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百九十九章 大战天水

    疼痛传递到公输氏帝子全身,尤其那一种近乎至尊圣帝的大道威压,使其亡魂丧胆,让他近乎都无法思考,脑子一片空白。

    他吓得浑身颤抖,不知道是何缘由,惊得不敢说话,在一旁的域外帝子沒有想到情况竟然会突变至这等情况。

    他们只是与公输氏帝子同行,但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够静静地看着一切发生,一时间也不敢出手救治。

    许道颜一行人目瞪口呆,一时间说不出话來,这小兽是什么身份,未免也太过逆天了,骂过它的元宝选择装死,生怕在这里挨一巴掌,那就不值了,谁知道这神秘小兽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思。

    他们一旁,除了那公输氏的帝子,还有七尊域外起源的帝子,看到这一幕,他们也有些发怵。

    “天水大人,你可是与我公输氏祖上立下契约,不杀我族人啊。”那公输氏帝子一下子吓懵了,他带着域外帝子來一见天水圣祗的风采,希望能够从中得到一些什么好处,却沒有想到刚刚來到这里,只是叱喝那小畜生一句就招致如此大难。

    “只是说不杀,沒说不伤,这里不是你们公输氏,自己说话小心点,不然的话,我也保不住你。”天水圣祗言语冰冷,一字一句,都让那公输氏帝子心中发寒,显然这神秘小兽在这天之海身份地位也是相当惊人。

    许道颜一行人听到天水圣祗声音所蕴藏的力量,也忍不住猛然一哆嗦,这天水圣水当真可怕,不过这小兽的來历也是惊人,它一副很满意的样子,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味道:“打得不错,力道刚刚好,算是教训教训他,打死就不好啦。”

    “你这小坏蛋,怎么会带着一群人來找我,这些年你调皮捣蛋,可沒少让我给你背黑锅。”天水圣祗显然也对小兽很是头痛,打也打不得,毕竟它背后的那一尊存在太强了。

    “哼,还不是你坏事做多了,他们想打你,沒办法我只能把他们带來了。”小兽满嘴胡咧咧,对着小蚕道:“姐姐,九阳花可以给我了吧。”

    小蚕微微一笑,将九阳花交给小兽,只见它抱着九阳花,一脸的陶醉,那叫一个欢喜。

    许道颜一行人瞬间石化,感情这小兽似乎跟天水圣祗的关系不错啊。

    一时间众人也搞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许道颜看向天水圣祗,道:“前辈,这些时日我给你带來的礼物,可否满意。”

    “呵呵,公输氏追杀的就是你们三人,不错,的确有点本事,你们來找我何事。”天水圣祗淡淡一笑,眼神中却透着一丝冰寒。

    “沒什么大事,就是想要借你的本命古纹一观,希望你能够将自己的天赋术法,最好再弄些天海心水给我炼化一下,让我在这一世中可以争得少年王中王。”许道颜很不客气,既然來到这里,他自然不想退缩。

    “找死。”天水圣祗沒有想到,这么一个年轻的小辈,竟然敢口出狂言,根本沒有将他放在眼中。

    “大坏蛋,你还是悠着点,这小子跟我七叔有交情,他应该是來找你做生意的。”小兽在一旁欢快地舔着九阳花,因为它之前已经吃了不少,被药力冲得一跳一跳的,如今也只能够用舔的,但还不忘提醒一句。

    天水圣祗这才收敛自己的杀气,从许道颜身上的法器看到一些蛛丝马迹,这小兽的七叔的确不好得罪,与他父亲兄弟情深。

    不过教训一下还是可以的,只见其一抬手,一颗水珠压落而下,这一滴水中似乎蕴藏着天地,让许道颜难以喘息。

    在这一刻,他也不想有丝毫的保留,在其身上,水灵帝护直接将众人笼罩,只见这水珠撞在光幕上,被弹飞了出去,一股可怕的大道波动激荡开來。

    并非有意针对,那些域外帝子实力全部都在圣王巅峰之境,身上又有秘宝守护自身,可是在这两股力量撞击所产生的波动前,他们的身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冲飞出去,连连吐血,深受重创,根本无法抗衡。

    原本那一名被打了一巴掌的公输氏帝子被冲击了一下,更加生死不知,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有意思,看來你们是有备而來,想要对付我。”天水圣祗眼眸寒芒闪烁,他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哪怕有水灵帝护,依旧让许道颜一行人感觉极度压抑。

    “这是自然,你杀死那么多人,无非就是想要寻求解脱,我们各取所需,如何。”许道颜身上呈现出三种圣祗古纹,每一种古纹都蕴藏着高深莫测的力量,他郑重道:“与我做一笔交易,你不会亏的。”

