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八十二章 沙堡

    噗。

    这一枪硬生生贯穿了一头人皇境毒蝎狮的眉心,许道颜体内五大圣王道吞吐而出,疯狂绞杀,虚空破禁枪激荡出毁灭性的力量,使得人皇境的毒蝎狮瞬间毙命,头颅炸裂开來,血浆迸溅。

    以金戈圣王道为核心,噬命古纹也被全力催动,将其生命本源吞噬得干干净净,只在刹那间就将其秒杀。

    之前许道颜的攻伐只能够对其造成伤害,却难以在刹那间将对方杀死,毕竟时间太短,当然也有这尊毒蝎狮比较弱的缘故,只是初入人皇之境,但能够跨越一个大境界将其斩杀,对许道颜來讲已是难得的进步,这种战果已是非凡。

    许道颜继续吞噬着大罗圣镯之内那些五行灵宝,对自己身上的五大圣王道都重新凝练了一番,也幸好之前自己准备充足,否则的话,五星灵宝还真的不够用,因为他修炼红豆所给的秘术,所以每一条圣王道,在不同的境界,都会承受住不同的精炼,每一次精炼对于五行灵宝的消耗就是非常之大。

    如今只是在圣王之境,就如此之大的消耗,圣皇之境,圣帝之境呢,许道颜有种想都不敢想的感觉,像混沌之气那样的存在,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够有的,当日进入混沌界也只是偶然抽取到一部分,数量并不多。

    足足耗时三天的时间,许道颜一边行进,一边抵挡着随时袭杀的凶兽,一边凝练五大圣王道,感觉在这种无时不刻的高压危险当中,自身得到极好的磨砺,红豆所经历的,应该比自己更加恶劣的环境。

    难怪红豆的实力会那般强大,虽然自己受尽追杀,但的确也沒有时时刻刻都置身于险地,他曾经感受过红豆的记忆,总觉得强度还是不如红豆。

    所以这一次许道颜沒有远离危险,而是主动靠近最危险的地方,虽然拥有敏锐的感知,不是一件坏事,但长期的趋吉避凶,对自己也会少掉一些磨砺。

    想通了这一点,世间万物所经历之事,必有利弊,就看一个人的角度怎么去想了。

    原本偶尔才会出现一次袭杀,现在则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凶兽联手攻伐,这让许道颜一下子压力倍增。

    纵然是他修为过人,但却也会受伤,幸好慈悲圣王道的修复能力极强,哪怕是被毒蝎狮的尾针刺中也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过來,并且将其中的毒液镇压炼化消除,撑不住的时候就用道隐躲避危险,然后一点一滴修复自身,许道颜发现,在这种高压之下,对自身的提升非常之大。

    他脱下了青鸾破空甲,虽然此地凶险,但这些异兽也都沒有带法器,他最多带上正法印与虚空破禁枪,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验。

    他往越危险的地方行走,七天的时间里,伤得最重的一次身上有七个窟窿,全身的骨头断了十多根,浑身是血,哪怕连道隐都会被追杀,因为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像毒蝎狮,雷电鸟,沙龙对于气味都相当敏感,也幸好有慈悲圣王道与《不死逆天术》结合起來,以及他的体质恢复力强大,连连躲避再加上及时修复身上的伤势,这才躲过一劫。

    许道颜发现,伴随着自己不停地深入,他通过月眼阳眸可以看到一座沙堡,屹立在荒漠之中,不少的凶兽都游荡在周围,守护着什么,但却沒有凶兽敢进入其中,里面似乎有一股力量震慑着它们。

    在那沙堡的周围,还有一些残垣断壁,显然是有人居住于此过,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灭亡了,而这个沙堡则是在无尽的历史当中遗留下來,看起來并不完全。

    许道颜通过月眼阳眸,去观察那一座沙堡,似乎看到一个身影,他一动不动,但却有一种让人心生敬畏的力量。

    在这沙堡内有一股气息在蔓延,这么多凶兽会守在此处,必然是有他的道理。

    “也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东西,既然都已经來到此地,沒有退缩的道理。”许道颜穿起了青鸾破空甲,因为已经磨砺过自身了,接下來可能是关乎生死的大事,绝对不能够大意轻敌,磨砺这种事情过犹不及,一旦自己生命无法去承受,一切的磨砺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他慢慢在接近,希望想要通过自己的月眼阳眸以及听觉來感受那沙堡之内到底有什么样的存在。

    许道颜一点一滴靠近,心情有些紧张,他催动道隐之术,只见在沙堡前,有三头在天皇境巅峰的毒蝎狮在走动,荒漠之下,起伏不定,则是沙龙在其中游走,沙龙是一种能够将沙漠像与鱼在海中一样的生灵,其形如龙,战力可怖,身体如沙质,非常柔软,能够将人吞入其中,进行束缚,非常可怕。

