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零四章 诱拐小兽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來路,身上竟然有那么多至宝,太不可思议了,能够得到一件都已是邀天之幸,在他身上似乎不少,”天水圣祗虽然不知道万木至尊是何等存在,可是能够将他自身精华以及天海心水的精华尽数吞噬,必然就是不寻常的存在,

    隐隐之间,他还能够从万木至尊上感受到永恒神庭的气息,许道颜背后真有永恒神庭的无上存在,天水圣祗越想越是心惊,为什么区区一尊圣贤之境却能够炼化四尊圣祗古纹,如果说他毫无背景,是不可能的,

    许道颜此刻心情非常愉悦,他沉浸在对天水古纹的炼化之中,自其体内,天晶血泪,万木至尊,以及生命本源深处那一株神秘植被都在疯狂吞噬着水珠中所蕴藏的精华,滋养着自身,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许道颜这一次,在天水圣祗的故意刁难之下,整整耗费了六年的时间,才将他的天水古纹炼化得一干二净,可惜的是因为自身实力太过孱弱,境界不够,并沒有汲取多少來自天水圣祗与天海心水的精粹,

    许道颜沉静下内心,观察自己肾脏中那孕育而生的玄武少帝,在他铭刻了天水古纹的烙印,让许道颜的善德圣道衍生出來的力量,异常庞大,不可同日而语,

    “多谢,”许道颜睁开双眼,心情说不出的愉悦,笑容灿烂,每炼化一尊圣祗古纹,给自己所带來的好处是难以想象的,如今只差大地圣道还缺乏一尊圣祗古纹,一旦达到自己的目标,他想要以圣贤之境去挑战那些少年王,看彼此之间还会有多大的差距,

    “”天水圣祗沒有想到,自己刻意想要为难许道颜,结果却成就了他,

    “天水,我问你一句,老柳树所说的那一场造化,你可想要,”狻猊看着许道颜有了长足的进展,沒有再得寸进尺,天水圣祗为了刁难许道颜,将天海心水的精粹引出不少,如果不是许道颜体内有万木至尊以及天晶血泪还有神秘植被不停地吞噬,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将其所包裹的天水古纹彻底炼化,

    “你敢保证他不会趁虚而入,你应该知道这一件事情,如果对方居心叵测对我來讲会发生多大的危险,”天水圣祗疑心极重,因为一直以來,他为了想要让自身得到解脱,不知道用多少手段,坑杀多少高手,如今他自然也会很认真的去审视这一件事,

    “有我们两个在,你怕什么,”狻猊对于天水圣祗谈不上有好交情,但比邻而居这么多年,互相给面子,天水对他的儿子也非常纵容,两者之间沒有什么深仇大恨,在这种天下大势中,能帮他一把,狻猊自然也不会拒绝,帮一帮多年的邻居,如今也只是顺水推舟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

    “放心吧,老夫还需要与你探讨一些心得体会,不会做断绝之事,”老柳树声音柔和,带着点沙哑的声音,

    “我七弟见你修为不易,他所修炼的手段也克制老柳树,狴犴的公正,世人皆知,他在你还有什么信不过的,”狻猊知道,天水圣祗无时不刻都想要逃离这里,在这心水域呆了漫长的岁月,尤其如今天地大势变幻不定,如果有域外起源入侵,合力将其炼化并不是沒有可能,心水域地域对于强者來讲,并不广泛,他不想有一点落得这般下场,但离开这里的话,就会逐渐消亡,因为脱离了自己的根源之力,所以必须寻找到能够承载自身的圣体,但想要找到完全契合的非常困难,圣祗虽然强大,但也只能够被限制在一处地方,难以解脱,唯有至尊圣祗,只是那种存在太过逆天,就连至尊圣帝都有点难以抗衡,太过诡异,

    “好吧,”天水圣祗对于狴犴还是有一定的了解,言出必践,狻猊处事手段他也清楚,不管怎么样,只能够赌了,

    许道颜见这里已经沒有自己的事情了,连忙躬身行礼:“诸位前辈,如果沒我什么事的话,就先告辞了,”

    “好,”狻猊微微颔首,狴犴也沒有挽留,他知道许道颜接下來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等一下,天水,我想你送一瓶天海心水的精粹给这少年,可行,”老柳树开口了,今日这一场造化,对老柳树与天水圣祗之间,彼此都会有不少的好处,

