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一十章 火灵布局

     离火大祭结束。

    许多人都退出了火宫殿。來观礼的人。有些是贪恋火宫殿所聚集的离火之道更加的浓郁。趁此机会修炼。

    当然对于火国之主來讲。这算不得什么。毕竟在火国城中的子民越强。对他们來讲自然也就越有利。

    离火大祭既是每一年对于离火护灵的祭祀。但同时也是对辖下子民的恩赐。对于那些并非修炼火行一道的人。进入火宫殿也不会有太多的帮助。

    火宫殿的将士把众人井然有序地送出宫。许道颜则是置身于火宫殿的广场之上。静静等待。因为不久之后。他就要离开。

    火国之主让火灵太子与朱雀公主去他所在的心火殿。

    “朱清凝。你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要跟一个外族的人成为道侣。你简直把我火国皇室的脸都给丢尽了。”火灵太子大声斥喝。在这里沒有别人。偌大的殿堂回响着他的声音。

    “我想要做什么事情是我自己的选择。什么时候轮到皇兄你來做主了。”朱清凝神色平淡。始终沒有看火灵太子一眼。

    自从当日一败。火灵太子就进入了暴怒的状态。始终过不了心中的那一道坎。在朱清凝看來。自己这一位皇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父皇。你看朱清凝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火灵太子怒不可遏。

    “我变成什么样了。如果我与许道颜成为道侣。自然也不会对这火国之主的位置有所觊觎。对你來讲。少去一大威胁不也是一件好事。”朱清凝言语直白。瞥了火灵太子一眼。让其脸色赤红。一口气闷在心中。差点沒吐出血來。

    “清凝想要做什么事就由她去吧。”火国之主摆了摆手。沒有多说什么。顿了顿。道:“你去宝库里面挑选一些天材地宝。差不多就跟他走吧。”

    火灵太子很是不甘。沒有想到自己妹妹竟然就这样被一个男人给勾走了。心中不忿。但面对自己父亲所做的决定。他又不敢去反抗什么。

    “多谢父皇。”朱清凝心中欢喜。转身离去。

    待到朱清凝走后。火国之主淡淡地看了火灵太子一眼。让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你太让我失望了。”

    火灵太子忍不住浑身发冷。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这样说。当即连忙单膝跪地。言语慌张:“还请父皇明示。”

    “多向清凝学一学吧。”火国之主只留下一句话。便消失了。

    火灵太子感到深深的屈辱。不曾想自己竟然被朱雀公主给比了下去。他心中怒火滔滔。也离开了心火殿。

    “许道颜。我要你好看。”

    火灵太子心中杀意弥漫。他走出了心火殿。利用自己的情报网。在第一时间就找到还在火国城中的孙阳一干少年王。

    他将孙阳一干少年王请到一处隐秘的空间。这里是他平时在火宫殿之外的会客处。

    “不知道火灵太子请我们前來。有何事。”孙阳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他能够看得出來。许道颜彻底将火灵太子得罪了。

    “我知道你们跟许道颜也有过节。故而想寻你们一同联手。将其杀死。”火灵太子很是直接。他眼神中凶光闪烁。

    虽然说火灵太子是借助地利才跟帝殒打成平手。但他的实力依旧不弱。孙阳一行人自然也很愿意去结交。

    “这自然是好事。只不过我们在这北玄空间里面。人生地不熟的。很多东西都弄不清楚。还需要火灵太子一些帮助。”在孙阳身旁一名男子。着甲胄。泛蓝光。电芒缭绕。他名为御疆。

    “这个沒问題。你们有什么疑惑我会替你们解答。”火灵太子一口答应。又问了一句:“你们可知道还有谁与许道颜结仇比较深的。”

    “有一尊少年王中王。名为胜逍。他的侍女曾经与我同行。差点遭到许道颜的毒手。此人可以拉拢。在鸿蒙起源名为圣伐中有一尊少年王。无名。此人与其也有不解之仇。相传这无名已经斩杀不下十名少年王了。”孙阳眼眸炙热。这一次定然要杀掉许道颜。方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好。我让人去打探这些人的下落。”火灵太子心中郁气难平。不杀许道颜。他觉得自己的修为只会不停下滑。他话音刚落。当即就有消息传來。

    朱清凝与许道颜已经离开了火宫殿。朝着阴阳域的方向前行。

    阴阳域。乃是整个北玄空间的核心之地。在那里矗立着两座大城。贯连在一起。

    自古以來。阴阳域就埋藏着诸多秘密。在非常古老的时候。各族的一些执牛耳者一同消失在阴阳域。更是给其带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他们已经离开离火域了。一路上我会派人追踪。既然我们都已经达成协议了。那么也行动吧。”火灵太子站起身來。言语低沉。眼眸中尽是怒火。

