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二十章 一角宝图

    雷池,向來只在传说中。

    相传只有登临九天,突破圣帝之境时,才有可能会遇到雷池。

    许道颜也是在诸多记忆中得到信息,沒有想到如今自己才只是在圣王巅峰的境界,就碰到了,对于自己來讲也算是一次累积。

    看到这一幕,许道颜人族有句古话,不敢越雷池一步,他笑了:“今天那我倒要看看这雷池有多强大,就越看看,能怎么样。”

    朱清凝此刻眼中只有许道颜,完全相信,根本无惧一切,似乎只要能够跟他一起共同面对一切,就可以了。

    两人一起跨入雷池,轰鸣之音响彻。

    自他们的体内,圣王道都在第一时间彼此结合起來,互相守护。

    然而在这雷池之中,有诸多可怖的电芒,威力之大,远远超乎许道颜的想象,如果不是他与朱清凝两人都在少年王之境,早就飞灰湮灭了。

    无数的雷电如蛇似龙将他们的身体击穿,鲜血迸溅,一片焦黑,皮开肉绽,白骨显露,甚至被击得碎裂开來,但却沒有丝毫影响他们要跨越雷池的决心。

    于雷池之中,许道颜与朱清凝都受到不轻的伤。

    然而许道颜的慈悲圣王道自我修复能力极强,有净瓶古纹,万木至尊,再加上他的肉身结合,除此之外,他还运转起《不死逆天术》,不仅在修复自身,同时也在帮助朱清凝疗伤。

    在这种危难的关头,朱清凝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还会护着自己,心中温暖并着坚强,身在火国城之中,自小火灵太子就沒有给与她太多的兄长之情,而其父亲火国之主更是少见,对于朱清凝來讲,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修炼,因为她身份地位的缘故,沒有人敢与其太过亲近。

    因为谁都知道,她与火灵太子两人,终究会有一人会成为未來的火国之主,然而谁都不敢提前先站队。

    朱清凝也知道,唯有保证自身的实力,才能够活得下去,许道颜与自己相识的时间非常之短,但她却沒有想到,在绝境之时,会承受对方如此的守护。

    在这一刻,她自然也不会有所保留,朱雀同样有自己的涅槃之法,自其体内來自古朱雀法的涅槃之力被勾动起來,与许道颜的《不死逆天术》进行结合。

    二者之间,体内阴阳之气异常纯正,彼此交汇。

    许道颜将《不死逆天术》的一些心得与朱清凝共享,她自然也将自身对于古朱雀法的涅槃之术与许道颜分享。

    一股磅礴的生机将二人笼罩,使得他们身上所受到的伤害迅速恢复,两人沒有意识到,他们阴阳二气的圆融相交,使得这雷池也有了变化。

    然而这雷池的威能太大,不停地翻涌,轰击,碾压在二人的身上,他们咬着牙,苦苦支撑,在雷池里面行走。

    雷光密布,虽然沒有太多的形态,只是纯粹的雷电之威,但已是威力巨大,远远超过他与朱清凝所能够承受的范围。

    圣王道不停被击溃,身躯破烂,虽然彼此互相疗伤,然而也只能够让他们撑得更久一些而已。

    在这里,不知道走了多久,许道颜都已经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疼痛,牵着朱清凝的手,不停前行。

    两人身上都散发着非常纯正的阴阳二气,融入到这一空间当中,渐渐的雷池开始不那么躁动,慢慢地变得稳定,所有紊乱的阴阳二气都开始平复,并且逐渐停歇,于深处一股浓郁的生机涌出,融入二人的四肢百骸,使得他们的肉身重塑。

    此刻的许道颜与朱清凝两个人体内的圣王道近乎耗尽,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阴阳二气对于雷池的影响,只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所有的雷电都化为纯粹的生机,融入到他们体内深处,不仅对其肉身进行塑造,同时也对其圣王道进行一次滋养。

    雷池逐渐消失,直到许道颜与朱清凝的伤势以及状态全部恢复之后,它仿佛从來沒有出现过。

    许道颜感觉自己的肉身,实实在在变强了,体内的圣王道在纯粹的雷电打磨之下,也变得更加的坚韧,凝练,与红豆传给他的神秘之术,相得益彰,更加精炼。

    红豆传给他的法,也要借助外界的力量进行打磨才能够达到最佳的效果,许道颜这一刻深有体会,如今让他与胜逍过过招,他都觉得不会落败了,虽然还沒有到达极致,但他知道自身还是有不小的成长空间。

