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一十八章 净土暗门

    (元旦恢复更新,我要全力冲了,)

    这被诅咒的至尊金乌尸身就跟那引魂塔一样,让人可望而不可及。

    许道颜心中感叹,想必那神秘之物比起这引魂塔与被诅咒的金乌都要强大得多,哪怕是少年王中王真的有机会得到吗。

    这一瞬间让许道颜感觉自己与那神秘之物变得更加遥远了。

    不过一切都要努力才能够知道有沒有结果,在一旁的朱清凝早就知道他们都在寻找一件至宝。

    只不过太过神秘,沒有人知道那至宝的下落,此事关乎重大。

    也许在这阴阳咒地能够有蛛丝马迹,许道颜才会來此处。

    两人继续前行,一路上,几乎把体内的圣王道全部调动起來,抵御着蚀阳之光。

    每一步行走,对他们來讲都是不小的消耗,许道颜与朱清凝两人的圣王道彼此结合起來,这才轻松一些。

    因为随时有可能发生危险,能够最大限度减少自身力量的消耗,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面对密集的蚀阳之光,许道颜与朱清凝不停地动用自身圣王道进行抗衡,阳咒的攻伐之威更大,因为它根本不隐藏,让人无处躲避,若是能够凭借自身实力硬撼过去,就能够硬撼过去,若是不能的话,只能够被其侵蚀。

    这被诅咒的金乌身体是自主散发出來的光芒,并沒有针对性,笼罩一片区域,不停运转,否则的话,凭借着许道颜与朱清凝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

    他们动用体内的圣王道,与其彼此消磨,耗费了七天的时间,蚀阳地域的光芒逐渐稀疏,两人的圣王道经过阴阳二咒的洗礼,似乎也变得更加精炼,孕育出一股阴阳之气,虽然并不明显。

    许道颜如今也算是有一定基础,并非只是初入少年王资格的境界了,一路上的磨砺,让他明白自身的五大圣王道中还存在着不小的缺陷。

    通过阴阳二咒磨砺掉其中一些缺陷,使得自身的圣王道有不小的提升,如果说之前的圣王道只是铁板的话,现在至少都已经被打磨出锋芒了,运用起來会更加的凌厉。

    他与朱清凝两人逐渐到达蚀阳地域的边缘,直到光芒快要流散得干干净净,这时他们体内的圣王道也几乎都消耗得只剩下一成,在这阴阳咒地当真是步步杀机,让人胆战心惊。

    如果两人沒有联合起來进行抵御的话,只怕这蚀阳地域都走不过去,许道颜回头再看那被诅咒的金乌,不再是一身金光,而是无尽的黑暗,仿佛黑洞一般,吞噬着一切,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

    多看一眼仿佛神志都会被卷入其中,许道颜立即收回自己的目光,此地太过诡异了,远远超过他自身实力所能够承受的范围。

    接下來只怕更要步步为营,因为距离地图上所记载的那一片净土已经不远了。

    “怎么样。”朱清凝看不懂古楼兰一族的文字,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许道颜当日用长明灯帮这一族后,不知不觉对这族的文字就很精通了,其中暗藏精妙,自有玄机。

    只是如今他还沒有去参悟而已,能够发现古楼兰一族也是从永恒神庭的最初的古老文字中衍化出來的。

    因为永恒神庭极大,有一名被称之为仓的古祖,他在永恒神庭初开的时候,就创造出了天地间的文字。

    异常精妙,为人族做出巨大的贡献,使得其他族都不由得纷纷效仿,但类似于魔族,妖族,神族,太古万族都不太愿意完全模仿,所以又从中进行一些演变,融入本族的特色,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文字。

    然而仓乃是永恒神庭上出现最早的文字,所以但凡能够刻画那些纹络的人,都是非常了不得,并且对于天地间大道的精要体会得极其深刻。

    许道颜看着地图上的标注,沉声道:“他说,那一片净土,唯有在整个阴阳咒地中,交泰之际才会呈现出门户,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的话,想要找到那净土的入口会很艰难。”

    “先看看吧。”朱清凝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许道颜不再多说,他继续前行,在这里很平静,沒有任何娇艳的花草树木,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实。

    既沒有给人感觉多么的阴森刺骨,也沒有春暖花开,许道颜行走其中,小心翼翼,因为他已经感知到有一些凶兽了。

    这些凶兽的实力都不弱,他只能够尽量去避免了:“我们不要急着推进,还是将自身的圣王道进行恢复再说吧。”

    “行。”朱清凝放缓了自己的速度,她的感知同样敏锐,只是比起许道颜的月眼阳眸要差上许多就是:“是不是如果在此地得到想要的东西,你就会离开,不再回來。”

