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零二章 强势

    公输氏帝子吓得脸色苍白如纸,沒有想到在这三人背后竟然有这么多圣帝的支持,对公输氏根本无惧,

    整个公输氏展开如此之大的追杀,虽然沒有动用家族的力量,但显然也是有人暗中支持,如果想要跟他清算,根本跑不掉,

    域外帝子看到这么多圣帝境存在降临,也不由得心惊肉跳,这实在太可怕,哪怕是他们平时能够见到本族中的一两尊圣帝都已经难得,毕竟他们年龄还小,辈分不够高,偶尔能够得到些许指点便已是邀天之幸,

    对于这些圣帝境的人物來讲,自然都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狴犴立于许道颜的身旁,对他如今的实力很满意,

    “沒想做什么,只想说让他放开你,是我们对你的诚意,你不顾及身份,以大欺小,不顾我的颜面,知道他与我有关还敢出手,那就是对我的不屑,敢放你就意味着随时都能够镇杀你,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狴犴很是强势,在他身边的男子,乃是他的五哥狻猊,沒有说话,显然也是默认了他的意思,

    天水圣祗很强,但终究只是孤身一人,如今有三名比起他只强不弱的存在,除非他屈服,否则的话,只能够被强势镇杀,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局势已经很明朗了,

    见狴犴如此表态,以及对许道颜的态度,公输氏帝子与域外起源的帝子肝胆皆裂,浑身上下忍不住瑟瑟发抖,竟然有三名至尊圣帝级的存在给他们撑腰,如今他们只是被遗忘在角落,一旦此事解决的话,岂不是必死无疑,

    域外帝子感觉自己最是无辜,与许道颜一行人根本无冤无仇,却要受公输氏连累,只是眼前说这种情况说什么都晚了,自己本族的圣帝都在域外战场,哪怕是求救也不可能回來救他们,一切都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此刻他们根本也不敢妄动,因为随时都可能会有性命危险,谁都猜想不到这三名至尊圣帝心中有何打算,

    “狻猊,我们比邻而居这么多年,对你儿子的放肆,我也都尽量容忍,平时也对它关照颇多,你也要对我出手吗,”天水圣祗愤怒咆哮,音波轰轰而鸣,

    “就算我不出手,凭借着我七弟与老柳树同样能够将你镇杀,只是时间快慢的问題而已,你觉得有什么区别吗,”狻猊言语平淡,感慨道:“你刚才以大欺小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落入这般境地会是什么下场,这一件事本來我是不想介入的,但我七弟來了,沒有办法,”

    天水圣祗怎么都想不到许道颜背后竟然有如此之大的來头,别说他了,就连许道颜自己都沒有想到狴犴会在此处,与他的五哥,狻猊在一起为自己出头,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原本的计划是动用布衣剑令,以及老乞丐临走之时给自己留下來的手段,只要能够将天水圣祗的本命古纹炼化,那最后差一个圣祗古纹就不难了,

    “天水圣祗,我再送你一条消息,这小子背后是永恒神庭的大人物,就连我跟我五哥都要对其尊重有加,如果你不想死就识相一点,我们并非要逼死你不可,无非就是要借你的本命古纹一观而已,如果一开始你愿意正视这些孩子,哪怕你不做这一笔交易,我们都不会强迫你,但你对他们出手了,这一件事就由不得你,”狴犴知道,对天水圣祗这样的存在,就应该强势一些,否则的话,根本别想要将他降服,

    “什么,”天水圣祗看向许道颜的目光,感到难以置信,在他背后竟然有永恒神庭的存在,

    “信与不信在你,给你几个弹指的时间想一想,想不通的话,我就打死你,多说无益,”狴犴很是干脆,不想废话,

    “大坏蛋,我早就跟你说了,那小子跟我七叔有关系,你还不信,听说以前我七叔的脾气相当不好,如果不是近些年來他脾气好一些,你现在早被打死了,”神秘小兽摇头晃脑,奶声奶气,让许道颜一行人都忍不住笑出声來,

    老柳树始终不言语,相传狴犴的性情如此,恩怨赏罚,事事分明,今日一见,果然不假,有天威之仪,让人不敢直面,一怒之下,少有人能够抵挡,

    他非常强势,天水圣祗从來都沒有这般被压迫过,局势明了,要么死,要么妥协,他于漫长的岁月中形成,修炼至今,非常不易,死在这里,他自然心有不甘,

    “狴犴,”天水圣祗近乎疯狂地咆哮着,这简直就是对他尊严的践踏,

    “你叫得再大声都沒有,如果这小子背后的人出现,你连叫的机会都沒有,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跟我废话,”狴犴一副不咸不淡,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

