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一击

     这一场赌。毫无疑问。是惊天豪赌。

    对于苍岚來讲。如果真的答应元宝开出这样的条件。一旦输了就彻底沒有翻身的机会。但这段时间。她的确也是无人可用了。

    苍岚心跳加速。双拳紧握。她心中迟疑。三倍赌注这也太大了。可是眼下除了相信他们。已经沒有办法了。她迟疑了片刻。这才答应下來:“好吧。就这样定了。穹奇你认为呢。”

    穹奇与苍岚两人争斗多年。他太了解苍岚了。如果对方能赢必然也是信誓旦旦。一口答应。但如果存在一定的风险。必然心生迟疑。

    因为苍兰为人太强势了。以往威势逼人的时候。都是有必胜把握。如今一看。显然她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事实上的确苍岚对于许道颜一行人了解甚少。但苍卫能够死死跟在他们身边而不投向苍南。不是沒有道理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苍岚是相信苍卫的眼光。可以跟在许道颜身边。奉其为主。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哈哈哈哈。行。今天我就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如此他是最开心的。今天就要让苍岚输得一败涂地。

    穹奇看向一旁。正是诅咒起源帝子辖下第一战将。天幽。此人手段非常。他曾经见识过。

    天幽面色苍白。他浑身毫无生气。站在那里。如同鬼魂。一对眼眸泛白。渗透着浓郁的死气。如果不是他还能动。就是个死人。身上充满诅咒的力量。让人都不想离他太近。怕会被沾染。

    这可是一尊在圣王巅峰境界的存在。诅咒起源。相当可怕。许道颜不敢大意。他上前踏去。神色凝重。一副心理压力很大的样子。

    天幽倒显得很从容。双手背在身后。面对一尊圣贤之境。一点压力都沒有。他根本不将许道颜放在眼中。相差一个大境界。杀圣贤如杀猪狗。

    “这两个人的气势。站在那里一比。高下立判。这苍岚公主的人。神情凝重。心中不定。一开场已经落了下风。必败无疑。”

    “是啊。不知道苍岚公主为什么要相信他们。进行这一场豪赌。可能真的一直输。她想要孤注一掷吧。”

    “不过苍岚公主做事向來谨慎。怎么会如此呢。”在场许多观战的人。基本上都是觉得许道颜沒有丝毫胜利的希望。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穹奇志得意满。就连旁人都能够看得出來胜负。他自然更加有信心。

    “比试可以开始了。苍东。苍西的几位兄长可要当个见证。今日可不是我欺凌苍岚。是她输疯了。也不知道谁给她出的昏招。怪不得我。”穹奇自信满满。已经觉得胜券在握。

    “这是自然。开始吧。”苍西与苍东两名年轻男子都开口了。这一件事他们也觉得苍岚做得太仓促了。其实从心里他们还都是很支持苍岚的。毕竟穹奇联合域外起源之人。对付本族人。他们心中不喜。只是沒有说出來罢了。

    圣灵演武场瞬间华光涌动。将一切攻伐会产生的波动。锁定在这一空间。不会影响到演武场之外。然而也休想有人从外界悄然出手。就是诅咒起源的人都不可能。

    天幽一动不动。意念升腾而起。许道颜便感觉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锁定自己。在第一时间。他施展《神行道隐术》。瞬间脱离天幽的锁定。让他的意念无法进行捕捉。

    天幽眉头一皱。终究是被派出來与之对抗者。如果沒有一些手段。怎么可能。想來此人出身人族刺家。身法了得。

    然而一个人再快。终究很难有比意念更快。他将圣王道笼罩在自己周身。形成一道独特的领域。充满了诅咒。阴险。怨毒。一旦进入他的领域。根本很难承受。

    许道颜也能够看得出。一旦接近天幽。必然就会被诅咒。一念之间。若是寻常圣贤必然会一击之间。被杀死。毋庸置疑。

    然而许道颜识海之中。炼入阴阳咒珠。如果自己拥有咒术。可以提升威能。若是沒有。也能够对诅咒有极大的抗性。非同小可。

    他将五大圣道催动到极致。悍然出手。澎湃的五行圣道与鸾凤五行甲结合。他几近道隐。与天地结合。气息全部消失。哪怕是穹奇也不由得心头一震。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够在圣贤之境。修炼到这等地步。的确少见。

    斗战破阵枪在许道颜五大圣道催动之中。近乎无视领域。一枪贯穿。诅咒起源擅长咒杀敌人。肉身孱弱。领域也不是以防护为主。而是以诅咒为先。一旦步入领域。就会受到诅咒之力的侵袭。

