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一十七章 诅咒的金乌

    许道颜的大地圣王道已经到达一定的境界,对于土行一道上的掌控也具备一定的道行。

    他透过自己月眼阳眸的穿透能力,再通过自己在土行一道上的感知,将那离火阴旗深埋在这引魂塔的地底深处。

    “好了,火灵太子会不会出事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许道颜将离火阴旗深埋在一处极其危险的地方。

    如果不是考虑到此物乃是火国之主对朱清凝与火灵太子的心意与期盼,他都想要将离火阴旗丢到自己取不回來的地方。

    “嗯。”朱清凝沒有多说什么,她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火灵太子毕竟是她皇兄,两个人朝夕相处数十年,不可能沒有丝毫的感情。

    如果要让她亲自动手杀死火灵太子,可能还真下不去手,毕竟她不想火灵太子那般铁石心肠。

    若是火灵太子执意不放过他的话,进入这引魂塔,能不能够活着出來就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许道颜与朱清凝來阴阳咒地具体是做什么,沒有人知晓,引魂塔拥有极多的传说,里面埋葬着一尊至尊古帝,藏有至宝,很有可能会让对方误认为想要进入其中。

    临走之间,许道颜动用五大圣王道,将这一片天地自己所残留的痕迹全部抹除得干干净净,不让对方有丝毫的怀疑。

    他完事之后,带着朱清凝朝着更深处前行。

    越是深入,他越是小心翼翼,躲过这引魂塔之后,他感觉阴气不再是那么重了,并且有一种回暖的迹象。

    在这阴阳咒地,本來就是阴阳二气极度紊乱,并不协调,正所谓孤阳不生,孤阴不长。

    在这引魂塔最核心的区域,灰褐色的雾霭是最浓郁的,哪怕是许道颜月眼阳眸洞察力惊人,也只能看到距离不足百里的距离。

    只见浓郁的雾霭衍化成一尊尊凶兽的形态攻伐向许道颜与朱清凝,这些凶兽都是一些行动敏捷,让人防不胜防,甚至有些咒雾衍化成刀枪剑戟,破空而來,然而却一一被三种奇火阻隔在外,除此之外,还会有一种音咒暗藏其中,时不时会传出凄厉,或是幽怨之音,若是意志不够坚定之人,很容易就魂魄离体,无形当中,对于他们体内圣王道就是不小的消耗。

    也幸好两人掌握了三种奇火,并且朱清凝施展朱雀古法,将其运用得更加纯熟,许道颜的威怒圣王道,他临摹成燃灯太子的模样,虽然不清晰,但是却有一种大巧若拙的形态,演绎出一丝的气韵就已经足够,将那些咒雾所形成的凶兽一一震散。

    朱清凝的古法,则是衍化出一道道古纹,上面铭刻着晦涩的古道,其威势哪怕是许道颜都是望之心生震撼。

    古纹与一簇簇天诛之炎结合起來,所到之处,都能够将那些咒雾烧得残缺,甚至彻底毁灭。

    许道颜不敢引出太大的动静,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引魂塔,随时准备着逃离,或是用自己的后手。

    也幸好元宝沒有与自己同行,否则的话,自己非要被拉入引魂塔当中不可。

    此塔占据的范围不大,但从经过到远离,让许道颜感觉仿佛经历很漫长的时间,这一种心情不是每时每刻都能够体会的。

    最后引魂塔都沒有发生什么异象,他心中也就松了一口气,正如地图上所记载的,只要不去冒犯触碰,引魂塔是不会有丝毫的反噬。

    在这一片灰褐色的阴阳咒雾所覆盖的区域之内,不停前行,他与朱清凝两人联手,心灵契合,耗时十天的时间,一路上小心翼翼,最终看到这些咒雾开始退散了。

    前方,怪风停止,咒雾不再,一道道柔和的金光自九天上普照而下,大地一片鲜明,草地蔓延向远方。

    咒术分为阴阳,在这一片土地,无时不刻都会有被诅咒的危险,朱清凝心中感叹:“看來收获不少,虽然朱雀法造诣惊人,对于咒术有着天生的抗性,但在这种地方进行磨砺之后,让我对于咒术会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对于朱雀法的运用也会更加得心应手。”

    “咒术在以后只怕都会非常常见,如果不将自己的魂魄打磨得更加的坚定,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先在这里稍作整顿。”许道颜深有体会,他摆了摆手,不再前行。

    引动大罗圣镯里面那些五行灵宝,对自身圣王道进行恢复,这些时日他运转两种奇火,以慈悲圣王道相辅,阻隔了阴阳咒雾消耗不小。

    朱清凝也是,在这里沒有进入下一个最危险的区域,是相对阴阳咒雾最为薄弱的地方,刚好可以对自身的消耗进行恢复,准备好了之后,再前行不迟。

    朱清凝同样也引体内的灵宝,对自身圣王道进行恢复,她专心致志,将一切都交给许道颜。

    一路上,许道颜用给自己的方法,布下感知,若是背后有人追杀而來,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感知得到。