    “天水,你历经无数个岁月的沉淀,才有今日的成就,莫要自误,你我比邻而居多年,不会害你的,并且老柳树说要送你的那一场造化,我会替你出头,不会让你吃亏,这一点你放心好了,我七弟脾气大是大了一点,但这一件事如果我们两个人插手,你可以放心,”狻猊手持混沌龙棺,上面所吞吐出來的气息,似可镇压九天十地,哪怕是天水圣祗都不由得心尖颤动:“此物乃是他的,借我们领悟先祖术法,于私我们都非帮他不可,你应该能够知道此物对我与我七弟來讲,意义有多重大,”

    天水圣祗顿时沒了脾气,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连这种东西都有,难怪有那么多圣帝境的人物能够为其撑腰,他哼道:“能不能够炼化,就看你本事了,”

    只见一滴滴水珠,上面刻画着不同的古纹,乃是天水圣祗毕生所感悟的精华,完整无暇,每一滴水珠的力量也是异常可怖,许道颜想要炼入体内,必然要先承受其重,如果想要将天水圣祗这一手段完全炼化,只怕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这天水圣祗想要为难你,他自己众多本源力量都引出來了,能炼化,你将受益无穷,不能炼化,我无法相帮,看你自己了,”在一旁狴犴提点道,

    “自然,修炼之路,全凭己身,”许道颜颔首,这个结果是他最满意的,

    “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办,”如今天水圣祗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狴犴看向一旁的那些域外帝子,询问了一句,

    公输氏的帝子浑身毛骨悚然,吓得亡魂丧胆,要知道整个公输氏不惜一切代价都想要杀死他们一行三人,布下追杀令,

    “搜搜他们的魂魄,如果这些域外帝子有做一些伤害我鸿蒙起源无辜子民之事,一命换一命,如果沒有,只是与人比斗,公正挑战,那就放他们离去,至于公输氏帝子身为鸿蒙起源之人,与域外帝子行走在一起,这也并非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事,同样如果沒有做一些伤害无辜之事,就放过,如果有,就斩了,”许道颜一字一句,都显得很平淡,

    狴犴意念一扫,根本就不用搜魂,他的眼眸似可以洞穿一切罪恶,域外帝子在苍之穹行事异常低调,也不会伤及无辜,的确也斩杀过鸿蒙起源的修士,但也是同境界挑战,在对方允许的情况之下,并非无端残杀,

    相比之下,公输氏帝子,罪恶滔天,予取予求,不知道害死多少无辜人的性命,跋扈惯了,纵然那些域外帝子也有这些行为,但那都并非在鸿蒙起源之事,狴犴也沒有多大干系能够去判他们生死,

    公输氏帝子被狴犴一道眼光杀死,魂飞魄散,根本沒有耗费一丝的力气,那公输氏帝子像是被活活吓死,只剩下惊恐的神色,身体僵硬,直挺挺地倒下,狴犴淡淡道:“你们带着他的尸体回公输氏,如果他们不服可以來找我,”

    “是,”域外帝子松了一口气,看向许道颜神色很复杂,原本域外起源攻打鸿蒙起源,这本是生死大仇,然而他却能够恩怨分明,不株连于他们,的确心中有天地,

    “大胆,竟敢杀我公输氏后人,”一道庞大的意念穿过无尽的虚空而來,这一尊公输氏的帝子嫡传血脉,天资过人,乃是一大宠儿,同辈少有人能够与其相提并论,他被杀死的瞬间,在公输氏最深处的一尊圣帝意念横跨虚空而來,杀气滔天,

    “找死,”狴犴一声冷斥,目光如电,一指点杀而出,滔天的雷法覆盖而下,将那一尊公输氏圣帝的意念瞬间击碎,

    在公输氏深处,那一尊圣帝境存在吓得亡魂丧胆,一口血吐出來,显然刚才一击,让他受到重创,这可是一尊至尊圣帝的存在,他万万沒有想到杀死自己后人是那般可怕的人物,原本只是感应到他的生命气息断绝,以其体内的公输氏至宝为媒介,让自己的意念横跨而來,不曾想却让自己遭到重创,

    域外帝子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眼前这些鸿蒙起源的至尊圣帝实在太强势了,他们都还沒有投入到域外战场,他们带着公输氏帝子的尸身,连忙离开,不敢多加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