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七十六章 五行灵根

     在场众多灵族的子民议论纷纷。更多的言语是煽动许道颜与穹奇太子一战。他又何尝不知这些必是穹奇太子之人在造势。

    就算这些人不在旁边唧唧歪歪。他也会出战。只不过这戏还是得演下去。他低头沉思。左右考量。心中犹豫。

    “哼。我能够看得出你有大志向。如果你敢应战。并且能赢。这五行灵根就是给你的。要知道除却在紫竹林深处沒有被发现的五行灵根。如今在鸿蒙起源也只有我手中才是最上品的。”穹奇继续利诱。因为灵族有灵族的规矩。输了就是输了。除非对方同意再战。否则的话自己真的不能够强迫。

    穹奇太子一口子赌在心里。不吐不快。今日他一定要杀死许道颜。否则的话。心有不甘。

    “我怎么会知道你输了会不会赖账。毕竟东西在你手里。嘴上说说的。到时候你不拿出來。无非丢了点面子。谁都拿你沒办法。”许道颜下定决心。一副拼了的模样。并且摆出市井小民的姿态。讨价还价。

    “哼。小人物终究是小人物。就你这格局。竟然还怀疑我会言而无信。我乃苍北太子。五行灵根虽然珍贵。但也不是可望而不可及。我自然不会赖账。你不必担心。”穹奇冷笑道。

    “刚才还说我大志向。现在又说我小格局。你要不愿意就算了。反正对于我來讲已经赢了。足够多的好处。五行灵根苍南也不是沒有。就算品质差一点。对我來讲也有不小的用处。”许道颜一副不是很想应战的样子。生怕对方耍赖。

    “你不会怕我食言吗。苍东与苍西两位太子。乃是这一场比试的监管者。我把五行灵根交到他们手上。这样你总算放心了吧。”对于穹奇來讲。他根本不担心许道颜会将这五行灵根带走。两次能赢。基本上纯属侥幸。这第三场战已经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好…咳…”许道颜心情一激动。突然嘴里吐出一大口血來。脸色灰白。差点立足不稳。他虽然很想要。但身体受创。显得有点艰难。在这一瞬间神色又有些迟疑。

    “怎么回事。”苍岚沒有想到在这种情况。许道颜竟然还能够答应。她心中震惊。连忙问道。

    “我刚才动用天寻秘术。伤及本源了。你要让我恢复过來。才能应战。”许道颜非常重视的模样。苍岚想要阻止。但也无可奈何:“这五行灵根实属难得。正如他所说。在整个鸿蒙起源只有他手上才是最上品的。我一定要得到。”

    “这是自然。你一个圣贤之境。难道我还会让圣王境车轮战斗你不成。你很识时务。知道此物难得。值得你冒一次险。”穹奇见许道颜又担心这又担心那的。就知道此人格局不高。有点小际遇。也算是有些本事。但终究只是小人物而已。不过如果在苍南被培养起來。以后就难说了。不少出身不高之人。一步步走上來。有了足够的资源与背景。实力都是相当可怕。

    许道颜了解。像穹奇太子这个地位的人。看人自有一套方式。这样的表现。绝对会让他更看不起自己。这就够了。

    其他那些圣王之境也能够知道。许道颜之前能够赢前两把只是巧合而已。

    第一场赢在诅咒起源的天幽大意。被其近身一击必杀。几乎是沒有全心防护。

    第二场赢在屠圣起源破狼轻敌。以为志在必得。却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暗中施展秘术进行捕捉。骗他入局。凭借着武器的优势将其一击必杀。

    两场比试许道颜都身受重伤。接下來的第三场只要他们认真对待。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苍岚蹙眉。这一答应下來就不能反悔了。她又拿出能够恢复自身本源受损的丹药。许道颜装模作样服下一颗之后。迅速调息。足足耗费三天三夜的时间。这才将受损的本源修复。等得穹奇都有些不耐烦了。

    元宝本來想要去设一个赌局坑大家一把的。但想一想重头戏还在后头。现在也就不要那么张扬了。许多人都很期待。许道颜如何应对这第三场。又能够怎么赢。

    这么长时间才将受损的生命本源修复。可见许道颜的根基并不怎么样。有丹药辅助还要耗费三天三夜的时间。这让那些各大域外起源的战将。看他更不起眼。许道颜想要达到的目的。都已经达到。

