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二十四章 羽化杀阵

    无名很是骄傲,他没有在第一时间撤离,想要印证一下自己的实力在这一世到达哪一个地步。

    如今却是深陷泥潭,难以自拔,只能够拼死血战,以一人之人连斩数百名圣王,甚至有十多尊圣皇之境的存在,惊艳全场,就是许道颜都感到心中震撼。

    以一尊圣王巅峰之境居然能够做到这等地步,着实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如今他全身染血,身上的护体宝甲华光流转,将其死死护住,但依旧难以抵挡众多攻伐之威,他被逼得节节败退,身上血肉崩裂,露出森森白骨,血水潺潺。

    “化道天雨,斩术帝雷。”无名手中双剑纵横,自其体内灭绝圣王道汹涌如潮,铺天盖地,在这一刻变得异常的浓烈,杀机滔天。

    九天之上,看似若隐若现的化道天雨如同细线洒落而下,沾染到身上,浓郁的化道之力,使得围攻他的人发出惊怒交加的惨嚎之音,疯狂压制但却阻止不住自己的身体化道于天地间,他们想要退走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进行恢复,但却发现身体不停地破灭。

    斩术帝雷落下,近乎任何的防御术法都不起丝毫的作用,直接被斩断破入身躯之内,哪怕是身着法器有禁制护体都没有丝毫效用,灭绝圣王道充斥在域外起源强者的体内,大肆破坏,只见这些人的身体由内而外的崩碎,力量迅速土崩瓦解。柏渡亿下潶演歌馆砍嘴新章l节

    无名抓住这短暂的间隙,想要逃离,一直被围困在其中,这是最佳脱困的机会,就在这时,许道颜一箭射出,正法风雷箭速度之快,尤其是无名消耗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他根本避闪不及,而且在如此被围攻之下,他只想尽快突围。

    要知道他可是面对成百上千域外起源精锐战士的围攻,敌手实力最低都在圣王之境,可想而知,甚至有圣皇境强者联手围攻,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死掉了。

    噗

    正法风雷箭贯穿了他的右胸,两种强大的箭术相融结合,威力巨大,哪怕他肉身强横,半边的身体都有一种粉碎感,许道颜也许无法抗衡无名的战力。

    同样,无名哪怕肉身再强大,面对许道颜这等有所准备的致命一击,同样也要遭到创伤。

    无名大口咳血,吐出几片肺叶,他知道这是许道颜的偷袭,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他近乎疯狂,知道再这样下去,除非是动用底牌,否则的话,决计会死在这里。

    在这种情形他也捕捉不到许道颜具体位置,当即服下一颗丹药,给自己疗伤,五大圣兽古纹,五大圣祗之力在其体内肆掠,左突右冲。

    许道颜为域外起源那些围攻他的人争取到了时间,他当即传音道:“见你也是鸿蒙起源的人,饶你一条狗命,今天我就不为难你了,不过能不能跑得掉,就得看你自己了。”

    话音一落,月阳照没有再显现出无名的形体,他不明白许道颜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还是立即隐匿了自己的身躯,当即有域外起源的强者知道,此人必然施展隐匿的身法,各种手段齐齐降临,打得他浑身破裂,鲜血迸溅,身体摇曳。

    许道完这一箭早已远离,无名杀得眼睛都红了,尤其是四面八方域外起源的战士逼迫而来,自他身上,有一道古老的阵符被催动,以他手中的双剑为根基,冲天而起,击杀向四周所有人。

    几乎在一瞬间,方圆百里的人尽数都被斩灭,他们的身躯消融于天地间,彻底羽化,许道颜有先见之明,早已远离,他知道无名必然是有后手,自己如果一直想要逼其于死地的话,只怕也讨不了什么好,毕竟是一代少年王,若说没有什么底牌,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古老的阵符想必跟羽化神朝有莫大的关系,许道颜心中沉静,看来以后自己难以避免与无名正面接触,他想放无名走是因为要让自己在圣王一境,凭借着自己的手段,将其打败,他也能够猜到无名必然有后手,不会轻易死掉。

    无名在战场局部核心动用阵符,大杀四方,古老的帝威使得无数人心中胆寒,想必这是在其背后传承的力量,就算是域外起源的强者一时间也不敢逼近。

    他位居羽化杀阵的中央,身上伤势迅速恢复,虽然受到众多攻伐,但却并不致命,以他的体质很快就会恢复伤势,无名知道这一次接榜,如果没有杀死许道颜,必然对自己名誉有损。

    但许道颜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深入更中央的战场,阵符的威力巨大,但却无法长久支撑,他深知许道颜非常的滑头,如果阵符的威力彻底消散的话,他想要逃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到时候会将自己逼入死地,因为羽化杀阵实在太过显眼了,他这样一路横杀过去,到时候只怕整个域外起源的兵马都会对他展开全面的轰击,哪怕羽化阵符再强都抵挡不住域外起源众多兵马众多战阵的攻伐,这是必然的,到时候他就会真真正正成为众矢之的。

