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八十八章 万恶之法

     灵族上上下下。热血沸腾。这些时日。域外帝子战遍整个苍之穹。年轻圣王一代无敌手。沒有想到许道颜作为一尊圣贤之境。居然能够把碧落起源的帝子打到如此地步。他们自然心中振奋。

    在苍之穹除却穹奇。苍岚之外。都无法与他们对抗。

    灵族年轻一代。实在被打压得太惨了。穹奇太子看到这一幕。睚眦欲裂。这才知道。原來当日许道颜是假装出來的。其实他的实力原本就可以轻轻松松斩杀那些圣王的存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落入对方的圈套。被骗得团团转。

    他气得一口黑血吐了出來。十分难受。碧落起源的帝子战力有多可怕。他是知晓的。就连杨戟都打不赢的话。其他域外起源的帝子也不由得蹙眉。他们彼此之间。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我來与你一战。”万恶起源的帝子从中走出。他的手段鬼神莫测。让人防不胜防。显然其他起源的帝子也同意由他出战。

    “诸位域外起源的帝子。你们可想好了。”许道颜立于圣灵演武场。沒有丝毫要休息的意思。

    “这是自然。”得到众多域外起源帝子的同意。许道颜也就放心了。

    “出手吧。”许道颜手握斗战破阵枪。神色平淡。万恶起源的手段。他只了解一点。并不多。

    “你不休息恢复一下吗。”万恶起源的帝子。名为魔鸠。他的眼眸中暗藏着万千情绪。让人根本看不透。

    万恶起源。最为复杂。这是一个养蛊的起源。沒有血脉。沒有秩序。唯有力量。

    在这个起源。随时都有人在造反。不停有人在称王。毫无疑问。他们无时不刻都在进行内耗。彼此之间。不停争斗。不停厮杀。直到有一尊无上的存在。将所有全部镇压。听从其号令为止。

    他们不要一万头虫。只要一头龙。龙是要靠自己杀出一条无敌的血路。

    不得不说。在这一起源的人都非常强大。他们都是天生的斗士。为了壮大自身。为了镇压四方。这种近乎养蛊的方式。让这个起源几乎难以有弱者的存在。

    “不必。多谢。”许道颜发现。这些域外帝子格局不低。不会咄咄逼人。也不会趁火打劫。比起穹奇太子。自是更高一层。

    “那你可要小心了。”魔鸠一步踏出。双眸中。千万情绪笼罩在这圣灵演武场。一张张诡异而由扭曲的面孔。或哭或笑。或怨或恨。或哀或怒种种。形成一种场域。让人置身其中会有一种心浮气躁的感觉。似乎自身的情绪也会受到影响。这一种细微的影响。却足以致命。

    许道颜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种很可怕的手段。一旦有人被他的场域所影响。内心的情绪就会被无限扩大。

    在他的心里。自己的母亲被单于雅丹所杀。始终就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扎在心里。这场域的力量竟然可以在无形间。能够勾动自己内心的愤恨。最深处的恨。就如同一道泉眼般。不停地涌出。让自己的恨意无限扩张。有一种让人难以自控的趋势。

    许道颜心中熔炼入天正古纹。自能够镇压一切。但他想要感受魔鸠的术法。到底有何神妙。并不去掌控。而是任其发展。

    他发现自己内心的愤恨开始不停地在转化。形成一种剧毒在侵蚀自己的内心。这是一种情绪所产生的毒。蚕食自身的魂魄。会让自己理智逐渐丧失。最后状若疯魔。受对方掌控。这一种内心深处的缺口。所产生的剧毒。足以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原來如此。万恶起源。掌握了世间有灵之物内心的恶性。从而进行利用。这等术法的确了得。”许道颜还是第一次接触万恶起源。虽然之前已经有些许了解。对于他们这种术法。他还是发自内心的惊叹。如果不是自己炼化天正古纹。烙印在自己心脏之中。这一战胜负还真的难料。

    魔鸠可以感受到许道颜的神志似乎被侵蚀。一股滔天大恨在涌动。他手中拿出一张玄妙的符令。全力催动。圣王道的融入。让许道颜那一股恨意冲霄。双眸之中充斥着愤怒与嗜杀。苍岚眉头一挑。道:“他心中有恨。有大仇。不好。万恶起源。最擅长掌控人心中恶念。如果再这样下去。就危险了。”

    在场许多人都受到不少的启发。就连许道颜自身也有些增益。

    当一个人内心有了缺口。就有破绽。魔鸠闭上双眼。引符令想要将许道颜一缕魂魄引出。炼化在那一道符令中。然后将其掌控。这并非是夺舍。而是一种控制他人的本命真魂之后。让对方乖乖听从自身的命令。不得不从。

