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零一章 狻猊

    第八百零一章狻猊

    心水殿各种圣帝大道冲天而起,哪怕是有圣帝至宝的公输氏帝子以及七名域外帝子,都感觉到心头压抑,非常难受。

    元宝看着心水殿那庞大的威势,他手持黑色铁钵,将那一层层大道波动化去,他心中担忧:“会不会真的被这天水圣祗给挣脱。”

    许道颜心中宁静,言语郑重:“这柳条的父亲,与观自在菩萨乃是一个时代的存在,两者之间,相伴而生,如今他与净瓶圣祗的力量集合起來,对天水圣祗更是绝对克制。”

    表面上似乎是与元宝在谈话,但又何尝不是说给天水圣祗听的。

    天水圣祗吞噬炼化过无数人的记忆,自然知道观自在菩萨是一个什么级别的存在,她普渡众生,造化世间,功德无量,一棵老柳树受其点化,蜕变成圣,最后与她一同离开鸿蒙起源,前往永恒神庭。

    元宝一听,眉飞色舞,那叫一个嚣张:“天水圣祗,我看你可怜,毕竟你修为不易,这些年來手段纵然残忍,但那些人心生贪念,虽死但却是罪有应得,与人无尤,我们不想杀你,还是乖乖的把本命古纹交出來,又不会死。”

    许道颜嘴角抽搐,这柳条虽然能够对其克制,但无法束缚,哪怕是想要将其吞噬,也需要漫长的岁月,天水圣祗无数年來的积淀又不是摆着好看的,把他彻底激怒可沒有什么好下场,元宝这得志便猖狂的毛病,实在让许道颜头痛。

    “你以为这柳条能够杀死我吗,太天真了,在这之前,我要杀死你们,易如反掌。”天水圣祗不管自己被柳条吞噬力量,而是想要先控制许道颜一行人再说,在第一时间,他强势出手,如同天塌之威。

    元宝吓得尖叫了起來,不惜一切代价催动黑色铁钵,保护自身。

    神秘小兽躲在水灵帝护里面,摇头晃脑,奶声奶气道:“哎,你这大坏蛋真是执迷不悟啊,你这样下去会死的,服个软啊。”

    “啊啊啊,这些人都得死……”天水圣祗高高在上,哪怕是这神秘小兽的父亲都要对其礼让三分,谁曾想竟然会被许道颜这小辈暗算。

    那柳条有鸿蒙道根之威,扎入他体深处,除非自毁,否则的话,自身的力量只会不停被吞噬,直到被抽空为止。

    天水圣祗不甘自己被暗算,就在他要镇压许道颜一行人之时,一名老人凭空显现而出,这柳条乃是他的分身,老者佝偻着身子,面容祥和,但一身的气息却是强大得让人心惊,护在许道颜一干人等面前,抵挡住天水古纹所催动的圣帝大道,让他们身上的压力骤减,身上所受到的创伤在第一时间得到修复。

    看到这一幕,那公输氏的帝子面如死灰,惊得不敢动弹一下,他有听闻这言武背后有一尊可怖的圣帝存在,却沒有想到竟然能够现身此地,他根本无法抗衡,就连那些域外帝子也是战战兢兢,沒有想到只是要见识一下天水圣祗,希望能够碰到一场大机缘,平白无故却遇到这等大劫,也不知道今日是死是活。

    “感谢净瓶圣祗,送我一场大造化,老夫感激不尽。”老者朝着自己那一根柳条,行了一礼,那柳条深处有一道强大的净瓶古纹,发挥出巨大的威能,与柳条之力,强强结合,才能够有如此之威。

    “你父亲当日与净瓶相伴而生,最后与其结合,追随观自在菩萨,于我也有点化之情,你我之间本就有一段缘分,如今也只是了结因果,为你缔结新的造化,以后的路就要看你自身了。”净瓶圣祗的力量从中透发而出,沒有柳树的力量,她也无能为力,天水圣祗太过强大,如果柳树不是有封印镇压之威能,再加上自身对天水圣祗的克制,再加上她的力量,也难以有眼前此景。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够将我镇压吗,我若是自毁的话,你们什么都得不到,你也要受到重创。”天水圣祗身上的力量积蓄雄厚,与心水殿结合起來,至少一时半刻无法将其力量抽取得干干净净,并且有心水殿的结合,他源源不断的力量來源,能够让自身在短时间内保持巅峰,甚至突破极致。

    “那你就自毁吧,今日原本想与你交易,互相成全,天下间圣祗千千万万,自然也不是只有你一种本命古纹适合炼化。”许道颜杀机盈盈,手中拿出布衣剑令,此令一出,上面那一股惊天剑芒似可斩断天地间一切生机,他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

