯积蓄了不少的力量,阿菩与阿正,如今就在燃灯太子的遗蜕前,施展全力,将自身大道融入其中。

    阿菩当日从永恒神庭落下,扎根于此地,被燃灯太子发现,日夜悉心照料,在其身上自有他的气息与燃灯太子之间的因果。

    阿正也是受燃灯太子神思之恩惠,故而才能有今日这般造化,虽然只是间接关系,但他自然也会尽心竭力,帮助这长明灯。

    阿菩与阿正两人乃是当世间少有人能够媲美的圣帝境存在,同时联手,以许道颜赤子之心血为灯油。

    人心如灯芯,人死如灯灭,只要心还是热的,灯就不会灭,要是心冷了,人也就死了。

    长明灯以人心之血为油,并不以实力境界强大,长明灯之所以能够长明,是因为赤子之心,心之所向,方能长明。

    阿菩与阿正两大圣帝齐齐出手,使得长明灯散发出更加强烈的大道波动,一股浓烈的生机在涌动。

    每个人都知道,一尊鸿蒙起源最早成就至尊圣帝的燃灯太子就要复苏,每个人都忍不住心中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