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八百八十四章 楼兰

     老者将其带入一片幻境之中。让许道颜感受这一场劫难。这诅咒从天而降。让人防不胜防。

    许道颜知道。像这样的存在如果想要杀死自己。实在太过容易了。但也不得不防。看看对方到底有何目的。

    “嗯。正是。”老者轻声感叹。在其脸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哀。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年轻人。你來此有何目的。难道不知道此处已经被诅咒了。來到此处很有可能会沾染因果。在以后给自己带來不祥之事吗。”

    “我也是进入这北玄空间寻求机遇。为了磨砺自身來到此处。希望能够碰到什么机缘。无意冒犯。还请前辈见谅。”许道颜实话实说。但却也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此地的诅咒的确可怕。

    “只怕要让你失望了。在此地早已是一穷二白。沒有什么能够给你的。再也回不到往日的繁华了。”老者淡淡一笑。带着一丝的苦涩与无奈。

    许道颜也算是明白了。那些凶兽守住此地。无非就是不想有人能够进入这里。并且等待着有一天这法器的力量彻底消退。进行攻伐。可以使得封印破碎。让它们有更庞大的势力可以到达此地。

    “这倒也沒有什么。也算是开了眼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许道颜言语恭敬。老者带自己见这等场面。必然是有所目的。

    老者看向许道颜手中的长明灯。顿了顿。道:“知道为什么我让你进來吗。”

    “因为你察觉到了。在上面有过去的力量。”许道颜心中感叹。手上的长明灯一路给自己带來不小的助益。

    “不错。虽然不甘心。但我还是想要试一下。”老者把自己的心里的话给说了出來。想要用自己的力量。让这一片土地恢复到它原本的容貌。

    “逝者不可追。回忆自长留。花开自会落。天道轮转。生死替换。莫不如此。这么做有何意义。”许道颜深知。如果催动长明灯也许只能够使得《过去法》再现。让此地恢复到原本所拥有的辉煌。但死去的人却是再也不能够复生了。

    “……”老者顿了顿。道:“我无法永远镇守在此地。终有一天。力量会消散得干干净净。到时候封印破灭。整片大地都会被诅咒所席卷。如今会來此地之人已是少之又少。并不知此处暗藏着巨大危机。”

    “你若是想要引动《过去法》的话。只怕会永远消失在历史之中。能不能够成功还是一回事。而且所要消耗的力量巨大。凭借着你眼前的实力。只怕并不容易。”许道颜郑重告诫。他知道这老者想要将自身残余的力量引入长明灯之中。将器灵激活。使其助自己一臂之力。以他的力量。施展《过去法》。未尝不可。

    “可否容我试一试。”老者认真在请求。这并非是交易。而是一名老者希望能够让自己的故土恢复到原貌的请求。

    “你想试就试吧。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许道颜一声感叹。他脑子里回想起当日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青灯佛域。的确也很想再看《过去法》重现。

    许道颜将手中的长明灯交到老者的手上。不管怎么样。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就在这时。许道颜从所在的场景骤然间清醒过來。自己还是身在这一座沙堡大殿当中。不过却大不相同了。发现整座沙堡各种各样的古纹交织。密密麻麻融入到长明灯之中。

    长明灯悬浮在那死去的至尊圣帝面前悬浮着。只见其尸身一点一滴消散。融入到长明灯之中。

    一股可怕的气息从沙堡涌出。惊得那些在外面守护的天皇境凶兽都躲得远一点在观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种非常不安的气息在它们的心里蔓延。然而又不能够轻易离开此处。只能够等待结果。

    沙堡古殿内。老者与他的器灵结合起來。勾动整座沙堡最后残余的力量。众多天材地宝聚集在此处。骤然炸开。所有的精华都在流入长明灯当中。

    器灵在被一点一滴的唤醒。同样是器灵它知道能够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对方接受。请求其帮助。

