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零六章 蜃楼主

    (鲜花章,本月鲜花过万,加更,希望大家可以多投花,)

    一天的时间过去。

    元宝与吴小白收到消息,只能有一天的时间,搜刮起來就更狠了,见到宝贝就要,看得陪伴在他们身旁的侍女眉开眼笑,他们每要一件东西,她们就能够有些许提成,要知道这一次可是苍穹商会买的单。

    最让她们开心的就是小蚕所带的小兽,见到好的天材地宝就是吃掉,统统吃掉,吃不掉也都要买掉,见小兽如此的猖狂,苍卫也跟着变得不要脸起來,将许道颜所说的话抛诸脑后,能吃则吃,吃不动的就下单买下。

    许道颜如果看到这一幕,只怕也会瞠目结舌,不知道苍叶收到账单的时候会做何感想,只怕都会瞬间脸绿。

    元宝,吴小白,小蚕,苍卫,小兽眉飞色舞,乐滋滋地回來,许道颜嘴角抽搐,虽然他沒有看到当时的场景,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如此满足的神情,只怕要到的宝贝不会太少,尤其是看到陪伴在他们身旁的侍女那一副开心的神色,更让他头大。

    “言武公子,万族地域如今大战连天,将你们传送到某一个部族都不安全,你们就直接以传送大阵,到达万族古地的万族商会,至于化道圣祗的下落,他如同至尊圣帝,并且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形体,來去自入,甚至在不在万族地域都是一个谜,所以我也沒有办法告知你他的下落,只能够凭借你自己的运气了,兴趣在万族商会中问一下,会有什么线索。”鲛龙女将很多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吩咐道:“苍穹商会在万族商会中地位很高,一些小事情我都已经提前为你打招呼了,到时候会由万族商会的会长亲自接待你。”

    “好的。”许道颜心中感激,躬身行礼。

    就在这时,一股股强大的气息降临。

    鲛龙女眉头一皱,是公输氏的人,有圣帝境的人物出现。

    “小贼休走。”一尊圣皇境的公输氏存在,指着许道颜一行人,厉声喝道。

    “你们想做什么。”鲛龙女站在许道颜一行人身前,冷斥道。

    “杀我公输氏的帝子,此仇不共戴天。”那一尊圣皇境的强者双眸冰冷。

    “关我什么事,这里是蜃楼,希望你们公输氏认清自己。”鲛龙女也很强势,丝毫不退让,虽然她的实力只在圣贤境界,但她在蜃楼中也有自己庞大的人脉。

    “小丫头,这一件事与你无关,让开就是。”那一尊公输氏圣帝受了重创,缓过气來,听域外帝子将事实讲述之后,便主动寻上门來。

    “哦,你们公输氏是怕联合天水圣祗坑杀天之海众多英雄好汉这一件事暴露,所以不想留我们活口吗。”许道颜神色极冷,沒有想到对方的圣帝竟然可以这般不要脸。

    “小子,你少血口喷人。”一尊公输氏圣皇杀气腾腾。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想必大家都知道,进入心水域的如今有几人活着回來,当日天水圣祗可真狠心呐。”许道颜摇头晃脑。

    顿时在场众多冲着悬赏去的一些人物,杀气腾腾,都对准了公输氏,以前的确有听过天水圣祗给别人一些好处,然后吸引更多人进去的一些手段,也只有公输氏能够与之联合,这些人來从未听说过公输氏有帝子里面被天水圣祗杀死,只怕彼此之间是有所协议的。

    “你找死。”那一尊圣皇境立即出手,一尊机关穷奇袭杀而來,圣皇之威滔滔,鲛龙女一念之间,实力节节攀升,整个蜃楼的众多法阵全部催动,让她拥有了一尊圣帝之力,只见一头鲛龙显现,一记摆尾,啪。

    偌大的一尊机关穷奇炸裂开來,化为粉碎,鲛龙女目光极冷:“看來公输氏不打算给我蜃楼面子了。”

    “你们走吧。”这时,从蜃楼深处传出一道声音。

    “蜃楼主,我的孙儿被这小子坑杀,不能放他走。”那一尊公输氏的圣帝也不敢太过强势,他沉声道:“只要你们不要插手,任何的后果我都能一力承担。”

    “我蜃楼连自己的客人都保护不住,你能够承担什么后果,我蜃楼名气一落千丈的后果,还是得罪他背后苍穹商会的后果,或是招來他背后狻猊,狴犴两大龙子的后果。”蜃楼主情绪平淡,不缓不急,但语调逐渐加重,这一股压迫力就连公输氏圣帝都有些难以承受。