    “伤势恢复好了吧。”穹奇太子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可以了。”许道颜站起身來。

    “哎。你小子就是爱逞强。爱冒险。连我都打不过。他们派上來的那些人我都沒有一半的把握能够战胜。”元宝看着许道颜。一脸的无奈。看他感觉像是上了断头台一样。

    “你要小心啊。他们肯定是做好完全的准备。如果你死了。我会每天给你烧柱香的。”吴小白也很配合。神情尽是担忧。

    “呵呵。你们不用担心。这位小兄弟可是一连赢了两场。怎么会输呢。”听到吴小白的话。让穹奇太子笑容灿烂。他们是同一拨人。想來对对方实力最了解。

    这些时日。穹奇太子与苍岚之间的争斗。连连胜利。压制得她再也难以喘过气來。苍南之中。则是有不少人在暗中观察风向。

    如果苍岚再继续这样输下去的话。会在苍南中地位不保。而整个年轻一代中找不出苍岚这般有能力与之对抗之人。

    到时候不说收服苍南。至少能够为己所用。这些年來。苍东与苍西不沾染彼此之间的争斗。慢慢坐大。但两位太子也都是与世无争的性格。若是穹奇有什么要求。大部分他们也就允了。

    苍岚不一样。往往能够看出穹奇一些目的背后的意义。与其抗争。让穹奇很多事情上的进展都极为不顺利。这些年來。两个人从暗斗改成明争。各掌一方土地资源。尤其苍南向來比苍北要富饶得许多。

    可是苍北尚武。在综合的武力方面。苍南又不如苍北。各有优势。苍岚被成为苍南的明珠是因为其手段凌厉。非同小可。更擅长商业发展。将整个苍南发展得异常富饶。与各族商会之间关系变得异常紧密。

    哪怕苍北武力更胜。但这些年來穹奇太子都对苍岚公主奈何不得。两个人打得翻天覆地。苍岚还略占上风。

    有八大起源出手帮忙之后。基本上就彻底压制住苍岚公主。一吐胸中郁闷之气。穹奇就是想要一步一步。逼得苍岚束手就擒。再也不会想着与他抗争。那也就达到他的目的。

    原本今日一战。就是压到苍岚的最后一战。却沒有想到被许道颜扳回一局。为其重拾信心。并且把之前所输的都赢回去。两个人又再此平局。

    辛辛苦苦所累积的一切。却又这样眼睁睁地看他溜掉。穹奇对于许道颜的愤怒可想而知。沒有一巴掌拍死他就算是忍得住了。

    如今虽然输了。但不杀许道颜实在难解他心头之恨。并且如果让苍岚培养起來一些新人的话。那么以后对他就是大大的不利。

    他这也是想杀鸡儆猴。告诉所有人。想要为苍岚做事的人。全部都得死。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斩杀。沒有一个人能够活着。

    许道颜自然也知道他的用意。他睁开双眼。重新回到圣灵演武场。

    苍岚双拳紧握。对于元宝跟吴小白这两人。出战前也不说些吉利话。心中更是暗恨许道颜不懂得见好就手。已经侥幸胜了两场。这第三场想要胜出只怕沒有那么容易:“实在太托大了。穹奇此人非常奸诈。如果沒有必胜的把握。他根本不可能拿出五行灵根。这些年我实在太了解他了。”

    “沒办法。这小子就是这么贪心。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我们赢了就好。至于他这第三场是死是活。也不太重要。”元宝完全不担心许道颜的安危。

    “说什么混帐话。这简直就是在送死。”苍岚大怒。在对面的穹奇则是笑容灿烂。不管怎么样。这应该是苍岚的一大心腹。斩杀就好。

    “苍岚公主怎么能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吴小白则是比较中肯。顿了顿:“虽然赢的几率渺茫。但终究还是有胜率的。”

    “说得沒错。苍岚。你都信不过自己的人。”穹奇大笑。

    在场很多苍北的人也哈哈大笑了起來。他们都很得意。许道颜在他们眼中如同死人。沒有太大分别。

    “诸位。有谁愿意帮我拿下这小子。”穹奇不想再自行决断了。看了两场比斗。显然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清楚许道颜的能力。

    “我來拿下就可以。屠圣起源与他同是刺客。被预先看穿了踪迹。死是理所当然。诅咒起源则是死得太冤枉。不过我鬼神起源可沒有那么好对付。”一名男子。自其身上。有阴阳二气在流转。此人來自鬼神起源。在圣王巅峰之境。其血可招引鬼神。为己所用:“我正好也缺一个手下。刚好将其夺舍。给我充当护卫。”

    “夺舍。对了。如果用鬼神起源的夺舍之法。那么他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沒有了。”苍岚站起身來。脸色苍白。这一次许道颜很难再有侥幸之法了。

    “开始吧。让我期待一些你的表现。”穹奇的眼神很冷。看着许道颜就像看死人一般。

    “开始。”苍东与苍西的两位太子在这个时候只能够公事公办。许道颜实在太贪心了。一个人不管运气再怎么好。也沒办法好到这等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