    “是。”许道颜言语坚定。

    “……”朱清凝沒有多说什么,她知道自己所在的空间,也只是一方天地而已,外界之大,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像许道颜这样的人自然不会甘心在这里,顿了顿,她问道:“我可以跟你一起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因为还有一些同伴,并且你也要得到你父皇的同意才行。”许道颜一时间觉得有些头大,朱清凝如果跟自己离开了这北玄空间,根据姜允所说,如果要开启是需要一定的机遇的,朱清凝一旦跟自己走了,可以说就是有去无回了。

    “我父皇会同意的,就要看你这边了。”朱清凝很是执拗。

    “那倒时候看看再说吧。”许道颜不敢轻易答应,她知道朱清凝这么做后代表着什么。

    两人一路上,小心翼翼地观察,耗费了接近两天的时间,才将体内的圣王道彻底恢复到圆满的状态,因为还需要沉淀。

    “好。”朱清凝眼神中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她沒有多言,想起当日的孔雀圣女,再想一想自己的父皇,她似乎变得更加坚定了。

    两人状态都已经恢复,便继续前往了,一路上平淡无奇,甚至根本沒有丝毫的凶险,在这里,阴阳二气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紊乱,这是相对來讲比较不失衡的地区了。

    一路上沒有什么特殊的天材地宝,但却有强大的凶兽,许道颜都是提前规避,月眼阳眸在这个时候就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走了至少半个月的时间,沒有许道颜想象中那般惨烈的厮杀,也沒有出现突如其來的诅咒,只有死寂般的平静。

    “你有沒有发现,我们始终在一个地方上行走。”朱清凝似乎发现了什么。

    “地图上有记载,唯有在阴阳交泰的时候,才会使得门户打开,寻得净土,我知道,这些时日我都在探究那门户所在之处,阴阳咒地非常怪异,要等到阴阳交泰不知何年何月,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寻找。”许道颜心中沉静,要知道那残缺的宝图就在眼前了,他绝对不想放弃,哪怕找不到宝图,当日的执牛耳者同时消亡于此地,足见必然有不为外人所知的玄机在其中。

    “我古朱雀一族有一门术法,名为心引术,我试看看能不能感应到那入口。”朱清凝闭上双眸,引动心头精血,与眉心中的火纹结合,化为一头小朱雀破空而出。

    这小朱雀类似于墨家的机关鸟,机关蜂一样,拥有极强的感知能力,尤其是一些暗藏的空间。

    朱清凝全心寻找,引动古朱雀一族的道,动用本命剑羽的力量,耗时三天三夜已经沒有丝毫的下落,她摇了摇头,道:“我实力有限,不然就在此处等吧。”

    “我试看看。”许道颜一手握长明灯,一手握孔雀羽扇,同时将大地圣王道运转起來,只见在其身后有一头麒麟的身影,栩栩如生,就是当日那麒麟种。

    天材地宝对隐蔽的空间有着非常敏锐的感知,他手握长明灯,将自身的圣王道融入其中,让许道颜感觉对于长明灯力量的催动,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沒有太大的反应,不过却给许道颜一丝极其微妙的反馈。

    他心头一震,显然他们距离那一道门户并不远,只是这里的花草树木实在太多,许道颜根本不知道入口在哪里。

    如果此刻有元宝在的话,许道颜相信寻找起來肯定不难,与此同时,他又将自身的圣王道融入到孔雀羽扇当中。

    曾经有古楼兰一族的弟子來过这里,并且也找寻过那一道门户,相传有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虽然过去的岁月异常漫长,但当日为了这一族的大业,他们费了巨大的心思,刻画着这土地深处,以永恒古石进行烙印,同样是一名至尊圣帝所留下來的,因为这一片净土很有可能是找到解决诅咒的方法。

    相传有古楼兰一族的圣帝想要进入其中,不知道为何原因却失败了,从那以后就沒敢多加触碰。

    根据手中的孔雀羽扇,许道颜觉得他们离目的地已经是越來越近了。

    半天之后,根据孔雀羽扇的指引,他们來到一处地域,周围花草繁茂,九枚永恒碎片上面刻画着古楼兰一族的纹络,与朱雀羽扇交相呼应。

    许道颜看向永恒碎片上所刻画的纹络,有些不解,都是一些偏旁部首,当即将九枚碎片给组合起來,形成了一个古老的镇字。

    朱清凝看着这些碎片上开裂的痕迹,郑重道:“是被一股强大力量给震碎的,小心。”

    许道颜心中一紧,知道自己如今已经在净土暗门所在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