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六十八章 把茶言欢

     众人沒有想到。许道颜还真的把醉蒹葭当成侍女來使唤。就连寻欢候都不敢真的这么做。毕竟这丫头可是不好惹的。

    诸葛神华。洛希圣。吴辰。要离。龙巽。雪流觞都不由得眼皮子狂跳。许道颜这使唤起來。还真挺顺口的。众人难得有机会享受到醉蒹葭斟茶。一个个都在憋着偷笑。不敢表现出來。

    要知道就是以他们的身份也不想去招惹醉蒹葭。这许道颜要是一走。他们可要遭殃了。

    天石公倒是看得乐在其中。也喜欢跟这些小辈打成一团。都是一些极有想法的年轻人。也能够给他带來一些获益。

    苏惊圣看向许道颜。淡淡道:“当日你那三百亲兵。乃是我领出去打的仗。最后只剩下三人回來。”

    “这件事不能够怪她。刑天巫殿在这一战。损失战士已上亿。你也知道域外八大起源联手攻伐。圣皇都得陨落。那三百亲兵乃是公主殿下手把手带出來的人。她是最心痛的。”在一旁的吴辰连忙道。

    “此事我已经知道。人各有命。当日训练他们。也沒有少耗费精力。战场上能不能活命。全凭自身。沙场男儿。本该守护家园。马革裹尸是他们的宿命。”许道颜心中有些不舍。他们可都是跟自己从最卑微之时一起的生死弟兄。吴辰说得沒错。苏惊圣不停地训练他们。其实她一点都不比自己轻松。

    “他们也沒有让你失望。虽然只有三百人。但却至少战杀敌人十六万人。也不枉石蛮姑娘对他们细心呵护。照顾有加。身上的法器更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苏惊圣汇报了一下战果。也算是对许道颜一个交代。对于自己不停训练他们这一件事。几乎沒有提起。

    “如此甚好。”许道颜颔首。几句闲谈下來。茶已煮沸。醉蒹葭在一旁为众人斟茶。

    “以茶代酒。这第一杯。敬那些为了守护我九州神朝黎民百姓的战魂。”许道颜话音一落。将茶水洒于地上。

    众人连连点头。这阶段大战太过惨烈。敌人不停强攻。如果他们不死守的话。幽州防线只怕要破了。

    幽州原本就是地处荒凉。地势凶险。居住的黎民百姓并不多。常年发生战事。发展较少。都是以边戍防事为主。所以九州神朝的战略就是务必要将敌人牵扯在这一条战线之上。在这里解决一切的战事。

    一旦要战火引燃到其他大州。百姓居多。大战绵延。难免受到牵连。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九州神朝不惜一切代价。把一部分的兵力全部集中于此处。全部听天石公调配。虽然抵挡下八大起源一部分兵马的攻伐。但九州神朝损失依旧不小。也幸好他们积蓄多年。全民皆兵。才能够有惊无险。守到今日。

    “此番归來。能够见昔日故人。我心甚慰。敬大家一杯。”许道颜示意醉蒹葭斟茶。茶水甘冽。水声潺潺。他双手举杯。一饮而尽。

    “好。”众人齐齐举杯。虽不是酒。但如今战事不断。军中禁酒。以茶代之。并且乃是孟子颜所制之颜茶。其醇厚浓烈程度。不比寻常酒差。并且还能够有益身心。安神定思。消除疲乏。有助感悟。

    “幽州安定。黎民百姓安居乐业。沒有受战乱。战战兢兢。食不能安。寝不能眠。民心凝聚。共御外敌。我们敬田甜一杯。”许道颜连连举杯。倒是辛苦醉蒹葭。要不停地给每个人斟茶。差点都要忙不过來。沒好气地白了许道颜好几眼。

    “嗯。的确。田甜居功至伟。保后方不乱。安定之后。有亲赴前线。屡建奇功。不愧伏龙学院的得意门生。道颜你这个当师叔还是挺护短。几杯茶的功夫都要替你们学院的人请功。”苏惊圣嘴角上扬。噙着一丝笑意。田甜能力的确毋庸置疑。其父亲田文也在这一次。发挥了巨大作用。

    “岂敢。幽州能够守住。都是我九州神朝众将士拼尽自己性命。不惜一切代价守住此地。方能有今日。我所出之力甚微。不敢居功。”田甜如今身着戎装。头带紫金冠。女扮男装。一身战甲。眉宇间杀气腾腾。想來是这些时日上战场所磨砺出來的气质。

    几杯颜茶。许道颜向他们谈起一些事。简明扼要将自己这一阶段亲身经历说出來。与众人分享。足足说了一个时辰。

    “好了。闲话不多说。如今战事紧要。大家各司其职。各守其位。我不敢耽搁太久。差不多也要告辞了。但有一点相告。若是发现八大起源有内讧。置之不理便是。一定不要出城追击。否则的话。只会适得其反。”许道颜站起身來。昔日故人皆安然。并且实力有进展。容光焕发。都得到不小的磨砺。他也就放心了。

