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一十九章 印毁

    当初,各大部族的执牛耳者,尽皆在于此地消亡,显然是有大事发生,能够让那么多的大人物瞬间死在此地,沒有一丝逃亡的生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无人知晓,据说是一场天大的诅咒。

    其实沒有人亲眼见到,无从考证,此行生死不知,一切都能够凭借运气自身,一路走來,许道颜纵然已有不少经历,但像眼前这样的地方还是头一回到达,心中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曾经一方至尊人物都沒有逃脱,且不说自己能不能够将其打开,就算能的话,能会具备巨大的危险。

    “看來当年有人尝试着进入,虽然不知道有沒有达成目的,不过这处必不是善地。”朱清凝看着这些碎片,将其一点一滴拼凑成一块圆,那些断裂掉的古纹重新拼凑在一起,隐隐之间,似有一股力量慢慢聚合。

    “永恒古石都能够震碎,那是一股多强大的力量,实在另人费解。”许道颜心中感叹,他手握长明灯,与正法印,无论如何,都已经在此处,沒有回头的道理:“想要打开此处,需要一定的机缘,尝试一下吧,助我一臂之力。”

    许道颜明白,凭借自身的力量,无法发挥出长明灯太大的力量,如果与朱清凝合力至少会使其威能大大提升。

    两人同时催动起体内的圣王道,不停地涌入到长明灯中,只见此灯静静悬浮在半空中,许道颜立即又拿出孔雀羽扇,随时对于有可能发生的诅咒,根据地图上的记载,于此地引动法器,好若是能够与这一道暗门产生共振,门户自然就会打开,不过与此同时也会有极大的危险出现。

    长明灯是许道颜身上的秘宝之一,一路上给他带來不小的帮助,如果以长明灯为钥匙,也许能够打开这一扇暗门,虽然不知道结果,但眼下也只能够拼一下了,不能进去的话,只能够说自己的缘分还不够。

    只见长明灯疯狂地吞吐着两人体内的圣王道,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许道颜与朱清凝两人额头都出现密汗,显得有些吃力,因为长明灯要催动所需要的力量非常之大,两人都引动自己的空间法器,凝练出属于自己的圣王道,融入到长明灯中。

    只见其力量被一丝丝唤醒,那悬浮在半空中的长明灯流淌出一股过去法的力量,虽然并不明显,但却让脚下的那一块碎掉的永恒古石残余的力量被唤醒,与长明灯的力量彼此结合起來,互相呼应。

    可以看到,那永恒古石的力量被抽取,冥冥之中与孔雀羽扇有所结合,引发其更大的力量,融入到长明灯当中。

    显然当日有人刻印在这永恒古石之上,意志强烈,想要将其打开,而此石与孔雀羽扇本属同源,如今感应到彼此气息,自然选择加持。

    天地四方,似有异动,此刻许道颜与朱清凝全神贯注,顾不得那么多了,可以看到,周遭的草木都在发生变化。

    脚下的土地变成了绿草,一切似乎都在进行着转变,天地似乎沒有了污秽,在这里给人异常洁净的感觉。

    许道颜与朱清凝感觉仿佛进入了另外的空间,可是至始至终,两个人都沒有感觉所在的空间有丝毫的变化,几乎是周遭的景物在变化。

    两人注视着四方,只见长明灯静静悬浮,在这里,处处光亮,纤尘不染。

    “这是怎么回事。”许道颜心中费解,忽然间,一股意念冲击而來,自其右手的正法印脱手而出。

    几乎本能的,正法印自主守护,出现在他身前,砰。

    只见正法印骤然炸开,化为粉碎,许道颜心痛得都快要滴出血來,此物威力巨大,与其配合,相得益彰,乃是狴犴当日送给自己,不曾想竟然毁在这里。

    他被震得咳出一大口血來,那可怖的意念流散向要冲入许道颜的体内,然而只见正法印残余的力量将其包裹,彼此之间,剧烈碰撞,最后消散得一干二净了。

    狴犴正法之印,克制天地咒法,驱除邪气,方才那一道意念就是诅咒,替许道颜应劫消散。

    朱清凝扶住许道颜,眉头紧皱:“这里太过可怕了。”

    正法印的威能她是知道的,乃是至尊圣帝成就之前,身旁相伴之物,可是竟然刹那间就被毁去,她能够察觉得到,这只是一道残存的意念而已,并非全部。

    许道颜明白,这一点都不奇怪,当日各部族的执牛耳者汇聚于此,最终却莫名消亡,一件法器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毁掉正法印让他很心痛,不过既然发生了,也只能够自认倒霉。

