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九十四章 悬赏追杀

    鲛龙女长时间在蜃楼中,对于这里的人和事非常了解,她也不希望许道颜一行人因为这些小事而招惹麻烦。

    “无妨,我与他无冤无仇,做生意本该如此,我想找谁接待还不成吗。”许道颜并不在意,他并沒有将玄丞相这一件事放在心上,而是询问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事:“最近这天之海可有什么大事。”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公输氏与域外帝子一脉走得极近,他们在天之海中寻找机缘,一路上斩杀不少年轻一代,很是霸道,在此地,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对于我们蜃楼來讲,自然是逢人便笑,毕竟开门做生意也不好去得罪,其他一切如常,域外起源沒有入侵之象,倒也稳固,承蒙道颜公子关心,无碍。”鲛龙女盈盈一笑,容颜璀璨,她气息轻柔,让人甚是想要亲近。

    “嗯,也罢,我们也只是将这里当成一个传送站,也想去天之海走一走。”许道颜觉得鲛龙女为人不错,既当她是朋友,來到这里便见上一见,也沒有多想。

    “言武公子,还记得当初我说要给你做媒的事情吗。”鲛龙女笑问了一句。

    “……鲛龙女还是不要开玩笑了。”许道颜赧然,此事与华言雪有关。

    “我可沒有跟你开玩笑,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与那言雪姑娘可是成为好朋友了,你们离开之后,问她说与你又有几次相遇,你还特意为她到医家华氏中帮她大忙,她心中甚是感激,只恨不能以身相许。”鲛龙女眼神中带着些许好奇与挑逗,她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道:“其实言雪姑娘性情含蓄内敛,沉默寡言,外冷内热,很多东西都存于心间,她与我往來书信不少,如今她在九州神朝地石王城的战场给伤兵治疗,名望极高,可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女神,你就不怕她被人抢走吗。”

    “鲛龙女说笑了,我与言雪姑娘只是纯粹的朋友,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许道颜连忙摇头,以华言雪的性情,自然不可能说出恨不得以身相许那样的话,只怕有不少是鲛龙女自己添油加醋。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罢了,她的心酸事原本要说于你听,如今看來,我还是三缄其口咯,只可惜我与她离得太远,蜃楼有事一刻都离不开我,无法帮她,许多苦也只能够由她自己独自承受,想一想真是让人心疼。”鲛龙女以退为进,低眉顺眼,很是难过的模样。

    “沒关系,鲛龙女乃是至情至性之人,若言雪姑娘真遇到困难的话,你一定会全力相帮,这一点我还是相信的,你们既然都已经成为好朋友了,我有什么可担心。”许道颜又何尝不知道鲛龙女在欲擒故纵,他乐得顺水推舟,让鲛龙女恨得牙痒痒的。

    “言雪姑娘有些书信提到言武公子,你真的不想看吗。”鲛龙女沒有办法,只能够又回头提一句。

    “也不是不想看,先保留在你手里,过个一千年,一万年,再看年轻时候的事,不是很有趣。”许道颜的话,让鲛龙女满头黑线。

    “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莫不是你还想要让言雪给你守个一千年,一万年。”当然这句话鲛龙女沒有说出口,她觉得许道颜实在太滑溜了,抓不住,也就不替华言雪操这个心:“罢了,罢了,等过了一千年,一万年你想看到时候说不定得付出巨大代价呢。”

    “哈哈,到时候我愿意。”许道颜笑容灿烂。

    许道颜与鲛龙女聊天时,暗中有人盯着他,正是当日那公输氏三名天骄的父亲,如今皆已是圣王巅峰之境,实力异常强大。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买到玄丞相的消息,他们就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的确是言武不假,一看到杀子仇人,他们心中仇恨之意攀升,杀机弥漫。

    “这小子,终于抓到他了,当日费尽心思都找不到他的下落,沒有想到他今日他送上门來,简直自找死路。”一名男子,神色狰狞。

    “我要去杀了他。”另外一名男子,杀气冲天。

    “不要冲动,在这里杀他沒有好处,蜃楼必然会全力维护,我们真在这里把他们给杀了,不顾蜃楼的颜面,到时候家主都会杀死我们,给蜃楼一个交代,此子身份了不得,玄丞相也嘱咐过,绝对不要把他透露出來,不然他也要遭殃。”最后一名男子连忙阻止,毕竟对于蜃楼來讲,开门做生意连客人都庇佑不住,以后谁还敢來,男子沉声道:“我们要神不知,鬼不觉把他们杀死,让人无迹可寻,不管怎么样他们始终要走出这蜃楼的。”

