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六十四章 同病相怜

     “月恒兄那里。你不必担心。他得到月眼术。能窥破人心。如今率领妖月殿精锐。行走四方。专门斩杀一些心有妄念的域外奸细。正在为整个妖族除害。行踪飘忽不定。你想要找他还真不容易。你要交代的东西。我都会替你转达的。”星葵生怕许道颜白走一趟。毕竟因为许道颜的关系。她与月恒相处得可以。与妖月殿走得也很近。彼此之间。互相照应。这些年來与月恒之间的配合也极好。

    “原來如此。也罢。这是我对月眼的全部领悟。说到底月眼还是妖月殿之物。虽然我如今沒有办法将月眼交还。但还是能够将自己所获得的一切分享给月恒兄。希望他能够有更深一步的造诣。”许道颜与月恒的脾气相投。既已成为朋友。他就不会藏私。当即将自己的感悟凝于一点。引到星葵的识海之中。到时候只要帮其转达就可以。

    “道颜对月恒兄也很是关心。我一定帮你带到。”星葵看着许道颜。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这样的人。世间还能有多少。她心中还有一些事。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如今星妖殿稳固。只怕你公务繁多。我也不便久留。”许道颜沒有想到。如今月恒竟然这般忙碌。也对。以他的性子必然不会容许有内奸这样的存在。影响着妖族。临走之时。许道颜心中思量。眼神复杂。看着星葵。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给她。

    “道颜公子。我有一事想要求你。”星葵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开口了。

    “是因为你母亲的事吧。”许道颜知道。如今天河圣帝已经陨落了。值得星葵相求之事。除却她的母亲。已经沒有什么值得她这样去说的。

    “道颜公子。我知道你曾经获得星盘石。希望你能够赠我一个。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我知道星盘石非常珍贵。哪怕是你也很难得到。但还是希望你能够再帮我一次。”星葵郑重道。

    “以身相许呢。”许道颜开了一句玩笑。

    “……”星葵脸上升起红霞。被许道颜这一句话打得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哈哈。玩笑。其实我知道你母亲之事。必然在你心中。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故而我求得天机石。就是为了给你。你不说我也要交给你。只是时间的问題而已。不过有言在先。你母亲身份特殊。天河圣帝之死。只怕与你母亲脱不了干系。星盘石都未必推算得出。天机石方有可能。如今你实力太弱。至少等到你踏入圣帝之境。得知你母亲身份。再动用天机石推算她的下落。我知你性情。若是提前得知。只怕按捺不住。乱你心神。无益于你治理星妖殿。到时候若是有你母亲下落。通知我等。会安全一些。”许道颜笑容逐渐收敛。言语肃然。让星葵沉默了片刻。他沒有逼迫。而是静静地等待。从某种程度上來讲。星葵与自己身世相似。许道颜会对星葵倍加关爱。也是有一定缘由。多多少少有些同病相怜。

    “好。我答应你。”星葵心中充斥着感动。沒有想到自己母亲之事。许道颜竟会为其挂怀。求來天机石。只怕得之不易。这一次。她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那就好。”许道颜明白。星葵一旦答应。必然就会做到。他自然也就安心了。当即将天机石交给她。

    星葵接过天机石。心中情绪复杂。自己多年以來。从未遇到像他这般人物。一直累积在心中的话。几乎脱口而出。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母亲身份特殊。天河圣帝都因此而死。如果是这样。许道颜会不会因自己而受到连累。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够让身边的人为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

    细细想來。星葵终究还是忍住了。沒有说出口。一切都要等到自己查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再说。正如许道颜所说。到时候她踏入圣帝之境。众人强大之时。再说不迟。

    许道颜身上的担子也不比自己來得轻。只怕此刻他也无心儿女情长。如今的关系有所增进。如此甚好。天长日久。不急在这一时。

    想通了这一点。星葵心中已有打算。许道颜不知道她心中千丝万缕。如今她已是星帝。身上之事。必然繁重。他不愿意多加久留。当即告辞:“今日前來。已无其他事情。我们就先走了。只是要借用一下你星帝殿的大阵。送我们回万妖商会。”

    “好。”星葵让人去通知元宝与吴小白。然后便亲自送许道颜一行人回到万妖商会。

    对于许道颜來讲。如今妖域已经沒有什么可让自己牵挂的。魔域中自己唯有薛少帅一名故人。想必当日他也得到大造化。死亡皇城墨姚与聂沛儿配合极佳。互相照应。不必担心。石云与孙灵两人都在百家圣地孙氏祖地中闭关苦修。也无大碍。