    虽然能够捕捉到许道颜的些许气息,但他知道这一次真的是无可奈何了,只能够从长计议,寻找机会将其找出,再度杀死。

    纵然如此,但无名并不想就这样放过这些攻伐自己的域外起源兵马,把自己逼到这一步,都将羽化杀阵给催动了,绝对不能够善了。

    他手持无上帝宝,所过之处,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切尽皆化道,尽是虚无。

    他如同一尊无上圣帝,这等无声的血腥,让域外起源的兵马胆战心惊,连忙后撤,不远处的战争集合起来,数十万,甚至百万人所结成的战争,齐齐攻伐向无名。

    接二连三,更多域外起源的兵马打得他的羽化阵符摇曳,无名知道不能够这样继续杀下去了,当即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停留。

    “我替鸿蒙起源的万族众生谢谢你啊,总算是把力气出在正道上了,如今鸿蒙起源危难,别整天做那些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不然的话,迟早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许道颜龇牙咧嘴,笑容灿烂,传音给无名。

    这一次,逼得他耗费了唯一剩下来的羽化杀阵,无名表面不说,但是的确很心痛,要知道此阵哪怕是圣帝境人物出手,都能够保他周全,却没有想到竟然用在这一片战场之上,虽然斩杀了数百万域外起源的兵马,但还是很不值得,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这应该是要在最危险的时候,斩杀一尊圣帝级的存在,为他获得更大机遇而留的。

    虽然暂时摆脱了无名的追杀,但许道颜深知对方必然不会轻易放弃,会找尽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杀死自己,这阶段与无名之间的追逐战,让他对少年王的战力有所了解。

    灭绝圣王道对自身的冲击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许道颜似乎从中领悟到什么,与自己之前心里所想互相印证,必然能够让自己突破到圣贤王中王的境地。

    他置身于战场之中,唯有自己在战场的核心,无名才能够拿自己没有丝毫的办法,一旦脱离了战场,自己只怕就危险了。

    无名是不会轻易离去的,身为一名圣伐的杀手,不是自己死,就是猎物死。

    许道颜暂时并不担心无名,只要自己还在战场的中心,他施展道隐,看着偌大的战场上,双方战士彼此之间,疯狂厮杀,血肉横飞,人仰马翻,杀到发狂,此情此景,他心中若有所悟,体内五大圣道都在蠢蠢欲动,升腾而起,竟隐隐有突破之势。

    这些时日,五大圣道与五大圣祗彼此之间的结合,互相融入之后,许道颜感觉那一层屏障似乎越来越小了,彼此之间更加贴近,尤其是灭绝圣王道冲击到许道颜体内之后,所造成的破坏,他能够感受得到,当初无名凝练这圣王道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的功夫,历尽了多少艰险,只怕几次都在生死之间徘徊才将其融入到自己的灭绝圣王道之中。

    “小蚕,你能够感知得到,在这灭绝圣王道里面他到底是炼入什么样的物质吗”许道颜用净瓶古纹将其中一部分的灭绝圣王道给封印,镇压起来。

    小蚕将感知引入到许道颜的体内,片刻之后,缓声道:“这应该是羽化之光。”

    “羽化之光”许道颜细细感应,果然,如果不是自己拥有净瓶圣祗,能够将其封印镇压的话,只怕也承受不住其中的力量,与灭绝圣王道暗合,能够在毁灭的同时让敌人体内的一切悄然化道。

    “羽化之光,是一种奇光,想必乃是羽化神朝第一代圣祖所留下来,被这少年王有幸得到,唯有承受住羽化之光的照耀,将其一点一滴融入到自身圣王道中,才能够使其有所升华,这种奇光异常难得,唯有在浩瀚的星空宇宙中才能够收集得到。”小蚕的这一句话,让许道颜心中豁然开朗,自己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他不再执着于是不是真的要成为圣贤王中王,而是一种对于自身五大圣道在圣贤一境突破到极致,是一个奠基,一个开端,它们以后的路在哪里,更加清晰明了。

    在这一瞬,自许道颜体内五大圣道开始衍生而出第十条圣道,在衍生的过程当中,前面九条也跟着一起壮大,这是一种格局的拓宽,使之完全不同。

    大罗圣镯里面有众多五行灵宝以极快的速度在被消耗,第十条圣道的生成,使得前面九条无时不刻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