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七十一章 福祸?

    如果在利益不大的情况之下,北玄城的那些大人物很有可能会拒绝龙河之灵的合作请求,毕竟为一点小小的利益伤及他们的名誉,是非常不值的,还会有一个把柄被握在龙河之灵的手里,哪怕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但如果涉及到万宝天书的话,那就不是单单只是纯粹的修炼经法那么简单,关乎到很多东西,许多借口都可以显得冠冕堂皇。

    拥有万宝天书之后,对于寻宝各种各样的手段,都会提升到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高度,对于天地间的万宝都会有一个敏锐的认识。

    对于商会來讲,万宝天书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对于修炼之人來讲,也是难得的手段,更重要这是來自永恒神庭的经法。

    这一次把那龙河之灵给得罪大了,看來接下來每走一步都要非常小心,粼光也算是非常善意地给许道颜他们提了一个醒。

    “遇到这种情况,你觉得应该如何是好,”许道颜知道,在混沌界,他们沒有任何的资格去讲太多的条件,有些东西在自己还能够掌握主动的时候,总比要在被动的时候出手要好,一旦陷入被动的境地,到时候再去讲条件就很有限了。

    粼光闻言,心中一凛,眼神变幻不定,不知道许道颜到底是何意,他知道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皆是圣王境中的佼佼者,在外界更是有显赫的地位与身份,顿了顿,他答道:“我不敢妄言。”

    “沒事,让你说就说,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毕竟我们接下來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不了解这世界的形势,你久居此地,有在信息交汇之处,有些时候会看得比我们更远一点。”许道颜显得很平静,言语柔和,让粼光心里感到舒服。

    “这,既然公子如此要求,那我就说了,若是有哪里说得不合适的地方,还请不要见怪。”粼光低着头,很是谦卑,他知道眼前的男子绝非寻常之人,故而说话也是深思熟虑,字字谨慎。

    “无妨,说吧。”苏惊圣也想知道粼光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制定规则的人,就有我北玄商会的老祖,他的实力也在圣帝极境,并且北玄商会掌控着整个北玄城的经济命脉,对各大势力长期进行天材地宝的供应,少有人会去得罪,而北玄商会的老祖名望颇高,受人敬仰,这些年來,对于万宝天书他老人家也是心心念念,但是苦于龙河之灵藏得极深,又占据地利,若是有心戒备,就算是老祖也讨不了好,纵然能够对其压制,但也休想得到万宝天书,故而也只能够望而兴叹,但若是公子愿意将万宝天书与我北玄商会老祖共享的话,我想老祖应该会感恩于你们,并且全力维护诸位的安全,也会给诸位提供众多便利的,到时候你们有什么需要,想必老祖都会满足,这是必然之事。”粼光双眼神采飞扬,他知道如果自己能够促成这一件事的话,也是大功一件,想一想都快要被砸出幸福的眩晕,心中都有些难以置信,所以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嗯,能制定出规则的人,格局自是不同,万宝天书他应该也不想被其他人所掌握,北玄商会能够独占优势,也是一件大好事,我觉得此事可行,你们怎么看,”许道颜看向元宝,小蚕一干人等,希望他们也能够做出考虑。

    “我觉得可以吧,毕竟强大的老一辈,大多都不会太欺压晚辈。”吴敌开口了,他也算是见过不少大人物,做出自己基本的判断:“不过这件事最终还是要小蚕來做决定,我们只能够提供建议。”

    “他娘的,要是在外界何至于如此啊,玄宗的名号一出來,有几个人敢招惹的,”元宝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为了避免一些后顾之忧,的确有必要这么做,不过他一张脸是黑的,显然有些不乐意。

    “小蚕你怎么想,”许道颜很尊重小蚕,虽然她是坐骑的身份,但这些年來莫愁也都对小蚕视如己出,将其送与元宝相伴,有自主权,元宝也不能够去命令她什么,更何况小蚕与苍卫互相喜欢,许道颜自然也是将其当成亲人般对待。

    “我当然不会拒绝了,万宝天书能够分享出去也是一件好事,只是多给一个人修炼而已,我才沒那么小气呢。”小蚕微微颔首,此刻在其背后,双翼展动,來自天幻迷蝶的古纹蜿蜒勾勒,天幻迷蝶的力量在其体内逐渐苏醒。

