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八十三章 消失的遗迹

    许道颜瞬间到达沙堡的入口,在第一时间,那些天皇境的凶兽似乎有所感知,出现非常警觉的神态,仔细查探。

    可怖的狂飙席卷四方,一连八百道风柱横扫向八个方位,那些轰击向沙堡的风柱还没有到,就会被化为平淡。

    九天之上,密密麻麻的雷电破空而下,如雨般倾泻,铺天盖地,但却全部都击空。

    破魂雕则是不停地盘旋,一股搜魂的力量不停地朝着四面八方覆盖,许道颜心中大惊,如果自己不在沙堡之内,只怕都会在第一时间暴露了。

    一头头毒蝎狮以及沙龙,沙虫纷纷将四面八方都给搜寻了一遍,但却都没有丝毫的动静,大半天之后才消停。

    因为许道颜如今只在圣王之境,纵然有《神行道隐术》,但施展缩地成寸的时候依然会引起一些细微的大道波动,这是难以避免的,而这些凶兽的实力又都比他来得高,会察觉感应得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许道颜虽然身在沙堡之中,但也在时时刻刻关注,生怕这些凶兽会有所发现杀进此处,到时候也要躲藏起来,不可硬撼。

    可是这沙堡就像是一处禁地一样,哪怕是天皇境的凶兽也不敢有丝毫的靠近,显然在攻伐此处它们必然遭受到可怕的死伤,否则的话,决计不会如此。

    许道颜进入沙堡入口之后,感觉仿佛跌入无尽的黑暗当中,像是在无底的深渊中挣扎,有一种窒息感。

    这一股浩瀚的帝威扑面而来,震撼人心,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而眼前的黑影不言不语,只是端坐在那里,自有一股无上威严在其中,显然盘膝端坐在那一处的人,必是此地曾经的至尊主宰。

    许道颜心存敬畏,没有冒犯之意,手握长明灯,正法印,不敢轻举妄动,这里一片阴暗,他深吸了一口气,脚下尽是黄沙。

    月眼阳眸将眼前的黑影看得更加清楚了,这是一尊已经死去的老者,实力至少在至尊圣帝之境。

    他佝偻着身子,双手端放在膝盖上,神色安详中带着一丝的无奈,可以感觉得到,他是自愿留在此地,守护自己的故土,或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想叶落归根,使自身长眠于此,对大局变化,无力改变,也只能够默默接受这一切,在许道颜的识海中不停地想象着有可能发生在此地的故事。

    “前辈,晚辈无意冒犯,还请见谅。”许道颜躬身一礼,他时时注意着沙堡之外,那些凶兽会不会杀进来。

    他看着沙堡之内,高有百丈的穹顶,非常大气,方方正正,只不过因为历经的岁月太久,许多地方都已经被风沙遮盖了,但许道颜依旧能够想象得到它曾经辉煌的模样,可终究还是落寞自此,必是遭致巨大的劫难。

    他手握长明灯,来自这一尊至尊圣帝的气息全部都被平和化解了,让许道颜那一种不适消除了不少,他心存敬畏,感觉一开始这空间里的气息对自己还有点抵触,但慢慢的似乎也在认可他。

    老者坐于一处高台之上,如同雕塑。

    在其身前不远出,有一道禁制,护在其中,许道颜动用月眼阳眸查探,发现这一座沙堡还有一些残余的力量在支撑着禁制的运转,纵然是残余的力量,也不是寻常存在所能够比拟的,他能够看到在这古殿深处,有一些可怖的道痕,至少也是圣帝境的存在所留下的痕迹。

    这种禁制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只可惜许道颜不是小蚕,能够与天地万灵沟通,他通过化道古纹,希望能够对其进行一些解读。

    可是却依旧晦涩难懂,显得很模糊,但并没有感知到太大的恶意,整个被风沙覆盖的古殿空荡荡的,可以看到一些残碎的尸骸,想必是曾经守护此地的子民,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圣帝境的凶兽尸骨,在这里必然是经历过一场非常惨烈的大战,因为是这些凶兽想要进行强攻,最后却被可怕的大阵留在这里。

    在这里没有怨魂,只有叹息与无奈,还有家园破碎的伤感。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他向前行走,将长明灯护在自己的胸前,希望能够从中获知一些什么,到底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就在他即将触碰到禁制的那一刻,原本已经做好受到反弹的准备,但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切都非常的平静,就连帝威都变的祥和与平淡。

