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玄城

     在这片无际的天空中。

    偌大的玄武在空中悠哉前行。众人立于玄武的龟背上。感受着这一片土地各种各样的景色。显得很从容。

    李淳歆为人冷清。独來独往。纵然知道这一次一人独行很有可能死于非命。但他依旧执意一人行走。想要磨砺自身。

    由此可见其内心之坚定。此人未來必能够杀出一条自己的路來。许道颜一行人都很看好他。

    他之所以独來独往。是因为沒有什么让他心动的。

    直到不久之前。看到了《过去法》。

    “道颜兄。我想问你可会《过去法》。”李淳歆很想再看看《过去法》的呈现。之前长明灯被迫自主反击。呈现出《过去法》的手段。让他心中有极大的触动。故而他并不急着离开。

    “不会。这种法还不是我现在所能够学的。哪怕我会修炼这种法。飞升到永恒神庭之后的事吧。”许道颜摇了摇头。长明灯器灵非同一般。他对《过去法》也很好奇。他也很想见到燃灯太子。受其点拨。不过现在想着些为时过早。

    “这样……”李淳歆顿了顿。郑重道:“我也不知道要往何处。也不知道你们是否方便。”

    “既然沒有想要去的地方。你就先与我们同行。前方有一个属于这个神秘空间的国度。等进城之后。再做打算如何。”许道颜淡淡一笑。李淳歆此人我行我素。恩怨分明。甚得众人的欣赏。大家都很乐意与其同行。

    “嗯。也好。”李淳歆知道。许道颜一行人配合紧密。手段各异。他一个人独來独往惯了。从与他们的相处之中也发现其中的益处。

    这几日。他感觉到彼此之间。相处融洽。也算得上同道中人。既不违和。同行一段路自然也就沒有什么。

    一路上。吴小白一边催动玄武前往目的地。一边则是进行修复。并且对其进行增强。改进。这一次获益匪浅。他也从中感知到很多不足的地方。从來沒有像这次。偌大的玄武都快要被打裂了。

    只有在实战当中才能够给自己带來巨大的增益。吴小白沉淀下自己的内心。在一旁的元宝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知道玄武在关键的时候能够起到重大的作用。所以也不惜一切代价帮吴小白从内部结构布置风水奇局。希望玄武能够从本质上有更大的蜕变。

    因为害怕那龙河之灵成就万宝之体后会追杀上來。元宝就动用极乐浮屠。再以风水奇局降服。将他们全部融入这一片天地的气息当中。使得那龙河之灵想要追杀也不会太过容易。毕竟天大地大的。纵然是一尊圣帝境的存在想要找也不好找。

    吴敌。苏惊圣。许道颜。李淳歆则是在互相讨论修炼一道。彼此之间。交流心得体会。点到即止。各自感悟。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一路上。许道颜不仅与他们讨论修炼一道。还要用自己的月眼阳眸。一路上规避掉众多凶兽聚集之地。躲开一些沒有必要的危险。与小蚕配合。故而风平浪静。

    因为一旦闹出点什么动静的话。被龙河之灵盯上只怕就凶多吉少了。进入这神秘空间的国度当中。有规则。有秩序就会有一定的保障。

    路很是漫长。但终究还是到了。

    眼前。众人所在之地是一片荒原。

    荒原占地极光。一眼望不到边。虽然沒有荒漠给人那种毫无生机的气息。灼热。

    稀稀疏疏的野草。零星散落的荒山。几株光秃秃的老树枝桠蜿蜒。一些老鸦落在寒枝上。抖动着身体。眼珠子时常转悠。很是警觉。

    在荒原上有凶悍的异兽行走其中。可以见到來自这神秘空间里面的人会出來对这些凶兽进行猎杀。获得它们身上一些珍贵的部位。

    天气阴晴不定。变化多端。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阴郁。时而狂飙席卷。一种随时都有可能降临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在这荒原的中央。是一座大城。

    占地极广。有百万里之巨。它如同匍匐在荒野中的巨兽。蛰伏其中。远远望去。便有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感觉。

    远远望去。其形有点像一尊玄武。异常坚固。一看就有种牢不可破的感觉。

    此城通体漆黑。颜色极深。如同黑暗的漩涡。会将人卷入其中。让人心中生起一种无力抗衡的感觉。

    小蚕很是从容。她如今的感知越发敏锐。从某种程度上实力超越了苍卫。毕竟《万宝天书》不是盖的。而她体内两种祖血也彻底复苏。并且唤醒其血脉当中的意志。使其获得父母给她所留下來的众多讯息。以及來自天宝道龙以及天幻迷蝶的祖术。她平淡道:“城中很是繁华。有秩序镇守。可以先进去打探一下在神秘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个神秘空间。与世隔绝。自成天地。自古以來能够进入这里的人只怕为数不多。哪怕有也都是一些大机缘者。

