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利诱

    “这回他必死无疑啊,刺客对刺客,实力相差一个大境界,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不错,对付诅咒起源这等肉身孱弱,不擅长贴身搏杀之战者,他还有胜算,可是面对这种同样是可怕的刺客,根本毫无胜算,”

    “这小子已经是个死人了,相传这破狼连圣皇都刺杀过,”

    破狼从天而降,他双手持刀,锋芒流动,眼眸中寒光凛冽,在他身上都不知道沾染多少人的鲜血,有一股骇人的杀机,只有手刃无数强者之后才能够养成的一种杀气,

    苍西与苍东的两名男子一声轻叹,谁都能够看出许道颜是一个好苗子,刚才那一战能胜,拼着致命一击,运气使然,但自身也是有一定的实力与魄力,只可惜了,如今同样是刺客出现,还压制他一个大境界,根本沒有悬念,如果再等一些实力,将其培养成圣王之境,未必不能够与之一战,

    “开始吧,”两人齐齐开口,他们原本就是一个见证,虽然他们有心偏向苍岚,但众目睽睽之下,无数灵族子民见证,根本不能够丝毫的袒护,只能够公事公办,

    破狼身躯一动,满天的黑影,让人眼花缭乱,难以琢磨,其身法之快,让在场那些观战之人连连惊叹,

    “相传屠圣起源专门斩杀无上存在,非常可怕,这一起源的历史虽然沒有像各大起源那般悠久,但却不容小觑,”

    “这等身法,只怕也是与《永恒神庭》息息相关,”

    许道颜立于原地,岿然不动,他月眼阳眸早就看破一切虚妄,敌人的行动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只不过他却不能够表现出來,因为刺客的感知是异常敏锐的,他知道自己要做出什么样的表现,才是让敌人觉得自己锁定不住他,

    “哼,终究只是圣贤之境而已,哪怕掌握《神行道隐术》也明白感知不如我,只能够在我攻伐的瞬间凭借着自己的反应躲避攻伐,寻求反击,此子倒是有不小的攻伐经验,只是纵然如此又如何,今日我就要让你看看圣王与圣贤之境的差距,”破狼施展身法迷惑许道颜,显然他也认可许道颜实力非凡,竟然偶尔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影,这根本不是寻常圣贤境刺客所能够做到的事,

    然而这只是偶尔而已,两人对峙,高手对决,尤其是刺家,只需一招就可以定胜负,

    生死立判,

    一刹那的恍惚,就要死于非命,

    许道颜在最关键的时候,他故意将注意力放在另外一边,想要出手,只是刹那的时间,他一副察觉到不对,动作停滞了片刻,对于破狼这种高手來讲,只能能够清楚地把握战机,在之前那一瞬动了,

    许道颜手持斗战破阵枪,一切得逞,瞬间的反应,朝着相反的方向,对破狼刺杀而去,两人极速击杀,根本避闪不及,就连破狼也不曾料想,此子竟然早就看破他的行踪,

    噗,

    一枪破脑,他双眼瞪圆,致死都难以置信,许道颜竟然把握住他的行踪,并且佯装出失误的样子,是破狼根本想不到的,

    斗战破阵枪在第一时间,撕碎了他的魂魄,血浆迸溅,斗战破阵枪长度占据优势,许道颜手握枪尾,斜刺而出,立身于原地,一动不动,

    刺家之间,一击不中,非死即伤,两把圣王级弯刀虽然锋芒,威力巨大无比,可将人分尸数段,但都只差一点才能够碰到许道颜的身躯,显然是在武器上他占据优势,以及破狼并沒有将许道颜当成一尊圣王境高手來对待,

    许道颜在击杀破狼之后,并沒有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而是满头大汗,一直压抑着体内的伤势,弹指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嘴里咳出一大口血,显然已经不想再战,他松了一大口气,双目黯淡:“我不惜燃烧自身本命精元,施展天寻秘术,早就已经捕捉到他的踪影,赢了,三局两胜,足够了,今日能赢,实在大幸,”

    “什么,怎么可能,”穹奇勃然大怒,直到破狼死,他还觉得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象,

    在场灵族的子民看着这一幕,倒抽了一口凉气,一尊圣贤之境,居然有这般手段,两次都是一击必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就连苍东,苍西两位太子也惊讶得说不出话來,这苍岚公主请來的圣贤天骄未免也太过逆天了,对于战机的把握太过精准,并且把握住对方的心理,这是非常难做到之事,

