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六十六章 当年赌约

     天石公站起身來。双目精芒闪烁。自有一股威势。他从主位走下。龙行虎步。威风凛凛。一身气血翻腾。來到许道颜面前。双手按住他的臂膀。很是兴奋。眼神中尽是欢喜。许道颜立于原地。站得笔直。英姿勃发。对于天石公所散发出來的气息。他都能够轻松承受:“好。好小子。你竟然都踏入圣贤之境了。这般精炼。很好。”

    “那是。我在兵法一道上算是天石公教出來的徒弟。总不能让人失望。”许道颜哈哈一笑。见到天石公。他心情极好。双肩猛然一震。自有力量。撞在天石公的双掌上。让其又惊又喜。一股无形的道波扫向四方。被天石公及时一念定住。终究沒有波及向他人。

    在场的圣皇境高手自然都能够看出许道颜与天石公暗中较量。惊叹于他小小年纪。在圣贤之境居然有这般成就。委实逆天。

    “你來得正好。如今我即将踏入圣帝之境。只怕无法在这地石王城指挥作战了。只可惜你如今只在圣贤之境。无法让人口服心服。不然的话真将把位置传给你。”天石公一阵感叹。引來楚兰与石战侧目。这话未免也说得让他们脸上过不去了。

    似乎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天石公眼珠子一瞪。喷着口水。其声如轰。震得在场许多人耳膜生疼:“看什么看。你们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道颜要是踏入圣皇之境。动不动就能够把你们给打趴下。”

    被天石公这么一喝。众人也只能够缩一缩脖子。不敢说什么。的确许道颜相当优秀。楚兰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这可是自己师弟。她一脸笑容灿烂。天石公护犊子大家都清楚得很。

    “倒不是我信不过天石公的积淀。不过我传一法给你。可以稍稍暂缓突破圣帝之境。还是夯实根基。重修一遍。循序渐进。日后才有望踏入至尊之境。”许道颜一指点出。将红豆秘术传给天石公。他知道天石公已经积淀无数岁月。以他的方式修炼下去。难以压制自己的境界。即将要突破。接下來自己就要投身于域外战场。所以才有眼前这一场面。

    只是天石公依旧不放心。要将这里教给谁來统御。楚兰要比石战名气大一些。但终究是个女子。难以服众。

    石战手段是厉害。在幽州军中也极具威望。但在老辣的天石公眼里。终究还是有些稚嫩。许道颜能够体会他的心情。这种战况。还是天石公留下最为稳妥。

    天石公对于许道颜传给他的法。也相当好奇。只是稍稍运转。便心神巨震。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之处。一脸的惊喜:“这秘法。帮了我大忙。很好。接下來还是我坐镇军中。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还是给我好好磨练一下。”

    “如此甚好。不急于突破圣帝之境。可循序渐进。精炼一番。徐徐图之。有利无害。”许道颜明白。天石公助自己良多。除此之外。他有讲自己对圣御帝阵的领悟。全部都传给天石公。

    “好。好。好。道颜啊。你果然沒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有此阵。可保我地石王城无虞啊。他奶奶的。下一次八大起源再联手攻伐。我把他们的屎都给打出來。只可惜此阵來得晚了一些。要是早些來。我九州神朝只怕会减免掉很多战士的伤亡。”天石公面色红润。他精神矍铄。战骨铮铮。一代老将。驰骋沙场。战功彪炳。未尝一败。铁血无双。积威已久。整个九州神朝自然找不出第二个天石公來。

    “道颜好生偏心。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姐。你传天石公秘法。不传给我们。哎。这是何道理。师姐当时白疼你了。”楚兰在一旁调笑道。

    “哪里。此法非同寻常。这阶段大家抗敌有功。相信天石公自有功赏。他的人我是管不了。你们我还是可以做主的。”许道颜知道一切天石公会有他的打算。

    当即自己将秘法又传给孟子颜。高子期。楚兰。石蛮。田甜。寻欢候还有醉蒹葭。至于其他人就管不着了。

    “此术果然精妙。”孟子颜。高子期。楚兰。寻欢候尽数震惊。对于他们來讲。此术意义重大。因为他们都在圣皇之境。之前的积淀有些地方都不太成熟。留有暇疵。有些人为什么到达圣皇之境就难以再往前进一步。就是因为之前想要突破。飞跃太快。或是修炼之时。将一些暇疵留存于体内。以致于圣帝之境。根本难以踏入。给人感觉往往差那临门一脚。其实就是暇疵所致。难以圆满。自然无法突破。

