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六十七章 少年王

    醉蒹葭的话语,让在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一些与许道颜本不相干的人觉得更是难受,有些事他们虽然有所耳闻,但终究不好在现场听。

    “天石公,道颜回來,与朋友之间叙旧,我们就不便多留,先行告退。”石战率领着一干人起身离去。

    天石公摆了摆手,许道颜在幽州的过往,他也知道,当时这些事情,天石公是清楚的,只是莫欺少年穷,他沒有太过为许道颜出头,一是为了磨砺他的心性,二是也想让田韵以后追悔莫及,谁知道事态会那般发展。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來讲,他一向看不惯田甜母亲趋炎附势,这又是田氏家事,许道颜又并无开口请求他帮忙,也不好多管。

    就算管了,也未必有用,哪怕有自己站在许道颜背后大力支持,有苏卫为师,但在田甜母亲眼里,许道颜依旧是一个出身山野之人,如无根浮萍,毫无底蕴,自然不如萧氏在九州神朝,根基稳固,那般庞大,能够给田家带來莫大的利益。

    底蕴这种东西,许道颜的确很是缺乏,田甜之母会那般对待,也不是沒有道理,自古以來世家之间,强强联合,比比皆是,那般思量,也是无可厚非之事,在这一件事上,许道颜如今想來,的确也怪不得他人。

    但这一件事,若是田甜的母亲活着还好,看着许道颜如今这般成就,也许内心有所动摇,顺从了也就沒什么,许多东西都能够摒弃,当作沒有发生。

    但田甜母亲已死,并且罪行累累,给幽州上下子民造成巨大的危害,注定是遗臭万年,史书上会给其留下浓重的一笔。

    许道颜对此事已经忘怀,但对于田甜來讲,母亲之死,始终是横在两个人中间的一根刺,不管怎么样,似乎都再也难以接近。

    生前母亲竭力反对,虽然有父亲支持,但有些东西还是很难去面对,自田氏接二连三,大事不断,她的性情就变了极多。

    田甜知道,明明这一件事错不在他们两人之间,最无辜的就是他们,可是偏偏就因为这些事,两人就有了无形的隔阂。

    天石公自然能够知道田甜此刻的心情,他沒有继续在这一话題继续下去,而是话锋一转,笑声洪亮:“道颜,有一个人,一直在等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莫不是苏惊圣。”许道颜突然想起,自己与其圣王境约战,这可是邪皇苏若邪的女儿,一身的怪力,非常可怕。

    “哈哈,看來你还沒忘嘛,她已经修炼到圣王极致,随时都可以踏入圣皇之境,但因为与你相约,一直不曾突破,如今你已经踏入圣贤之境,踏入圣王,指日可待,我期待你们一战啊。”天石公哈哈大笑,连连点头,许道颜成长之迅速,超乎了他的想象,显然在其背后的师尊很了不起,能够将山野出身的许道颜培养到这般境地,足以媲美一大神朝的传承。

    这时,一名女子英姿飒爽,头带伏龙冠,身着蓝色战甲,白色披风,纯净无暇,这女子眉宇间战意逼人,一身铁血,雷厉风行,正是苏惊圣。

    她带着六人齐齐踏入军帐之中,这些都是许道颜当日相交的好友,诸葛神华,龙巽,吴辰,洛希圣,雪流觞,要离。

    “沒有想到你们都來了。”许道颜吃了一惊,心中却是异常欢喜。

    “天石公虽然强大,但域外八大起源联合起來攻打幽州,我们不來,凭借着幽州的战士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苏惊圣走到许道颜身前,战意昂扬,一拳击出,他不闪不避,砰的一声,这一拳直接打在胸口。

    许道颜岿然不动,立于原地,无形波动激荡四方,苏惊圣微微颔首,这一拳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足以将一尊普通圣贤打死,但对许道颜却沒有丝毫的威胁:“不错,沒有让我等太久,圣贤与圣王之境,只差一个大境界,我等你。”

    “这还真是莫大的荣幸啊,竟然能够让苏惊圣等我。”许道颜哈哈一笑,要知道她可是在刑天巫殿出了名的混世女魔王。

    “其实也不是完全在等你,自古以來,有很多强者自封于圣王之境,等待一个天地大势,崛起争雄,如今八大起源攻打鸿蒙起源,天地动荡,混乱不安,我想不久之后,便可以听到诸子百家,鸿蒙万族那些曾经名震一方,或是原本默默无名,但却突然杀出來的圣王黑马。”诸葛神华如今已是圣贤巅峰之境,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圣王,想來这阶段历经无数的战争,对他们这一帮人都有极大的磨砺。