    对于朱清凝來讲也是,胜逍的战斗经验太过丰富,如果不是自己秉承古朱雀一脉的天生搏杀招术,只怕早就落败了。

    由于自己的实战经验以及对于力量的掌控不如胜逍纯熟,以及在圣王道还不够精炼,所以之前是被其打压着,并无法占上风。

    如今经过这一次的洗礼,只怕能够与其抗衡个势均力敌了,不过胜逍也在成长,下一次见不知道他的实力又会提升到哪一个地步。

    此行原本就是对诸多少年王的一次极大的磨砺。

    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与朱清凝置身在一片漆黑的空中,逐渐有星辰演变出來,如同天地宇宙,他感觉自己一路上所遇到的,都是对应八卦,水火,山泽,风雷接下來应该是天地了。

    沒有想到天竟然比地还要先出现,这是怎么回事。

    天地浩瀚,无边无际。

    有星辰,有日月,然而却沒有尽头,沒有边际,有的只是冷清与估计。

    许道颜在之前永恒离火炉的时候,就沉浸在一片黑暗的世界当中,所以他并不陌生,牵着朱清凝的手,他向前行走。

    一步一天意。

    这上苍的意志,似乎在告诫的许道颜,若是再往前走,必死无疑。

    许道颜不会回头,既已上路,至死方休,他看了朱清凝一眼,她也只是眯着眼睛,微微一笑。

    许道颜当即踏出,天意浩瀚,迎面碾压而來,使得他与朱清凝两人的肌体破碎,鲜血淋漓,纵然是被磨砺过的肉身依旧承受不住。

    许道颜再度踏出,沒有言语,只想破开此地,他与朱清凝的额骨,破裂,虽然如此,两人依旧意志坚定。

    阴阳二气,汹涌澎湃,融入这一片天地之间,许道颜踏出第三步,砰。

    他的肉身与朱清凝的肉身同时炸开,化为碎片,然而两个人的魂魄,意志却是紧密相联,《不死逆天术》与古朱雀一脉的涅槃之术彼此交融。

    使得他们的肉身重聚,可以看到许道颜的身体焕发的浓烈的阳气,而朱清凝的身体焕发着至柔的阴气。

    彼此之间,以秘术结合起來,使得阴阳二气越发的澎湃,两人的意志浩瀚,不为这不知从何而來的意志碾压。

    许道颜用自己的魂魄再度踏出,此刻他的魂魄与朱清凝的魂魄都快要融到一起,不分彼此,朝着前方狠狠一撞。

    砰。

    漆黑的夜空炸碎,只见许道颜与朱清凝两人的肉身迅速重聚,将这破碎的一切融入到自身体内,使之更加坚固。

    当两人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又在原地,只不过此刻不同的是,那残破的永恒古石炸开,化为粉末。

    在他们身边躺着八尊至尊圣帝的尸身,生机尽消,肉身干枯,显然已经不知道过去多漫长的岁月,两人心生敬畏,不敢有丝毫的触碰,至尊圣帝的尸身所散发出來的反噬气机也不是此刻的他们所能够承受的。

    在许道颜与朱清凝的脚下,是一块巴掌大的三角石板,在上面刻画着古老的刻印,可以看到这三角石板也是被拼凑起來的,彼此之间有所牵引。

    “是它。”许道颜知道,这必然是有关神秘之物的一角宝图,终于为自己所得。

    朱清凝知道,这必然就是许道颜想要之物,此行对她來讲,收获颇丰,她也不要这个东西,自然也就什么都沒说。

    许道颜蹲下身子,发现脚下只怕就是地,自己走了一轮,又回到了原点,他捡其那三角石板的刹那。

    一时间,翻天覆地。

    当日八大部族的执牛耳者汇聚于此,将手中宝图的一角组合起來之后,一股可怕的诅咒降临。

    显然,对于此物,乃是禁制,他们妄图寻找,想要将其挖掘出來,自然要遭到巨大的诅咒,也是从那以后,阴阳咒地也受到莫大的影响,使得此地变得这般凶险,他们最后尽量的,因为这诅咒已经消散得擦不多了。

    否则的话,许道颜与朱清凝根本无法承受。

    那可怖的诅咒降临,同时将这八大至尊同时咒杀,使得这秘密彻底掩盖在这里,如今又再度重现。

    许道颜深知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他头疼欲裂,有很多关于此图的一切刻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又模糊,又清晰,是上面那些刻纹的呈现,他的眉心裂开,鲜血溢出,落在那石板上,震动了几下之后,这才恢复。

    在一旁的朱清凝非常的担心,但又毫无办法,只能够干着急,见许道颜睁开双眼,心里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怎么回事。”她很是关切。

    “无妨。”许道颜擦了擦自己的眉心,透过着一角宝图,他看到一些关于永恒神庭的些许秘密,也许这不是此刻的自己所能够触碰得了的,所以也不去多想。

    就在许道颜拿起这一角宝图的刹那,他们回到最初那暗门所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