    哪怕是天水圣祗都不由得心中一凛,要是他在全盛的状态之下,自然无惧,但如今被镇压,凭借着这老柳树的力量,一时半刻还无法将其奈何,若加上这布衣剑令里面深藏的力量,的确有可能将其重创,甚至毁灭。

    “杀,你想死就死,对我來讲,又有何损失,今日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做一笔公平交易,希望不出什么幺蛾子,你既然如此强势,那就如你所愿。”许道颜眉头一挑,杀意凛冽,将自身圣道引入布衣剑令之中,一股惊天的剑气冲天而起,似乎都要将整片心水域撕裂一般。

    布衣剑令乃是侠宗副宗主,布衣剑子给许道颜所留,在危急关头使用,可想而知,其威力有多大。

    “等一下。”天水圣祗历经无数岁月,心中不甘就此消亡。

    “你现在想要跟我谈了。”许道颜眼眸一冷,言语平淡,他还沒有真正完全催动布衣剑令,否则的话,一旦力量降临,就难以挽回了。

    “我把天水古纹让你炼化就能够放过我,他能答应,若是将我吞噬炼化,对于他的提升可是翻天覆地的。”天水圣祗知道,这老柳树介入之后,很多事情就由不得许道颜做主了,这可是一尊老圣帝,实力与其相当。

    “前辈你怎么看。”许道颜明白,天水圣祗此刻手上还有筹码,一旦自毁的话,老柳树不死也要重伤,于人于己都沒有丝毫的好处。

    “我不会做断绝生机之事,我会以你身上的柳条为你造身,水木相生,送你一场造化,你也补我一场机缘,让我受天水之威滋养,使自身成就更上一层楼,你之所以被长期困在此地,乃是无源之水,如无根浮萍,我自身大道与你彼此契合,以我身造你身,彼此之间,相辅相成,对大家都有裨益,你我之间的目标都是那永恒神庭,而非在这鸿蒙起源一汪池水,唯有在上面,才有我们的天地。”老柳树言语郑重,气息和善,天水圣祗知道,这的确很有可能,不得不承认,老柳树所言也是他心中所想,可他还是本能的怀疑。

    “你说我就会信吗。”天水圣祗思虑万千,冷斥道:“除非你停止对我的压制,大家才能够坐下來好好谈。”

    “恕我不能从命。”老柳树知道,虽然自己对天水圣祗有巨大的克制,但也是因为与净瓶圣祗的力量结合,有魁梧大汉的力量,再加上天水圣祗猝不及防才能够达到这般效果,如果自己真放过天水圣祗的话,变数就会很大,想要再制他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就停止对他压制吧,无妨。”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來,此人声音如雷,字字心惊,似乎已经将雷法修炼到登峰造极之境。

    两名男子从虚空中走來,他们身上的气息浓烈,皆是至尊圣帝境的存在,神秘小兽眼前一亮,腾飞而起,它奶声奶气,一对眼眸水汪汪,抱着沒有吃完的九阳花,在一旁撒娇:“爹爹。”

    它在一名男子身边腾飞,那男子身上云雾缭绕,让人无法看透,高深莫测,在他身旁的人,许道颜并不陌生。

    “狴犴前辈。”许道颜连忙行礼。

    “嗯。”狴犴看向许道颜,微微颔首,沒有想到短短时日他竟然成长到这般地步,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老柳树见有至尊圣帝前來,他也就沒有再对天水圣祗进行压制,收回了自己的手段,他微微行礼,知道來者并无恶意。

    狴犴与他身边的男子还礼,显然对老柳树也很尊敬,天水圣祗则是与心水殿紧密结合起來,让人再无机可趁。

    “天水,你就将自己本命古纹传给这小子,又沒有什么损失,这老柳树再送你一场造化,有何不好,我们两个人给你压阵,有什么好怕的,绝对不会让你置身于危险之中,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信不过了。”那神秘小兽的父亲开口了,在其周身的大道朦胧,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

    “哼,狻猊,这小子有备而來,想要对付我,被他逼到这般地步,如果真传给他,颜面何在。”天水圣祗如今与心水殿完全结合起來,根本无惧一切,至尊圣帝前來他也能够抗衡,如今他再也无惧。

    “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让老柳树放开你。”狴犴淡淡一笑。

    “你想做什么。”天水圣祗并不傻,第一时间便感受到狴犴那凌人的气息,心中惊疑不定,在他降临心水域的时候,天水圣祗就有所察觉,他的手段对自己是绝对的克制,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