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五十七章 磨人的小妖精

    强力推荐:

    墨姚寝宫中。复制本地址浏览%73%68%75%68%61%68%61%2e%63%6f%6d

    她故意让聂沛儿守在门外,不得让别人进房间一步。

    事实上在这墨姚的寝宫之中,有谁能够进入其中半步?

    “好了吗?戏也陪你演完了,可以给沛儿解药了吧?”许道颜看着墨姚,郑重问了一句。

    “还不可以,除非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可以考虑一下。”墨姚知道,在这个时候只有许道颜能够与她一同分担,她绝对不会错过这一次机会。

    “什么?”许道颜眉头一皱,墨姚的心里让人根本无法琢磨。

    “只要你帮我除掉无上魔宗与风月神宗,我就会给你解药,到时候我绝对不会留你!”墨姚淡笑道。

    “那要等到何年何月,你有困难,我会帮你,但不要拿沛儿的性命来威胁我!”许道颜心中怒气汹涌。

    “怎么,那么生气?不就是一个下人吗?你可是她的主子,至于吗?”墨姚盈盈一笑,在她看来聂沛儿的生命不值一提。[35611874诸天万界诸天万界] 356 首发 诸天万界357

    “信不信我杀了你?”许道颜眼眸中杀机流淌。

    “来啊,你杀我啊?”墨姚眉头一挑,走到许道颜面前:“看你想怎么杀我,绝不还手。”

    “你!”许道颜遇到墨姚,一点办法都没有。

    “解药只有三天的时间,只要没有我的药压制住,她就会毒发,并且会死得极为凄惨,你可要想清楚了?”墨姚笑得很平淡,但却让许道颜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算了,你想要我怎么帮你,说吧!”许道颜有气无力。

    “这才对嘛,你可是我的夫君,我如今处境这么艰难,你就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需要你,我知道你们这些在大世家的人,是不可能会在这里停留的,我也不会奢望,只要帮我渡过眼前的难关就好了……”墨姚顿时又是一副可怜的模样,言语近乎是在哀求。

    “行吧,但我不希望沛儿有一丝的伤害。”如今聂沛儿的命捏在墨姚的手里,许道颜知道只能够暂时妥协,寻找机会来破这一个局。

    “放心,夫妻是荣辱与共,她那么忠心为主,保护我的夫君,我怎么会对她不利,只要她老老实实的,我绝对不会为难他。”墨姚保证道。

    “好了,对付无上魔宗与风月神宗的事,一时半刻也没有什么好的头绪,我先去修炼了。”许道颜想要尽快突破到运神的境界,如今聂沛儿所中的毒与木相关,如果自己能够找到与木相关的圣物,并且在肝脏术法上有所突破,也许能够解聂沛儿的毒也说不定。

    “不要!”墨姚抱住了许道颜:“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不要这样,陪一陪我,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婚礼,也是最后一次,至少给我一次比较好的回忆。”

    许道颜想一想,墨姚的确蛮可怜的,从生下来就没有为自己活过,就连自己的婚姻,所嫁的人也并非自己喜欢之人,也都是为了死亡魔城的利益去考虑。

    “那你到自己的上去休息吧,我在你的修炼室里面修炼!”许道颜和声道。

    “能不能让我抱着你,好久没有睡觉了,感觉好累,就好!”今夜,许道颜与她演的这一场戏,让她前所未有的安心。

    “不要!”许道颜果断拒绝,不知道这个女人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手段,根本让人防不胜防。

    “我不会对你不利的,这样,这一颗丹药,可以为沛儿姑娘压制七天的毒性,只要你陪我,我就给你!”墨姚拿出一颗丹诸天万界诸天万界] 356 首发 诸天万界357

    “不必,反正你要我帮你,必然不会让沛儿出事,我何必多此一举。”许道颜严词拒绝。

    “可能有件事你不知道,她服下来的丹药,最多只能够压制,而且药力不是很充沛,如果有余毒流散,融入骨髓的话,到时候谁都难救。”墨姚淡淡道了一句:“其实我挺心疼沛儿姑娘的,因为那丹药只能够让毒不爆发,但她身体时时都要忍受随时都会有东西即将破肉而出的痛苦。”

    许道颜极为震怒,看着墨姚,厉喝道:“你竟然如此恶毒?”