    在这沙堡之内。显然还有不少的法器。天材地宝。只不过因为岁月太过久远。力量精华也消散得太多了。

    但可以感受到每一件法器所残留的意志。都非常坚定。是曾经生活在此地的黎民百姓。是众生的意愿。

    无论如何他们都想要让家园恢复到原本的面貌。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这么去做。

    许道颜深受触动。体内的圣王道也跟着蠢蠢欲动。但他知道此时应该保持理智。心中已无所求。只希望可以还他们一个心愿。

    无数人战死。守护家园。可是终究还是变成了荒漠。让人不免感到心中悲凉。

    力量的积蓄。足足耗费了七天七夜的时间。在此期间许道颜行走在这古殿之中。看着一些來自永恒神庭上的铭文。显然这一族也与永恒神庭有一定的关系。

    老者将整个沙堡的力量全部凝聚起來。注入到长明灯之中。

    呼。

    那长明灯上。火焰照亮。燃灯太子的形态显现而出。他睁开双眼。有天地。有日月。有山川。有河流。有众生。

    伟岸无边的至尊帝道。覆盖向四面八方。自方圆数百万里。风沙消散。一座座残破的建筑开始恢复往日的容貌。

    那些镇守的凶兽彻底消散于天地之中。因为在古老的岁月当中。它们都还未出生。受到《过去法》的攻伐。使其彻底消亡。

    这也是《过去法》的一种攻伐方式。当然所要承受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一尊至尊圣帝尸身所残留的精华消散得一干二净。

    一尊可以媲美至尊圣帝的器灵也跟着一起逐渐消散。许道颜透过月眼阳眸一看。此城已经恢复到以往的容貌。在自己意识里面所感受到的。跟自己亲眼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然而。纵然在伟大的建筑。此刻也只是空空荡荡。再无一人。尽是荒凉。

    许道颜看到淹沒在历史上的遗迹再度重现。他心中热血澎湃。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而后看向那老者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惊喜与赞叹。还有一种欣慰。他心中不免悲凉。

    因为老者意志与器灵凝为一体的存在。也逐渐在消散。

    “哈。能够再看家园重现。很好。楼兰城本是一座强大的封印法阵。当日來自血脉深处的诅咒爆发。彼此厮杀。破坏了大城。以致于无力镇压才会有这般悲剧。如今恢复起來。残留在此地的诅咒将会被永恒镇压。希望后人能够善待我们的家园。”他知道。自己要彻底消散在天地间。施展《过去法》要承受极大的因果。尤其如此之大的恢复。可想而知。

    “……”许道颜心中只有感叹。再无其他。

    “年轻人。我们与永恒神庭上的古楼兰一族有极深的关系。此物留着无用。不如给你。他日你飞升永恒神庭。可以将此物交给古楼兰一族。你会得到一定的回报。当然你也会因此沾染上莫名的因果。若是不愿意可将其放在此地。”只见一把孔雀羽毛所炼制而成的羽扇。不知道历经多少岁月。却给人一种漫长。久远不灭的时代感。显然这是老者最后的馈赠。

    “此为何物。”许道颜问了一句。

    “乃是我古楼兰一族用强大的孔雀圣主真羽炼制而成的古宝。如何运用。其中之妙。存于一心。希望能够对你有帮助。”话音一落。那一道意念就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了。给许道颜留下无尽的惊异。

    许道颜闻言。心生震撼。孔雀羽扇此物自是非凡。看似华丽中却又带着古朴的意味在其中。也不知道催动起來。会有多大的威能。别的不说。许道颜感觉至少能够凌驾于当日那五禽扇之上。

    在这一座殿堂。空无一人。脚下的风沙早已经消除得干干净净。之前战斗所留下來的那些痕迹尽数消散。唯有一些残留的尸骨而已。

    一些断裂的柱子如今也变得完整。在上面刻画着有关于楼兰族的一切。许道颜并沒有急着离开。他见过的世面太少太少。天下种族万千。在其中细细品位。感受着这一族的由來。能够给增进自己一些知识。

    关于古楼兰族的秘密。全部都被刻印在这一座大殿之中。

    原來。古楼兰族分别有两条血脉。一条是楼兰族。一条是孔雀族。在当日两条主脉的少年率领一批人主动从永恒神庭上降临下界。想要开辟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故而就在此扎根。

    古楼兰族是一个受到诅咒的大族。这是伴随着他们的命运而生。藏于血脉深处。但凡他们发展到一定的地步。必然就会有莫名的诅咒爆发。

    会从哪里滋生。无从得知。所以从一开始。他们所建的楼兰城。就是为了镇压。封印诅咒而存在的。但是这种悄无声息的渗透。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使得整个楼兰城暴乱起來。互相攻伐。毁坏城池。再想要催动已经來不及了。老者为此而非常自责。因为他沒有提前发现。如果早一些发现。也许就不会有今日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