    “道颜。这是为何。难道之前那些流言。是你们的杰作。”天石公反应很快。关于青灯佛域中的一些消息。如今整个九州神朝上下也是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人都在讨论不休。这一件事任谁都能够看得出來。接下來八大起源必然会有一场争斗。

    “实不相瞒。正是如此。能够借噬魂古帝的手。割裂八大起源之间的联盟。的确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许道颜此言一出。在场的很多人都明白了。

    “沒有想到这竟然是出自你的手笔。好啊。你还真是越來越有本事了。”苏惊圣对许道颜倒是越來越欣赏了。

    “好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圣御帝阵的排练。就要靠大家与天石公配合。”如今在公众场合。许道颜对天石公的称呼自然都是其爵位。

    “嗯。能够与圣战帝阵集合起來。攻守有度。必然会为我九州神朝大战更增添战力。”天石公沒有与许道颜客气。

    “哎。道颜师弟的成长。还真是超乎我的想象。当年出走之时。还只是一个孩子。如今气质各方面都已经截然不同。”高子期心中不仅感慨。许道颜在伏龙学院呆的时间最少。因为身世暴露。有家都不能回。直到他为自己赢得尊重之后。依旧有无数人想要杀死他。至今方归。

    常年在外。颠沛流离。孟子颜觉得就是要这样打磨许道颜。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确也能够让许道颜大大成长。

    当年孟子颜看出邪皇的用心。如果九州神朝想要全力维护许道颜。许氏家族自然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总不能够领兵攻打九州神朝。最多从米粮的份额上缩减出來。对其进行施压。但对于九州神朝來讲。有许天行给的众多米粮种植秘术。他们都已经能够自给自足。多余出來的。无非也就是锦上添花。多多益善。在九州神朝就有农家许氏。袁氏。许氏主家能够对九州神朝的掣肘已经不多。但这样的话。对于许道颜來讲。不经历大风大浪。如何能够成长。就是邪皇年轻之时。也是备受打压。年轻气盛。需要有所压制。不然一路太过顺风顺水。毫无凶险。必然早夭。

    哪怕生命不夭亡。无形之中已是断绝了他以后的路。让其颠沛流离。行走天下。对许道颜來讲。也是一种磨砺。能给他带來极大的成长。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够拘泥在一方之地。邪皇知道。九州神朝可以让许道颜短时间成长起來。但从某种程度上也会成为一种桎梏。一种束缚。他的格局当在天下。

    邪皇的安排。一切都如孟子颜所料。

    “师兄为你高兴。”孟子颜向來少言。他淡淡一笑。

    许道颜朝着自己两位师兄点了点头。朝着众人行了一礼:“诸位。我已经很久沒有去祭拜我娘了。接下來会去石龙城陪她几天。而后就离开九州神朝。在外历练。告辞。”

    “记得。到达圣王境界。回來找我。”苏惊圣淡淡一句话。此女一身怪力。对于许道颜很是期待。

    “自然。到时候全部镇压。”许道颜轻描淡写。说得轻松。

    天石公哈哈大笑:“这小子。像年轻时候的我。”

    苏惊圣瞥了老头子一眼。天石公尴尬地笑了几笑:“不对。比年轻时候的我还要强。”

    至始至终。石蛮都沒有说话。她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许道颜。眼神中充斥着幸福与满足。似乎觉得能够这样看着他就很开心了。

    “小蛮。我们走吧。”许道颜看向她。也不知道在这些时日。石蛮吃了多少苦。他从吴小白那里听说。从他进入九州神朝后。器宗在这幽州需要什么材料。石龙商会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去提供。吴小白很多炼器材料都是石蛮千辛万苦给他找的。

    当中情分。自然都是因为许道颜的缘故。爱屋及乌。不然的话。就算吴小白有可能是器宗未來的执掌者。也不至于如此巴结。

    天石公微微颔首。他一直想要撮合许道颜跟石蛮。如今看两个人颇有几分出双入对的意思。石蛮出身虽然沒有田甜高贵。但他明白许道颜从來都不会把这些浮云过眼之名。身外之物看在眼中:“小蛮。你用我的传送阵。跟道颜回去。”

    “好。”石蛮轻轻一笑。朝着众人行礼。环着许道颜的臂膀。走出主帅营帐。

    田甜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心中苦涩。虽然她也能够看得出來。许道颜如今无心儿女情长。但两个人却因为一些外因而逐渐疏远。

    石蛮借天石公传送大阵。横渡虚空。直接降临在石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