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二十二章 返回混沌界

     朱清凝的回答。毫无疑问就是对苏惊圣的反击。

    她已经下定决心。接下來自己要好好努力修炼。继承火国城的一切。将各方面修炼到极致。最后飞升永恒神庭。

    同时。朱清凝也明白。自己这样的行为太过仓促。也会对许道颜造成一定的困扰。因为两个人在共修的时候。她的确也知晓了一些关于许道颜眼前的处境。并不是很乐观。而且外界一片混乱。

    三十六大起源一起对抗永恒神庭。虽然暂时停止了。但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别说只是在圣王境。在圣帝境的存在。于永恒神庭的力量之下。都很有可能会被踏成齑粉。尸骨无存。

    芸芸众生。面对永恒神庭那些上位者。根本无力反抗。

    “好。”许道颜颔首。顿了顿。他突然想起什么。拿出北玄古铁以及那一张从古楼兰一族所得到的地图。交到了朱清凝的手中:“此古铁与北玄空间有异常紧密的关系。我要离开。只怕沒有机会触碰到了。你长居此地。可以好好探寻一番。兴许对你來讲会有一番大造化。至于这古楼兰一族所留下來的地图。虽然用处不大。但兴许你还能够用得着。”

    许道颜明白。一离开再也不可能会回到这里。毕竟这是混沌界的一个空间。给朱清凝还是有用的。

    她也不客气。将其收起來。眼神中尽是坚定:“多谢。我一定会飞升到永恒神庭的。”

    许道颜顿了顿。告诫了一句:“飞升之事切记。若是遇人袭杀。能躲则躲。切勿意气用事。永恒神庭已经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样子了。”

    “知道。”朱清凝连连点头。无论如何。许道颜能够这般对自己。她心中已是充满欢喜了。

    许道颜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地进入到玄武当中。

    “那我们就先行告辞。”吴小白一声轻叹。朱清凝给他感觉也极好。只可惜不能够一起同行。他温文有礼。

    众人纷纷进入玄武当中。朱清凝微微一笑。眼神中带着不舍。目送着玄武慢慢离开她的视线当中。

    “你说。你小子是不是处处留情。你说你都有石蛮。聂沛儿。白燕儿这些女人了。都已经够你喝一壶了。怎么就不知道替我们哥俩个寻思一下终生大事。这朱雀纯血的传承者。真不错。我要是你的话。就让她跟我走了。哎。她一个人以后就在此地。只怕心里会很苦吧。”元宝卡着许道颜的脖子。恨不得把他给掐死。简直就是在暴殄天物。从玄武水镜中看到那朱清凝依依不舍的表情。看得他一副悲悯的表情:“哎哟。我的小乖乖。这神情真是让人怜爱啊……”

    苏惊圣一脚直接踹在元宝的屁股上。如果不是她一身怪力。还真有可能会被元宝那一身肉给弹回去:“烦死了。你怜爱她就留在这里吧。”

    元宝被一脚踹了个趔趄。刚要发怒。看到是苏惊圣踢他。立即咽下了这一口气。双腿抖了起來。像一个十足的二流子。眼神带着一丝轻佻:“你这个女汉子。怎么着。看着本佛爷怜爱其他女人心里吃醋了吗。跟你这么说吧。就你这性子送我都不要。好好跟人家学学什么叫温柔贤淑。到时候也许本佛爷还能够考虑考虑……”

    砰。

    还沒等元宝说完。他就被苏惊圣一巴掌抽飞出去。砸在玄武内部的晶壁上。也幸好吴小白对这玄武加固过。不然这力道。再加上元宝那身子板还真有可能把内部的晶壁给撞裂。

    苏惊圣见元宝那一副德性。气不打一处來:“你这死胖子。整天就知道胡言乱语。也不照照镜子。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得到。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你。”

    在一旁。吴敌。李淳歆。吴小白一个个都憋住笑。然而这时。苏惊圣看向许道颜。气势汹汹。质问了一句:“说吧。你跟他是怎么回事。”

    “能有怎么回事。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她是火国城的公主。交过手……”许道颜也觉得奇怪。又把刚才的话又解释了一遍。

    “我们都知道她的身份。道颜兄。不妨说一说。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那姑娘能够看得出來。对你情深意重。若是你们沒有同生死。共患难。她又怎么会如此。”众人虽然知道了朱清凝的身份。但她与许道颜的种种细节。只怕都被忽略过了。

    许道颜看着众人的眼神。无奈地感叹。道:“好吧。事情是这样的……”