    “我们都已经进入了,也只能够继续走下去。”许道颜手握长明灯,护在自身胸前,一手执孔雀羽扇,他沒有问朱清凝,因为都已经走到这里來了,她也沒有想要离开。

    在他身后,朱清凝手握古朱雀本命羽剑,两者紧密联合,自成威势,无论如何都已经到了这里,沒有回头路了。

    此处沒有丝毫的生气,但却处处空灵,深山幽谷,小桥流水,青山绵延,大道之力浓郁,可是让他从心里感到不妙,并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祥和。

    一眼往去,无边无际,让人心旷神怡。

    可是就在许道颜与朱清凝一步踏出的刹那,天地骤变,四周演变成一片沙漠,烈日高挂,九天之上的炎阳投射下來的光,穿透到他们的肌肤当中,让他与朱清凝两人感觉身体都快要干枯了,这种温度,异常可怕,许道颜立即运转五大圣王道,古纹运转,衍化出五行圣王钟,护住他与朱清凝。

    与此同时用善德圣王道与慈悲圣王道彼此结合,对自身所受到的损伤进行修复,这种伤是非常真实的,并非是假的。

    朱清凝自然也不敢大意,在圣王钟上铭刻上自己的法,将朱雀古道加持得更加浑厚,深刻,抵御住这阳光的穿透。

    许道颜心中一定,一步踏出,顿时又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冰天雪地,冰寒彻骨,冻结得让许道颜差点都迈不出步伐。

    一步间,就是生死抉择,眼前鹅毛大雪纷飞,冰天大道吞吐,都能够将人魂魄冻僵,许道颜手握长明灯,内心澄净,肉身虽承受着莫大的痛楚,但他的意志却始终不曾屈服。

    许道颜的心意与朱清凝两人连在一起,可谓是心灵相通,彼此之间互相取暖,坚定信心,他拉着她的手,纵然再冰天雪地两人皆无所畏惧,同时一步踏出。

    冰天雪地瞬间炸裂,迅速消融,眼前看似幻境但是肉身所承受到的一切攻伐都真实的,并非虚幻,许道颜发现此刻自身于惊险奇峰之巅,底下是无尽的深渊,进一步则死,退一步也是死,要么永远就在这里,不动弹。

    “人生高低起落,哪里有永恒的巅峰至尊。”他看向朱清凝,因为在这里,每一步之间的抉择,都是与生死擦肩而过,之前是因为沒有选择,而眼前如果朱清凝有什么想法自然也是可以听看看。

    因为在这一刻,许道颜感觉到自己的圣王道仿佛被封印住,这一步踏出,也飞不起來,就跟普通人一样,朱清凝自然也不例外。

    “我相信你,不用问我。”朱清凝此刻在清晰地感受着许道颜内心的意念,这种感觉让她很是舒服。

    许道颜一步踏出,带着朱清凝从高峰中跌落,在这过程当中,两人意志坚定,纵然自身无尽的坠落,甚至有可能会跌死其中。

    片刻后,他们停止了坠落,出现在一片沼泽当中,两人皆在中央,身体不停地往下陷落,许道颜与朱清凝尝试动了动身子,却发现无法动弹,四周全部都沼泽,沒有其他物可以借力。

    越挣扎的话,只会陷得越深,可是不挣扎也只能够永远置身于此处,同样是有死无生,朱清凝在这一刻,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之前还有一个悬崖可以跳,然而如今于此处,无法挣脱,又该去向何处。

    许道颜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他意念一动,带着朱清凝往下沉落:“如果该死于此地,就让我们一起埋葬此处。”

    朱清凝受到许道颜言语的冲击在这一刻,她义无反顾,轰。

    整片沼泽被两者之间的意念冲得支离破碎,许道颜再度一步踏出,呼呼呼。

    两人置身于高空之中,大风吹拂得他们根本无法自控,凌烈的风刃斩在身上,鲜血林立,大风起。

    许道颜与朱清凝两人身上鲜血林立,然而始终不为所动,他看向朱清凝,淡淡道:“我们人族有句话,叫疾风知劲草,无须畏惧,天地邪风,乱你心志,生万千病痛,只要心中无惧,自可抗衡一切。”

    “有你就行了。”朱清凝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她从來就沒有后悔过,能够与一人这般同生死,共患难,彼此意志坚定是一种非常难得的体会。

    许道颜牵着她的手,一步踏出,大风尽散,朱清凝只感觉到他手掌的温暖,她的眼神一直凝视着他的背影。

    许道颜此刻无暇关注这些,眼前雷霆吞吐,乃是雷池,只见电芒吞吐,似有一条怒龙在池中缠绕肆虐八方,一旦进入很有可能就会彻底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