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零九章 道侣?

     这些少年王对于许道颜都有很大的意见。自然恨不得他死在里面。四个人一唱一和。冷嘲热讽。

    让一些少年王都觉得这几个人未免也心量太过狭窄了。毕竟他们对许道颜的印象都不算差。当日曾经展示过《万宝天书》给他们看。

    “那可不一定。到时候他从里面蜕变出來。可以把你们一个个打死也有可能。”帝殒冷冷地撇了孙阳这一行四人。并沒有将他们放在眼中。自其身上有一股威慑之力。让人心惊肉跳。要知道帝殒可是自小被摒弃在埋葬圣帝之墓。谁都不知道在那一阶段岁月。他到底经历过什么。但其身上的气息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抗衡的。

    虽然帝殒很是强大。但孙阳却也不惧。冷冷道:“许道颜那小子沒有到达少年王之境。进入其中也只能够自寻死路而已。只可惜了《万宝天书》啊。”

    帝殒沒有与孙阳再多说什么。此人就是一个小人。他不想浪费唇舌。只要眼前的门户还沒关闭。就代表着许道颜还有活着的希望。

    虽然两个人不是朋友。但好歹出自一个起源。在这种时候自然也要站在同一条阵线之上。沒有什么不好。更何况帝殒还对许道颜有不小的好感。

    “朱雀公主沒有出现。难道也是凶多吉少。”在火国城中。有许多人都非常看好她。并且将其奉为心中的圣女。

    “一定不会的。她一定会涅槃重生。”许多心中期盼。的确到这第四十九天了。如果再不出來。就代表陨落再其中了。

    外界议论纷纷。躁动不安。

    在里面。自许道颜浑身所环绕的五色华芒与那一团混沌开始不停衍化。在其周遭的离火烈焰被逐渐吞噬。

    五行相生。白骨生肉。原本许道颜的身躯已经被炼成劫灰了。但他的五脏所留存下來以及生命本源。魂魄犹在。

    一切磨砺都在这一瞬间走到尽头。在那无明空间之内。盘膝而坐的许道颜感应到一丝光亮。他心中激动。

    但依旧沉住自己的心情。保持坚定。不管这黑暗如何想要将自己吞噬。他始终不为所动。直到光亮的世界越來越大。

    这时传出那侵蚀他魂魄。想要对其进行夺舍的心魔惨嚎之音。转瞬之间。就被消除得干干净净。沒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许道颜感受到。整片永恒离火炉中。那一丝丝的永恒气息融入到自身。五行相生。肉身凝聚。每一寸身躯上都出现完整的圣王道之烙印。并且还有五大圣兽的古道以及圣祗古纹的铭刻。呈现片刻之后彻底融入到许道颜的体内深处。

    他身体线条分明。肉身本质比起之前。有着天壤之别。那沉淀在体内深处的长生果。金刚虫的药力彻底被激发出來。融入到许道颜生命本质当中。

    包括之前渡劫时所服下來的顶级圣药。虽然只是花叶而已。但其中药力惊人。许多都是沉淀在体内深处。难以彻底转化。

    许道颜感觉到毁灭之后。身体上所焕发出來的浓郁生机。火既是毁灭的象征。也是生的开端。

    浴火重生的感觉。莫不如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彻底完成蜕变。在一旁的朱清凝显然也已经渡过永恒离火炉的淬炼。

    “谢谢。如果沒有你让我领略朱雀古法的话。此行只怕凶多吉少。”朱清凝眼眸清亮。笑容动人。

    “哪里。既是共修。自是相助。分内之事。”许道颜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朱清凝已经走到他的面前。轻轻一吻在许道颜的脸上。让其猝不及防。一阵错愕。

    “我说过了。如果渡过永恒离火炉的磨砺。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朱清凝一脸的俏皮。古灵精怪。

    “……”许道颜嘴角抽搐了几下。虽然他心里想说要实在一点的报答。但终究还是沒说什么:“走吧。”