    对于石蛮。田甜。醉蒹葭來讲。如今正是巩固基础的好时候。的确是难得的秘术。她们心中也是欣喜若狂。

    “道颜。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石蛮一脸的歉意。她声音很低。

    “小蛮。怎么了。”许道颜心中一紧。只怕沒什么好事。

    “当日你身边的那些人。大部分都在大战中丧生了。如今还活下來的只有罗无道。罗修刹。风华。”石蛮很是难过。这都是许道颜当日的亲兵。但大战打响。谁都要上战场。刀剑无情。一片混乱。谁都控制不住。在战场之上。他们都是保卫黎民百姓的战士。

    许道颜沉默片刻。心中怅然。顿了顿。道:“这又不怪你。沙场男儿。守卫家园。马革裹尸。战死是他们的宿命。与你有何干系。”

    “……”石蛮一时无言。她可是将这些人当成许道颜的亲兵。不知道给了多少资源。不惜一切代价去打造。可最后还是落得这般下场。总觉得愧对许道颜。

    他也能够明白石蛮的用心。可是这种大战突然降临。想要幸存下來谈何容易。这一批战士当日被送到刑天巫殿里面去苦修。不知道受多少苦跟罪。只是域外起源來过可怕。尤其是这九州神朝。八大起源联合攻伐。他感叹道:“想必天石公当日我所见的那八百亲兵。只怕也是从八百万战士中幸存下來的人吧。不然的话。何以能有今日。必是历经无数战争存活下來。我那几百人。能活下三个。已是万幸。”

    “你能够想明白就好。身为兵家男儿。这就是归宿。”天石公早在这一件事上。安抚石蛮。他久经沙场已见惯了生死。纵然心中悲痛。都也只能够忍耐。

    只是石蛮对许道颜用情之深。见不到他的人。就不停对他身边的人好。不惜一切代价。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感觉难以对许道颜交代。心中觉得愧对。

    “道颜兄弟。只可惜沒办法像当日在寻欢楼处。把酒言欢了。”寻欢候站起身來。如今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现在乃是战乱之时。而非歌舞升平的盛世。并且都不知道域外八大起源会在什么时候打过來。

    “天石公治军森严。不得饮酒。不过想必师兄有带颜茶。我们喝一喝茶。叙叙旧便是。话说蒹葭姑娘可还记得你我之间的约定。如果还记得的话。就來给我端茶倒水吧。”许道颜开着玩笑。看向一旁。身着黑色宫衣。容颜无双。颠倒众生的醉蒹葭。

    “也罢。给你当侍女也沒什么可丢人的。”醉蒹葭沒有想到许道颜记得那般紧。众人都感到有些疑惑。她看向田甜无奈道:“只怪你那几个哥哥不争气。当时你田家看不起道颜。对你二人之事。千拦万阻。各种狠毒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处处打压。我竟也看走眼。觉得他出身卑微。如浮萍无根。根本撑不了多久。当时田氏与萧氏如日中天。联手对付。这般境况。他却语气轻狂。毫不在意。我置气之下。说几年之内。若能够压得你几个哥哥喘不过气來。便当他侍女。岂料几年之后。根本无须亲自压你哥哥。远在妖域战众多圣子赢得月眼阳眸就已证明一切。”

    田甜被醉蒹葭这一句话。说得心中苦楚。说起來若不是自己母亲当时各种阻拦。与萧彦联合。她与许道颜两人相处也不知道尴尬到如此境地。而今旧事重提。最不愿意想起这一段事的。便是田甜。

    自己母亲致死都无悔悟之心。遭人利用。差点给田氏家族遭致巨大的厄难。各种罪证让她更是难以面对。

    如今早已时过境迁。今日被醉蒹葭这般提起。田甜哪怕经历众多风浪。如今依旧心中刺痛。

    “好了。蒹葭。你与道颜之事。何必说出來。”寻欢候对醉蒹葭训斥了一句。

    醉蒹葭也不再多说。毕竟此事与田甜也毫无关系。当时换成其他女子。也无法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去和许道颜那样身份的人在一起。

    在醉蒹葭看來。田甜是生在大世家。很多事情自己都做不得主。只能任由父母摆布。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可怜人罢了。她朝着田甜微微屈身道歉:“失礼了。此事已经过去一些年。我也沒多想。随口提起……”

    田甜的几位兄长。尽数为国捐躯。唯有田语活下來了。她心中痛苦。非常人所能及。许道颜只是跟醉蒹葭一句玩笑。要让醉蒹葭來给大家泡茶。沒有想到她却把这些事给翻出來。

    “无妨。有些事有人做得。有人就说得。因果报应。便是如此。”田甜心中难受。但这些年经历过的事情。已经能够让她喜怒不形于色。言语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