    许道颜一行人催动着玄武慢慢行近。经过这些天的炼制。玄武总算是被修复了。但如果还要继续对其进行改进。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并且也需要一些特殊的材质。吴小白也觉得休息一下。在这大城中寻找一些比较特殊的材料。也就沒有急着再对玄武进行炼制了。

    “走。去看看。”

    在这大城上。挂着三个古老的人族文字。北玄城。

    吴小白微微蹙眉。显然通过他的机关玄武。感知到了寻常人不为所知的东西:“这座大城乃是以一尊圣帝巅峰之境的玄武尸身炼制而成。有墨家的炼制手法在其中。”

    “什么。”此言一出。所有人心生震撼。

    一尊圣帝巅峰之境的玄武尸身炼制的大城。简直骇人听闻。要知道这其中的意义。玄武圣兽原本就是拥有至尊防御的存在。

    这玄武是如何陨落的。经历过什么。被人炼制成大城。可想而知这大城底蕴有多么的深厚。当日姬子鱼死去的父亲死后所残留的气息就非常可怖。到达圣帝境极致的玄武圣兽。又怎么会让人轻易就冒犯了它的遗蜕。可想而知。炼化它的人必然是极为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管怎么样。先进去再说。”吴小白摇了摇头。也许在这里能够有更大的收获也说不定。虽然这里自成空间。一方世界。但有墨家的痕迹。

    北玄城的大门。站着一尊尊身着甲胄。手持尖枪的战士。他们气息雄浑。力量深沉。镇守在北玄城大门的战士。

    每一尊实力竟然都在圣皇之境。虽然只是初入人皇。但亦是可怕。

    许道颜一行人都感到匪夷所思。很是费解。堂堂圣皇之境的存在。竟然镇守城门。难道这北玄城实力最低的人都在圣皇之境。如果是这样子的话。这一座大城实在太可怕了。它占地百万里。可想而知里面有多少强者。

    “外來者。进城中。需了解北玄城的规则。”一名守城的圣皇境首领。他分发出六道令牌给许道颜一行人。

    许道颜握住令牌的刹那。來自北玄城的规则全部刻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城中有禁武令。

    若是双方沒有达成比武的意愿。单方面一旦出手就会被抹杀。绝不留情。

    北玄城中。

    强者是用來守护弱者的。而非让弱者成为陪衬。唯有强者才能够用來守护秩序。震慑不法之徒。

    想要承受北玄城的守卫战士。要经过层层考核。能够守城的战士。都是很优秀并且很精锐的战士。

    他们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以保城中黎民百姓的安全。

    一旦进入北玄城。就要遵守其中的秩序。一旦触犯。根据情节严重去处置冒犯规则之人。这是铁律。无数年來都沒有人敢去破坏。

    将整个北玄城的规则全部弄懂之后。许道颜一干人等面面相觑。纵然是在外界都还沒有这样强硬的城。

    在北玄城中。比武有比武的地方。绝对不能够在非比武场所动手。否则的话。双方也都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了解这些规则之后。那一名城门守卫统领看向许道颜。问了一句:“诸位。可都明白了。”

    不得不说。守城战士都是圣皇之境。再加上玄武圣帝极境尸身所炼制的大城。无形之中的震慑是非常之大的。

    要知道。苏惊圣。吴敌。李淳歆。元宝。许道颜。吴小白都不是被吓大的。所看过的阵仗也都不小。然而这种非常严苛。紧密的规则所形成的气势。却让他们心生敬畏。

    “明白。”众人不敢怠慢。在这一刻。所有人也都明白。不管他们之前在外界有多么的耀眼。但进入到这神秘空间。他们就再也什么都不是。如果有人还弄不清楚状况绝对会招致自己都难以想象恶果。

    不管在外界有多大的身份。多大的背景。在这里一切都失去了效用。不会有谁会理会谁的面子。而且此地足够强大。得罪了谁都敢无惧一战的感觉。

    吴小白收起了玄武。苍卫与小蚕腻歪在一起。许道颜。李淳歆。苏惊圣。吴敌就连平时最嚣张的元宝在这一刻也变得很乖。有礼有节。朝着城门守卫行了一礼。缓缓进入到这北玄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