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三十二章 姬子鱼

    小蚕所见过的天材地宝无数,她的感知敏锐,都能够察觉得到,有些天材地宝她甚至都不想去多看一眼。

    遮天葵让她惊讶的地方并不是它非常稀有,而是像这样的存在,在此地一抓一大把,可是在外界,都非常的罕见。

    要知道这里可是岐黄秘地,外人根本难以进入,哪怕传承者想要摘取,只怕都不容易,更别说其他。

    外界纵然地域广阔,然无数年來,修士众多,对于天材地宝的要求可以说是无穷无尽,消耗厉害,沒有像这里,保护得这般好。

    眨眼的时间,只见众多有了自身灵智的圣药自主靠近红豆,显然察觉她非同寻常,想要得到其点拨。

    红豆只是淡淡地看了它们一眼,并沒有多大的兴趣,在其脚下有一头小麒麟,不停地蹭着红豆的脚踝,看着这一幕,许道颜惊呼了起來:“为什么麒麟会这么小。”

    “这是麒麟种,孕育了漫长的岁月,吞噬了无数大道精华,然而想要成长起來却需要时间,还需要机缘,沒有想到竟然还能够在这里见到,一旦将其炼入体内,以其为种,可获得最完整的麒麟圣道,对你帮助良多。”小蚕看着那白色的小麒麟,就知道这必是异种,一旦被栽种,成长起來,必有无穷妙用,只是麒麟种的栽种方式比较特别,对于许道颜有大用。

    “……”许道颜感觉到进入这里,要被砸出一个又一个幸福的眩晕來。

    “红豆,我曾经答应过化道圣祗,给他一具同小白一样的万窍圣躯,同时也还欠噬命圣祗一尊,有地方可寻吗,”许道颜深知,这麒麟种很是强大,自己此刻还驾驭不住,所以并不多想,红豆的感知非常的敏锐,在这岐黄秘地里面,异常广阔,很多地方根本不是自己能够看到的,问她是最合适不过。

    “你想要在此地获得什么,就必须承受什么样的考验,像这些圣药你暂时别想了,至于你想要的身躯,你去东边的草庐看一看,能不能够获得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红豆显然将此地所暗藏的一切看得通透,虽然许道颜得到《黄帝天经》的传承,但哪怕是他要得到这些东西也要通过考验,不然的话,此地空间的东西予取予求,对许道颜來讲弊大于利。

    “……”许道颜回想起老乞丐的话,说这里同样也有众多危险,看來是有一定的道理,也幸好他并不贪心,知道这等珍贵的宝物,根本不是自己能够觊觎的。

    “小蚕,苍卫,此地的东西你们不要妄动,除非它们主动來寻你,不然的话,会有大危险。”许道颜吩咐了一句,自己就往东边的方向破空而去。

    苍卫与小蚕两者连连点头,有红豆在,跟着她可能会沾点光。

    一路上,许道颜看着这一片空间,手握岐黄古玉,发现原來他们所在之地,地处核心,在这秘地中地域广泛,只怕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地方。

    他往东边的方向飞行了一天一夜,一路上细细感受着秘地变化,让自己感知这一片天地,渐渐与之契合。

    原來,这一片天地,有四季变化,有生有灭,五行循环,阴阳交替,若想要在这一片天地取一物,需要尊重规则,不可断其根,留有一线生机。

    人之无穷,索求无度,若无规则限制,只怕此地迟早也会变得一片萧条,生机不再。

    岐黄秘地在无穷的岁月中,一次又一次的演变,以致于到达如今这等境地,处处肥沃丰厚,落籽开花,不知道多少农家想要这样的农田,求而不得。

    岐黄圣祖,重农耕,尊崇天地四时变化,执掌万物生灭定律,索取有度,立规则成方圆,故而这一方净土才有今日之景,这让许道颜心中触动,获益良多。

    他修炼《黄帝天经》,心有所感,此经法乃岐黄两位至尊圣祖所著,毕生心血,化简为繁,化繁为简,屡次变革,一路上所遇到的坎坷颇多,历经波折,最终成至尊经法。

    许道颜修炼此经,自深得其中精要,于这一片天地中,理念暗合,若有所思,心有所得,虽然无法让自己变得多强大,但却能够让自己心中更加平静,与天地规律更加契合。

    “原來如此。”《黄帝天经》许多东西,都有他的规律,不追求极致,跟有些经法不同,有的追求肉身要有多强,术法威力要有多大,人要活得多久,然而《黄帝天经》更多的是阐述天地之理,大道变幻,至于能够修成什么程度,就要看个人悟性,如何去追寻,每个人想要的方向都不一样。

