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三十三章 战尸殿

     草庐的门一打开。一股偌大的威压席卷而來。咔。咔。

    饶是许道颜肉身强大。浑身上下依旧承受着莫大的压力。骨骼竟然开始碎裂。如此剧痛。让许道颜近乎昏厥。

    只是一尊死去的至尊圣帝所留下來的气机。竟然能够如此恐怖。也不知道他生前何等强大。就是这样的人物。居然陨落了。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不要面前。父亲的身躯只有我能够接近。如果太勉强的话。你可能会死的。所以好自为之吧。”姬子鱼郑重告诫。见许道颜受到自己父亲气息的强烈压制。就知道只怕难以成功。

    许道颜心中惊骇。沒有想到会是这般结果。但开弓沒有回头箭。既已踏出。他并不打算就这么屈服。一步踏出。在这丈许大小的草庐内。每一步都难以迈出。

    姬子鱼的父亲盘膝坐于那里。面容祥和。不怒自威。有坐拥天下的大气势在其中。只可惜夭亡了。不然绝对是一方霸主。

    “前辈。如今天地变幻不定。鸿蒙起源有大难。若你的肉身能够用于正道。守护亿万苍生。必是一件大功德。”许道颜向前行了一步。意念凝聚。是在请求。哪怕肉身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都在忍受。可是对方都沒有给自己一丝的回应。他知道若是这至尊圣帝的意念故意为难。他绝对无法靠近。能够踏出一步还算是对自己不排斥的结果。

    “你我师出同门。如今浩劫将至。难道你真的就要坐在此地。置之不理吗。”许道颜意念凝聚。再度请求。又踏出一步。

    这一尊肉身始终沒有给许道颜一丝的反馈。他虽然沒有拒绝。但也沒有接纳。许道颜知道一切只能够凭借自身坚定的意志去撼动。他咬着牙:“无论如何。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你的肉身我都要定了。承诺于他人。必要实现。同时我也会约束对方。不会任其世间作恶。”

    他的意志坚定。不为所动。再度向前踏去。自许道颜身体表层的肌肤溢出血痕。慈悲圣道。净瓶古纹。无时不刻都在修复。

    “我想你的女儿。应该也希望能够看到你再度纵横八荒。守护天下百姓的样子吧。生前你对她有几分呵护。为人父只怕沒有尽到几分责任吧。难道死后想要让她时时在这里为你守孝。如果你的身躯能够为我所用。我会让那人发下血誓。只要得到你的身躯。必要守护你女儿一生。保其周全。这样也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完成你的心愿吧。”许道颜用自己的意念散发而出。与这庞大的气机对峙。这个时候难免想到自己的父亲许天行。从來沒有出现过。在父亲的角度上。他也许并不成功。纵然在世人眼里是多么的了得。

    为人子。许道颜的心情让他意念更加真切。有着对父亲的几分怨怼。

    忽然间。來自眼前这至尊圣帝大减。眼前这至尊圣帝只怕生前对自己女儿照顾不周。死后有诸多悔恨自己。不能够照顾其后半生。许道颜以这等意念与其对抗。得利不少。

    许道颜步步紧逼。每走一步。身体就崩坏得厉害。但他始终沒有退怯。意志坚定。最后都已经要变成血人了。近乎身死。发现哪怕是《不死逆天术》的修复都显得很艰难。直到他到达这一至尊圣帝的身旁之后。身上的伤。尽数恢复。所有的压力骤然消失。

    在其身后的姬子鱼都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真的能够接近自己父亲的身旁。

    这让许道颜松了一口气。眼前这男子气息伟岸。端坐在那里。骨正气正。一身浩然。虽然至始至终。这一尊圣帝沒有丝毫的答复。但许道颜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毕竟已经死去了。所残存下來的意志都是出自于本能。

    “多谢。”许道颜对眼前的至尊圣帝心存敬畏。

    姬子鱼缓缓走了进來。丝毫沒有承受一丝的威压。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舍。但同时又带着一丝期盼。

    希望有人能够继承他父亲的意志。活下來。以另外一种形式重生。征战世间。

    “姬姑娘。我已经到了。但这一件事。还请你考虑一下。”许道颜知道。也有可能是姬子鱼一时冲动。

    “不必。我已经想清楚了。如果父亲不同意的话。你是不可能接近的。”姬子鱼最清楚不过。不管许道颜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最终还是说服的父亲。

    那些残存的意志绝对非一尊圣贤所能够抗衡。许道颜并非以秘宝进行镇压。而是并且自己的意志。还有不屈的信念让其父亲得到认同。

    “我想要将你父亲的圣躯。交给白龙渊的噬命圣祗。他的手段惊人。杀术逆天。一旦得到你父亲的圣躯。必然可以横扫四方。”许道颜将其圣躯去向说得明白:“到时候还需要你跟我走一趟。”