    许道颜速度之快。让人匪夷所思。哪怕天幽一时间也难以反应。毕竟这可是《神行道隐术》。來自永恒神庭的古术。无数人趋之若鹜。

    噗。

    众目睽睽之下。天幽的额头被许道颜一枪贯穿。魂魄被绞杀得粉碎。这一击异常惊艳。就连穹奇都一脸震惊拍案而起。感到难以置信。

    “什么。他竟然杀死了天幽。这可是圣王境界的巅峰啊。”

    “一击必杀。他只怕是拼尽自己的全力啊。”

    “此子还真是果断。不惜一切代价。把希望聚集在这一击之上。拼死也要斩了天幽。”

    “天幽只怕觉得一尊圣贤之境。根本抵挡不住他的诅咒。”

    “速度太快了。诅咒起源擅长隐藏咒杀。而不是正面对抗。”

    “你们看。此子显然也不好受。”

    刚才那些说许道颜必败无疑的人。感觉面上无光。好像被打了几巴掌一样。鼻青脸肿不再多说。在场的人支持苍岚的人还是不少。

    许道颜冲进他的领域。其实本无大碍。但他却七窍中流出黑血。满地打滚。身上一股诅咒的死气在弥漫。渗透到生命本源当中去。穹奇面目狰狞。疯狂愤怒咆哮:“给我死。”

    苍岚都不由得站起身來。心中充满担忧。那天幽的诅咒非常可怕。哪怕是她都要小心翼翼。进行抗衡。许道颜只是圣贤境。如今只希望他能够坚持下來。她看着许道颜。双拳紧握。心中默念:“给我活下來。你不能死。”

    如果许道颜一死。就是平局。只见他在地上滚來滚去。发出可怖的惨嚎之音。让众多围观之人万分惊悚。看來以后遇到诅咒起源的人千万要小心。许道颜给人感觉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亡。时隔一刻钟的时间。最终还是缓过劲。站了起來。

    此刻的许道颜浑身大汗。身躯绵软无力。站在原地。好像经过生死大劫一般。令人心惊。

    元宝嘴角抽搐。眼皮子剧烈狂跳。心中骂道:“娘的。这小子也太会装了。这演技堪称一绝啊。如果本佛爷不知道底细还真要被你给骗了。”

    在一旁的吴小白则是在看着自己指甲缝里面有沒有灰。很是从容。看看四方。觉得这里的风景秀丽。处处好风光。天空中那几朵云彩格外美丽。远方山脉绵延如龙。甚是壮观。

    许道颜的实力他太了解。这种程度的诅咒对他來讲根本不算什么。如此表现。必然是有他目的。

    许道颜摇摇晃晃。勉勉强强飞出圣灵演武场。來到苍岚面前。躬身一礼:“不辱使命。请公主允许我再战。”

    “要不要换人。你现在的身体状态可以吗。”苍岚眉头紧锁。显然很是担忧。许道颜此番能够存活下來。纯属侥幸。

    “不必。苍岚公主赐药。让我恢复一下伤势即可。这点诅咒还是可以支撑。”许道颜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坑苍岚一点药。

    “好。”苍岚拿出一瓶圣王级的丹药。郑重道:“此药对消除诅咒有大用。我怕刚才天幽的诅咒给你留下道伤。”

    “多谢。”许道颜取出一颗消除诅咒的圣王级丹药。装模作样吞下去之后。咳出一大口黑血。然后身体生机迅速攀升。过了两个时辰。又恢复到巅峰状态。

    看到这一幕。很多在场观战的人都感到匪夷所思。沒有想到此人竟然还敢再战。简直不要命了。刚才可以赢就已经非常算命大了。

    “哼。我要再战。”许道颜又降临到圣灵演武场上。手持斗战破阵枪。

    穹奇觉得他派诅咒起源的人迎战就是一个错。此人一身战甲他原本以为对方肉身强横。故而让诅咒起源进行咒杀。可轻松取胜。谁料他竟是一名刺客。当即他看向屠圣起源的第一战将:“破狼。你在速度一道上。可有把握胜他。”

    “此人应该是刺家聂氏。修炼的乃是《神行道隐术》。此术哪怕是在永恒神庭上都是被称之为至宝。我压制他一个大境界。速度上应该有所优势。感知上相对來讲。会比他更敏锐。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圣皇境的存在我都杀过。区区一尊圣贤境的存在。根本不成问題。”破狼身着黑色战甲。气息若隐若现。于身法上的造诣也非常了得。自其双手上是一对弯刀。寒芒流动。不知道沾染多少强者的鲜血。就连人皇之境他都能够曾经拼死击杀。

    “好。取他首级。”穹奇大怒。他面目狰狞。第一战竟然失利。而且只差那么一点。都感觉许道颜快要断气了。沒有想到由慢慢爬起來了。

    “是。”如今穹奇与各大起源帝子关系交好。他们辖下的第一战将。都会遵从其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