    “火灵太子。有件事我们可要提前说好。如今令妹朱雀公主与许道颜关系可不浅。他们同行磨砺。若是到时候她插手了。我们若伤到令妹……”孙阳的话还沒有说完。火灵太子便抬起手來。沉声道:“如果她到时候敢阻我。一并杀了。”

    一股寒意笼罩在这空间之内。火灵太子手段之狠辣。竟然可以连自己亲妹妹都不放过。着实让人齿冷。

    “好。火灵太子一看就是做大事之人。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联系胜逍。以他的实力。应该能够阻拦令妹。”孙阳对于胜逍有一定的了解。朱雀公主如今得到永恒离火炉的磨砺。实力蜕变。至少能够与少年王中王一战。只要他多加吹嘘其战力有多可怕。胜逍会想要前來的。毕他与蒲茧随时都可以互相传递讯息。

    “很好。在离火域不是我们动手的地方。怕到时候我父皇会出手干预。到时候我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如果到了阴阳域他的手也就沒有办法伸那么长了。也许到时候我这个妹妹会知难而退。不去多管闲事。”火灵太子眼眸中光芒闪烁。甚是阴毒。

    “嗯。”孙阳神色有所忌惮。的确火国之主那样的人物出手。哪怕他们是少年王也会在瞬间化为劫灰。

    许道颜与朱清凝根本不知道火灵太子竟然会跟孙阳这样的人联合起來对付他们。甚至杀死自己亲妹妹也是容许的。

    他与朱清灵从火国城出发。前往阴阳域的道路上。

    她活泼欢快。一身红妆如朱雀羽翼翻飞。美不胜收。于天空中就像一朵绽放的牡丹。艳压四方。

    “终于可以离开离火域了。”朱清凝心情欢快。别提有多开心了。

    “看來从小到大。你父皇对你们还挺呵护的。”许道颜淡淡一笑。

    “我父皇对我们要求很严苛。毕竟我们出身在火国城。他说天地之广。我们太过渺小。等我们能够在一域称雄。并且经历过永恒离火炉的磨砺再出去历练不迟。”朱清凝对于离火域非常的熟悉。

    一路上跟许道颜指指点点。告诉他关于这一片土地的一切。

    许道颜沒有说话。静静聆听。直到朱清凝提到最后的楼兰域:“那里父皇一直禁止我们前往。相传他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爱过一名古楼兰一族的女子。以他的身份。求亲的话。不会有人拒绝。但沒有想到却遭到古楼兰一族的拒绝。相传那女子乃是古楼兰一族的圣女。过了一阶段岁月之后。整个楼兰域都受到莫名的诅咒。最后彻底消失。这一件事我父皇始终不明白。当年明明古楼兰圣女也是爱他的。可是为什么两个人就不能够在一起。因为整个古楼兰一族凭空受到巨大的诅咒。我父皇身负重任。不敢妄动。虽然尝试着往里面寻找一些信息。但除了一片狼藉与残垣断壁。以及被风沙吞沒的城。再也沒有得到其他的讯息。你是从那里面走出來的人。能告诉我吗。”

    许道颜有看到一些关于记载。顿了顿。他这才开口。将自己在古楼兰一族里面所得到都尽数告知朱清凝。

    自其手上的孔雀羽扇呈现在朱清凝面前的时候。她都忍不住大叫了起來:“是这把羽扇。我父亲有当年那古楼兰圣女的画像。她手里拿的就是这一把羽扇。沒有想到竟然会在你手上。”

    “嗯。我也是有幸所得。有一天你可以告知你父皇。古楼兰圣女内心隐衷。明明两人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只怕当时她内心所承受的疼痛不会比你父亲少。只是一想到自己受到永恒诅咒的血脉。生怕牵连整个火国城上下亿万子民。也就克制住自己内心了。”许道颜一声感叹。

    “难怪我父亲会爱上那样的女子。终生不娶。”朱清凝心中释然。她当时只觉得画中的女子极美。除此之外。她感受不到更多的东西。

    “那你跟火灵太子从何而生。”许道颜愣了一下。

    “火国城与朱雀一脉牵连甚深。我的身世來历父皇从未告诉我。我皇兄亦然。但我们都知道他并非我们亲生父亲。”朱清凝摇了摇头。许道颜细想一番。只怕她应该与古朱雀一族会有不小的关联。只是具体有什么事情。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