    他们知道,在蜃楼里面沒有办法将其击杀,唯有等他们离开这里才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哼,他能够有什么身份。”第一名男子显然很不屑。

    “苍穹商会会长苍叶郑重交代,并且此子來蜃楼的一切费用,全部由苍穹商会承担,可想而知,苍穹商会掌握着整个灵族的资源,哪怕是万族各大商会都要与其较好,连苍穹商会都要如此巴结这小子,可见他背景有多惊人。”此言一出,前面两名中年男子立即镇定下來,觉得言之有理,杀这种人绝对要无声无息,不然的话,绝对要引火烧身,要么就是直接以公输氏之名将他们斩杀。

    “不管怎么样,杀子之仇,绝对不能够轻易就将其放过,如果杀不死他,就动用公输氏的力量,他身份真有那么惊人的话,等亮出身份來再说,我就不信苍之穹的手那么长,可以伸到天之海來,说白了他们也只是一个商会而已,面对域外起源依旧无力,如今我们与域外起源走得如此接近,完全可以借他们的势來抗衡。”

    许道颜眉头微皱,他如今的感知异常敏锐,有人在算计自己,只可惜他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他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來了:“看來一到蜃楼就有人盯住我了,公输氏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

    “除却公输氏,我们在天之海根本沒有与其他人结仇。”吴小白并沒有左顾右盼,很是从容,如今有苍卫在,根本不怕被人追踪。

    “除了他们还有谁呢。”元宝知道,也该好好磨砺一下自身了。

    “看來玄丞相在第一时间就把你们给卖了,不然的话,就算公输氏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你们來了。”鲛龙女眉宇之间流露出对玄丞相的厌恶。

    “无妨,我们先走了,就不在此地多加久留。”许道颜并不在意,毕竟曾经他们在天之海将公输氏三名天骄斩杀,就沒有想过來到这里可以安然无恙。

    “嗯,那你们一切小心。”鲛龙女盈盈一笑,沒有多说什么,目送许道颜一行人离开,这一件事她不会就这样轻易就放过的,能够从至高传送门户到达,必然來历不凡,查清楚将这一件事呈报上去,就算玄丞相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许道颜一行人走到蜃楼大门口,苍卫身躯衍化成十丈大小,众人齐齐站在他的身上,如今在虚空术法上的造诣惊人,门户打开,瞬间就消失在众人面前,不少路过的高手看到都忍不住心中震惊。

    如今在天之海并沒有战争,虚空波动很稳定,这样施展并沒有什么,如今是在万族地域,用虚空横渡就有些危险了。

    “他们就这样走了。”那三名中年男子心中震怒,愤怒咆哮,他们想要等许道颜一行人远离蜃楼后再出手,沒有想到他们拥有掌握虚空术法的异兽。

    “该死的,沒办法,只能够派人探查虚空波动,还要将他们的样子公布出去,全面通缉,其中有一个元宝乃是玄宗朋飞之子,怎么办。”原本他们想要在暗中击杀就好,如今看來已经沒有办法了,天之海太大,公输氏不可能为了三个少年就大动干戈,亲自出手,但进行悬赏还是可以的。

    “一起杀死,如今中央神朝众多圣帝都在域外战场,生死不知,趁这个时候杀死,他们也无可奈何,难道他们玄宗少主的性命就比我们的儿子宝贵吗。”

    “说得好。”一想到要杀死元宝,他们心中就有一种病态的快感,要知道平时都是沒有人敢得罪玄宗,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

    玄宗跟墨家交好,许多建筑上更是紧密合作,公输氏与墨氏敌对多年,斩杀掉元宝也算是解了他们心头一口恶气。

    公输氏想要在天之海通缉几个人实在太简单了,在蜃楼他们沒有办法介入,因为坐镇此处同样是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得罪不起,但在蜃楼之外,一切都与他们无关,谁都管不着。

    在第一时间,许道颜一行三人的悬赏通缉散布在天之海的每个角落,只要能够提供准确的线索就能够得到一笔丰厚的赏金,如果能够将他们杀死,能够得到百倍丰厚的奖赏,一件极品圣皇器。

    要知道每一件极品圣皇器的成长之路,异常艰难,还是出自公输氏之手,攻伐之力,必然可怕,许多人闻之热血沸腾,杀意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