    天水圣祗很是诧异,许道颜身上三种古纹所流淌出來的气息,的确恐怖,他万万沒料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子身上竟然炼化了三种完全不同的圣祗古纹,显然此子所图甚大。

    “有意思,你知道我需要什么才能够从这里得到解脱吗。”天水圣祗收敛了自己的杀气,他并不傻,许道颜能够炼化三种完全不同的圣祗古纹,代表着他有多大的能耐,还是看得出來。

    如今许道颜摆出这种姿态,显然也不想被他压制,希望能够公平交易,然而所谓的公平都是靠力量说话的。

    别的不说,噬命古纹,气息凶残,吞噬他人生命精元,据为己用,比起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天水圣祗能够从中察觉得到,此圣祗必是大凶,都能够与之交易,必然有所需求,不知道许道颜之前是用什么方法得到这些圣祗古纹,但站在天水圣祗的角度來讲,他绝对不想成为弱势的一方。

    “正因为不知道才要与你商谈,你有什么需要尽管直说便是,我会尽力去满足。”许道颜很是从容,面对天水圣祗的威压,全然不在意。

    “凭你现在的实力,达不到我的要求。”天水圣祗欲言又止,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可能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但这又是自己的弱点,对方有备而來,一说岂不是暴露自身了。

    “你不说又怎么知道能不能达到,我之前会得到这些圣祗古纹并非沒有道理。”许道颜很是自信,言语之间似乎已经看清了天水圣祗所需之物:“你可想好了,如果错过了这一次,只怕你要在此地又是千万年,桎梏其中,不得解脱。”

    天水圣祗的实力远远高于许道颜,如今却感觉被他掌握了主动权,让其心里感觉到大大不适,他冷冷一笑道:“至尊圣帝炼制出來的守护,还抵挡不住我,你有什么底牌,等我抓到你,得到你的记忆,一看便知,既然來到这里,还想跟我讨价还价。”

    天水圣祗强势出击,他乃是此地至尊,纵然是神秘小兽背后的人來,也要对其畏惧三分,更何况这是他的事情,哪怕许道颜真跟神秘小兽的七叔有所交情,想必他们也不会过分深入插手,跟他彻底翻脸。

    天水圣祗的力量狠狠压迫而來,各种神妙的大道古纹渗透到水灵帝护当中,哪怕为轩辕圣帝所炼制,但也无法抵挡一尊强大圣祗的攻伐,除非许道颜能够提升到圣皇之境,催动水灵帝护,也许才能够坚持一段时间,此刻的他也无法完全发挥出这水灵帝护的力量。

    许道颜一行人将自身圣道融入到水灵帝护中,拼死抵抗,沒有想到这天水圣祗竟然这般强势,霸道。

    他引动一道符令,此为苍叶会长为其准备,若是遇到天水圣祗的攻伐,将自身力量催动入其中,锁定天水圣祗便是。

    那一道符令上刻画着古老的牢字,许道颜将自己的意念融入其中,圣道催动,只见那符令迅速燃烧,化为灰烬。

    凭空各种圣帝大道组合而成,一座吞吐着可怖烈焰的牢笼骤然将天水圣祗笼罩,隔绝了他力量的攻伐,许道颜一行人感觉到压力骤减,心中松了一口气,这天水圣祗的力量给人所带來的压迫感太可怕了,这还并不是他不惜一切代价的攻伐,而是想要保留他们性命的压迫。

    “火帝符牢。”天水圣祗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自他身上,天水涌动,每一滴天水上都蕴藏着万千古纹,形成水浪,朝着四方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许道颜运转月眼阳眸从中观察,有所感悟,每一滴天水之间融在一起,各种古纹交融,叠浪之威,非同小可,冲击在符牢上,大道波动横扫四方,那些域外起源的帝子连连咳血,将身上压箱底的宝贝全部都祭出,护住他们,公输氏的帝子如同死狗一般,被拖入其中,不然的话,只怕要被这一股可怖的大道波动冲击得尸骨无存。

    这些公输氏帝子知道,此刻天水圣祗已经管不上他们了,立即给公输氏帝子喂下救命的宝药,使其缓缓恢复。

    天水古纹所交织而成的水浪,威力层层叠加,每一次冲击火帝符牢的力量就黯淡不少,表面上就会出现一些冰裂的纹路,这符牢也是由大道符文交织凝聚而成。

    只见这火帝符牢承载半刻钟的攻伐之后,终于承受不住而崩溃,符文散尽,要知道苍叶所给的这些符令都是可以在关键的时候镇杀初入圣帝境的强敌,然而在天水圣祗面前却不管用。

    “好强。”许道颜一行人尽皆心惊,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圣祗存在,调动如此之大的威势,进行攻伐,实在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