    “嗯,粼光,你让人去通知北玄商会的老祖,让我们谈一谈吧。”许道颜看向粼光,他已经激动得浑身颤动了。

    “多谢诸位公子大恩,此事若能够促成,对我來讲,亦是大功一件,日后若有何驱遣,粼光必是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粼光性情谦卑,待人接物都让人感到舒服。

    “哪里,我们都是在外行走之人,自是要互相帮助,互相提携才是。”许道颜笑容平淡,一言一语,毫无少年王的架子。

    在一旁李淳歆虽不言语,但心中却是有所触动,若是换成其他人,万宝天书这等厉害的经法又怎么可能轻易交出,接下來他们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很想知道。

    “公子说得是。”粼光心中欢喜,当即道:“诸位还请在这里稍等,我去请老祖。”

    以粼光的身份,想要请动北玄城的老祖是非常困难的,不过若是有重要之事,的确可以行非常之事,但还是有些困难需要去打通。

    粼光先行离开,众人在这一片空间当中等待。

    “娘的,谁知道这北玄城的老祖是什么样的,你说会不会到时候出手把我们抹杀在这里,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元宝心里很沒有安全感,他一直都在盗墓,做贼心虚,并且也看惯了世间险恶,许多事情都要怀疑上几分,总觉得沒有什么好的人,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北玄商会真想害我们的话,粼光大可不必跟我们说这些,事后告密,将我们斩于此地,无人知晓,何必如此多此一举,观粼光气质,就可知整个北玄商会是一个有底蕴的大势力,绝对非一些小格局的存在,放心吧,耐心等待就是,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结果。”许道颜摇了摇头,很相信自己的判断,与元宝持相反的意见,他一路走來,皆仔细观察了,包括粼光的内心也都沒有起一丝的恶念。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想法,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思虑,站在那北玄商会的老祖角度來讲,为了我们这些外界之人,去得罪龙河之灵值得吗,你小子会不会想问題,将万宝天书掠夺,然后再将我们交给龙河之灵,不是一举两得,很多事情你觉得这粼光能够做得了主吗,”元宝气得想打许道颜几下,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迟早有一天被人坑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观这北玄商会,以八卦图形建立而成,每一条线,每一个角都很刚正,自有法家气韵,房间内的布局,同样都是有棱有角,想必北玄商会的老祖也是内心方正之人,必不会行小人之事,而且如今事情已经发生,再想这些也是自寻烦恼,你不必多想。”许道颜心中感叹,元宝疑心颇重,不过他能够理解,吴小白,吴敌都很赞同许道颜的看法,苏惊圣在一旁,看着许道颜,眼神深处的悸动不为人知。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淳歆心中暗自赞叹,许道颜小小年龄竟有如此格局,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元宝疑心虽重,但却也并无道理,世道人心险恶,两人在一起,成为挚友,能够补缺对方的不足。

    的确在以往的时候,一些事也不想许道颜所料的那般乐观,证明元宝是正确,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來到这等陌生的地方,外界的力量无法介入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运气去赌了,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就都是命了。

    “如今我们只能够随机应变,不管是福是祸都是我们要承受的。”苏惊圣言语平静,终究是邪皇苏若邪的女儿,遇事波澜不惊,吴敌微微颔首,沒有多说什么。

    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元宝的心情变得很焦灼,毕竟透露出如此重大的消息,他心里总是幻想着对方肯定在布局,要将他们绝杀在此处。

    “小子,你觉得真的可信,”元宝已经感觉有些不安全了。

    “再等等吧。”许道颜倒是很沉得住气,觉得沒有必要这般一惊一乍,患得患失。

    “”众人都沒有说什么,不过气氛的确有些凝重,紧张,的确一个时辰已经算是很长时间,如果是将事情上报,圣帝境的人物自然也会以最快的读降临。

    又过了一个时辰,元宝都想要跳起來了,在这天讯空间里面,满天的流光往复穿梭,无形之中,又让在场所有人增添了一些心理压力,难道接下來真的很有可能会有大祸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