    消耗了一天的时间进行整顿,许道颜与朱清凝两人都已经恢复到最圆满的状态,便继续朝前行进,虽然已经过去无数的岁月,但地图上的记载基本上沒有什么大错,一路上的场景也都是大同小异,毕竟那么漫长的时间过去,终究会有一些变化。

    渡过了阴阳咒雾所在的区域。

    天空中,有一轮炎阳高挂。

    眼前青山绿水,万紫千红,处处灵秀,风景迷人,繁华似锦,不似人间。

    成片的山岳绵延起伏,一扫之前萎靡的生机。

    在朱清凝稍稍松下一口气的时候,许道颜却是心头一跳,更加紧张了:“小心,我们进入蚀阳地域了。”

    “蚀阳地域。”朱清凝微微蹙眉,有些不解。

    “天空中的炎阳,是一尊被诅咒的金乌,似乎早已消逝,自其体内所散发出來的光,能够侵蚀他人的魂魄,诅咒会在不知不觉渗透,从而对人进行掌控,使其变成行尸走肉,能够生存于此地的凶兽要么就是被诅咒掌控,要么就是早就已经能够承受住此地的炎阳之威。”许道颜施展五行圣王钟将自身笼罩,阻隔掉这些光线对自己身躯的感触,朱清凝自然也不敢大意,体内的圣王道吞吐,一尊朱雀真影将其包裹在其中,只见她手中轻挑,引动一头小朱雀,飞向一片花丛。

    落于其中,想要感受一番,不料原本看起來秀美繁茂的向阳花衍生出血盆大口,獠牙锋利,将那小朱雀瞬间吞噬。

    使朱清凝与其彻底断开了维系,许道颜沉声道:“此地暗藏着众多的凶险,一定要小心,不过只要穿过这一片地域,我们很有可能就会找到那一片净土。”

    相传,当日各部族的执牛耳者,就在那一片地域,如果沒有出差错的话,宝图应该会遗留在那一片土地上。

    “嗯。”朱清凝不知道许道颜此行的目的,也沒有多问,因为她目的很简单,就是出來历练一下自己,除此之外沒有其他。

    一路前行,他一边行走,一边观察手中的五禽扇与孔雀羽扇,两者之间的气韵还是有所差距的,别的不说。

    要知道孔雀羽扇上的每一根羽毛都是极强人物所留下來的真羽,虽然五禽扇上也是每一种凶兽的本命真羽,但实力差距还是摆在那里。

    许道颜轻轻用孔雀羽扇拍在五禽扇上,突然,五禽扇骤然间崩灭,化为五头凶禽,融入到孔雀羽扇当中。

    他心中吃痛,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手中的孔雀羽扇华光大放,似乎得到不小的补给。

    许道颜觉得手中的孔雀羽扇似乎有不少的力量被唤醒了,在一旁的朱清凝也不由得心中讶异:“如果有机会,回到火国城的话,可以问一问我父皇,孔雀羽扇能有多大的威能。”

    因为当年火国之主与孔雀圣女关系紧密,必然能够知晓其中的玄奥。

    “嗯,到时候再说。”许道颜微微颔首,这一条路很是漫长,他们穿越阴阳咒雾所在的区域,就耗费了足足十天的时间。

    如今进入这蚀阳地域,也不知道要多久,每时每刻,对于天空中那炎阳光芒的阻隔,都是不小的消耗。

    当然这也是一种磨砺,许道颜能够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五大圣王道与这一股诅咒彼此之间,在互相对抗。

    以威怒圣王道为首,无形当中,也是在提升自己对诅咒的抗性,朱清凝也感觉得到,同时也在磨砺自身的圣王道。

    阴咒是一种悄无声息的侵蚀,阳咒是一种让人根本无法躲避的诅咒,就好像这满天的蚀阳光芒,让人无从躲避,除非凭借自身大道阻隔,从中强行渡过,阴咒的话,会有众多变化,让人防不胜防。

    阴咒更多主杀伐,阳咒主掌控为主,不会掠夺掉对方生机,但却会剥夺掉敌人的意志,许道颜心中感叹:“根据记载,这九天之上的金乌,受到莫名的诅咒,不生不灭,但却沒有自己的意识,生前也是至尊存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将其这样的存在使其这般长存于此地,近乎永恒。”

    “也许只有在阴阳咒地传说中的那一片净土当中才能够寻找到答案了。”朱清凝仰望九天上的金乌,在遥远的记载中,这也是不亚于朱雀一脉的凶禽大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