    “……”公输氏圣帝知道,蜃楼主与此地的法阵结合,可战至尊圣帝,立于不败,他不是对手,可是要放许道颜又不甘心:“你蜃楼开门做生意,开个价吧,只要能够把这小子交给我,多大的代价都可以付出。”

    “嗯,可以。”蜃楼主此言一出,就连鲛龙女都不由得心头一紧。

    许道颜双拳紧握,也幸好自己有些后手,应该能够保自己逃出此地,蜃楼主淡淡道:“你们公输氏必须长期提供无数苍之穹特产的天材地宝,并且也半折的价格提供,因为我们会把苍之穹得罪,狻猊,狴犴皆是至尊圣帝,怎么说也要再赔两件至尊帝器好让我们随时抵挡他们的报复,至于我蜃楼名气一落千丈,我也不计较,以后公输氏免费提供我蜃楼机关的需要,如此一來,我可以答应。”

    那一尊公输氏圣帝闻言,脸都绿了,把他卖了都无法做到,别的不说,第一条把整个公输氏的血给抽干都不一定能够做到,他们本身天材地宝就是巨大的消耗,需要以海市蜃楼为媒介來提供。

    一旁的元宝眉开眼笑,乐滋滋道:“嗯,你公输氏能够答应这样的条件,只怕这小子死了也心甘情愿啊。”

    公输氏圣帝心有不甘,冷声道:“蜃楼主,你可要想好,得罪我公输氏……”

    “滚,别忘了,还有墨家,我海市蜃楼也不是依靠你公输氏独活的,而且你区区一尊初入圣帝的人,也代表不了公输氏,给你脸还不要了,一点自知之明都沒有,叫公输老祖來跟我谈话。”蜃楼主一声厉喝,当场那一尊公输氏圣帝被震得连连咳血,脸色苍白,要知道他之前可是遭到狴犴的冲击。

    在场所有的人,第一次感觉到蜃楼主的强势,要知道平时想要见到他都极难,据说楼主为人亲和,不会与人为争,这一次公输氏圣帝让他把事情做到这一步,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

    “你们公输氏竟然对我这种小辈都能够如此狭隘,会做出坑害天之海众多强者的事情來也不奇怪,原本我还想要进去心水域历练一番,差点被击杀,可怜那些以为杀了我就能够拿到极品圣皇器的人,真是可悲,可笑,可叹啊。”许道颜在一旁,添油加醋,给公输氏头顶上扣屎盆子。

    “无耻。”很多天之海都是散修居多,公输氏平时做事手段霸道一些,在所难免,可是谁都沒有想到他们竟然会与天水圣祗结合,坑杀众多强大的散修,壮大天水圣祗。

    “太下作了。”原本不少人对公输氏心生敬佩,如今整个公输氏的形象彻底不复存在。

    “这就是你公输氏与我墨家差距的地方,就连我墨家先祖都曾经说过,你公输氏的机关术造诣并比我墨家差,而是输在了理念,为人处事的胸怀上。”吴小白都感觉到齿冷,一尊圣帝之境,竟然如此胸怀。

    公输氏圣帝感觉情况对他们不利,便不再多说什么,而是选择退走,他也想不到以公输氏的底子,蜃楼主竟然宁愿得罪公输氏都要护住这小子,显然他背后的來历不凡,这一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对于公输氏我很了解。”鲛龙女看向许道颜,郑重嘱咐:“你们以后遇到公输氏的人一定要小心。”

    “嗯。”许道颜微微颔首,沒有说话。

    “随我來吧。”鲛龙女带着许道颜一行人前往整个蜃楼最高规格的传送法阵,通道十分隐秘,稳固,少有人能够发现,更别说能够截杀了。

    在蜃楼里面,那些曾经追杀许道颜的人,如今都把公输氏给恨上了,只怕经此一役,公输氏所炼制出來的法器,至少都会被很多人所不屑,原本在机关术的技艺上,因为定位不同,墨家机关术为主,防护能力惊人,攻伐能力较弱,相对來讲都是以制衡对方为主,公输氏的机关则是以破坏为主,非常霸道,对于修士來讲,两种机关都是不同的选择,墨家做事稳重,不急不躁,与人相处舒服,沒有什么可挑剔的,公输氏则是做事风格让人有些不悦,但因为他们的机关破坏力强大,有些人为了想要杀死一些异兽,敌人,也就选择了。

    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更多人都会愿意选择墨家的机关,那一尊公输氏只怕沒有想到,自己的举动,将会给公输氏带來莫大的损失。

    许道颜相信,恶有恶报,如果公输氏再这般行事下去,迟早会毁在这一代的手上,他们在鲛龙女的带领下,步入那至高的传送法阵之中,无数的阵纹冲天而起,将众人包裹,带到万族古地的核心商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