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二十五章 震慑

     “你们几位。自己也看到了。不是故意跟你们过不去。实在是你们仇家找上门了。如此之大的悬赏……”一名來自黄泉起源的少年王噙着一丝阴冷的笑。來到许道颜一行人面前。居高临下地挑衅。

    “是吗。”苏惊圣额头青筋暴起。冷斥道:“既然想打。那就來好了。”

    许道颜都來不及阻止。苏惊圣就落到一处竞技区。那黄泉起源的少年王目光阴森。紧随其后。

    一旦进入竞技区。就代表可以出手攻伐。

    苏惊圣气息内敛。然而就在那黄泉起源的少年王进入之后。她速度快得让人难以反应。一身怪力全开。出现在那少年王的头顶。

    來自黄泉起源的少年王心中惊恐。本能地用自己双臂护在身前。

    砰。

    苏惊圣一拳之威。骇人听闻。只见那男子的双臂骤然炸开。鲜血迸溅。零碎密集的骨块散落四方。

    他的身体如同炮弹般。砸在地上。肉身被巨力震成烂泥。五脏炸裂。还沒等他反应过來。苏惊圣一脚点在其眉心。

    一股劲道透过他的眉心。将其魂魄踏灭。本是横扫一道的少年王。但却死得如此凄凉。苏惊圣勾一勾手指头。看向龙河之灵:“小龙孙子。敢不敢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到圣王境。与我一战。”

    龙河之灵勃然大怒。但刚才苏惊圣一招击杀少年王。那一拳的威力。只怕寻常天皇境的存在都抵挡不住。

    “哼。就凭你也配与我一战。”龙河之灵目光狰狞。

    “哎。也难怪了。你自己都不敢來战。抛出那么大的诱饵。让这些少年王來送死。我说你们这些人呀。也是傻。如果我们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让人杀死的。这一尊圣帝人物何苦要拿出无上古宝來诱你们动手呢。想犯傻可以。但要让对方筹码大一点。再看看能不能赌一把才对啊。”元宝在一旁阴阳怪气地嘲讽着。让龙河之灵火气上升。恨不得把元宝给撕裂了。

    “小儿。休得猖狂。”龙河之灵怒意滔滔。

    “看什么看。本佛爷也是你这条虫能看的。要不是我踏入圣帝境。信不信弹指间就能够把你的屎黄给打出來。”元宝很是嚣张。大腿直抖。满身肉浪直晃悠。

    在场的众多少年王被苏惊圣那一击给震慑到了。虽然说龙河之灵所拿出來的无上古宝的确珍贵。但也要有本事能够拿得到。这种实力。近乎都是少年王中王级别的存在。一下子又这么多人。

    元宝非常的嚣张。谁都知道。大家都是來自外界的少年王。能够在这混沌界。不招惹事就不招惹事。元宝可好。连一尊圣帝境都敢骂得那么难听。就算混沌界的规矩森严。可是难保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谁能够杀死这个小畜生。三件无上古宝。”龙河之灵气得大道紊乱。如果不是天清城与地载城有极强的自我防备能力。许多弱小的存在都会被冲得支离破碎。

    在场众多少年王也有些心颤。可见龙河之灵并非寻常的圣帝境人物。沒想到眼前这些人都敢招惹。

    一旦出了混沌界众城。他们还能够活着吗。哪怕他们进入元始城了。有所收获。龙河之灵守着。他们根本想走都走不掉。除非有混沌界的无上存在亲自护送。

    “三件无上古宝。这倒是一笔不错的买卖。”这时。一尊來自碧落起源的少年王。他身着战甲。银光熠熠。头顶战盔上一簇火红。他手握战弓。自其身后有九箭悬浮。每一箭的威力似可破穿天地:“嘿。那胖子。与我一战如何。”

    “你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头上顶着一根鸡毛你还真就当令箭了。想要跟本佛爷打也不是不行。不过连那龙孙子都不够格。更何况是你。还是先一边歇着吧。”元宝很是嚣张。根本沒有把眼前的男子放在眼中。

    在这天清城中。如果沒有进入竞技区。谁都不可以擅自动手。因为这一座城原本就是天地间的清气铭刻大道烙印所建立的。虽然并不脆弱。但如果每个人都好无规矩动手打起來。整个天清城的维护成本就是极重。

    來自碧落起源的少年王被元宝的话给噎住了。但却也沒有丝毫的办法。天清城有天清城的规矩。

    “嘿。还是不是男人。”这时。來自道心起源的一名男子。手持令符。一身黄袍上朱砂古纹流淌。透着一股邪性。

    “想要战。我陪你就是。”李淳歆站出來。手握天道龙剑。气息凌厉逼人。在道心起源。他还是拥有一定的名气。

    “李淳歆。你这是要为了外人跟自己起源的人作对。”显然那道心起源的男子面对李淳歆也有些发怵。在他们的世界里。李淳歆从來都是独來独往。一生中。未尝一败。所有跟他战过的人。最后都死了。