    “好吧,”事到如今,天水圣祗也只能够答应了,引出一道玉瓶,里面装满了天海心水,看起來虽然不多,但却都是精粹当中的精粹,

    “你刚才借助外物吞噬掉天海心水的精粹,自身收益甚少,天海心水对于你修炼水行一道上,会有更大的益处,留一些在身上,在以后自己强大之后修炼时独自体会,你就能够明白其中对自身的增益,”老柳树很为许道颜着想,不管怎么样,既然净瓶圣祗想要为他缔结一段新的造化,他自然也要尽己所能去相帮,

    “多谢前辈,我原本也想提,但不太好意思,”许道颜将那一道玉瓶收入到自己的大罗圣镯之内,他知道等自己在圣贤之境大圆满,也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此镯子所暗藏的众多玄机,说不定能够从中发现什么,

    “你们自己一路小心,”老柳树笑容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既然都已经提出一个要求了,我还想再提一下,”许道颜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狻猊一眼,干咳了几声,问向那神秘小兽:“你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每天都会有很多好吃的,我会带你去认识一个姐姐,她那里好吃的东西可多了,随便你怎么吃都吃不完,”

    其实他是想要将神秘小兽坑到石蛮的身边当坐骑,如今幽州战事不断,有神秘小兽与她相伴,自己也会放心一些,

    “真的吗,好啊,”神秘小兽一对眼眸水汪汪,奶声奶气,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很是欢喜,不过最后它还是看向自己的父亲,只有狻猊才能够做最后的决定,它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狻猊沉默了片刻,微微颔首道:“也罢,都已经到达这个境界,是该去外界闯荡一下,总是留在身边不是办法,如果你想去就去吧,”

    其实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要和狴犴两个人对混沌龙棺,将属于自己的部分进行复苏,除此之外,两个人还要寻找其他的兄弟,因为以他们两个人的血脉之力,要将整个混沌龙棺复活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兄弟之间也未必能够同心同德,所以也会有不少危险,神秘小兽跟在他的身边也不安全,留在天之海以它的性子,失去了天水圣祗的关照,只怕也会惹不小的麻烦,与其如此,还不如跟许道颜一行人离开,兴许还另有造化也说不定,许道颜虽然出身并不高,但却也是有大际遇之人,

    “谢谢爹,”小兽奶声奶气,在苍卫身上一阵狂跳,兴高采烈,它性情好动,喜欢四处探险,在这心水域几乎都要让它逛遍了,再危险的地方都敢去,天水圣祗与心水域紧密结合,随时都能够洞察到小兽的下落,

    他与狻猊比邻而居,的确也出手援助过几次小兽,虽然狻猊也都早有防备,但不管怎么样,看起來也像是欠了他人情,

    凭心而论,狻猊与天水圣祗这么多年的邻居,自觉得他就是手段狠辣了一点,本质却也不算太坏,杀人也都是有所选择的,不会一概灭之,这也是狻猊最终肯帮他的原因,

    元宝看着小兽的眼神,充满了怜悯,这小兽被卖了还不知道,不过他也眼热得很,这可是狻猊的血脉,只是小兽的模样似乎并非纯正的狻猊血脉,那它母亲是一尊什么样的存在,在圣贤之境,能够承受九阳花的药力,自是非同寻常,不过就算血脉不纯,也是有机会返祖的,需要通过特殊的手段唤醒,总之这一尊小兽潜力无穷,

    “那诸位前辈,我们就先行离开了,”许道颜心中欢喜,带回石龙商会,只怕石蛮会喜爱得很,

    这小兽虽然狡猾,但看起來着实让人喜欢,石蛮自然不会亏待,而且它血脉非凡,石蛮与其日夜相伴是有一定的好处,

    “去吧,”狴犴微微颔首,许道颜的确很是不凡,难怪红豆会那般重视,

    如今天水圣祗准备开始进行蜕变,不再杀戮,对于心水域的封锁已经停止,但苍卫也不敢进行虚空横渡,

    九州神朝虚空必然有众多高手层层封锁,除非是用一些特殊的传送通道,否则的话,还是会有众多危险,

    虚空横渡除非是有足够把握,不然的话,不到万不得已都要动用为好,因为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自己难以预料的风险,

    苍卫施展虚空之门,带着众人回到蜃楼中,在这个时候还是保守一点为好,而且只怕那些域外帝子应该沒有将那公输氏的帝子尸身送回去,想必公输氏的人也知道结果了,知道是狴犴出的手,他们应该也无可奈何,

    华芒一闪,苍卫带着众人,从虚空之门走出,出现在蜃楼的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