    他感受着身体的力量。这离火烈焰对自身五大圣道的淬炼。磨砺。彻底的精炼。本能配合红豆秘术。使得他感觉到很轻松。抛开一切的繁杂。

    包括对《不死逆天术》《神行道隐术》的领略也有不小的突破。许道颜此刻身着青鸾破空甲。手持虚空破禁枪。英姿飒爽。气盖八方。

    离火护灵与火国之主将这一切看得异常的透彻。在磨砺许道颜的时候。无形之中。永恒离火炉内部深处的力量被引动了。

    “多少年了。第一次有人能够引得永恒离火炉最深处的力量。”火国之主声音感叹。就连他都沒有得到过。

    “此子不寻常。那一丝力量融入他的心脏之中。在以后对其來讲有大用。”离火护灵也是惊叹。

    许道颜与朱清凝从这永恒离火炉所在的空间踏步而出。出现在火宫殿的广场之上。

    在他们出來之后。那偌大的空间门户瞬时关闭。脚下的阵纹光芒黯淡。整个火宫殿无数人发出震天的欢呼之音。

    “朱雀公主出來了……经受住离火护灵的考验了。”许多人都知道。这意味着朱雀公主以后的造诣。必然在火灵太子之上了。

    离火大祭结束。火灵太子才被放了出來。他面目狰狞。心中充满不甘。愤怒为何自己的父亲不让他进入其中受其考验。

    他从朱雀公主身上察觉到一种古韵。以及比起之前。本质上的蜕变。两个人再也不可能是平手了。如今的朱清凝已经蜕变到少年王中王之境。只要稳固一下。少有人是其对手。

    “哈哈。你小子可以啊。”帝殒哈哈大笑。他看到许道颜如今踏入少年王的境界。很是看好他以后。

    “运气。运气。差点就死在里面了。”许道颜不以为然。对于他來讲。的确是历经一场生死劫难。太过凶险了。

    如果自己沉不住气。定不下心。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那么就真的要身死道消。从此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运气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帝殒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容颜灿烂:“找一个时间。我们两个好好练练手。”

    “求之不得。”许道颜笑了。

    这时。在一旁的朱清凝开口了。她看着许道颜:“我有一个决定。想要和你成为双修的道侣。可好。”

    在场之人。不知有多少。她就这样说出來。让不少人心都碎了。这可是无数人心中的圣女。虽然他们心中不服。

    可是许道颜跟朱清凝两个人同时从永恒离火炉中走出來。就足以证明其实力绝对寻常少年王。

    要知道在场可是有诸多來自外界的少年王。也沒有一人敢轻易踏入。

    许道颜勇气可嘉。并且这是朱清凝自己亲自开口的。在一旁的火灵太子听得差点沒吐出血來。他与朱雀公主可是平起平坐。为亲兄妹。如今自己的妹妹竟然开口要与许道颜成为双修道侣。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清凝。你不要胡闹了。”火灵太子出言喝止。

    “这是我的事。父皇都管不着。你要管我。”朱清凝慢条斯理。但却带着一丝火气。让火灵太子吃瘪。

    “清凝通过永恒离火炉的历练。许多事情可以自己做主了。”就在这时。火国之主的声音传來:“此位古朱雀一族所传承下來的本命羽剑。从今日起就给清凝了。”

    古朱雀一族与永恒神庭息息相关。传承下來的羽剑威力之大。骇人听闻。乃是火国城的至宝之一。

    沒有想到竟然传给了朱清凝。这让无数人心神巨震。这可是一件大事啊。火灵太子一句话都说不出來。火国之主的命令。他不敢违抗。

    无数人都看向许道颜。这对于很多人來讲。可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不属于北玄空间的人。迟早都要离开。故而不能胡乱答应。君子一诺。五岳皆轻。倒是先从朋友相处会好一些。”许道颜见在场的人极多。不能太生硬拒绝。也要给朱清凝留一些颜面。

    许道颜的回答。让在场的人都恨不得把他给掐死了。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居然拒绝了。每个人都看向朱清凝。被拒绝后会不会恼羞成怒。

    “也好。道侣之间也不是纯粹的修炼关系。自然也要有情感。勉强不得。”朱清凝不以为然。笑道:“那接下來的日子。我们相伴一起出行历练如何。我从來都沒有出过离火域。”

    许道颜顿了顿。知道朱清凝乃是北玄空间之人。想必对其他地方也会有所了解。并且资源颇多。若是有她在一起行走北玄空间会方便许多:“那自然好。”

    帝殒见许道颜意气风发。他哈哈大笑:“真有能耐啊。踏入少年王。又斩获一尊绝世美人。真是羡煞旁人啊。那我们有缘再见了。”

    “好。有缘再见。”许道颜拱手施礼。目送帝殒离去。他看向孙阳一行人。淡淡一笑:“希望我们可以在其他地方再见面。”

    孙阳眼神阴鸷。在其身旁三尊少年王的脸色同样很不好看。他沉声道:“是吗。我也很期待。”

    孙阳一行人。四尊少年王转身离去。今天对于整个火国城來讲。可是发生一件天大的事。火灵太子被气得脸都变成猪肝色。浑身上下忍不住哆嗦着。

    这时。许道颜看向朱清凝。笑道:“差不多了。我也要离开。你若要同行便着手准备一下。”

    踏入少年王之境。许道颜如今只想前往那传说中的阴阳咒地。看能不能够得到当年所残留下來的宝图。

    “好。”朱清凝双眸如同璀璨的星辰。笑容璀璨。绝世而独立。让无数人只能够抬头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