    “自古以來,绝世天骄,自封无尽岁月,以等待大世降临,一飞冲天,这我倒是有所耳闻。”许道颜从一些记忆中获知,的确有这样的人,但却是一知半解,不明白这有何目的:“为何要在圣王境自封,要知道在这种状况,域外起源联手攻伐,圣王境有时候都也只能够当炮灰。”

    “因为唯有在圣王境封印起來,哪怕过了漫长的岁月,都不会对自身生机,生命本源有损,一旦踏入圣皇境界,就太难封印住了,也不知道无尽的历史中,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唯有圣王之境是最安稳的。”龙巽感叹,他郑重道:“在九州神朝也有这样的人物,自古以來,风流人物无数,有些人一飞冲天,成就圣帝,但永恒神庭门户并非时时打开,想要打破需要突破极致,然而能够成为至尊圣帝,打破永恒门户之人,自古以來,并无多少人,不知道有多少圣帝境存在一生都无法踏入永恒神庭,饮恨而终,有人则是选择蛰伏,目标直指永恒。”

    “原來如此,那我倒是很期待了,不管怎么样,如果遇到一些不识相的,到时候一起统统镇压。”许道颜显然并沒有多在意,那些人虽然封存自己无数岁月,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是无敌,只不过如果是自古以來的累积下來,那应该会有不少人,所有的天骄帝子都集中在这一世,的确会精彩不少。

    “道颜兄,不是我们打击你,这些人都是重修了数遍,非常凝练,有些人的圣王道,甚至都可以媲美圣皇道,只有亲身经历才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可怕,绝对不容小觑,否则对自己沒有好处。”吴辰乃是兵家吴氏的骄子,并非他灭自己志气,长别人威风,一直以來,都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许道颜明白他必不会无端端这样讲。

    “哦,能够强大到何等地步。”许道颜心中好奇。

    “随手斩人皇,要知道圣皇有三个小境界,人皇,地皇,天皇,但凡那些能够自封起來,留于未來大世的人,都拥有随手斩人皇的手段,否则的话,被封印的资格都沒有,这些人都是当年那个年代,从万名帝子中杀出來的唯一少年王。”洛希圣师承儒家,一言一语都很谨慎,他不想许道颜心生大意,因为这些出世的人会非常强大,并且无法无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有自己坚定的信念,都是需要谨慎对待的对手。

    许道颜微微蹙眉,相比之下,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斩杀人皇只怕都会很困难,看來这些封印无数岁月的人,还真不容小觑:“嗯,如果现在的我要斩杀人皇的话,只怕会非常吃力,并且会有诸多危险,看來还真不能够小看这些人,的确得好好努力才是。”

    在这一刻,许道颜发现自己还需要不停地提升自己才行,否则的话,在未來的这些少年王的天下,会很难出头,在这一个大世出现,每一名少年王都是一个时代,万尊少帝中杀出來的唯一,所会分润的天地气运自然不会少,不知道会有多少少年王出世,但可以确定的人,如果能在这一世成为少年王中王,那就是万古一帝,称霸至尊,这是毫无疑问的事。

    “什么,你现在才圣贤之境,就有信心可以斩杀人皇境存在。”身为圣贤之境巅峰的要离,觉得自己能够重伤人皇境存在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许道颜如今都沒有在圣贤之境修到极致。

    “嗯,应该可以。”许道颜也只是对自己实力的一个预估,沒有想到天下情势变幻会如此之快:“当然,普通人皇的几率会高一点,如果帝子级的人皇,只怕沒有办法,毕竟有底蕴的人皇跟沒底蕴的人皇,还是差很远的,被你们这么一说,我都想要继续闭关修炼了。”

    “圣贤之境,如果能够做到这一步,已是相当了得。”雪流觞倒是对许道颜很是好看,言语间尽是鼓舞。

    “蒹葭,你还愣着干什么,大家都已经到了,还不端茶送水。”许道颜笑了笑,看向在一旁听得出神的醉蒹葭。

    在一旁孟子颜很配合地拿出自己所制的颜茶,这是晚辈之间的交流,他沒有说话,虽然许道颜是他的师弟,但他们岁数的差距始终就摆在那里。

    醉蒹葭虽然心中不甘,但也只能够咬咬牙接过去。

    她取出一些茶壶,注入圣泉水,撒一些颜茶放于其中,最后将茶壶安置在主帅营帐的火炭炉上,为众人煮茶。

    醉蒹葭举手投足,皆甚是柔美,从醉城出來的女子,茶酒诗词琴棋书画莫不是样样精通,她自有一种独特的气韵在其中。

    许道颜微微颔首,颇为享受的模样,消遣道:“蒹葭啊,要好生伺候,给众人奉茶,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