    比沙龙实力弱一些的是沙虫,它们獠牙锋利,只有指头大小,但却行动灵敏,破空如电,可洞穿人的肉身,钻入体内,不停噬咬,最重要的是数量极多,让人防不胜防,许道颜前些天,就是被这种沙虫重创,如果不是有圣祗古纹能够帮他进行镇压跟封杀的话,只怕早已经沒命。

    天空中,雷电鸟,破魂雕,天风鹰在空中盘旋,随时都有可能会扑杀下來,纵然自己在道隐的状态,许道颜依旧不敢太过放肆,因为这三种凶禽的速度,都不亚于他催动《神行道隐术》配合缩地成寸的速度,尤其是它们都还在天皇之境,想一想就感觉更是渗人了。

    当他接近到沙堡八百里的时候,发现凶兽反而变少了,许多地皇境的凶兽都对自己所踏入的区域避之不及,敬而远之,好像自己已经进入核心地带了,似乎只有一些占据极高地位的凶兽才能够踏足这一片土地。

    然而此地却让许道颜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一种让人非常难受的感觉,让他思忖了大半天:“诅咒,沒错,是诅咒,此地应该是被一种强大的力量诅咒过,才会变得如此荒凉,凋敝,想必在这一片土地必然是经历过巨大的磨难。”

    在这里,阴风怒嚎,狂飙席卷,昏天暗地,环境很是恶劣,大道紊乱,变幻不定,随时都有危险降临。

    许道颜再看那沙堡发现那并非是完整的,更像是一座建筑的顶端,他用月眼阳眸往下看,果然在下面有被吞沒的部分。

    许道颜心中猜测,此处应该曾经乃是一座核心建筑,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逐渐凋敝,并且被风沙淹沒,最后淹沒在荒漠之中,无人得知。

    许道颜继续慢慢接近,在这些天皇境的异兽面前,绝对不能够暴露出自己的形体,虽然在此地风平浪静,但往往正因为如此,则越是危险,他异常小心,当其接近百里之遥的时候,动用月眼阳眸想要看清楚沙堡里面到底蕴藏着什么。

    他这才发现,有一层神秘的禁制,护在一人身前,是一种守护禁制,那人则是在沙堡的最顶端的高台上,正盘膝而坐,生机全无,已经彻底消亡了,但大人物死去,都会残留下自己本能的意念,像姬子鱼的父亲一样,根本也不是许道颜这一境界的人能够抵挡得住的。

    他不敢大意,立即拿出长明灯,不管怎么样,以护身为主,一手拿长明灯,一手拿正法印,此地凶险异常,只怕少有人能够涉及,又有这么多天皇境的凶兽镇守,里面必是有了不得的存在。

    在此地深处还埋藏着让他心悸的诅咒,不管怎么样,都已经來到这里了,沒有回头的道理,许道颜继续逼近,在接近十里距离的时候,他的头顶无时不刻都盘旋着天皇境的雷电鸟,引得雷云弥补,随时都会击杀而下,毁天灭地,异常可怕,破魂雕身上则是沾染众多怨魂的气息,单单只是它的鸣叫就给人魂魄一种可怖的撕裂感,天风鹰被扇动一次翅膀就能够卷起狂飙,利刃破空,哪怕是许道颜的肉身都会被切割开來,受到重创。

    有毒蝎狮甚至停下脚步,似乎感知到有什么东西接近,但却无法具体发现,它们的嗅觉灵敏,尾部如蝎,尖刺锋芒,似可洞穿一切,通体褐黄与这黄沙近乎相融,不注意的话,还会看走眼。

    沙堡的入口并不是封闭的,反而是敞开的,门户早已经破败,可以看到有一些凶兽攻伐的痕迹,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大道以及爪牙的痕迹,显然它们曾经尝试着攻入到里面,但却都沒有成功,应该是让里面的禁制给杀了回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解释。

    许道颜透过月眼阳眸去感知那禁制是危险的,还是安全的,可是却给他反馈却是棱模两可,思虑了良久,他决定拼一次,希望能够从中获得一些机遇,富贵险中求,至少要相信自己,并且长明灯会自动护主,哪怕遇到一些危险,也能够帮自己抵挡。

    这个时候许道颜发现以往有元宝在的时候,他必然是最不顾危险第一个往前冲,想要抢夺宝贝的那一刻,自己生性谨慎与元宝截然不同,一个人的时候,难免会顾虑颇多。

    目测了一下,只剩下十里的距离,许道颜以道隐的状态,进行缩地成寸,一步踏出,心中火热,希望能够有大的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