    “什么。你小子还跟人家共修。”在一旁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元宝尖叫了起來。他痛哭流涕。为什么自己就遇不到。

    “你们在阴阳咒地的核心。共同渡过重重艰险。”吴敌一声感叹。如此一來就不难理解为何朱清凝会有那般表现了。的确在那种时候。两人相依为命。最容易让一个女人心动。

    “身在火国城。对她而言。自小到大沒有什么亲情可言。唯一也只有自己的父皇。自己的皇兄又如此对待自己。你对她那般保护。自然对你心生情愫了。你以后自己出门在外。记得做什么事情都要离女人远一点。”在场的人。苏惊圣最能够有体会。她接触不少皇室中人。九州神朝算是氛围极好的。都是皇家无亲情。然而邪皇苏若邪足够强大。镇得住所有人。而他的每一个妃子彼此之间。纵然有些见解不同。也都会有情说情。有理说理。

    听到许道颜把事情完整地说出來。苏惊圣神色就显得很平淡。沒有再多问什么。许道颜也感到有些无语。

    李淳歆。吴敌。元宝。吴小白面面相觑。似乎发现了什么。唯有许道颜还一副有些苦闷的样子。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平白无故还被教训一顿。最后只能够仰天长叹。

    不过有些人就是如此。纵然有所约定。但有可能不会再见面了。永恒神庭。那是多遥远的距离。有多少终其一生都以其为目标。结果又有几个人能够成功飞升的。

    再加上如此这等境况。退一万步讲。世事无常。风云变幻。也许飞升之后。一切也都跟着变了。曾经的许诺与约定都会如同云烟般消散。

    人这一生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事。见过多少人。然而更多的都只是过客。从自己的生命中走过。真真正正能够留在身边的人又会有多少。

    在这一刻。他也能够略微体会到红豆心中的孤独。一种天地变幻。世事变迁。唯我永恒的寂寞。

    吴小白根据北玄空间的波动。催动玄武朝着外界破空而行。苏惊圣沒有在朱清凝的这一件事上纠缠。而是转问道:“你说。在阴阳咒地里的收获是什么。”

    许道颜拿出那一角宝图。沉声道:“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那神秘之物的藏宝图。是在阴阳咒地的核心所获。”

    看到他手中宝图的那一刻。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心中一紧。此事关联重大。如果让外人知道的话。很有可能会引來大难。

    元宝不由自主地将眼神看向李淳歆。他立即道:“放心。此事我会烂在肚子里。绝对不会说的。你们放心好了。”

    “不行。你既然知道这一个消息了。一路上只能够与我们同行。当当苦力什么的。绝对不能够脱离。”元宝龇牙咧嘴。也就只有这种方式比较有保障。毕竟在场的人只有李淳歆是來自其他起源。

    “李兄。不要听元宝胡说。你若是有事要离开就离开。我们不会强留你在身边的。”许道颜笑了笑。元宝说得比较委婉。所以他也沒有太多驳斥。

    “我觉得元宝说得有道理。李兄的为人。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有目共睹。这一点我们是不会有丝毫的怀疑。但他一人独行。倒不是信不过他的实力。只是众多少年王都是联合起來行走。若是被人围攻。记忆被人炼化。对我们來讲的确也是大大不利。道颜此事事关重大。身在这混沌界。沒有人能够帮得了我们。不得慎之又慎……”吴小白难得与元宝站在同一条线上说话。觉得此事还是需要多做考虑。元宝一下子对吴小白充满了好感:“你小子终于说了一回人话。”

    虽然只有一角宝图。但却也非常珍贵了。一旦传出去。不仅少年王会來滋事。就连一些來自混沌界的大人物都会出手。

    这一件事可大可小。

    “无妨。我也知道大家的担忧。会留在大家身边的。”李淳歆此行体会极深。尤其在引魂塔。吴小白与元宝。苏惊圣。吴敌彼此之间的配合都非常紧密。虽然有时候众人一起行走会产生一些依赖。但在这过程当中彼此也能够互相扶持。

    “这是最好不过。毕竟如此之大的机缘。跟我们一起行走。你也不会吃亏。”苏惊圣点了点头。李淳歆的确也是异于常人。在引魂塔的时候。如果不是他全神贯注防住无名的话。众人也会感到有些吃力。

    众人达成共识之后。就再也沒有多说什么。吴小白引动玄武。朝着北玄空间那一道通往混沌界的门户破空而去。

    朱清凝用秘宝回到火国城。她抬起头。仰望天空。手中握着那一卷古楼兰一族的地图与北玄古铁。期望道:“希望到时候你真的能够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