    “这是自然。”姬子鱼微微颔首。不管怎么样。相信许道颜自有判断。

    至尊圣帝的尸身。哪怕死去漫长岁月。依旧沒有腐朽。宝体上气息霸烈。血液都在涌动。其父魂魄被斩。但肉身却还沒有消亡。还散发出一股暖暖的。淡淡的香气。对于姬子鱼來讲。这是父亲的未來。也是他最后所留下來的一丝念想。

    “敢问。你也是故意停留在圣王境界。隐世至今吗。想要在最后一世争雄吗。”许道颜见姬子鱼。一身青翠的霓裳。容颜素雅。有济世慈心。

    “自然。”姬子鱼见许道颜一身修为了得。虽然在圣贤巅峰之境。太非同寻常。

    “不知道姬姑娘可否方便。将自己修炼《黄帝天经》的心得呈现。你我互换心得体会。”许道颜冒昧问了一句。

    “每个人的路不同。就算交换心得。也未必能够有所增益。反而会成为自身道路上的阻碍。等你成就圣王巅峰之境。与我一战。自然就能懂一切。”姬子鱼委婉地拒绝了。她不想让自己的思维限制住许道颜的道路。互换心得。是好是坏都很难说。

    “也是。”许道颜沒有强求。看向其父亲的圣躯。道:“那我就将你父亲的圣躯带走了。”

    “嗯。”姬子鱼见许道颜如此恭敬。小心翼翼。心中也颇为满意。不过她倒是想看看许道颜想要用干什么器物。能够装得下一尊至尊圣帝的圣躯。

    许道颜引手中的大罗圣镯。这是其父许天行所留下來的。平时看着不起眼。但却暗藏玄机。他全力催动。只见将姬子鱼父亲的圣躯慢慢引了进去。期间并沒有发生任何的阻碍。至尊圣帝的无上威压都被大罗圣镯那一股力量微妙化解。

    “姬姑娘。我想问一句。在这秘地中。还有哪里有这等级别的尸身吗。”许道颜问了一句。

    “战尸殿。”姬子鱼淡淡道了一句。

    “那是什么地方。”许道颜眉头微皱。有些不解。

    “历代修炼《黄帝天经》之人。纵然再惊艳。终究还是有人会陨落。有人是寿元耗尽。他会化为这岐黄秘地中的养分。以自身意志守护这一片土地。故而任何人对此地不敬。都会受到可怖的攻伐。这是历代寿元耗尽的老人意志留存所致。”姬子鱼一袭黑色的长发散落。眉宇间带着些许忧愁与感叹。她莲步款款。走出了这一件茅草屋。

    “那为何你父亲会在这里。”许道颜言语一出。突然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不合适。

    似乎察觉到许道颜内心念头的变化。姬子鱼淡淡一笑。道:“其实也沒有什么。他渡劫失败。历代战尸都是为守护人族征战而死。他却是在飞升永恒神庭之时受到重创。无颜进战尸殿。故而就在这茅草屋中。留下自己的身躯。当然也有可能也不想有朝一日。父女对决吧。”

    “父女对决。何出此言。”许道颜有些讶异。

    “修炼《黄帝天经》之人。所走之路都不一样。这些死去的人。他们都会留下自己的意念。让后人挑战。同境界对决。胜利之人可以观察他的尸身。从中捕捉一些痕迹。增益自身。如果进战尸殿。你会发现那些都是为人族立下赫赫战功。在诸多大劫中。重创敌人。立下不朽的丰功伟业。虽然岐黄一脉人数稀少。但人族诸子百家依旧无人敢怠慢。”姬子鱼眼神中更多的是淡泊。还有一丝的冷清。不知道此刻她心中想的是什么。

    “你不是说。每个人走的路不同。哪怕互换心得体会。未必是一件好事吗。”许道颜又问。

    “敢进去战尸殿的人意志坚定。能够自己的路走到底。胜者方能看。怎么会去走他们的道呢。”姬子鱼淡笑。

    许道颜这才明白。原來此女担心她修炼《黄帝天经》走的那一条路会影响到他。也是为其考虑。想一想。如今两个人都是大活人。互换心得。利弊皆有。

    “多谢姬姑娘。能够带我去战尸殿。”许道颜拱手施礼。

    “走吧。”姬子鱼腾空而起。为许道颜带路。

    “看來当日你的父亲应该了解你的性情。万一父女对决。胜了的话。自会让你心生挫败。他也心疼。若是输了。当父亲的。纵然老怀安慰。但其形象在你心里也难免再也不高大了。”许道颜想一想。这倒也是人之常情。

    “不管如何。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都不会变。”姬子鱼言语平淡。她一步踏出。就是万里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