    他微微蹙眉,心中感到诧异,而那一尊老者就这样,端坐在许道颜的面前,他慈眉善目,身着枯黄色的长袍,因为岁月太过悠久了,都显得有些破败,但对其气质依旧没有丝毫的影响,此人生前必然是受亿万众生敬仰的存在。

    “当年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许道颜一声叹息,似乎心中也能够察觉得到,当初在这里所发生的悲剧。

    就在这时,一股意念冲进许道颜的识海之中,铺天盖地。

    许道颜身边出现了一名老者,他面容祥和,让人感到舒服,成片用黄石浇筑的大城,异常繁华,车水马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体格硕壮,战力强大,乃是这荒漠中的生机,处处栽种着绿植,还有丰富的水源。

    每个人的生活都很富足,很安乐,就像是一片净土,与世无争,不管是黎民百姓也好,修炼者也罢,共存一地,彼此其乐融融,非常难得。

    然而就在有一天突然自地底深处,一股浓郁的黑气开始弥漫而出,不知不觉对人进行渗透,生存于此地的人心情开始变得暴躁,虽然一些强大的人物有所发现,但一时半刻竟是找不到根源所在。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使得许多人从性情暴躁到丧志了自己的灵智,开始攻伐向同族的子民,一场大乱彻底爆发。

    这是一种来自非常古老的诅咒,可以深入人内心深处,难以拔出,纵然有这种手段也要耗时耗力,然而早有预谋的诅咒,积蓄了一段岁月后彻底爆发,一下子就使得这整片地域都大乱了,就连守护此地的战士,也都不受自己控制,唯有一些强者还能够保持的清醒。

    一时间诸多强者都在寻找根源之处,许道颜知道,自己所看的乃是此地曾经所发生的一切,呈现在自己面前。

    最终他们找到地底的时候,爆发出一大群凶物,异兽,从另外一片空间袭杀而来,在这里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金戈铁马,凶兽乱舞,杀得血流成河,大道崩灭,天地摇晃,城池崩塌,诅咒就像瘟疫一样,不停地蔓延。

    但凡被丧失理智的人攻伐之后,也会逐渐丧志掉自身的理智,攻伐向其他的同类,这一座大城的圣帝境人物联合起来,动用非常强大的手段,将埋藏在此地深处的诅咒根源所在进行镇压。

    然而这一战也耗干了这一族所沉淀下来的所有底蕴,再也无力恢复到昔日的盛景。

    许道颜惊骇地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一座沙堡,就是当年那一件镇压之物,乃是这一域的至宝,难怪能够留存如此漫长的岁月,禁制都形成自身的灵智,想来器灵应该还残存着。

    这死去的老者便是这一座沙堡的主人,虽然将诅咒镇压,但族人也因为大战被诅咒侵蚀,损失惨重,并且那些杀出来的凶兽都在不停地攻伐,他为了镇压诅咒根源所在之处,只能在此地,不得离开。

    他也只能够看着自己的族人被生生杀死,与他镇守在此地的人,最终那些凶兽的至强存在对此沙堡进行强攻,他与最后的族人守住此地,虽然把那些凶兽的主宰全部留于此地,但他们也都战死了,神情中的无奈,自不待言。

    众多强大的圣帝以生命为代价,镇守住此地,就是希望可以使得诅咒不再蔓延,不然的话,长久以往,必成大患。

    许道颜心中肃然起敬,在这一片地域的子民,虽然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国家,神朝,但他们这种誓死守卫家园的情怀,让他心中感动,此处乃是一处即将被吞没消失的遗迹。

    从一开始踏入这一片土地的时候,他就感觉一股很不舒服的气息,发自内心的抵触,乃是天正古纹的感知,显然封印已经有些不稳固了,有些力量流淌而出,虽然非常的细微,但还是能够察觉得到,这是诅咒的力量。

    在此地显然诅咒依旧被镇压的,但是如果这一件法器力量彻底消退之后,哪怕这至尊圣帝所残留下来的尸骸也未必能够阻挡得了,到时候根本无可奈何。

    “年轻人,你是第一个进入到这里的人。”就在这时,许道颜身边的老者开口了,此刻的他并不存在于沙堡,而是存在于自身的识海之中,老者突然说话,让许道颜心中一惊,原本他以为是残存的意念融入到他的识海告知其此地所发生的一切。

    他在向自己展示发生于此处的一切,许道颜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看向身旁的老者,顿了顿道:“你应该是这位前辈所残留的意志与器灵结合的存在吧?”

    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许道颜深知,只能够随机应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