    “难道你没听过,最毒妇人心吗?再说了,我这不是也告诉你了吗?只要你愿意陪我,我就给你丹药。”墨姚一脸的委屈,聂沛儿的命掌握在她的手里,许道颜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给我吧。”许道颜伸出手,他冷静下来。

    “那我就当你答应咯,反正你要反悔也可以,我意念一动,这丹药的效用,也就会消散了。”墨姚仿佛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许道颜颔首,没有多说什么,拿着丹药,走出了寝宫,聂沛儿一身红妆,是墨姚让她换上的,要喜庆一些。

    “沛儿,你先把这丹药服下,会让你减轻一些痛苦。”许道颜将丹药交给了她。

    “是啊,快点服下吧,这丹药可是他答应陪我才换来的,很不容易呢。”墨姚笑声传来,从背后抱着许道颜。

    聂沛儿双拳紧握,自她身上爆发出无比浓郁的杀机,许道颜连忙道:“沛儿,不要轻举妄动,我自有打算。”

    “你不要这样为我做这些事!”聂沛儿一字一顿,身为刺客她早就做好牺牲自己一切的准备了。

    “别说傻话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许道颜好好安慰,生怕聂沛儿真的做出什么傻事:“我如今可是把大罗圣银都给她了,别让我一切白忙活,别忘记了,我们的重明!”

    “重明?”墨姚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有些疑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了,夫君,我们早一点歇息吧,沛儿,你可不要偷听哦,我知道你们刺客听觉都极为敏锐。”墨姚拉着许道颜,关上了宫门。

    聂沛儿心中一冷,再难受都只能够一个人承受。

    许道颜甩开了墨姚:“你够了,不要逼我!”

    “好了,夫君,我错了。”墨姚一点都不以为然,仿佛没脾气的一样,拉着许道颜到上。

    许道颜克制下自己内心的愤怒,不管怎么样,想要破局的话,就必须了解墨姚内心:“墨姚,从一开始我就打算帮你的,你不必用这样的方法!”

    “不用这种方法,只怕你早就走了吧,我哪里能够留得住你,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夫君你要好好陪我,好吗?”墨姚痴痴地望着许道颜,虽然并非是自己喜欢之人,但在这最为难的时候,是他给了自己依靠。

    “好。”许道颜强压制自己中的怒气,颔首答应。

    “夫君,我替你更衣吧。”墨姚此刻仿佛就像是一个小女人一样,为许道颜脱去身上的墨龙圣甲。

    “墨姚,我问你,你觉得嫁给我,跟嫁给破天公子有什么区别吗?以你的能力,我相信哪怕你们成亲,你也有能力掌控他。”许道颜随意说了一句。

    “他怎么能够跟你比,卑鄙小人一个而已,也不值得我嫁给他,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你比他要好多了,也不会觊觎我死亡魔域这一份家业,你如今是我的夫君,我向你保证,麒麟墓绝对为你而留。”墨姚郑重承诺。

    “……”许道颜心中无奈,果然自己想要麒麟墓里面的东西,果然还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好了,夫君,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墨姚为他脱掉身上的墨龙圣甲,微微低下头,轻吟道:“夫君,你能够为我宽衣吗?”

    不得不说,眼前的墨姚无比诱人,但在许道颜看来她就像是一朵色彩斑斓的花朵,但却暗藏着剧毒,让人难以靠近。

    “这就不必了吧?”许道颜知道,自己与墨姚只是假成亲而已。

    “没事的,夫君!”墨姚从来没有让人给自己宽衣过,她想试一下,这是什么感觉。

    “算了。”许道颜感觉有点奇怪。

    “求你了,夫君,我那么相信你,都把药先给你了,你答应我的。”墨姚的眼神带着一点可怜,又带着些许妩媚。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环过她的身后,为其解开腰带。

    腰带一松,厚重的霞帔向两边散开,她里面并没有穿,乍泄,精致的锁骨,圆润的双肩,还有那挺拔的圣女峰。

    许道颜内心深处,有一种灼热的念头在涌动,不得不说,墨姚乃是天之尤物,让人难以拒绝。

    他将头偏到一边去,道:“好了,睡吧!”

    墨姚肌肤顺滑,衣服顺着她的身体滑落到地上,精致,堪称完美。

    许道颜里面还穿着锦衣,墨姚想要为他脱去衣服,立即被他阻止了:“就这样吧!”

    他连忙抓起锦被,裹住墨姚的身躯,将墨姚抱到上。

    “夫君,难道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墨姚一脸的委屈,看着他。

    “不是,是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许道颜心情有些紧张:“而且你说了,只是抱着你睡!”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得到本宫,你倒好,还嫌弃本宫了。”魔族女子,向来张扬,不拘一格,许道颜身为人族,自然是有些不适应,像墨姚这样的女子,不会像田甜,聂沛儿这样的人族女子,会较为含蓄。

    “你好好睡觉吧!”许道颜有些无奈,墨姚简直就是磨人的小妖精,也不知道今夜要怎么渡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