    道心起源即将出发的时候。许多人三三两两同行。唯有李淳歆不屑一顾。一人独往。一路上敢对动手的人。不是受了重创就是被硬生生打退。不敢与其抗衡。

    “不要把你跟道心起源拿來对等。我只是想要清理门户。扫清一些有染道心起源的败类而已。”李淳歆手中的天道龙剑威力之巨。众所周知。尤其是这些岁月。他显然又有了一定的提升。谁都不能够预测。

    他只是站在那里。最后让那道心起源的男子还是选择后退。因为他对上李淳歆。的确沒有太大的信心。

    许道颜冷冷地看向龙河之灵。道:“《万宝天书》原本就不属于你。能够将其强占那么漫长的岁月。有你今日之造化。你应该心满意足才对。”

    “笑话。你们若不來的话。我会有更高成就。如果你们愿意将《万宝天书》归还。我既往不咎。”龙河之灵杀气腾腾。

    “笑话。你有本事就來拿。”许道颜看着龙河之灵。眼神尽是鄙夷。他冷声道:“我们既然能够把《万宝天书》拿來与姜允做生意。自然也能够拿來与天清城或是地载城的商会老祖做生意。”

    “小伙子。说得好。”几乎在第一时间。从天清商会踏出一名老者。他须发皆白。面色红润。手持拂尘。仙风道骨。如闲云野鹤。

    “清风老祖。”许多在天清城的子民心中崇敬。这一尊老祖可是不知道多少岁月。都沒有出现过了。

    清风老祖一出现。立即让龙河之灵的脸色一变。感觉许道颜这小子实在太无耻了。不过《万宝天书》的确是很多人物梦寐以求的。

    “现在的年轻人。是我们老一辈人比不了的啊。”还沒等众人震惊完毕。自地载商会中。又是一尊老祖级的人物。來到天清城。他的体形硕壮。肌肤为古铜色。比起清风老祖。更像一尊野人。吞吐着粗犷之气。战力骇人。

    “这是玄岳老祖啊。地载商会的执牛耳者。”许多人也都认了出來。

    “两位前辈好。”许道颜温文有礼。他看向龙河之灵。冷冷道:“这小龙孙子真是呱噪。我想跟你们做一笔买卖如何。”

    “好啊。我说玄岳啊。这伙儿年轻人可先是到我天清城的。你可不能这样跟我抢生意啊。”清风老祖一脸乐呵呵的模样。

    “话不能这么说。生意是谈出來的。这小龙孙子。也不是那么好吃的。”玄岳老祖一张脸笑得跟老菊花一样。他的气质就跟屠夫般。似乎已经把龙河之灵放在展板上。几斤肉卖多少钱一样。

    龙河之灵知道这两尊老不死的战力都很强。以一敌二。他绝对沒有优势。许道颜拿着他的《万宝天书》去跟别人做生意。对付他。气得他一口老血差点沒吐出來。当即龙河之灵转身离去。冷冷道:“你们从外界來。我守住入口就可以。到时候看你们能不能走得掉。”

    “废话。老夫要送他们走。你能够拦得住。”清风老祖吹胡子瞪眼。声音洪亮。让要离去的龙河之灵一个趔趄。忽然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万宝天书》这种古经。需要有法缘之人才能够获得。龙河之灵虽然贵为圣帝之境。可是如今却很被动。他眼神阴沉。知道只能够去找一些帮手了。

    “哈哈。來來。我们说一说这一笔生意要怎么谈。”玄岳老祖一张脸灿烂得像朵老菊花似的。别提多开心。

    “这是姜允前辈给我的令牌。”许道颜拿出北玄令。因为他不知道清风老祖跟玄岳老祖是什么样的关系。谁都不好去得罪。

    “哎哟。这老姜越來越滑溜了。这不是明白着让我们不要为难这小子嘛。”玄岳老祖眼珠子一瞪。一脸的不满。

    “老姜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万宝天书》他已经学。如果我们想要就去找他。”清风老祖也是白眼直翻。

    许道颜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几层意思。清风老祖与玄岳老祖两人相觑了片刻。最后都选择放弃。

    “这两位前辈。此话怎讲。”许道颜一脸的懵懂。

    “他的意思是《万宝天书》法缘已在他身上耗尽。如果我们强求对自己沒有什么好处。去寻他就好。这老梆子只怕是想要狠狠捞我们一笔。”清风老祖吹胡子瞪眼。就差点跳脚了。那仙风道骨的气息都沒了。

    “走走走。去北玄商会看看他。”玄岳老祖在第一时间。消失在众人面前。清风老祖紧随其后。都沒有为难许道颜一行人。

    不过经此一役。谁都留意到许道颜一行人了。《万宝天书》就连这些圣帝境存在都要抢破头的古经。