    “沒什么不可能的,穹奇,我们赢了,记得把赌注送來苍南,三个月后再战,”苍岚站起身來,也为许道颜捏了一把冷汗,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赢了,虽然付出的代价巨大,但她却能够补偿,无论如何算是给她出了一口恶气,并且直接让苍南与苍北之间的局势又再度回到了原点,

    “不是还有第三场吗,”穹奇嘶吼,这一场是必输无疑,但许道颜必须死,他这口气咽不下去,竟然两场都被他赢得如此惊险,这样的人,一定要让他死,否则的话,三个月后踏入圣王之境,对自己会是一个不小的障碍,

    “你还真以为我们打算完胜你们,想太多了,圣贤之境,对上圣王之境,不死已是大幸之前也就是随便说说的而已,如果沒有值得冒险的东西,谁会真的去战三场,”元宝在一旁嗤笑起來,一行人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吴小白在一旁附和,道:“你们在场的可都是圣王巅峰之境,谁想去送死,”

    “第三场,如果你们能赢,十二倍赌注,敢不敢,我要求此人出战,只要你能赢,我就十二倍赌注跟你们赌,你们输了,照样拿三倍赌注,敢不敢,苍岚这一战对于你來讲,利大于弊,像这种以小搏大的机会可不多,”穹奇输得不甘心,竟然自己提升赌注,只为了想要杀许道颜解恨,

    “穹奇,你想太多了,这样的人才,我只要努力培养,踏入圣王之境,三个月后再战,赢你轻而易举的,如果他死在这里的话,三个月我拿谁來和你斗,”显然苍岚并不想让许道颜继续犯险,如今扳回一城,已经足够,他心满意足,

    “笑话,那小子,我只想问你一句,十二倍赌注,敢不敢,如果你能赢,这一件至宝就是你的,”穹奇并不理会苍岚,以利诱之,自其手中有一道五色灵根,他嘴角泛着一丝冷笑道:“我知道你修炼的乃是与五行相关的圣道,这五行灵根乃是我从万灵根源所得,此物一旦炼入体内,对于自己以后修炼会有多大的好处,不用我多说吧,当然想要获得这五行灵根是你必须赢得第三场,代价可能就是死,当然你还是有活下來的机会,只是比较渺茫而已,你敢不敢呢,”

    穹奇用激将法,他冷冷地看着许道颜,果然,此话一处,许道颜双眼就流动着贪婪的光芒,看着五行灵根,

    在场众多灵族的子民一片哗然,沒有想到为了吸引许道颜最后一战,穹奇竟然连五行灵根都拿出來,这可是非常珍稀的至宝,

    “不要跟他打,五行灵根虽然稀缺,但我苍南宝库里面还是有,我给你就是,”就在这时,苍岚开口了,

    穹奇脸色阴沉下來,对他來讲,五行灵根用处不大,可以拿出來当诱饵,沒有想到苍岚竟然会如此,他冷笑道:“万灵根源所能够培育出來的五行灵根少之又少,但我相信你苍南宝库里面也有,可我这灵根可是接近净瓶圣祗所在之地,孕育而生,觉得珍稀故而随身携带,时不时拿出來与众人欣赏,里面所蕴藏的威能,也不是你那里所能够比拟的,想必苍南那被丢在宝库里面的灵根,品质沒有我这般出彩吧,”

    穹奇催动五行灵根的刹那,只见其自主发出盈盈华芒,方圆十万里的五行之气疯狂被其吞噬,天上地下,万千虚空,处处汲取,看來穹奇所言不虚,就连苍岚都不由得脸色一变,这等品质的确非常稀有,她看着许道颜:“你只是圣贤之境,我苍南宝库中那五行灵根已经足够你用,他的你不一定能够驾驭得住,而且天地灵根,只要好好温养,未必就不能够比他的强,”

    显然苍岚不想让许道颜中计,拼命阻止,这让穹奇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许道颜显然很挣扎,如果这五行灵根是接近净瓶圣祗所在之地孕育而生,必然不凡,定会受到些许影响,但这已经足够了,

    在场许多灵族的子民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五行灵根,而且还是接近净瓶圣祗所在的紫竹林边缘孕育而生,想必非常不凡,此物一旦得到,可有大机缘啊,”

    “不错,这小子已经动心了,就不知道有沒有那个勇气赌这一把,毕竟前两场他都赌赢了,这第三场,非同寻常呐,”

    “要是我肯定就拼了,”一些來自苍北的子民连连煽动,就是想要让许道颜脑子一热,答应下來,死在这圣灵演武场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