    沒有对错,能够适合每一个人的想法,走出属于他独特的道來。

    一个时辰之后,许道颜终于看到那草庐,看起來很是简陋,充满漫长岁月所遗留下來的沧桑痕迹。

    只是在草庐前,有一名女子,跪在门前,神色哀思。

    许道颜眉头一皱,岐黄血脉近乎断绝,传承无几,沒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人,他凌空而立,女子看向看來。

    “你是谁,”女子眉头微蹙。

    显然,她也沒有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其他外人进入,故而心生戒备。

    “许道颜。”他淡淡回答,能够得到《黄帝天经》传承之人只怕不多,便道出自己的姓名,毕竟在百家圣地,因为自己父亲的缘故,也算是有一点名气。

    “是你。”女子放松了戒备,不再多说什么,他得老乞丐传承这一件事,她是知晓的。

    “嗯,姑娘你是何人,在这草庐作甚,”许道颜对这里情况一概不知,用月眼阳眸查探草庐,其中有一名男子的身躯,他盘膝而坐,肉身不朽,但气机全无。

    “我叫姬子鱼,來祭拜我父亲。”她容颜素雅,双眸空灵,自其身上的气息,与天地暗合,实力在圣王巅峰之境,堪比少年王。

    “……”许道颜沉默无语,他原本就是想要得男子的身躯,沒有想到竟然是眼前女子的父亲,看來自己要另寻他法。

    “你竟然觊觎我父亲的尸身,”许道颜从头到尾都未说话,姬子鱼柳眉挑起,战意昂扬,心中怒火,如果不是两个人同修《黄帝天经》,只怕她早就出手了。

    “……我原本以为,在这岐黄秘地已无他人,觉得此地可能有一具身躯,于我有大用,曾有想法,不过既是你的父亲,我自然不会多想,姑娘还请息怒。”许道颜沒有想到,自己心中感叹一句,对方竟然能够察觉自己的念头,事实上一知道此身躯为姬子鱼的父亲,他就沒有一丝的想法,同为人子,自然知道其中意义重大。

    “你要尸身何用,”姬子鱼知道,他的身份非同寻常,背后还有天行圣帝,这么做必有他的道理。

    “既是姬姑娘父亲的尸身,我自不会多想。”许道颜就要转身离去。

    “让你说,你就说。”姬子鱼问道。

    “……我曾炼化圣祗之力,与它们许下承诺,会给他们一具身躯,只是你也知道无暇之身,并且能够契合圣祗,异常难寻。”许道颜大概简明扼要说了情况。

    姬子鱼沉默了片刻,她似乎在考虑什么:“你先不要走,容我想一想。”

    许道颜心中一惊,这可是她父亲的尸身,难道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人族儒家,以孝道为重,讲究入土为安,葬礼隆重。

    但许道颜并不知道姬子鱼的背景,她并非出身儒家,受这方面的影响不大,她的母亲庄氏出身道家,同样非凡。

    道家庄氏圣祖曾言,死后肉身归于天地自然,尘归尘,土归土,喂养蝼蚁,苍鹰皆是一种造化,她父亲陨落得早,与母亲相伴过一段岁月,故而受道家庄氏的理念影响会大一些。

    “你可能够影响得到那些圣祗,”姬子鱼眉宇凌厉,双眸与许道颜直视,问了一句,似可洞穿虚妄。

    “坦白说,以我的实力可能影响不到,但应该有办法能够进行一些束缚,毕竟肉身如果得到,自是在我手上,要让他们许下一些誓言还是可以的。”许道颜实话实说。

    “好吧,你去取我父亲尸身吧,凭你自身本事,若他愿意跟你走,我也无话可说。”姬子鱼站起身來,也许以这种方式,让自己的父亲重获新生也好,生前威震一方,却死于无声,莫名消失,这不应该是自己父亲的宿命,自小父亲就是让她仰望的存在。

    “姑娘,此话当真,”许道颜心中惊喜,原本以为希望落空,却不曾想竟然峰回路转。

    “这是自然,但前提要你有那个本事。”姬子鱼知道,哪怕自己父亲死了,但他又岂会容得宵小之辈触碰其肉身,作为女儿她虽然答应,但也要其父亲所残留下來的意志能够认可许道颜才行。

    当年自己的父亲横盖八荒,然而飞升永恒神庭之时,遭奸人迫害,将其魂魄斩成重伤,归來之后不久便无生陨落,只留下无暇之身,这一件事让姬子鱼耿耿于怀,知道此事必然沒有那么简单。

    如今永恒神庭的身影出现,她想让自己的父亲肉身重获新生,去争出一番天地。

    “好。”姬子鱼既然都已经这么说,许道颜深知这等肉身难寻,他自然也不会客气。

    他独自走到草庐前,行了一礼:“前辈,请恕晚辈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