    九州神朝。时至今日。也该回去看看了。几年清明节都沒有回去祭拜母亲。也不知道幽州旧人现在是何模样。

    自己的师父苏卫成为新皇。自己也该去见一见他。当日自己有心想要去匈族救他。却被其拒绝。想必他早已有打算。如今踏入新皇。值得恭贺。

    因为域外起源展开攻伐。很多传送通道全部都暂时停止。唯有鸿蒙起源各领域间的商会还在保持。因为战争之时。彼此物资交换。互相支援。在所难免。他们自有秘密传送通道。可不让人发现。并且稳固不受人破坏。这是一条商会历代核心人物才能够知晓的一条神秘通道。

    许道颜一行人來去匆匆。霓静暗中观察。猜测他与星葵之间必然交往甚深。不然的话。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得好。

    其中的关系。值得她寻味。

    “我说你小子真不够意思的。來找星葵。这么急就走。人家姑娘可是对你一片心意啊。”元宝在一旁絮絮叨叨说个沒完。

    “好了。元宝。你回中央神朝吧。我也回九州神朝了。”许道颜受不了元宝这碎碎念。恨不得一脚把他踢飞。

    “哎。反正是你的事。不过你小子也忒沒良心了。辜负星葵姑娘一番情意也就算了。莫愁姑姑送你大机缘。你也不跟我回中央神朝谢一谢她。”元宝故意刁难。故意寻许道颜不痛快。

    “大恩不言谢。我自有打算。”许道颜一句话直接把元宝堵回去。朝着霓静行了一礼:“姑娘。多谢了。”

    “哎。你小子走归走。倒是把小蚕还给我啊。沒了小蚕我这日子可怎么过。怎么活啊。”元宝眼珠子一瞪。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小蚕说你回中央神朝也是参悟《法相经》。她又不需要做什么。想要跟苍卫一起到九州神朝走一走。”吴小白哈哈一笑。

    元宝瞬间脸都绿了。想一想也是。自己必然要对《法相经》有一番深刻的研究。的确无须小蚕做什么。也就不多说了。

    一行人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许道颜降临在幽州石龙商会。自己很多亲密的友人全部都在此处。

    他与吴小白一降临。在第一时间就有人通知了石蛮。

    石蛮一袭白衣。面上蒙纱。她心中欢喜。已经有很长一阶段时间沒见许道颜了。听闻有他的消息。自然是在第一时间赶來。

    “道颜。你可算回來了。”石龙商会的传送法阵。华光莹莹。力量还未消散。石蛮已经等不及了。站在法阵之外。眼角眉梢尽是欢喜。

    “嗯。小蛮。看來你实力长进不少。你应该受了不少苦。”许道颜言语郑重。轻轻地抚了抚她的长发。的确如今石蛮变化极大。以前她实力偏弱。但如今也是踏入圣相之境。虽然还沒到达圣贤之境。许道颜能够想到她在石龙商会有多繁忙。自然无暇修炼。很多事情她一日不处理就会堆积如山。所以会有所耽搁也是理所当然。

    “有什么苦不苦的。天下兴亡。众生皆苦。能够见到你什么苦都不叫苦。你现在也变得很强了。走吧。先去找子颜。子期两位先生。他们这些时日。对你可是思念得紧。趁他们刚回伏龙学院。去见见。”石蛮眼神中尽是幸福。不管怎么样有许道颜在自己身旁。她就很开心了。当即牵着许道颜的臂膀。为其引路。

    “嗯。”许道颜能够看出。石蛮神色有些憔悴。显然这阶段。战事不断。不曾停歇。想來对她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我回石龙城等你。”吴小白知道。许道颜接下來还要见一些人。所以他不便在旁。不过忙完一切。他还是得回石龙城祭拜吴姨。

    “好。”许道颜知道吴小白与别人沒什么话讲。让他在一旁也沒什么意思。当即也就应了。

    许道颜与石蛮一同來到伏龙学院。

    如今以许道颜的实力。降临在伏龙学院后山。自然能够看清楚以前自己沒办法看明白的一些关隘了。

    知道他回來。无人阻拦。也无人有那个心思。整个伏龙学院上上下下空荡荡的。所有的弟子皆已上了战场。这般萧条。让他看了也不由得心中凄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