    许道颜细细地感受了一遍之后。体内的威怒圣道波动开來。将那些浓重。近乎疯狂的负面情绪全部冲散。使得自己沒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魔鸠原本进行得非常顺利。但却被许道颜意念这一冲击损伤到魂魄。嘴角溢血。那一道符令更是直接炸碎。他神色震惊:“怎么回事。明明已经牵引住了。”

    “不得不承认。你万恶起源有点手段。但这远远不够。也许是你修炼得不到家。”许道颜一步踏出。下一瞬间斗战破阵枪就直指对方眉心。

    枪芒凌厉。战意冲霄。魔鸠知道。这种掌控术法对许道颜无效。他也就放弃。自其双手上。乃是由一尊万恶起源精通近身搏杀之道的圣帝所留的手套。炼制它的材质特殊。可硬撼诸多法器。

    这手套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倒勾。异常锋利。上面淬满了剧毒。一旦被抓破。剧毒就会渗透入对方的体内。使其根本难以支撑。这是一种能够对身体以及魂魄造成巨大伤害的毒。

    许道颜月眼阳眸何等厉害。扫一眼就知道这手套非常可怕。绝对不可大意。战枪挥舞。如神龙摆尾。一记横扫。呼啸之音炸裂空间。

    魔鸠并不硬撼。他微微屈身。连忙躲过。直逼许道颜而來。只要两者能够贴身搏杀。他就有机会将其制服。

    “万念掌。”

    他迅速逼近。一掌万念。若是意志不坚定者。瞬间心生万念。出神恍惚间便可致命。世人情绪近乎都被掌握其中。但他心志坚定。根本不受影响。这万念掌更多的是与手套配合。以其影响敌人心志。以手套上的剧毒使敌人致命。

    许道颜知道。虽然魔鸠擅长掌控他人情绪。但不代表他贴身搏杀的实力就弱。相反在万恶起源这样的地方。无时不刻都会被刺杀。无时不刻都会被挑战。早就在方方面面都已经将自身磨砺的异常强大。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理解的。

    他手上的神秘手套淬有剧毒。许道颜根本不想与之硬撼。他抽身而退。《神行道隐术》速度之快。世间罕见。使得魔鸠那一掌瞬间落空。

    “阴极。”许道颜的月眼催动。一道黑洞在魔鸠的身旁显现。想要将其撕扯进去。一股阴寒到极致的诅咒。缠绕在他的身上。只要被黑洞卷入其中。那将会堕入无尽的深渊。再也难以挣脱。

    如今许道颜对于咒术的领会虽然还不是那么深刻。但月眼的提升。却使得此术的威力大大增强。

    饶是魔鸠也不由得被吓出一深的冷汗。自他身上那黑色的战甲猛然一震。将阴极所产生的黑洞生生抚平。

    许道颜有些诧异。不知道魔鸠身上那黑色战甲是何來历。似乎有镇压诸多术法之效。

    他阳眸再度催动。

    “阳极。”

    一道细不可察的华芒贯穿着魔鸠眉心而來。这是对人魂魄正面的摧毁。同样。在他身上的黑色战甲形成一道神秘的禁制。化去阳极的攻伐。

    许道颜知道。寻常术法的攻伐。都会在魔鸠身上的黑色战甲抵挡住。而与他贴身攻伐则会受到他那神秘手套的威胁。上面的剧毒虽然不是不可化解。但却沒有必要给敌人可乘之机。

    他收起斗战破阵枪。手握阴阳圣弓。气息急剧攀升。风雷正法箭抽取而出。这一次许道颜沒有隐匿出自己的身形。而是动用月眼阳眸的力量。施展幻界。

    瞳术。就算是魔鸠身上黑色战甲再如何厉害。依旧无法避免。跌入其中。万相丛生。在这一刻。他感觉自身仿佛跌入五行世界。五色弥漫。幻界伴随着许道颜意念变化。都会不一样。

    四周。有数十尊许道颜手持阴阳圣弓。瞄准他。根本多无可躲。避无可避。让魔鸠根本分不出谁是真谁是假。

    这种情景给人内心产生巨大的压迫。这一箭之威有多可怕。他是知晓的。

    他身上的黑色战甲。禁制催动。镇压一方。使得幻界也受到不小的冲击。

    只见有二十來尊许道颜的身影被驱散。自其体内圣王道之强大。的确让人匪夷所思。但他终究也只能够做到这个地步。除非他心志坚固。以意念破开幻界。否则的话。只会被陷入其中。难以抗衡。

    嗖。

    许道颜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